我被強暴之公車受辱

我側頭卻看到了剩下的兩個男孩也脫掉了褲子,一根根挺立的肉棒像是在等待檢閱的士兵,翹首以待。一個男孩的陰莖要細小一些,但也突兀的挺立著。另一個男孩無論長度或是粗度都比身上的領頭男孩要誇張。

身上的男孩沒插十幾下,我就感到他的陰莖在我身體裡跳動了起來。噴薄而出的精液比車上的中年男人更為有力。

「額!」男孩一聲低沉的呻吟完成了在我身體裡的射精。

「我操,幹起來果然比看著更爽,老二,到你了……」男孩抽出他的陰莖,用手指捏著,甩了甩沾在龜頭上的精液。

「來了,來了……」那個陰莖細小的男孩屁顛屁顛的跑到我身下,看著我的穴口微微張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緩緩流出,下體的陰莖又脹大了一些。

我沒有收攏自己的的雙腿,依然保持著張開,我知道他們三人不逐個操幹過自己,是不會完事的。

「姐姐,你真的好美,我們操過小女生,但還是頭一次遇上你這麼成熟性感的,讓我幹一下吧」這個被叫做老二的男孩立刻將自己細小的陰莖塞入了我的陰道。

我只感覺到男孩溫熱的腹部貼緊了我的私處,陰道裡卻似有似無的感覺到一條小肉蟲在鑽來鑽去。沒有了惱人的鑽頂,我的身體得到了暫時休息,但男孩卻趴在我的身上,張口含住我的乳房,超強的吸允讓我的乳頭這陣作痛,難道這個被叫做老二的男孩還沒忌奶嗎?為何他像要非吸出我的奶水不可的樣子。

遠離了長長陰莖的鑽頂,本想偷得休息,但沒想自己的乳頭卻遭了秧,強力的吸允讓我感覺乳頭陣陣跳痛,仿佛都要被吸得與乳房分離一般。

「老二,你是操逼呢?還是吃奶呢?」一邊領頭的男孩抽著papavc,向身邊啐了一口唾沫,向我這邊嚷嚷著。

「你管我?」男孩終於放開了我的乳頭,回頭沒好氣的回應著。

我看向自己的乳房,被吸允的一側乳頭明顯比另一側要大了一圈,紅潤的像是一顆櫻桃,極度的充血讓乳肉鮮紅無比,而且乳房被唾液弄的水亮異常。

『老二』說完,又低頭含住了自己的另一隻乳房,又是拼命的吸吮和啃咬,我天哪,現在的孩子都是怎麼成長起來的啊……「姐,來親一個」老二把我的雙乳都弄的通紅水潤後,便低頭開始尋找我的朱唇,我自然避無可避,直接被男孩吻了個結實。

男孩的吻技雖然生疏一些,但青春悸動的舌頭,一樣劇烈而貪婪。性愛是人類生存的本能,男孩沒吻多久,就似乎掌握了技巧,在我的舌頭和口腔中攪拌糾纏著。

我感覺到自己陰道裡一股股的熱流注入,但卻發現身上的男孩沒有停止時有時無的抽插,雖然我沒感覺到他陰莖的跳動,但我知道他已經將精液射入我的陰道。至於為何依然假裝抽插著自己,可能是不想離開自己豐滿窈窕的身體吧。

我並沒有拒絕或拆穿他,而是繼續張開雙腿,迎合著他假意的抽插,身體的每一處肌膚都被他撫摸著,親吻,越來越熟練的親吻,好像是自己在引導這個未成熟的男孩。

「二哥,你快點啊,我都等不及了。」旁邊那個又粗又長的男孩焦急的看著我們親吻操幹。

「你急什麼,我還沒射呢」老二忙裡偷閒甩出一句給老三。

但眼尖的領頭男孩看到了老二和我的私處間有些異常,終於在一次老二抽離自己陰莖幅度過大時,被他們的老大發現了萎蔫的陰莖。

「操,老二,趕緊滾下來,你那雞巴都軟了還賴著不走……」他們老大將papavc頭一甩,要上腳踹老二下來。

老二看著老大上來要用腳踹自己,一個翻身,骨碌一下就滾下了我的身體,跪在地上嘻嘻笑著。

「你個賤老二,自己雞巴都變成蔫茄子了,還不讓我來。」最後一個是老三,我看著他又粗又長的陰莖,吸了一口涼氣。

「姐,我比大哥的要大……」男孩貼在我的耳邊小聲說著,就是他急著要上自己,被大哥一腳踹了下去,現在終於正式輪到自己,得意之情盡顯在臉上。

不用他說,我也一樣發現了。看來他也怕那個領頭的男孩找他晦氣,就小聲和自己炫耀了一下。他爬上我的身體,一手握住那令我有些畏懼的陰莖,對準我的穴口,挺腰插入。

「啊!」我預料到這個男孩的插入,會比剛才兩個孩子要敏感一些,但實際的擴張和摩擦還是超出了我的想像,我不爭氣的叫出來聲。

「哦吼吼……姐,你是聲音真好聽……」老三在感受到陰道緊緊的包裹同時,也意外我的反應如此撩人。

「是啊,是啊」另外兩個男孩好像也受到了什麼啟發一樣,感覺剛才似乎並沒有體會到快感,要躍躍欲試的像老三一樣,讓我痛苦才行。

老三抱著我的大腿,賣力的抽插起來,粗大的陰莖野蠻的貫入我的陰道,擴張著肉壁,撞擊著宮口,沒一會我就被老三搞的迷迷糊糊的。

「嗯……嗯……啊……啊……啊……啊……」喉嚨裡的呻吟聲也漸漸變大了。

「還是老三你行啊,竟然把姐操出感覺了……」領頭的男孩一手擼著自己的陰莖,一邊興奮的看著我被操的嬌喘的樣子。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我知道自己這樣的表現會極大的激起男孩的性欲,但自己就是無法抑制喉嚨裡發出的聲音。

老三的陰莖不但粗大,而且持久力也很誇張,操了我接近百下,也不見他有射精的跡象。我漸漸被男孩搞得細汗淋漓,張開的雙腿盤在了他的後腰。

「姐,還是我操你,操的舒服,是吧」老三得意的在我身上來回撞擊著,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我的一隻乳房,開始揉捏著。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感覺一根火辣的肉棍在我陰道裡來回摩擦著,原本靜息的陰道又變得敏感起來。

「老三,怎麼樣?」老二看著我被操的嬌喘連連,耐不住性子想從老三那裡得到些經驗和指導。

「太爽了,姐這肉屄可會夾人了,爽死我了……哦……」老三還誇張的呻吟起來。

「你凈瞎編,我又不是沒操過,沒你說的那麼誇張……」老二不甘心老三有這樣爽的體會。

「就你那雞巴,跟手指似得,就算姐想夾你,你感覺的到嗎?」老三邊說著話,邊用他引以為傲的大雞吧戳著我的陰道。

「嗯……老三……嗯……嗯……你輕點……嗯……嗯……」我實在無法忍受如種馬般老三的抽插,陰莖的硬度簡直如木似鐵,戳到陰道深處隱隱作痛。

「叫你姐,就給你臉啦?老三也是你叫的?叫三哥!……操死你這騷貨……」老三一下反被我激怒了,下身的抽插更加的疼痛起來。

「三哥輕點……嗯嗯嗯……三哥輕點……啊啊啊啊……疼。啊……疼啊……」我顧不上羞恥,大聲求饒。

「哈哈,這騷貨真是極品,你三哥我不狠狠操你,怎麼能讓你記住誰是真男人呢」老三分明就是要玩弄我,我毫無羞恥的叫了三哥,但仍然逃脫不了,被狠狠的操幹。

「啊啊啊啊啊……疼……真的疼……啊啊啊……別再插了……啊啊啊啊」我感覺自己的下身要被沖中間劈成了兩半,那根粗壯的陰莖正一點點將我的身體,從陰道處破開。

「騷姐,我射了,你堅持一下」老三的聲音有些艱難,陰莖抽插的速度再次加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哭喊和浪叫已經連成了長音,在寂靜的野外聽著及詭異又淫蕩。

「我操!額……」老三終於一聲低吼,停止了他猛烈的抽插,粗硬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狂抖不止,一股股燙精盡數注入了我的子宮。

「老三,你爽完了快走,我再來一發」領頭的男孩推搡著老三,老三依依不捨的將陰莖從我的陰道裡抽出,滿臉不樂意的站在一邊。

「姐姐,咱們換個姿勢」男孩老大,拉著我的腳踝就向下用力,我下半身就被拉到長椅下,然後他將我轉過身,讓我上身趴在長椅上,膝蓋跪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

「老二,把你的高端貨給我拿一個」男孩老大向老二揮了揮手,像是在等待他遞過來什麼東西。

「老大,給你這個,保證你操的騷姐嗷嗷叫,哈哈哈」老二伸手遞給男孩老大一個小包裝。

我看到似乎是一個避孕套,我很疑惑,剛剛他們第一次都內射了自己,這會怎麼又開始用套子了?當我疑惑的時候,我看到男孩老大,撕開了包裝,熟練的將套子套在了自己長長的陰莖上,我此時才發現那不是普通的避孕套,套子的外周佈滿了尖刺,最為誇張的是末端還特意製作了多個尖銳的刺。

「別,別這樣對我,不要帶那個,我求你了……嗚嗚……老大……大哥……不要啊……」我驚恐的看著她佈滿尖刺的陰莖一點點逼近我的臀後,搖頭求饒,已是滿臉淚水。

「我的好姐姐,你讓老三爽了,怎麼就不讓我爽啊,我也會讓你叫的,你的聲音真是太好聽了」男孩老大一手按住我的臀部,一手扶著陰莖對準我的穴口,用力挺腰。

「啊!」我撕心裂肺的喊出了一聲,我清晰的感覺到那不是男人的陰莖,更像是一根長滿了刺的黃瓜,乾澀尖銳的膠刺紮著我陰道的內壁,陣陣劇痛讓我身體不停抽搐。

「唔,老三,你把騷姐操的好熱啊,我要是不帶套子,恐怕會燙壞我雞巴呢,哈哈哈哈哈……」男孩與同伴打趣說笑著。

我卻疼痛的大汗淋漓,雙臀間正插著一根佈滿膠刺的肉棒,陰莖的推入變得更加清晰真切,第一排刺,第二排,第三排……直到我的宮口被一群細小的斷刺紮著,頂著,我才意識到男孩插入了他全部的長度。

「騷姐,怎麼樣,這次比剛才刺激了吧」男孩老大貼在我的耳邊輕輕的吹著風。

「嗚嗚嗚……」我只有哭聲,我知道怎麼樣的哀求都不會得到應允,他們才不會理會我的死活。

「騷姐,那我開動嘍」男孩的聲音是那麼的恐怖,像是敲響了末日的喪鐘。

「求你了,別太……啊……啊……啊……啊……啊……」我剛要求他別太用力,就感覺到了臀後大力的抽插,層層的膠刺強烈的刺激著我的內肉,如果不是有剛剛老三射出的精液,作為潤滑,我想我會像處女一樣流血不止。

「在叫的大聲些!」男孩較快了抽插,惡狠狠的將佈滿尖刺的陰莖送入我的陰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叫的更大聲了,因為疼痛遠比我的意志強大。

男孩老大趴在我的後背上,蠕動著身體,抽插著我的陰道,因為有了套子的隔絕,他龜頭在陰道裡獲得快感就更晚了一些,這讓他的抽插變得更持久,我也就會承受更多的痛苦。

我正趴在長椅上,臀後被男孩老大操幹著,我突然感覺眼前一暗,一根又粗又長大肉棒挺立在我的眼前,我一抬頭,看到老三正騎坐在我的面前,然後抓住我的頭髮,就將他的陰莖往我臉上戳,碩大的龜頭一會戳到我的鼻子,一會戳到我臉蛋,龜頭馬眼分泌的粘液弄了我一臉。

「騷姐,來,張嘴,給你三哥吃一口。」老三兩隻夾著陰莖,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一扭頭,不肯配合。但老三卻似乎信心滿滿,知道我一定會就範。

「騷姐,你要是不肯,我一會也帶著老大的套子幹你,你怕不怕?」老三忍著笑,低頭向我說著。

「不要!」我一下就被嚇到了,心想,那樣粗大的陰莖已經讓自己很難承受了,如果再加上層層膠刺,自己的陰道真的要被搞壞了。

「我知道騷姐對我好,來吧,張嘴,讓我嘗下新鮮的。」老三在我眼前擺弄著大肉棒。

我只好抬起頭,艱難的張開自己的小口。準備迎接老三的碩大的龜頭進入口腔。還沒等我把嘴長大,老三的龜頭就頂住了我的牙齒,一股猛勁便蠻橫的插入了我的口腔「唔……」我的嘴立刻被粗大的陰莖堵住了,連臀後的猛烈抽插也不能讓我再次浪叫起來。

老三的龜頭重重的插入我的喉嚨,擠壓到舌根,讓我不斷幹嘔,口腔和鼻息中都帶著一股濃重的尿騷味。

「唔,真……爽……老大,一會你也試試這個,太過癮了……唔……哦……」老三舒爽的哼哼唧唧的。

「好,等我幹完這發,咱們兩個換換……」男孩老大摟著我的細腰,下腹不停的撞擊著我的雙臀,啪啪的聲音在樹林裡回蕩。

難道自己要為這三個男孩依次口交嗎?天哪,什麼時候能結束,快點結束吧,我受不了了。

「操,你是死人嗎?舌頭不會動動啊」老三揪住我的頭髮用力拉扯。

「唔……唔……」我感到了頭皮撕裂般的疼痛,可嘴裡卻無法表達,只能唔唔做聲,我完全成為了他們的奴隸,絲毫不敢反抗,我努力活動著舌頭,劃著圈舔著口中碩大的龜頭。

「哦!對!騷姐真是聰明……哦……對……就是這樣……哦……」老三滿意的鬆開了我的頭髮,專心感受著我的服務。

男孩老大和老三一前一後夾著我,兩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臀後的抽插加快了速度,口中的陰莖也開始快速的移動著,沒一會,兩人幾乎同時一聲低吼。

我感覺到陰道裡和口腔裡的陰莖跳動起來,這兩處同時被男孩們射入了精液。

陰道有著套子的隔絕,熱量的體驗沒有剛剛那麼強烈,但口腔中的射精是我人生第一次體驗。

口腔中射出的股股精液,濃稠的像優酪乳,味道像是苦杏仁露,這就是男人精液的味道嗎?不知道自己男友的精液是否也是這樣?

在老三抽出陰莖,我劇烈的咳嗽幹嘔著,口中大量的精液胡亂的被噴出。弄得我的嘴邊和胸口都是精液。

之後他們三個為了誰操我的陰道,誰操我的嘴而爭吵,在我暈暈沉沉的狀態下,他們又幹了我多少次,我都記不清了……當我再次醒來已經是在醫院了,身邊時同寢的室友,而沒看到男友的出現,我問室友我是怎麼到醫院的。

聽她們說,今早淩晨三點多,一個拾荒老人發現了你,然後報了警,是員警把你送到這裡的。我問她們看到我男友沒有,她們卻面露難色,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肯說。

後來員警問了話,做了筆錄,立了案。沒過多久那三個小子就被抓了,但因為未成年只能勞教,不能判刑。那個公車上的老手一直沒有找到。

事後我的閨蜜才告訴我,我的男友為什麼不辭而別,她說,我當時被送到醫院時一絲不掛,身上佈滿了泥物,而且頭髮,嘴裡、乳房、腹部、下陰和大腿上都沾滿了精液。員警都覺得你會被虐待致死,搶救你只是為了例行程式。

結果,沒想到你竟然活過來了,我男友看到我被人淩辱的不成人形,衣服,鞋襪早已破碎不堪,紅腫的下體讓人不敢直視,沒等我的閨女安慰他,他就一甩袖子走人了。

我看到閨蜜當時小心藏起來的診斷書:陰唇血腫,陰道中重度挫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右眼充血,吸入性肺炎。

我不解的問閨蜜,我怎麼還有有肺炎?是我那晚穿的太少著涼了嗎?

閨蜜看著我急切的樣子,歎了口氣說:「吸入性肺炎……醫生猜測可能是施暴男人的精液嗆入了你的氣道造成的……真的,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啊?」閨蜜一臉疑惑的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