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強暴之公車受辱

我將一隻胳膊扶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頭枕在胳膊上,另一隻手臂正含在自己的嘴裡,防止自己發出過分的浪叫。在別人眼裡,我像是疲憊的女人在找一個姿勢睡覺,而自己的男人正關愛的抱著自己。

高潮臨近的感覺越來越清晰,男人的操幹和揉捏將我推向頂峰,一陣陣酸爽的電流從陰道傳向我的大腦,強烈的尿感再也無法控制。

「唔!」我堵住自己的嘴,喉嚨裡發出長長的呻吟聲,一陣身體的痙攣和陰道的收緊,我知道我高潮了,而插在我陰道裡的陰莖仍然粗長硬挺著。

「美人,你高潮了?你流了好多啊,我的腿都濕了……」男人停下了他的抽插,放開了他按在我陰蒂上的手指。

我全身大汗淋漓,越發感覺身體酥軟無力,手臂的力量支撐自己的頭都有些吃力,我慢慢坐直身體,但一陣頭暈讓我直接向後躺在了男人的懷裡,頭枕在他厚實的肩膀上。

「……司機,開下門吧,我從這裡下車了……」「……開門吧,這麼堵著,還不如走著快……」乘客們等的不耐煩了,就嚷著要開門下車,司機無奈只好開門,讓提前走的人先下車。這一開門下去了大部分的人,我坐的位置比較靠後,在我身邊和後排的人都下了車,車上只剩稀稀疏疏幾個人,原本擁擠的車廂一下就敞亮了不少,空氣也不那麼污濁了。

「到……哪……兒……了,到……師大……了……嗎?」我無力的躺在男人的胸前,口中的話語變得模糊不清。

「我的美人,我的寶貝兒,還早呢,哥哥我還有體力呢,現在沒人了,你轉過身來,騎在我身上,快點。」男人仍興致昂揚,還叫我變化體位,真的當公車是自己家了。

「哥,你……快點……吧,會……被……發現的……」我央求著,希望它早點射精,不然我都要沒有體力回學校了。

「讓你轉過來就轉,少廢話!」男人一改溫柔的口氣,一下又兇神惡煞起來。

我嚇得只好聽從他的指揮,在他的攙扶下,我站起身,轉過去面前他,然後張開腿重新騎在他豎立的陰莖上。

「自己拿著,快點」那人低頭用眼神示意我拿住他的陰莖,然後放在自己的陰道裡。

我唯唯諾諾的伸手用兩隻小心的夾住濕漉漉的陰莖,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男人的陰莖青筋暴起,粗壯硬挺的程度更為誇張,我調整自己的胯部,讓穴口對準他的龜頭,徑直做了下去。

「哦!」我重新體會到了男人的給我帶來的充實感和膨脹感。

我雙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借著昏暗的光線,我才看清男人的容貌,看上去大概有40歲左右,寸許長的短髮,面色略黑,雙眼閃爍著凶光,在領口的皮膚上可以看到刺青的部分圖案。

「怎麼樣,哥的長相還配你嗎?」男看出我在仔細端詳著他,嘴角又出現了得意的微笑。

我將頭扭向一側,不再看他,但男人突然拉住了我的脖子,將我的頭拉向了他的臉。我感覺口唇立刻被吻住了,隨之而來的是男人貪婪的舌頭,不可阻擋的伸入了我的口腔,我想抗爭,但喉嚨裡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現在的年輕人啊……」一個靠近我的乘客起身坐到了前面更遠地方。

那位乘客一定以為我和男人是一對急不可耐的情侶,在公車上就親熱起來,但他哪裡知道,正親吻、正操幹著我的男人,完全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男人按住我的頭,讓我無法躲避他的舌吻,我狹小的口腔被他肥大的舌頭幾乎填滿,那老練的舌頭在我口腔中攪拌著,與我嫩舌摩擦糾纏著,貪婪的吸食著我的口水,發出嘖嘖的聲音。

下身陰莖一刻不停的深插著我的陰道,碩大的龜頭鑽頂著我的宮口,我騎在男人身上,毫無抵抗的迎合著操幹和濕吻。

我感覺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晃動的陰囊不斷拍擊著我的陰部,隱隱的啪啪聲不知道會不會被別人發現。

「哥,你輕點……聲音……太大了……嗯……嗯……」我好不容易躲開了他的濕吻,在獲得了喘息機會時,想他收斂一些。

「美人,我輕不了了,我快射了……」男人的聲音有些顫抖,嗓音中夾著堅忍的感覺。

「哥,能……不射在……裡面……嗎?」我還抱著一絲希望,奢望男人有一絲憐香惜玉的情懷。

「美人,你這麼美,你的小屄也這麼美,哥怎麼捨得拔出來啊?」男人沖著自己擠了一下眼睛。

我看到男人的眼神,我徹底絕望了,自己真是天真,也許男人一開始就打算內射自己,現在正是他最爽的時刻,怎麼會為我一個砧板上的魚而放棄內射呢。

越來越快的抽插讓我又再次尿感臨近,在公車上被侵犯,自己竟然要兩次達到高潮嗎?我何時變得如此淫蕩不堪了。

男人做好的了衝刺的準備,雙手開始用力抓住我的雙臀,下體快速挺起,催動陰莖猛烈的操幹我的陰道。就在抽插的速度達到了難以想像的速度時,男人突然停止了抽插,將陰莖死死的插入我陰道深處,感覺龜頭重重的推擠著我的宮口。

跳動,劇烈的跳動……我感覺到龜頭和整個陰莖都在我的陰道裡跳動著,隨後我感覺自己的下腹被一股股滾燙的熱流沖刷著,整個宮腔都充滿這種熱量。

我看到男人在一瞬間的痛苦過後,臉上浮現出極大的滿足和欣悅,抓在我雙臀上的大手也慢慢失去了力量。

我強忍著自己的感覺,沒讓自己的第二次高潮來臨,但萬萬沒想到男人這時將他的一根手指插入了我的肛門,一股強烈的刺激和意外的羞恥感,讓我尿感奔潰,全身一抖,下體不爭氣的拼命夾緊了男人的陰莖,雙臀篩糠般的抖動起來,我感覺一陣頭暈,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喂……喂……女士……女士?……」我在朦朧中聽到有人在耳邊喊著,而且自己的身體正被搖晃著。

我疲憊的睜開眼睛,看到一個身穿司機制服男人正搖晃著我的肩膀,我揉了揉眼睛,呆呆的看著他。

「……終點了……你怎麼睡得這麼沉啊……要是遇上壞人可怎麼辦?……」司機看著我醒了,就自己先下車,去交班了。

我環顧昏暗的公車,發現已經空無一人,自己正癱坐在座椅上,那個侵犯我的中年男人早已不見了。

我努力站起身來,艱難的走下車,從穴口流出來的精液沾滿了大腿的內側,而且仍在繼續向下流淌……這已經是最後一班車,沒有再坐回去的可能,我疲憊的走在路上,紅腫的下體讓我無法自如行走,這裡的城鄉結合部,想到打到的士也很困難。

我正挪動腳步,向前蹣跚行走,看見對面走來三個人影,個子不高,也不算魁梧,但從姿勢判斷應該是三個男孩。我緊張的心裡慢慢又放鬆了下來。

但等到三個男孩子走到我身前卻突然停了下來。

「姐姐?這麼晚了自己啊?」一個流裡流氣的聲音傳來,聽聲音應該還未成年的樣子。

「走開!小小年紀不學好……」我並沒有理會他們,想繞開他們走開。

「嘿!?還挺有個性」那個男孩伸手攔住了我的去路。

「走開,小孩子大晚上還不回家,小心你媽打你……」我開始緊張起來,看著眼前的三個孩子並不怕我的嚴肅態度,而且眼睛一直盯著我的胸口和大腿。

「吼吼,我可不是小孩子了,有點地方可大了呢,哈哈哈……」男孩的笑容十分倡狂,剩下的兩個也起哄,笑了起來。

「你們在不走,我喊人了啊」我正是警告了他們,但我的心裡更加恐懼,一種不好的預感慢慢逼近。

「喊吧,我聽著呢,一會我會讓你喊的更動聽……啊哈哈哈」男孩絲毫沒有畏懼。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知道你們這樣是在犯罪嗎?」我開始慢慢後退,知道自己可能逃不掉了,手心裡也微微滲出了細汗。

「不知道,不如姐姐告訴我們,我們是怎麼犯罪的,好嗎?」男孩的眼睛裡射出極為邪惡的光芒。

我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如今的處境,除了逃,根本沒有別的辦法。我轉身就跑,但我剛一發力,就感覺雙腿一軟,一下摔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就別跑了,你還能跑過我們哥仨?我們今晚會讓你舒服的……」領頭的男孩上前摸到了我的大腿。

「住手!」我帶著哭腔,不知是在抗爭,還是在求饒。

「我操,姐,你連內褲都不穿??」男孩驚愕的看著我,而他的手已經在我的裙子裡了,一隻稚嫩的手,正抓在我的臀肉上。

「我……我沒有……」我想解釋自己的內褲被人奪走了,自己才不是不穿內褲就出門的淫蕩女人,但自己又怎麼能說出口,即使說出來,只怕會更加激發男孩對自己侵犯的欲望。

「你們兩還傻看什麼,過來幫忙啊」男孩指揮著他的同伴,一起將我抬起,快步走向了遠離路邊的小樹林。

疲憊的我如何掙扎都沒有多大作用,我哭喊著,求救著,但空曠的野外聽不到任何汽車和人聲,只有我無助的求救和哭喊,我看著月亮在樹梢匆匆掠過,他們三人將我抬了很遠,直到我都看不到路邊的街燈,才氣喘吁吁的將我放下。

「媽的,美女也這麼沉啊」領頭的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叫嚷著。

我被重重的仍在了地上,感覺身體的五臟都震得發疼,我翻身看著周圍黑漆漆的樹林,知道自己又一次陷入了困境。

「大哥,那裡有個長椅!!」跟班的男孩指了指不遠處的長椅。

「來,搭把手,把這女的弄那上面去。」

三個人又將我抬到了長椅上,借著月光,他們圍著我仔細端詳著,臉上露出的驚喜。

「我操,老大,這女的真……真漂亮!」一個跟班的男孩激動的有些結巴。

「我也是頭一次遇上這麼美的貨色」另一個猛咽了一口唾沫,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

「怎麼樣,今天大哥,就帶你開開葷,給我扒光了!」領頭的男孩一聲令下,兩個跟班的男孩上手就開始脫我的衣服,因為我原本也沒穿很多,所以瞬間就被剝了個精光。

我白皙的胴體在月光下更為撩人,婀娜的曲線根本不是他們這些男孩子能想像的,兩腿間的陰毛仍然濕濕的沾在一起。

「我操!」一個跟班的忍不住誘惑,上來就要撲向我的身體,結果被領頭的男孩一腳踹走。

「操你媽的,我還沒動呢,你是不是想死啊?」領頭的男孩一下急了,破口大駡起來。

「老大,老大,我錯了,我錯了……」被踹到的男孩立刻起身,連連鞠躬道歉。

「姐姐?弟弟這輩子第一次遇上你這樣的美女,哈哈哈,讓弟弟好好爽爽?」領頭的男孩說著,搓著手,來到自己身前,伸手握住自己豐滿的乳房,開始撫摸著。

「哎呀,住手,你這是在犯罪,如果被發現了會被重判的,趁現在住手,我不會報警的,我就當沒發生過」面對不經事孩子,我希望自己的話他們可以深重考慮下。

「我說姐姐,就當了這份兒了,你還報警不報警的,幹什麼啊?我不妨告訴你,我也不是第一次打野炮了,我們每次完事都會給女的拍裸照,她們就不會報警。我想你也不會報警吧」男孩的眼裡絲毫看不出畏懼,只有收穫獵物的喜悅和興奮。

「我……」我沒能說服男孩,反被男孩的話嚇到了,腦海裡想如果真的被拍裸照,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氣去報警呢?

「好了,姐姐,弟弟要開始嘍」不是何時領頭的男孩已經脫光的下身,一根長長的陰莖挺立在胯下,雖然不是很粗,但是那個長度也不是他這個年齡該擁有的。

我被男孩掰開了雙腿,我看著他握住陰莖,對準了我的穴口,一挺身,我就感覺到了男孩的陰莖,滋的一下插入了我的陰道。

「哦!」我控制不住叫出了聲。

「我操,姐,你這屄是不是剛被操過啊,好滑啊……」男孩舒爽的閉上了眼睛,睜開眼睛又戲謔的看著我。

男孩將我的雙腿扛在肩上,下身拼命的抽插著我的陰道,我看著自己的雙乳劇烈的搖晃著,我將頭扭向一側,躲開男孩得意的笑容,那笑容像是孩子得逞後,家長又不能奈何他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