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銷魂

一。初試溫馨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那是在我十六歲那年。我那時還是一個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我的父親長期在國外,我和母親二人在台北相依為命。

我母親早年畢業於法國某藝術學院的舞蹈藝術專業,回到台灣做過芭蕾舞演員,曾經紅極一時,成為許多雜誌的封面女郎。後來與父親結婚,懷孕後便中止了舞台生涯。生下我以後,就擔任一個舞蹈學校的教師,直至現在。

媽媽現在已經34歲了,但長得仍然十分水靈、美麗。前不久,發生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那一天,我正在中學的球場打球,有個同學急匆匆地來告訴我說,有個女孩子在傳達室找你。我問是誰。他說:「那女子年齡大約不到二十歲,非常漂亮,相貌長得極像你,可能是你的姐姐。」

我一想,斷定是媽媽來了,便大笑不止,對同學說:「我哪裡有姐姐呀,肯定是我的媽媽來了!」

我那個同學大吃一驚,爭辯道:「不對不對,那女子最多二十歲呀!」

我說:「我媽媽有三十多歲了呀!只是長得年輕,你看不出來罷了。」

那確實是我媽媽。媽媽的容貌極其美麗,真可以說是有著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明目善睞,皓齒如貝,黛眉櫻口,冰肌玉骨,意態妍麗,豐韻娉婷;那苗條的身材165高,三圍正好是35、23、34。媽媽的性格活潑,為人熱情純真,雖然她已經三十四歲了,但看上去最多二十歲。

那年我雖然只有十六歲,但我的身材象父親那樣健壯魁梧,而容貌卻有幾分老成,看上去不會少於二十歲。加之長得極像母親,所以,我與媽媽走在街上時,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是姐弟,甚至有人還斷定我們是兄妹呢!

自十四歲起,我便對異性產生了興趣,並且偷偷讀了不少性知識方面的書和黃色書刊,甚至還經常去看小電影。所以,雖然我沒有與女性接觸過,但對性的知識卻知道很多,我渴望著能有一天看看女人的裸體,看看女人的乳房和陰部是什麼樣的。

我每天都在留心觀察女性,但我發現,就我所看到的女人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沒有哪一個的美貌與氣質能勝過我的媽媽。

我從小就對母親十分崇拜,可是從這時起,我漸漸把她當成了自己性幻想的對象。我也開始悄悄地欣賞母親美麗清秀的面容、苗條豐腴的的身材和雪白細嫩的肌膚。我特別喜歡她那對會說話的、烏黑的、天生帶有幾分羞澀的、水靈靈的大眼睛,尤其是當她興奮時,長長的睫毛上下忽閃,極其嫵媚。我覺得,媽媽的一顰一笑都特別動人。我經常想像著媽媽衣服下面肉體的顏色、形狀……真渴望有一天能看到媽媽的裸體。

但是,媽媽一向穿得很保守,除了夏天能看到她的修長的雙腿和嫩藕般的兩臂外,其他部位根本無法看到。而且,媽媽向來都非常端莊嫻淑、高貴典雅,雖然很愛我,但從來沒有與我隨便嘻戲過。所以,我從來沒有對媽媽產生過任何非份之想。

媽媽的朋友很多,經常要晚上出去應酬,參加一些朋友慶典之類的活動。如果爸爸在家,都是他陪媽媽去。自從爸爸出國以後,媽媽便自己一人去。

由於媽媽實在太漂亮了,看上去又很年輕,十分惹人注目,時常受到阿飛和不良青年的搔擾侵犯。甚至有一次差一點被幾個流氓輪姦,幸虧被巡邏的警員發現,才免於受辱。從此以後,媽媽每次出去,都由我陪同,在舞會上,她也只與我跳舞,從不與其他男人跳。據媽媽說:是為了避免誤會和麻煩。

有一天,我陪媽媽去參加一個朋友的生日舞會。媽媽打扮得十分艷麗,穿了一件杏黃色的無袖絲織襯衫,外加玫瑰紅的短外套,下半身則是與外套同色的毛料短裙,修長的玉腿上是肉色褲襪,淡掃娥眉,輕施粉黛,秀髮高挽,益發顯得青春俊俏。

在舞會的兩個多小時裡,我一直陪媽媽跳舞,快三、慢四、貼面、搖擺……我與媽媽都非常興奮。媽媽畢竟是舞蹈演員出身,跳起舞來身段婀娜,步履輕快,婆娑多姿。我與媽媽很快成了整個舞會的中心,有許多時,別人都停止了跳舞,觀賞我們這一對在大廳中旋轉飛舞,這使我感到異常驕傲。

在我與媽媽跳貼面舞時,二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我感到媽媽那頂在我胸膛上的一對乳房十分堅鋌而柔軟,心中一蕩,不覺摟緊了她的腰枝。這時媽媽的頭正靠在我的肩頭,我在媽媽耳邊說:「媽媽,我們這樣是不是好像一對情人!」媽媽臉一紅,緊摟了一下我的腰,小聲說:「不許瞎說!」

我說:「媽媽非常愛我,我也非常愛媽媽。這算不算情人?」

媽媽噗哧一聲笑了,在我的臉上吻了一下,柔聲說:「媽媽也很愛你,但我們之間只是母子之愛。情人之愛是類似於夫妻的愛。母子之愛是單純的感情相通;而情人之愛除了感情融合外,還有合體之緣。懂了嗎?」

「媽媽,你有情人嗎?」

「沒有!」媽媽嫣然一笑,登時雙頰飛紅。

她的頭慢慢離開了我的肩,一直看著我的眼睛,忽然柔聲說道:「志志,你真的好美!原來我只把你看作兒子,剛才聽你一說情人,我便試著用情人的眼光看你,發現你英俊瀟灑、高大魁梧,溫文爾雅、善解人意,一雙多情善睞的眼睛炯然有神,十分迷人,確實是女人選擇情人的標準對象!如果我不是你的媽媽,可能真的會主動追求你,與你作情人呢!」我小聲說:「媽媽,那我們就作情人好啦!這樣,媽媽有一個丈夫、一個情人,有兩個男人愛你,多好呀!」

媽媽的臉又是一紅,瞥了我一眼說:「媽媽怎麼能作兒子的情人呢!你本來就是媽媽的心上肉嘛,是媽媽在世界上最愛的一個人,勝過你的父親。」說著在我臉頰上吻了一下。

正在這時,舞會的燈光突然暗了下來,漸漸地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媽媽,燈光怎麼突然暗了?」我問媽媽。

「這是每場舞會都有的,是為情人們安排的夢幻時刻。」

「情人們這時幹什麼呢?」

媽媽沒有立即回答,她又把頭靠在了我的肩頭,將她的臉緊貼在我的臉上,嬌笑著小聲說:「好吧,那讓你體會體會!我們可以做五分鐘的舞會情人啦!你現在不要想著我是你的媽媽,而想像我是你的情人,是一個你喜歡的女孩子。男情女愛,她現在已經向你投懷送抱了!你該怎麼辦?」說著,她摟著我腰的那只手緊了一緊,另一隻手摟住我的脖頸。我心中一熱,也想體會一下與情人在一起的滋味,於是也緊緊摟著媽媽的腰。我感到媽媽的兩個乳房硬硬地頂在我的胸前。我本來放在媽媽肩上的那隻手摟到了她的脖子上,小聲問道:「媽媽,我可以吻你一下嗎?」

媽媽小聲笑道:「當然可以!我們現在是情人呀!黑暗之中,情人們幹什麼都是可以的!」說著,她把臉扭過來對著我。我雖然看不清媽媽的臉,但是已明顯地感到了媽媽仰著的頭、努起的嘴唇和隨著均勻的呼吸聲噴到我臉上的陣陣香氣。我一低頭便吻上了媽媽的嘴唇,繼而吻她的額頭和臉頰、耳朵、下巴……

「嗯!唔!」媽媽哼了幾聲。接著,她伸出舌頭舔我的嘴唇,還伸到了我的嘴裡輕輕地舔我的牙齒、舌頭和上顎。

我從來沒有與女性接觸過,更沒有接過吻,所以一切都是新鮮的。於是,我也把舌頭伸進了媽媽的嘴裡,胡亂攪著。

媽媽「唔」了一聲,把我推開,小聲說:「不是這樣亂攪,要溫柔些,輕一點。你再體會一下我的舌頭在你嘴裡的動作。這樣才有情調!」說著,她又伸出小舌在我嘴裡表演了一會兒。

我本來是個很聰明的孩子,所以一學就會。我摟著媽媽的脖頸,與媽媽熱烈地親吻在一起,兩個舌頭在二人的嘴裡進進出出地糾纏著。

媽媽的情緒表現得很衝動,她的一隻手在我的後背上撫摸、搓捏著,還捏了幾下我的屁股;我也情不自禁地一隻手在媽媽的後背上、圓臀上輕輕撫摸。

我聽到媽媽嘴裡發出了似乎很享受的陣陣呻吟聲,她摟得我更緊了,飽滿的胸脯在我的胸前摩擦。

我與媽媽的身體從上到下都緊貼在一起,我的陰莖不知何時膨脹起來,頂在媽媽的小腹上。她也感覺到了,小聲說:「什麼東西這麼硬,頂得我的肚子好難受!」說著,伸手探下去,隔著褲子握到了我的陰莖。

「呀!這麼粗大、這麼硬!小壞蛋,不許胡思亂想!」她想把它移開,但是剛推到一邊,馬上又彈了回來。媽媽無奈,只好讓它頂著。我覺得她踮起了腳尖,使頂的位置下移到小腹下面。由於是腳尖落地,站不穩,所以媽媽的身子貼得我更緊了。

我們擁抱著、親吻著,四隻手互相撫摸著,身子互相摩擦著……

燈光開始漸漸亮了。媽媽嬌喘著推開我,小聲說:「好了!別讓別人看到,到此為止!」我們又恢復常態,跳起了慢四步。

媽媽這時兩頰飛紅,滿眼羞澀,顯得十分俊俏而動人。她笑著小聲問:「志志,體會到做情人的滋味了嗎?」

 我說:「溫馨極了!媽媽,我們回去後繼續做情人好嗎?」

「不可以!」媽媽嬌嗔地說:「兒子怎麼能和媽媽做情人呢!剛才我只是借這裡的燈光變化告訴你情人們在這時幹些什麼,增添點小樂趣而已。」

有了剛才的經歷,我發現媽媽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變了。她已不完全是媽媽,而是一個我十分愛著的美貌的女郎。

我兩眼不眨地盯著媽媽看,覺得她顯得那麼俏麗動人,使人為之傾倒,為之迷戀。過去我為什麼沒有發現媽媽的美!我真恨不得再次緊緊地擁抱她、熱烈地親吻她。我甚至渴望能與媽媽做愛,能娶媽媽為妻!

正當我十分癡迷地想入非非時,媽媽突然在我耳邊說:「志志,你在想什麼,為什麼用那種眼光看我,像一個小色狼,看得人不好意思!」

我說:「媽媽,你要是我的妻子就好了!」

「胡說!」媽媽的手在我背後打了一下:「不許異想天開!」

「媽媽,剛才做了一會兒情人我才發現:你真的非常可愛呀!」

媽媽不理我,臉一下子變得通紅,把頭扭向一邊。

「啊!媽媽簡直美極了,真是天生的尤物、上帝的傑作呀!」我繼續在她的耳邊小聲讚歎著,並悄悄在她的耳根處吻了一下。

媽媽微微顫抖了一下,仰臉嬌羞地看我一眼,低下頭,把臉貼在我的胸前,小聲道:「乖孩子,求求你不要再說了,你說得我心裡卜卜直跳!繼續跳舞吧。」

我發現媽媽抱得我更緊了,我明顯地感到她那兩顆發硬的乳頭頂在我胸前。

今天媽媽的表現一反平時的端莊、凝重,顯得格外熱情、柔媚,而且很容易害羞,不時地臉紅,紅得那麼鮮嫩妖艷。特別是她用那種羞澀的眼光看你時,啊呀,簡直迷死人了呀!我真恨不得一口將她吞下去!

二。兩情相悅

舞會後緊接著是酒會。媽媽今天特別高興,喝了不少葡萄酒,連走路都有點搖搖晃晃的。回去的時候只好讓我開車。

車子到家,媽媽由於酒精的作用竟在車上睡著了,我連喊帶搖都沒有醒。於是,我只好抱起她從車裡出來回房間。我長這麼大,還沒有抱過別人,當然也沒有抱過媽媽。媽媽的身材比較高,但由於苗條,體重才52公斤,所以抱起來一點也不覺沉重。

這時媽媽完全處於昏睡狀態,嬌軀柔若無骨,我兩手托在她的腰和腿彎處,兩腿下垂,臻首後仰,雪白的粉頸伸得很長,一條胳膊也向下垂著。

上樓後,我把媽媽放在床上,為她脫去外衣和褲襪,原來媽媽在外套和襯衫裡面只穿了粉紅色的三點式比基尼。因為比基尼是半透明的,故而媽媽高聳的乳房、深深的乳溝、雪白的粉頸、平坦的小腹、修長的美腿,都一覽無餘,特別是那隆起的陰阜以及隱約的陰毛,使我心旌蕩漾,幾難自持。我在媽媽的唇上親吻了一陣,又大膽地隔著衣服在三個高高的凸起上各輕輕吻了一下,然後為她蓋上床單便離去了。

睡到床上,我的心情還久久不能平靜,媽媽那雪白的肌膚和透剔玲瓏的嬌姿時時在腦海中縈繞。因為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呀!

第二天是星期天,媽媽睡到十點鐘才起床。

我看到她從房間出來,便叫:「媽媽早上好!」

「兒子早上好!」媽媽回答我,然後笑著說:「昨天喝得太多了,我連怎麼回家的都不記得了!志志,是你扶我回來的嗎?」

「媽媽喝得酩酊大醉,在車上睡得好香。我開車到家後,使勁叫、大力搖你都沒有醒來。是我把媽媽抱回房間的。」

「哇!讓兒子抱回來,真不好意思!我的身子那麼重,你抱得動我嗎?」媽媽攬著我的腰親切地說。

「一點不重,我輕而易舉就抱起來了。不信你看!」說著,我一把將媽媽抱起,在屋子裡邊走邊旋轉。

「啊!快放下我,我的頭都被你轉暈了!」媽媽邊叫邊掙扎。

我輕輕放下媽媽。她兩手環著我的腰,把臉貼在我的胸前,嬌喘著說:「我的兒子長大了,這麼有勁呀!」

「媽媽,你的身體好美呀!」我喜形於色地說。

「怎麼?」媽媽仰起頭,不解地看著我。

「我看見你的裸體了呀!好美喲!」我有些得意忘形地說。

「你什麼時候看到的?」媽媽的俏臉微紅。

「平時媽媽穿得很保守,當然看不清你的身體。昨天晚上,媽媽喝得太多。我把你抱回房間後,為你脫去外衣,看到你穿三點式比基尼,媽媽這時的嬌姿苗條豐腴、凸浮玲瓏、肌白似雪,啊,簡直美極了!」「啊!原來我的衣服是你脫的!我還以為是自己脫的呢,我好奇怪,平時我是不穿內衣睡覺的,只穿睡衣。後來我想大概是昨天喝多了,連怎麼回家、怎麼進房都不記得了,估計是還沒等脫光衣服換上睡衣,就睡著了!」

「我不知道媽媽的習慣,下一次,我一定先為你脫光衣服、穿上睡衣,再安排你睡下。這樣,我還可以欣賞媽媽美麗的……!」

「志志,不許對媽媽這樣做!」媽媽有些不好意思,嬌嗔地說:「志志,千萬不能對媽媽產生非份之想喲!媽媽就是媽媽,是不能當作普通女人看待的!」

「可媽媽的身體真的是上帝的傑作呀,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女嘛!難道你不知道自己長得很美嗎?」

「我當然知道!還用你說?」媽媽有些生氣了。

我走上前,擁著媽媽的腰,調皮地說:「請媽媽不要生氣,我剛才說錯了,其實,媽媽是個醜八怪!」

媽媽「噗哧」一聲笑了,伸手拍著我的臉頰說:「淘氣包!」

我繼續抱著媽媽的蠻腰說:「媽媽,再讓我們做一會兒情人好嗎?」

「不行!」媽媽嬌斥道,同時兩手推拒我的擁抱。媽媽的力氣當然沒有我大。我將一隻手攬著媽媽的粉頸,張口向櫻唇吻了下去。

「停下!大白天的,小心來人看見!」媽媽嚷著。

「不會的,媽媽,大門鎖著的,來人會按門鈴的!」我說著,繼續吻下去。

她心慌意亂地地極力推我,嘴裡喊著「不要」,嬌首左右擺動以迴避我的吻。後來可能見我執意不肯罷休,也可能是沒有力氣了,便停止了掙扎,一動不動地任我抱著親吻。

到後來,媽媽不但不反抗,反而變得熱情起來,也摟著我的腰,主動伸出小舌與我纏綿,喉嚨裡漸漸發出陣陣的呻吟聲。直到媽媽被我吻得喘不過氣來時,才推開我。她羞澀地小聲說:「好了!你吻得我渾身都沒勁了!調皮鬼,肚子餓了吧!乖乖地回書房寫作業,媽媽要去給你做飯了。」

從這天開始,我便常常要求與媽媽擁抱接吻。可喜的是,媽媽都不再拒絕,讓我隨意親吻。

我估計她的心理是:反正已經被我吻過了,再多吻幾次也是一樣的,所以便不再有什麼顧忌。而且我發現,每次親吻時,媽媽都特別陶醉。

有時還是媽媽主動地擁抱我,與我接吻。

我分析:媽媽畢竟還是一個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子,是非常渴望得到異性的親近和愛撫的。爸爸長期不在家,媽媽自然會產生性飢渴而又無處發洩,必然很痛苦。我起初要與她親熱,她的內心深處當然是渴求的,這一點,從那次舞會上她讓我與她臨時扮演情人的角色,就可以看出來,是那麼熱情、主動、投入。但是,由於理智的作用,使她不敢與自己的親生兒子有過份之舉,一再地壓抑、控制著自己。可是,一但被我擁在了懷抱裡,便很快為男性的熱情和雄壯所征服,被陽剛之氣所感染,並很快失去了理智、頭腦完全空白,只剩下了與異性接觸的歡愉……

媽媽從此不再對我避忌,有時還在家裡穿著十分性感的衣服。

有一天,天氣特別熱,家裡的空調機又壞了,我和媽媽都熱得難受。我只穿了一條三角褲,而媽媽卻仍然穿了不少衣服,全都濕透了。我勸媽媽脫去外衣。她說,那多不好意思,堅持不肯脫。

我說:「媽媽,脫去外衣吧,我怕你會熱出病來的。反正家裡也沒有外人,不要不好意思嘛!」

「別忘記你已經是一個大男人了呀!我怎麼好在你面前赤身露體呢?」媽媽說。

「媽媽的清規戒律真多!不過,你穿三點式的樣子早已被我看到過的呀!再看看不還是那個樣子嘛!」我進一步開導她。

媽媽凝思了一下,說:「可也是的,反正早已被你見過了。那好吧,我也實在熱得受不了啦。」說著,脫去了外衣,只剩下粉紅色的三點式比基尼。

「哇!媽媽穿著三點式,站著時比躺在床上還要漂亮呀!」我情不自禁地驚呼。

「你這個小壞蛋!看我不打你!」說著,一手拉著我的胳膊,一手在我的屁股上輕輕打了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