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姨子

我和老婆結婚六年多,因為有點小積蓄,所以我們就貸款在外面買了間透天厝。

我是一個朝八晚五的正常上班族,而老婆在電子公司上班,兩班制,所以必須輪早晚班。我的小姨子〔玲〕今年28,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搬來和我們一起住,玲長得雖然不是美麗型的,但卻也蠻可愛的,而且在今年事情發生前,還是個不擇不扣在室女。

話說,玲每天下班回到家,都是晚上十點多,因為玲很愛看韓劇,但卻又不敢一個人在樓下客廳看,所以總會在梳洗澡完畢後,就跑到我們房間看電視。一開始,我常因玲的回來,而打斷了我和老婆炒飯的時間,同時也會妨礙我的睡覺時間,因為習慣之前家裡沒人,所以我和婆常常在家裡的任何一個角落,想做就直接來,就算在房間也不會關門。

好幾次,我都想請老婆去告訴她妹,但就因婆實在太疼她妹,所以都作罷,老婆只能跟我說,要炒飯就避開玲回來的時間,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成習慣了!我在家,不管玲在不在,除非有客人,否則我一定是一件內褲而已。而玲每次洗完澡,也都是一件上衣,一件四角褲,當然我知道她的上衣內,並沒有穿胸罩,大大的胸部,走起路來總是晃呀晃,奶頭也常因和衣服的摩擦,而變得激凸,老實說,心裡也常有非分之想!!!

有一次,玲突然穿著一件薄睡衣,燈光下,可以看見裡面的三角褲,而且胸部變得更明顯,很奇怪,老婆也完全沒有制止玲穿這件睡衣,終於婆輪到上夜班,而玲也並沒有因為他姊不在,而沒有到我房間看電視,我開始心懷不軌,見玲進來,我便開始假睡,隔著被子的縫隙,一直在欣賞玲的身材!天天都是如此,總是欣賞到玲看完電視回房,我才睡覺!

直到有一天,看著玲好像不舒服似的,一直在揉著她的頭,我起床假裝要上廁所,【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回來後便問玲:『怎麼了?』玲說她頭痛,我變像是責罵她一樣對她說:『頭痛為何不去睡覺,還要看電視?』但玲一樣堅持要看,玲跟我說:『姊夫,可不可以幫我按一下頭?』我便走到她前面去按揉了幾下之後,便走到玲後面去,做下來再幫她揉揉頭。揉著揉著一陣子後,我的一支手一樣在幫玲揉,但另一隻手,卻輕輕的在撫摸她的耳朵,玲像是舒服般閉上了眼睛,再來則是兩隻手都在撫摸她的耳朵!

此時的玲,則往後躺在我的身上,我的手順勢的回到玲的胸部,玲沒有反抗也沒有撥開我的手,我開始大膽了,兩隻手都移到玲的胸部,雖然隔著衣服,但因是薄睡衣,所以感覺得到,玲柔軟的雙峰,同時兩個奶頭變得好硬好凸。把手伸進衣服,搓著玲的雙峰,我的屌也硬到不像話了!

玲的呻吟聲,嗯...嗯...嗯...像是在告訴我,可以進攻了,我的手開始邁向玲的聖地,隔著內褲,就感覺玲內褲已經濕成一片了。伸進內褲裡,好像是探索森林一般,好濃密的陰毛,找到了聖地後,哇!太濕了吧!當我正準備要用一指神功衝進聖地時,玲突然停止了喘息聲,拉住我的手。心想,玲可能驚醒了,而我練了那麼多功夫,卻前功盡棄了!

但玲卻在我耳邊說:『姊夫,我還是處女,我是第一次,我可不可以不要用手?』我心想,不會吧,雖然玲目前沒男朋友,但曾經也交過男朋友的玲,而且玲的聖地,在我耍過一陣功夫後,也濕成不像話,真的會是第一次嗎?管他三七二十一,抱起玲躺到地板,脫掉玲的睡衣,退去玲的內褲,掏出我的肉棒,朝向聖地準備進攻時,玲又開口再次說:『姊夫,人大家都說第一次會痛,我真的是第一次,你要輕一點好嗎?』我說好的同時,肉棒也朝向玲的聖地,先在玲的聖地外摩擦著,玲則閉上了雙眼,將肉棒輕輕的慢慢放進去。

在洞口短短的一進一出,玲像是配合著我的進出,嗯嗯嗯的,一個不經意,我狠狠的用力直攻聖地,玲則雙手推著我,啊的一聲,『姊夫,好痛好痛阿!』我不管玲的呼喊,持續著我的進出!一下之後,玲則由呼喊變成嗯嗯嗯的呻吟聲,我終於忍不住了,我那腫大又熱燙的肉棒,射出了濃濃的熱豆漿,直攻玲的子宮!

當我把肉棒抽出後,我的肉棒上真的有血,看著玲的聖地,白色的豆漿混著血,從玲的聖地流了出來,我起身之後,就走到廁所去沖洗,玲也進來,我幫玲沖了身體,把聖地洗乾淨之後,玲就馬上拿了件抹布去擦掉地板上的血跡!

回到房後,我像是自責般的跟玲道歉,玲則是告訴我,要我別自責!玲也說:『其實有好幾次,她提早下班回來,也剛好我都和老婆在炒飯,但我和婆都不知道,玲總是躲在門外偷看我和她姊在炒飯,等我們吵完飯,玲則再偷跑到樓下去,然後裝作剛回來一樣的走上樓!』

聽完之後,我便抱著玲,吸著玲的雙乳,玲告訴我,他想吃吃看肉棒,我起身站在玲面前,讓玲吸含著我的肉棒,但玲實在真的不會,吸得我好癢!我教玲怎麼吸,告訴玲要吸哪裡,姊夫才會好爽!

試了一會,感覺可以了,躺在床上來個69勢,我要玲繼續吸,我則開始舔著玲剛被我開苞的嫩穴,玲嗯嗯的一直,說姊夫好爽,姊夫你的弟弟好香好燙!玲的嫩穴再次流大量的愛液,我像是敷臉般的,把玲的愛液塗得我滿臉都是。忍不住了,我拉起玲再繼續衝刺著她,再一次射進了玲的子宮裡!

這一夜,我們幹了三次,累了裸著身體一覺到天亮!隔天清醒過後的我,因為射了三次在玲的子宮裡,當然會擔心,於是馬上去買事後丸給玲吃,接下來的夜晚,我們會抱著看電視,撫摸著彼此,她吸我的屌,我舔他的穴,但都沒再做。直到某一天,玲突然然告訴我,姊夫我有去婦產科拿避孕藥,現在定期都在吃,以下當然也不必再小弟多說,因為只要婆值夜班,就是我和玲翻雲覆雨的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