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岳母騷阿姨

(一)

我姓高 ,今年24歲,剛做了一年的一名中學教師,在5個月前和同校的一位相貌平平的23歲的女老師王艷結了婚。

不瞞各位,本人高挑英俊,才華出眾,是許多女郎的最佳擇偶對象,但為什麼我會放棄了那麼多的佳麗而選擇最不起眼的一個做自己的老婆呢?那是因為,我其實喜歡的是她母親,今年芳齡46歲的張文芳,我們早就暗渡陳倉好久了,為了讓這種露水性關系安全隱蔽地繼續下去,所以我才娶了王艷的。現在我們仍很快樂地找時機約會,尋歡作樂,顛鳳倒莺,極盡肉體之快樂。

岳母是個豐腴風騷的女人,我第一次見她就被她迷住了。那是我剛分到那所學校的時侯,有一天下午放學後我走在去辦公室的路上,突然一個白皙豐滿的燙著大波浪發的中年女人走到了我的跟前,用很性感撩人的聲音問我:「喂,你知道王艷老師在哪嗎?」我看著她,她太迷人了!身高有168CM 吧,豐乳肥臀,有些過豐滿,但不覺胖;面白如粉,唇紅腮圓,有一些皺紋;不是很漂亮,但眼神很媚,放射出的光芒足以電死任何一個男人。我不覺呆了,死盯著她看。雖然我已和不少的年輕女孩做過愛,但沒有一個像她這麼風騷撩人的。她撲哧一笑:「你怎麼啦?」我覺得很失態,忙從她的飽滿的胸前收回眼神,緊張地說:「在,在,在教室吧。」

「哪間呀?」

「2 ,201 吧。」

「那,能麻煩你幫我叫一聲嗎?我是她母親。」

「好啊。」我已恢復部分常態。

「你人真好!」她死死盯著我的臉,我覺得她似乎在用著一種閃爍著欲望的眼神在注視我英俊的臉龐,它可迷死過許多女孩的。

「能為你這麼漂亮的女士服務,是我的榮幸,樂意之至啊!」我放大膽用眼神挑逗她。

「沒想到你不光張得帥,嘴也很甜的嘛。」張阿姨用手拍拍我的背,還輕輕捏了一下。

「謝謝!我這就去叫她。」

我剛轉身,就看王艷走過來了,我忙叫:「王老師,你媽找你!」

王艷喜歡我很久了,可我都不搭理她,今天見我主動叫她,紅了臉,快步走過來。害羞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對她媽媽說:「媽,咱們走吧。」

那女人一直用眼神在對我放電,聽她女兒一說,對我媚笑著說:「今天是王艷外婆的生日,我們要給她去祝壽。」然後對王艷說:「你們是同事,以後請他到咱們家來玩啊。」

「只怕人家不肯來啊。」王艷嬌羞地看了我一眼,然後盯著別處,輕聲說道。

「不會吧!你會賞臉的,對嗎?」她望著我的眼睛媚笑著問。

「一定來一定來,我接受你們的邀請!」我忙道。

「那就說定了。」

她們在說了再見後走了,王艷媽媽的乳房輕輕的從我胳膊旁滑過,我知道她是故意的。我望著那女人豐隆的臀部想,為什麼她那麼有風情,卻生了這麼一個平庸的女兒呢?同時在心中暗暗有了個陰謀。並開始期待王艷的邀請能早日來到。

王艷媽媽遠去背影後豐隆的臀部上黑內褲的印記仿佛在召喚我。我情不自禁捂住我的下體。

過了幾天後,我在辦公室的書桌上發現了王艷留的紙條,叫我晚上8 點到她們家去吃飯。喔塞!太棒了,我可以見到她那性感風騷的媽媽了!

下午放學後,我跑回宿捨,認真打扮了好一陣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穿上了我最好的一套西服,皮鞋擦得閃光,頭髮梳得一絲不苟,對著鏡子左看右看好一會,才滿意地出了門。

到街上的路邊攤,我買了幾斤水果,拎著,按王艷給的地址,在10分鍾後找到了他們家,在一個家屬院的二單元三樓,303 ,我按了門鈴,王艷很快開了門。

她家是三室一廳,120 多平米吧,布置挺豪華的。王艷接了我手中的東西,忙叫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給我倒了茶,卻臉紅紅的,不敢看我,也不說話。我問她:「伯父呢?」

「出差了。」

「那伯母呢。」

還沒等她回答,就聽見那個讓我幾天來日思夜夢的聲音從廚房那邊傳來:「小高啊,你先坐,我正在炒菜,很快就好了。」

我也去了廚房,看見岳母她今天穿了一件連衣裙,隱隱約約的還能看到裡面的乳罩和內褲,這使我沖動起來,老二也硬了,心中在胡思亂想著。我的陰莖越挺越高,有些不能控制了。我不由自主地起身來到她身邊,這時她正在彎腰洗水果,我看著她那挺起的屁股,欲望之火使我的血液加快流動。突然我靈機一動有了主意,我笑著說:「阿姨,我看見你頭上有幾根白頭髮,我幫你拔下來好嗎?」

「哦,真的呀,那好吧,你給我拔下來!」她同意了,其實他的頭上並沒有白頭髮,是我想接近她。於是我來到她的背後,伸手在他的頭上翻動著,我把我的陰莖慢慢地貼在她的屁股上,啊真舒服!她好象沒有反對我的舉動,於是我就大膽起來,陰莖在他的屁股上來回摩擦,這使我興奮不已。我來回摩擦的速度越來越快,還叫出聲來,這回她明白過來了,想把我推開,我將雙手摟住他的腰,快速的摩擦著,他掙扎了一會身體就軟了,我知道她已經被我征服了,我要徹底的征服她,我把他抱的緊緊的,雙手撫摸著她的乳房,用嘴去吻她的臉,她也把臉轉向我,我的嘴滑到了她的雙唇上,舌頭挺進她的口中,她有了快感,雙眼閉著真是太美了,我的手又摸到了她的大腿,好有彈性,太棒了!我摸到了他的陰部,她開始呻吟了,我真的要爆發了,我把手伸進她的內褲,她的下身已經濕了,我的手指送進了她的陰道,她發出「啊……啊……恩……」的聲音,我伸手去脫她的衣服,她連忙說道:「這不可以的,這是亂倫,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她在客廳裡,這……」

一會兒,她端著幾碟很是有色有香聞著有味的菜走進客廳,叫我到那邊的飯廳裡去吃。我剛坐下,她媽媽就拿著一瓶紅葡萄酒出現了,笑意盈盈地對我說:「感謝你賞光啊!」

她瞟了我的襠部一眼,微微一笑,轉身到臥室去了。「還有菜。」我發現她的臉上也泛起了紅潤。我看著張姨的背影,我操,她換了一件半透明睡袍,魔鬼的身材被睡袍朦胧的遮蓋著,她沒有帶胸罩,細細的腰下面是肥肥屁股,但肥肥的屁股被一條白色的三角褲遮蓋著,要是沒有這三角褲該多好啊!走起路來肥肥的屁股在三角褲內微微顫動著,下面是兩條細長的腿。這哪是一個40歲的人,簡直是一個三十歲的豐潤少婦。我知道那是為我準備的。

我說:「應該我說謝謝的。」

我們開始吃了,她倆不停給我夾菜,張媽媽還無意似的將手放在我的腿上,在我的陰莖上捏了以下,張姨坐在了我的旁邊。我使勁的看著張姨的大奶子,由於她的睡袍前面有一些花紋,看的不太清楚,但還是能看出些輪廓,大大略有些下垂的奶子看起來非常柔軟,再她夾菜的時候那兩個奶子在她的睡袍裡晃動著。

不行了,我的雞巴又硬了。為了不讓她們發現,我沖沖吃了幾口就說吃飽了,也喝了許多酒。

飯後,我們坐在沙發上開始聊天,王艷媽媽的眼光一直看著我,她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我的雞巴。剛說了沒幾句,來了個電話,是找王艷的,好像是急事,王艷說得出去一趟。我忙說我也得走了,她們倆卻死命留我。

「你就陪我媽媽再做會兒,我去車站接爸爸很快就來。」王艷說。

「對啊,再坐會。王艷和她爸要把貨送到店裡去,要好長時間哪。怎麼?沒興趣和我聊。」

我忙說:「不是不是啊。」其實我巴不得呢!

王艷走後,我們聊天,慢慢的眉來眼去,互送電波。

「高老師真是風華正茂啊,哪像我,已經老了!」

「伯母一點都不老,看上去就30不到。」我忙拍美人屁。

「是嗎?」看得出她很高興,「可我47了啊。」

「可你看起來還很年輕啊。」「真的嗎?」

「真的!!!」

她笑得很甜,也很媚,肥軟的身體在沙發裡蠕動著,說:「小高啊,我做你干媽好嗎?我一見你就覺得你是個好孩子,很親的感覺。叫我媽好了」

「不要!」

「為什麼?」她似乎對我的回答很吃驚。

「因為我覺得你更像個姐姐或稍微大一些的阿姨啊。你不老,所以我找不到兒子的感覺。」「這樣啊。」她看著我,說:「你覺得阿姨有魅力嗎?」

「有啊有啊!」我忙道,「你很吸引人的!」

「是嗎?有沒有吸引你呀?」

「有啊有啊!第一眼看到你就被迷住了,以為是見到仙女了。」

「你啊,嘴太甜,說,騙了多少女人啊!」

「冤枉啊!哪有?!」

「你,」

「什麼?」

「喜歡阿姨嗎?」

「喜歡!!!」

「真的?」

「我騙你,叫我性無能!」

「嘻嘻嘻,發這樣的誓!」她笑得花枝亂顫,我知道機會來了,忙跪倒在她腳前,用顫抖的聲音說:「我自從那天見你,就沒魂了。」然後拉住她放在膝蓋上的手,拼命吻,她興奮起來了,說:「別,別。」

「我愛你我愛你,我的娘娘,我的聖母,我的親奶奶!」我抱住她的腳,脫去腳上挑的拖鞋,狠狠親她白肥的腳,並把腳丫子一個一個地吮,在她的腳心舔,她咯咯笑著用腿圈夾住我,我看她的雙腿間已濕了,就一頭扎進她的雙腿和微隆小腹的三角區,隔著裙子親她的陰戶,她也瘋狂起來,雙腿死力夾住我的頭,躺倒在沙發上,大聲呻吟,騷叫起來。我從她腿間掙出來,雙手拉她的裙子,岳母閉著眼睛,輕聲的繼續說:「你不是想我嗎?那就快點兒┅┅」我一下子拉開了她的裙子,只見那黑濃陰毛掩映下的肥軟粉紅的陰戶早已春水泛濫,慢慢一開一和地,她也起身脫去裙子,裡頭也沒乳罩的,兩個大奶球在抖著肉感,乳頭又大又黑。岳母閉著眼睛,輕聲的繼續說:「快點兒┅┅」我看了她幾秒鍾,一下撲倒把頭埋於她的雙腿間,舌頭全部伸出,先在她的陰戶上美美舔了幾十下,然後捲起舌尖,往她的陰戶中間擠進去,颳著她那柔嫩的陰道壁,慢慢找陰核,找到後用舌尖死命頂。她這時已瘋狂,不停地叫著:「別停。用力。啊!!!!!!」

我已滿嘴滿臉粘著淫水,又鹹又粘,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我吸了許多淫水在嘴裡,然後咽下去了。

「肏我,快!!!」她像母獸一樣低聲咆哮著命令我。

我起身,擦擦臉上的水水,我的陽具早已尖挺充血,又粗又硬了。沙發太小,我抱起正在發情的她,進了臥室。

我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沒想到岳母反而騎到我身上來:「小高,你這壞女婿,氣死媽了┅┅」岳母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一對渾圓的奶子呈現在眼前,隨著她的身子抖動,「媽,你的奶子真美。」我用手握住,酥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著氣說:「小高,你舔舔┅┅」

我含住她的奶頭,舌尖圍著乳暈劃圈:「媽,我好想,我真的好想我的丈母娘啊┅┅」

岳母回手探到我內褲裡面,小手攥住雞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這壞姑爺害的,在廚房就┅┅射我┅┅」

「媽你別怨我了,還不是你的屁股又圓又翹的,還老是夾我。」嘴裡含著她的奶子,手向下摸去,隔著她的絲質內褲頂在小穴上。

岳母扭動纖腰,小穴磨壓著我的手指,嘴裡卻不饒人:「還說呢,就是┅┅再翹,你做女婿的也不應該,哦┅┅小高,你真是我的克星┅┅」

「媽,不要說得那麽難聽嘛!」我用手拉下她的內褲,撫摸著她的屁股說:「媽,你這裡長得真誘人。」

岳母不依的扭動,把雞巴從內褲裡拽出來,小手在上面忙著套弄:「都是你這根東西惹人,讓我想躲都躲不開┅┅這是我一生見過最大的。」

「媽,說真的,剛看到你,我還以為你是王艷的嫂子呢!」

「胡說!我哪有那麽年輕!」岳母受用的脫下內褲,她那屁股像水密桃一般又白又嫩,我急的坐起來一陣大摸,岳母笑著躲閃:「這是什麽女婿,在丈母娘身上亂蹭什麽?」

「媽,你比王艷的還棒啊,再讓我摸摸┅┅」

岳母板起臉來:「你要了我的女兒,還想上我?」

「我怎麽敢上您呢,您上我吧!」

「混蛋!再說,我打你啦!」岳母楊著手,就要打下來。

「那就打這兒好了。」我抓著她的手放在雞巴上。岳母拍了兩下,又板著臉說:「一會兒可不能太猛了,聽到沒有?」

「聽到了,我的好丈母娘,你姑爺的雞巴可硬了哦┅┅」

「硬了倒不怕,」岳母分開腿,坐在我的膝上,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動:「可別剛進去就軟┅┅格格┅┅」

我的欲火被她逗得老高,再不上馬的話,真可能讓她摸出來。我半坐起身,拖著她的手:「媽,軟不軟一會兒就知道了,你快點上來┅┅」

「這麽快就忍不住?」岳母捉狹的還想繼續玩弄,被我用力拽過,大雞巴頂在她傾著的小腹上,兩手緊緊的攬住她的上身,岳母的呼吸跟著加快:「小┅┅高,你┅┅輕點兒。」

「媽,再不┅┅上來,我可要射了┅┅」我貼住她的耳根,手在光滑的粉背上亂動。

「那,我自己來吧┅┅」岳母垂著頭,用手扶正雞巴,身子往前一蹭,龜頭正抵在穴口上。

「小┅┅高!啊┅┅小高!」她閉著眼,兩手搭在我的肩上,卻不敢往下用力。

「媽,快點兒┅┅快讓我插進去。」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輕揉的捏弄。

「小高,你可不要笑話┅┅我┅┅哦┅┅」岳母睜開眼,深深的盯著我,屁股前後移動,龜頭撥開濕潤的陰唇,被她的小穴包圍住。

「哦┅┅呼┅┅小高┅┅脹得慌┅┅」

岳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雞巴,讓我找到了和最美的感覺:「媽,你別怕,再┅┅往下來┅┅」我搬動著她的屁股,下面往上一送,她顫抖著叫喊:「小┅┅啊┅┅慢一點兒┅┅」隨著她的套坐,整根雞巴都刺到裡面。

「媽┅┅哦┅┅你真緊啊┅┅」

「我有幾年┅┅沒有過了,」適應後的岳母開始上下提拉:「要不是你┅┅哦┅┅你手別動┅┅」岳母拿開我搬動的手:「讓┅┅我自己來┅┅哦┅┅真舒服┅┅」

「媽你這麽年輕,又性感┅┅怎麽不再找個情人┅┅」

「又再胡說,我都快抱孫子了┅┅哦哦┅┅還找什麽找┅┅哦┅┅」

「媽┅┅那以後我孝順您吧┅┅嗯?」我捉住她的兩個奶子,在上面撫弄起來。

「嗯!嗯!小高┅┅哦┅┅好小高┅┅快抱媽┅┅」聽了我的話後,岳母雙手更用力的纏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下套:「好┅┅小高┅┅媽的好姑爺┅┅」

「媽,你也是我的好岳母┅哦┅┅夾得雞巴真爽┅┅」配合著岳母的動作,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隨著她的起落在上面猛摸。

「小高,你┅┅不嫌我老嗎?┅┅」

「誰說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裡┅┅哦┅┅她又美又風騷┅┅」

「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這大雞巴的姑爺真┅┅會討人喜歡┅┅」

岳母高興的更加賣力,不住的催促說:「媽的┅好姑爺,用力肏┅┅哦┅┅好姑爺┅┅」

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孩子一樣了,聲音也變得嗲起來,這更刺激我的欲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遊走:「好丈母娘┅┅你真會玩兒┅┅高兒的雞巴快爆了┅┅」

「姑爺┅┅哦┅┅好小高┅┅你丈母娘還未夠┅┅哦┅┅」

「媽,你真能干┅┅」

「哦┅┅小姑爺,等一下再從後面來┅┅啊┅┅」岳母騎跨在我身上,停止套動,輕輕的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半帶嬌媚的說:「從後面來,好不┅┅好?」

她發情的樣子真誘人,我托住她的俏臉,回吻在她的鼻子上:「好啊,我可以一面肏,一面摸你的美屁股,嘿嘿┅┅」

「臭姑爺┅┅!」岳母嬌嗔著扭了一下我的鼻子,從我身上下來,轉到旁邊趴好,高高聳起的臀部下面,紅嫩的小穴微微張開,誘人的流著淫水。岳母見我看著不動,扭頭說道:「再不進來,我又生氣啦!」

她不停地叫著,呻吟著。然後她把她的兩條粉嫩肥軟的大腿架到我肩上,我用手把我的陽具導入她那溫潤滑溜的陰道,她低底地叫一聲,因為我的那玩意兒實在很不一般。先慢後快,我越插越勇,每一下都插到她的陰道最深處。

她的兩個大奶球在滾動,扭著身體配合我。

一個小時,8000下後,我終於瀉了,我們同時大叫著,我汗水淋漓地從同樣香汗淋漓的她身上滾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