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島

貝蒂興奮地望著眼前的像白紗布一樣的沙灘和後面綠翡翠一樣的灌木,棕櫚樹葉的婆莎令她心醉。她非常得意自己能選擇這樣一個新的地方帶著她的隊員們來這裡進行夏季的舞蹈營訓練。

貝蒂是夏季舞蹈營的教練。她的公司每年都送宣傳廣告給全國每一家公私立高中,為它們提供夏季舞蹈營,訓練學校的啦啦隊。雲思頓私立女子高中的啦啦隊是全國有名的,她們的七層疊羅漢和波浪飛踢腿無敵全國,就是因為她們每年的夏季都來夏季舞蹈營訓練,現在已經是第七年了。通常,夏季舞蹈營都設在大島,但因為她們公司的名氣大了,參加的學校也越來越多,於是總部就決定在離島設立營地,一則有更多的地方訓練,二則也比較清靜,隊員可以比較專心地訓練。

快樂島就是這樣一個地方。這裡有一系列的小洋房,已經十幾年沒有人住過了。舞蹈營公司把這個島買下來的時候,洋房是附送的。這裡的供水系統和一切設施都是現代化的,兩個小型碼頭都可以停泊大島來的補給船或者是大遊艇。後勤人員已經先行住在裡面了,遠遠地可以看到炊煙升起 今天中午的午餐已經準備好了,烤肉漢堡和中國沙拉,還有大島的特產礦泉水和棕櫚果椰奶,想到都令人垂涎欲滴。

在她的身後,二十個高中少女嘻嘻哈哈地談笑著,背著或手裡面拿著體操袋,踩著幼細的白沙,向棕櫚掩映的那從白洋房走去。

啦啦隊員們分配了房間之後,便向她們各自的房間走去,她們兩個人一間房,而貝蒂是一個人一個套間。她放下行李,便脫掉身上半截的短袖襯衣和牛仔短褲,拿起一套內衣,走進浴室。

十八歲的貝蒂已經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了,她的主修是表演藝術。從初中開始她就是啦啦隊員,一直到大學都保持著啦啦隊的活動,專業的訓練加上多年的經驗,使她成為舞蹈營新請的教練中突出的一個。她的身體修長,34C的雙乳結實地隆起,長長的腰臀曲線,伸展到她那一雙似乎沒有盡頭的長腿,略顯褐色的身體顯出陽光的健康,一頭褐色的波浪長髮,即使是經常游泳,也沒有顯出一點殘缺和分叉。水流順著她的粉紅色的乳頭帶著沐浴液慢慢地向下流過她雙腿之間那三角的一叢褐色的小草,她是一個喜歡整潔的少女,比基尼線修得非常潔淨,而且連陰毛都修得非常整齊而不雜亂的,她閉著眼睛,享受著這片刻的寧靜。

本傑明坐在一號碼頭的了望木台上,百無聊賴地盯著波光艷 的藍色大海和反射著耀眼光芒的白色沙灘。他和藍道是這個碼頭的安全警衛,另一個碼頭的安全警衛是瓊和蓓兒。他的工作比較輕鬆,除了一些釣魚釣昏了頭的度假小漁船或者想找一個浪漫的小島做愛的遊艇主以外,沒有人會闖到這個小島來,畢竟她偏離主航道,而且本地人都知道小島剛剛易手的新聞。

再過五分鐘,午餐就要送來了,下午下班的時候大概可以在經過操場的時候欣賞一下新來的啦啦隊的姑娘們訓練,據說這些女孩身材都挺不錯的。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微笑了。

下面,傳來了熟悉的電瓶車的聲音,一個粗大的嗓門在叫:「老本,開飯了!」他不用看就知道是後勤組裡面唯一的男性──清潔夫阿索。

阿索是一個長得五短身材,皮膚黝黑的菲律賓人,他每天都喜歡跟老本和藍道在一起吃午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然後點上一枝雪茄,粗野地談論營地裡面的女人。本傑明掙扎著抬起他那二百四十磅的身體,裂開大嘴笑道:「媽的,阿索,怎麼今天這麼早?」從木台走下來,才看見阿索的車上面坐著一個漂亮得令人目炫的金髮少女,她穿著一件白色的少女背心裝,露出一截可愛的小蠻腰,下面穿一條白色的西裝短褲,潔白結實的兩條長腿,一條腿伸直而另一條腿優雅地彎曲,很巧妙地遮擋著任何可能走光的角度,正笑咪咪地看著他。而在阿索身邊,是一個比較矮一點的栗色長髮的少女,穿著一件白色的半截女襯衣,在腰部的前面打了一個鬆鬆的蝴蝶結,也是穿一條西裝短褲,正搭著阿索的肩膀,給他打勝利的V字手勢。

本傑明愣了一下,「嘿,阿索,艷遇呀?哪兒找來這兩個美女呀?」

阿索縮了一下肩膀,用濃重的菲律賓口音說:「林達和馬莉是剛到的雲思頓高中啦啦隊的,她們想看看小島的安全警衛是不是很酷。」兩個少女都做出迷人的笑臉,跟他打招呼。本傑明笑得嘴都合不上,美女真是一道風景,他媽的,他想著,裂開大嘴說,「歡迎歡迎!小姐們,上面還有一位帥哥呢!藍道!別看你的武俠小說啦,先下來看看這兩位美女小姐吧!」

身高六尺,肌肉發達,戴著一頂海軍陸戰隊帽子的藍道出現在瞭望臺的出口,他戴著一副墨鏡,緊繃的有 有角的臉上面沒有什麼表情。他冷冷地對下面的兩個少女打了一下招呼,開始步下梯級。林達和馬莉興奮地尖叫了一聲:「哇!好酷呀!帥哥呀!」

藍道不經意地扭頭看一看碼頭,對本傑明說:「有一條遊艇靠在那裡,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這時大家都看見遊艇靠在那裡,門打開了。本傑明很不情願地嘟噥一聲:

「又不知道是哪個大款,閒極無聊,不知道這是私人島嶼嗎?小姐們稍待,我去去就來!」他挪動著笨重的身軀,朝遊艇走去。

本傑明看到兩個人已經走在沙灘上面,向他這邊走來,遊艇門口又出現了幾個人。向他走來的是兩個棕色皮膚的女郎,穿著深綠色的半截襯衣,很短的深綠色短褲,腰上的皮帶有一串子彈袋,而身上也斜挎著一串子彈袋,她們的手裡面都拿著一枝MAC-10。

本傑明心想,「媽的!玩野戰遊戲怎麼玩到我們這裡來了?」他向那兩個女郎喊:「嘿!你們是哪裡的?這裡是私人島嶼,不可以在這裡玩野戰遊戲的!回去吧!」那兩個女郎似乎沒有聽見他在說什麼,繼續往前走,而遊艇又下來三個同樣打扮的女郎,開始向他這個方向走來。

本傑明發火了,他拔出手槍,作出瞄準的姿勢,「喂!停止!這裡是私人……」他的話音未落,一個女郎突然伸直了她手上的MAC-10,「突突突!」幾響,本傑明肥胖的胸口噴出了幾股血柱,他倒退了兩步,扔了槍,瞪著眼,無法相信眼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便一頭栽倒在沙灘上面了。

藍道正跟阿索打招呼,突然聽見奇怪的突突聲音,他抬頭一看,只見本傑明已經倒在沙灘上面,五、六個全副武裝的女郎正小跑著向瞭望臺這邊跑來。

「恐怖份子!」他喊了一聲,伸手摸槍,才發現槍還放在瞭望臺上面,他回頭對阿索說:「快開車跑!恐怖份子來了!」然後就飛跑上去拿槍。阿索嚇得魂飛魄散,趕快爬上電瓶車,「逃命呀!」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知道一定非常嚴重,趕忙拉著兩個少女的手把她們拉上車,開車就走。才開出幾步,他的後腦突然冒出了幾股血柱,濺到離他最近的林達的白色短褲上面,嚇得兩個少女尖聲大叫,阿索身體一側,便倒向左邊,電瓶車失去控制,翻倒了,午餐飛得滿地都是。

兩個少女在車子翻側的一剎那飛身跳了下來,也虧她們經常的啦啦隊跳躍訓練,身手敏捷,但衝力也使她們一下子掉在沙石路上,爬不起來。瞭望台上面響起了半自動來復槍的響聲,「啪!啪!啪!」正跑向瞭望臺的女郎中有一個全身一挺,向後彎曲了身體,然後就栽倒在地上了。另一個捂著肩膀,滾倒在地上,看來沒有打中要害。但另外幾個手中的MAC-10都噴出了火焰,藍道頭一低,從台上面掉了下來,一動也不動了。

林達和馬莉嚇得渾身發抖,躲在翻側的電瓶車後面,看到幾個女郎衝上了了望台。馬莉說:「完了,怎麼辦呀?」林達說:「遊艇沒有人出來了,看來就這些恐怖份子,你在這裡,我跑出去撿起她們的槍,把她們幹掉!」

「你瘋啦?弄不好你的命就沒啦!」

「我們不可以在這裡等死呀!」林達說完,像羚羊一樣躍起,飛快地跑向沙灘,拉起剛才被打死的女郎的MAC-10,就回頭衝向瞭望臺。在梯口,剛好兩個女郎準備下來,林達把槍一抬,「突突突突突!」火焰就噴向了這兩個恐怖份子,那兩個女郎雖然殺人不眨眼,但畢竟也是妙齡少女,冷不防胸脯和肚子一熱,鮮血就突突地冒了出來,忍不住慘叫一聲,就彎曲了身體,栽了下梯子。門口又出現了一個女郎,林達抬起槍,一扣扳機,只聽見「卡卡」的聲音,原來梭子裡面的子彈已經給她打光了!

說時遲,那時快,在台上面的女郎已經扣動了扳機,「突突突!」「哎呀媽呀!」林達全身亂顫,子彈在她結實隆起的右乳頭上一點,胸口中心和左乳上留下了三個紅洞!穿著少女背心裝的她,裡面沒有穿乳罩,子彈歡樂地鑽穿她的乳房,穿透她的身體,再撲進沙灘上面,她全身發軟,向後踉蹌了幾步,彎曲了長腿,扔了槍,便栽倒在沙灘上面了。三個恐怖份子衝下來,看見電瓶車後面有一個少女,舉著雙手,哭著說:「不!不要殺我呀!」

一個女郎舉起槍,正要射,瞭望台上面出現了一個短髮的女郎,「等等!」她的皮帶上面是一枝手槍,看來是個頭目。她慢慢走下來,對部下說,「把她帶上去!」三個褐色皮膚的女郎把馬莉拉了上瞭望臺的房間。

在房間裡面,只有一個單人床,旁邊有一張書桌,桌上還放著藍道剛才看的那本小說,而床的另一邊是一個電台,牆上面貼著頻道紙。

短髮女郎對馬莉說:「你是什麼人?」

馬莉抽泣著說:「我…我是雲思頓高中啦啦隊來這裡訓練的……饒命呀!」

短髮女郎扭開了電台,調好了頻道,「跟她們說,你們在這裡玩得很開心要晚一點回去!」

「基地!請講!完了。」對方傳出了一個女性的聲音。

「我是馬莉,阿索帶我們到1號碼頭這裡,我們玩得很開心!要晚一點回去……有恐怖份子呀!!馬莉突然尖叫了一聲。短髮女郎一槍把電台的開關給打掉了。她陰沉著臉,死死盯了馬莉一陣,才說:「想不到,哼哼,你還挺勇敢的!把她拉上床!」

兩個女郎把馬莉拖了上床。馬莉心想,這回豁出去了,大不了是個死,這些都是女人,總不能把我給強姦了吧?她沒有反抗,任由兩個女郎把她的白色西裝短褲脫了下來。她的裡面是一條高分叉的蕾絲女三角褲,鼓鼓的陰阜和繃得緊緊的陰唇的輪廓都十分清楚地顯現出來。兩個女郎把她的雙手用手銬固定在床架上面,然後把她的潔白修長的雙腿拉直分開。

短髮女郎對馬莉說:「你一定在想,我總不會強姦你,因為我不是男人,對吧?嘻嘻!你還挺聰明的,大概你還從來沒有享受過當女孩子的舒服吧?很快你就可以享受得到的了……」一邊說,一邊拔出手槍,用槍管的準星輕輕地磨擦馬莉的陰唇中間。馬莉又羞又怕,一陣陣羞澀和癢癢的難受。她流著眼淚紅著臉,身體拚命想縮起來,但又無法做得到,只能夠喃喃地哀泣:「不!請不要這樣!不要……」

短髮女郎把槍管集中在馬莉陰唇中間偏上一點的部位,圓周地摩擦著,小聲地說:「嘻嘻,不要害羞嗎,誰還會比女人更瞭解女孩子呢?放鬆身體,享受舒服吧!」馬莉只覺得一種從來都沒有感覺過的,很特別的舒服從她的陰部瀰漫向全身,帶來一種非常羞臊的少女特有的性快美感,她忍不住張開了嘴呻吟。

短髮女郎笑著說:「對啦,舒服吧?好啦,去吧!」她退後一步,槍管對準了馬莉的陰唇中間,扣了兩下扳機。「哎喲唷!」馬莉慘叫一聲,全身拱起,雙腿也馬上夾了起來,全身扭動著拚命掙扎,血尿從她消失了的陰蒂的部位和擴大了的女性尿道外口汨汨地流了出來,她的頭左右亂甩,張大了口,呻吟著,淫叫著,然後是雙腿蹬踢著抽搐,臀部底下的床墊立即染紅了一片。

「回船。」短髮女郎望了一眼還在床上面掙扎的少女,走出了瞭望臺。

貝蒂審視著恐怖份子留下來的混亂情形。在2號碼頭的電台帳篷,現在只剩下她一個人了。一個身材很好的恐怖份子,大概還不到20歲的少女,捲曲著身體側身躺在那裡,眼睛泛白,紅色的血絲正從她的嘴和鼻孔流出來。一列機槍子彈掃過她的胸脯,她的深綠色的很短的短褲上面也有幾個紅洞。她的一個乳房在她倒下的時候露了出來,乳頭是深棕色的。

兩個金髮少女並排躺在電台旁邊,手裡還緊緊地抓住她們的MAC-10。她們的表情像是非常的吃驚。她們都是穿深綠色的比基尼泳衣,乳房的部份已經給血染紅了。她們的短褲顯出了她們長長的、褐色的腿,交疊在她們的 體下面,帳篷門口躺著兩個貝蒂的學生。

她跪到翠翠的身邊,這個年輕的啦啦隊員被MAC-10正正打中乳房,她的藍黃色的萊卡比基尼泳衣胸部被一個個的彈洞弄得一塌糊塗,深紅色的血把胸部全部染紅了。她的泳衣的下部是一件迷你裙,同樣是纖維和彈洞混在一起。翠翠被太陽染過的頭髮披散在她姣好美貌的臉上。貝蒂輕輕地把她的雙眼合上。

尼娜中第一槍的時候雙腿跪在了地上,然後才向前倒下的。她渾圓的臀部高高地聳起來,被太陽曬成棕色的皮膚襯得她那吊帶的比基尼泳褲更白了。背部有一系列血淋淋的翻出皮膚的出彈口。貝蒂把她翻過來,她有高聳的雙乳,仍然是那樣優美地彎曲和被比基尼胸罩托得非常結實,但已經被血滲透了。貝蒂靠近她的時候,甚至可以看到子彈是怎樣射進這個姑娘的乳房的 那樣精確和整齊地在她雙乳最豐滿的地方留下一串小彈孔,難以想像這些子彈造成的巨大破壞。

明娜躺得稍微遠一點,她的手裡面還緊緊拽著一枝UZI衝鋒鎗,藍色的比基尼泳衣的胸罩被一排子彈掃過,姑娘仰面朝天躺著,雙腿毫不羞澀地張開成一個大字,從她的襠部還可以看到她的尿都 出來了。

愛絲莉跟維妮躺在一起,兩個人的槍都扔到好幾尺遠,愛絲莉擋住了射向維妮的大部份子彈,在她的粉紅色比基尼泳衣的胸罩部位,赤裸的肚子、腰部、陰部,都有翻出衣服纖維或者肌肉的紅色彈洞。胖胖的維妮死後仍然有一張可愛的圓臉,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她的襠部,陰阜,下腹部子宮的位置全是彈孔。

不遠處,瞭望台上倒掛著一個金色短髮的少女的 體,她穿著短袖的制服和短褲,高高隆起的結實的乳房上面有兩個彈洞。她是最先被打死的安全警衛瓊。她的同伴,躺在瞭望臺的梯子下面,半裸的身體,只穿了一條比基尼泳褲,乳房被子彈蹂躪得全是血沫和黃色的乳房脂肪體,像豆腐花一樣翻了出來。

貝蒂跪在電台前面,她扭動著緊急呼叫頻道。其實這沒有用處。她花了帶來的六個學生的生命終於搶到了電台,但這個卻是短頻的島上用的電台。她根本不期望自己被聽到,因為她們跟大島不是用9q台聯絡的,因為距離太遠了;而因為這裡是私人水域的關係,也不會有船隻聽見她的緊急呼叫而前來救援的。所以,她也不期待誰會回答她。

「貝蒂?是你嗎?」突然電台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尤蘭?真的!尤蘭,是你呀?」貝蒂興奮起來。

「當然了!上帝呀,真高興聽到你的聲音,你還活著?」

「對呀,你在哪裡呀?」

「我在一艘釣魚船上面,蘇菲也在這裡。有兩個釣魚的傢夥救了我們。我們告訴了他們說有恐怖份子襲擊我們,你帶著幾個人去搶電台,去了那麼久,還以為你們都死了呢。我們現在是在島北的離岸礁石叢那裡停靠,恐怖份子不會發現的。」

「小心呀!」

「我們會的了,兩個帥哥–傑森和亞昂,挺照顧我們的,他們說最好是明天早上凌晨的時候跟我們會合,就不容易給發現,我們可以坐他們的船逃回大島!」

「我們還有十個同學藏在椰林裡面,宿舍那邊已經給恐怖份子佔領了,所有人都給殺了!」

「啦啦隊沒有誰在宿舍給殺死吧?」

「沒有,幸好馬莉給我們報告得早!好了,不跟你多講了,我現在就去準備!」

貝蒂鬆了一口氣。最後,起碼還有一絲希望,希望能多救出幾個啦啦隊的少女,她也算是盡責了。

尤蘭關上電台,傑森和亞昂就站在她身後。她對他們作了一個迷人的微笑,說:「貝蒂是帶我們來的老師,嗯,我們還可以救出十個同學呢。」

傑森和亞昂交換了一個眼色,傑森說:「她們今天躲在林子裡面過一晚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我們臨逃跑的時候每人都扯了一個睡袋的,就是衣服穿得少一點,很多人都是穿游泳衣的,因為準備下午去游泳,有幾個人是準備下午作小配合訓練,但也是穿啦啦隊制服,挺短的,如果晚上不冷就好。」

亞昂走了出艙。蘇菲正躺在甲板的帆布太陽椅子上,紅色的長髮,棕色修長的雙腿,鮮黃色的吊帶式比基尼泳衣,強烈地散發出青春少女的氣息。

尤蘭盯著傑森:「我感謝過你對我們的救命之恩沒有?」

傑森雙手叉在赤裸的胸前,有些害羞地笑一笑:「都有幾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