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芬妹妹淫亂的暑假處女喪失

作者:毛毛豬

(前言)

她是小芬我都叫她妹妹,因為在聊天室的暱稱她都自稱妹妹很萌很無辜型,如果簡單形容外表,應該說是台版的五十隻馬吧!

那一天她看了看月曆,已經是高一暑假開始的第一天,暑假開始的日子,外面台北的天氣很熱,攝氏38度的高溫烈日把台北的道路曬得幾近熔化!

那一天,她第一次跑去豆豆聊天室玩。

「聽同學說這邊蠻好玩的,不知會遇到誰?也許是白馬王子耶!」那是她告訴我為何會來豆豆聊天室的理由。

不知道豆豆聊天室到底是什麼地方的妹妹,那一天她在上面第一次遇到了很多男生,很多很多很變態的男生。

她很好奇這些怪怪的男生在想些什麼,當第一個男生問她電話時她不假思索就留了,沒想到—-

很多男生開始講話很正常,講到一半就開始變曖昧的語氣,也會主動問一些色色的話,問妹妹有沒做愛過?

我大約把那天後續曖昧的對話再度模擬—

妹妹:「你…怪怪的…到底想說什麼?」

怪男:「我……想認識妳,嗯……就是……做個朋友,你可以講真心話大冒險嗎?」

怪男:「妳每次月經快來的時候,會很想嗎?」

「會阿!會想放假阿!肚子都會痛耶!」妹妹半開玩笑的回答!(我月經快來了,想要的感覺到底是?)妹妹內心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女生就會開始想要摸自己的穴穴了,前幾天有個網友還要我陪她一起玩耶…..真的」怪男在電話那頭聲音越來越奇怪。

『有個網友你陪她一起玩?電話裡能玩什麼阿?』妹妹更好奇問(我想不通能怎樣耶?)

「就我們用電話做愛阿,【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好刺激喔,妳玩了也會濕喔。」聽的妹妹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亂講話啦,這樣就會亂想?』妹妹那時很認真的回答他。

「不會亂想嗎?我們來電愛好不好?我陪妳一下嘛!好不好?會讓妳想要……」

「這只是場遊戲,反正我們又不會見面! 」

對妹妹來說,第一次遇到這種刺激危險的遊戲。她被網友說動覺得她自己可以發現自己的快感,又不會遇到危險!

於是她同意嘗試她的第一次電愛,比較麻煩的是,她不知要怎麼被挑逗,才會有呻吟聲。

怪男:「妹妹,妳在家該不會沒穿內褲吧?妳沒被看光過喔?」

妹妹:「我……我有穿啦!」妹妹坐在椅上,拉起裙子,還特地張開雙腿,檢查裙內的內褲。(好險真的有穿!)

怪男:「覺得色嗎?」

妹妹:「不會有感覺啦!」

怪男:「嘻……我幫妳把身體挑逗起來!」

「咦?怎麼挑逗起來?」妹妹半信半疑地聽著怪男不懷好意的笑聲。

怪男:「嗯,妳先把內褲脫下來。」

妹妹:「耶?脫……脫下來?!」

怪男:「妳別管啦!快脫啦!就會有感覺的!」

妹妹:「……喔……好……我脫啦!」

妹妹站起來,將她裙內的小褲褲沿著大腿慢慢地拉了下來……因為少了內褲,下體直接暴露在外—–

怪男:「內褲脫到膝蓋以下!」

妹妹:「喔……」雖然不知道怪男到底想做什麼,還是乖乖照著做。

妹妹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發現自己的大腿幾乎整個露了出來,連身T恤裙子實在有些,坐下時內褲都遮不住。(感覺很變態)

「妹妹妳會手淫嘛?」

「什麼是……手淫啊?」妹妹好奇的問

「手淫就是用手玩自己的那裏。男的玩自己的陰莖,女的玩自己的陰戶。會讓妳玩的淫水都流出來了,妳想玩嗎?」

「我不知道—」妹妹開始拿不定主意

「通常可以用自己的的手指開始揉擦陰蒂的側面!用手指在陰蒂上來回揉擦,把大腿併攏在一起夾緊手指就會得到快感!」

當怪男在為妹妹講解的時候,妹妹開始好奇忍不住開始摸自己的下體。

「每個女孩子在發育階段都會手淫,只要方法正確就會很舒適!」

妹妹第一次內心感覺到一種好奇的衝動,下面好像有種奇妙的需要令她想摸著自己的下體,讓自己的右手忍不住摸了摸陰核,癢癢的感覺好舒服,於是她忍不住用手指按摩起陰唇!

「嗯!真的會麻耶」她不禁承認那是從未有過的快感!

被碰到的陰核第一次開始分泌出淫水來,讓妹妹產生好舒服的快感……好想好想叫……突然地下體麻了一下,,陰道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酥麻快感產生。

妹妹開始害怕起被別人知道她會玩手淫,更何況那是她的第一次!

她趕緊告訴那怪男:「跟你電愛一點也不好玩,我都沒有感覺呢!」妹妹矢口否認手淫帶來的快感。

「真無聊的電愛,掰掰!」她留下這句話就掛上了電話,自己的手指卻下意識的繼續撫摸自己的下體,雖然還是處女,可是陰唇的部份,已經無法克制手指的愛撫帶來的快感,舒暢的陶醉快感,她忍不住讓自己的的手指揉擦自己的陰蒂,讓手指陷入嫩肉裡。

「啊……好舒服……」妹妹忍不住逐漸加快揉搓陰蒂的速度,快感也隨著強烈,從下面產生酥麻的快感,第一次經過柔軟的腹部,到達全身。

因為從不知道手淫會帶來的快感,總之,那時的妹妹第一次發現手淫帶來的快感,讓她開始對性產生好奇。

「啊……真舒服……還要……啊…..」

妹妹輕哼一聲躺在床上彎起雙腿,無意識發現的讓屁股配合手指搖擺,更強的快感會變成電流在體內流動。

電流會讓下體產生一陣一陣的收縮,穴口一鬆一緊,刺激感就更加強烈,她開始扭捏起來,大腿不安分的動著,整個人也軟下來,躺在床上,微微喘息。

好想被摸…..

妹妹在她的陰蒂上輕輕撫摸。

「啊…….摸那裡好癢…….」妹妹的身體彈了一下,想併攏雙腿,卻不由自主打開。

妹妹更興奮的繼續玩弄她的陰蒂,她腿間本來就已經濕潤不堪的下體轉變氾濫成災,嫩穴情不自禁的收縮著。

「啊啊……啊…….啊………」妹妹本想捂住自己的嘴,卻無法阻擋住叫聲由她的唇間發出。

「不能再摸了……」她心裡這樣告訴自己卻口是心非無法做到!「哦……啊啊…….不要…….」

她嘴裡喊著不要,卻更狠狠的操弄嫩穴任令流出大量的淫水!

妹妹腦子一片空白,只覺得下體又酸又麻,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她已無法拒絕那神秘的快感。

那晚妹妹因為對性的好奇忍不住再度上豆豆聊天室,在那遇到一位混血兒王子(那就是我)!

我一直把豆豆聊天室當成是把妹的淫窟!靠著我的三寸不爛之舌及對女生諂媚,已讓無數女生張開大腿!有什麼比這樣的快感更值得開心的呢?

她這一次聽著我講一個又一個我經歷過的其她女生被誘姦的故事,尤其是去年夏天"愛洗香香的我"的事,她事後告訴我令她開始又忍不住玩弄自己的下體。

「電愛很好玩阿,反正又不用見面,就只是一場遊戲而已!」

我開始努力說服她讓她相信她需要一個人帶領她,讓她了解性愛是怎樣的一回事。

那個人會是誰呢? 一個不會跟她見面又很安全的人→網路上的混血兒王子(那就是我)

『我們不要講這個好不好?這樣子很奇怪。』妹妹努力裝正經的告訴我。

「沒關係啦,我只是很想知道妳的感覺嘛,講給我聽啦,妳之前手淫的感覺?」

「你剛講的跟今天下午一個色狼一樣! 網友問我要不要電愛,我第一次自己開始摸了…..」妹妹的聲音越來越奇怪。

『有個網友陪妳一起摸?妳可以再說詳細一點嗎?』哈!事情開始好玩了!

「就他想用電話電愛阿,我拒絕他但是好刺激喔,我後來有自己偷偷摸一下下—」她聲音越來越嬌媚,聽的我也忍不住硬了起來。

「那我們來電愛好不好?我陪妳一下嘛!好不好?我會讓妳舒服的……」我試圖說服她。

『你不要再亂講話啦,我真的會受不了!』她努力阻止我–

呵!呵!……那個妹妹受的了阿……憑我多年尬妹妹的經驗…..她現在應該已經快失去理智了……

「快來嘛…妳先脫一下衣服嗎…」

「我…會害羞…不要脫掉可以嗎?」

『那只脫掉內褲啦….』我勸她把內褲脫掉!

「我…沒穿內褲會很怪耶!」

「但是會變很敏感!」

「內褲脫掉了嗎?」

「嗯!嗯!很害羞!」

「妳打開大腿開始揉妹妹,會覺得好舒服喔!慢慢的摸妹妹…」

「我會很丟臉耶!」

「我會幫妳摸的她好濕好濕,摸的好舒服喔!」

「啊……啊……嗯……真的……好濕……好敏感阿…你怎麼都知道…」妹妹開始低聲呻吟著。

終於我們開始了電愛,光是要挑逗她開始跟她電愛,我就盧了很久,但是等到妹妹開始忍不住自己在摸一直在那邊呻吟一直在電話裡叫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成功了。我開始想起我已前喜歡的歌手薛岳的歌「耳邊又傳來陣陣呻吟的聲音—」

這真的不能怪我,是妹妹自己受不了電愛的誘惑?至少妹妹她就真的沒有辦法拒絕!

我開始笑著妹妹說:「你嘴上說你不要,身體可不是這麼想喔!呵…你的屄一被摸,可是高興的一直流著淫水!呵…」

我再次問妹妹:「穴穴開始不自主的收縮了吧?陰道也想流出大量的淫水,用陰道再多收縮幾下,讓妹妹感覺到很銷魂、很舒服喔!」

妹妹很緊張說:「不是的,不是的,是那裏一直收縮,我沒辦法控制,喔…不要…喔…太刺激了…喔…」

我趁她說話之際,教妹妹的手指再持續刺激摩擦著女人私處的敏感處,小穴洞口上方的陰核!

我再次哄妹妹說:「聽醫學專家說,女人的陰核的敏感神經很多,小豆豆被按摩起來,敏感度會增加數倍,妳穴穴的淫水再多流一點,會感覺一陣一陣更強烈的刺激、和妳不想承認的快感喔!」

妹妹忍不住,在電話裡再叫了出來:「啊…不行…太刺激了…這樣下去會…不行了!喔…喔…人家小穴快要酥麻掉了,喔…」,事後妹妹告訴我此時的她真的覺得無地自容,居然會在被陌生男人電話挑逗的玩弄中,感到刺激、舒服!

我不禁笑說:「這樣輕輕一碰,妹妹就要酥麻掉,那如果我把雞巴插進去的話,你豈不是會爽死,呵…出來讓我幹,哥哥把你幹到爽死好不好阿!呵…」

我繼續用言語再刺激著妹妹,用更激烈的激將法刺激她,經過我的刺激,終於聽到急促呼吸聲,和低聲「啊…嗚…」的低鳴了!

感覺已經把她帶到高潮,只是不知有否讓她達到高潮的境界了。

整個電愛的過程結束之後,我問她有無更特別的感覺?她告訴我感覺到一陣陣的持續快感,讓陰道內的肉肉抽搐般的收縮,並且自深處流出水,充滿在陰道裏!

驚慌加快感的感覺卻讓她幾乎昏厥過去,只能勉力的喘著氣,無法再呻吟出來,這麼容易就被陌生男人玩弄她的身體,她真是感到羞愧,但心底似乎又有些期待能體會一下這樣的特殊快感!

我忍不住開口說出那一句話:「你想不想被幹?」

那一晚她愣住了! 她告訴我讓她再想看看——-

第二天中午我再度打電話給妹妹:「妳在幹什麼?在睡覺嗎?」

妹妹:「沒—沒阿!啊啊…啊..不..不要….不要….了..停..停下來…..』

我一時會意不過來但仍問著她說::「妳在自慰喔?」

妹妹:「不要問啦!你等下不是要找我?」

我喜出望外回答她:「好阿!我等下去找妳! 妳現在叫給我聽!」

妹妹:「不要啦!不能再玩了! 我在書店廁所會被聽到啦!」

妹妹:「啊….你…不可以….啊……我不行了……」感覺好像有其他人在的樣子!

但是妹妹忽然就掛掉電話了,我想再打去也是關機的狀態—–到了晚上,妹妹傳來一封簡訊:「都是你害的!以後再也不接你的電話了!」

我很緊張快傳過去:「對不起啦! 我的錯!原諒我」

我火速打去:「對不起啦! 妹妹發生什麼事?」

妹妹:「都你的錯啦!我遇到色狼了!」

「對不起啦! 妳沒怎樣吧?我可以保護妳!」

「屁啦! 最好是! 你也是一匹狼!」

「到底發生何事?」經我百哄千哄後她才娓娓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