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七、清晨細品美味,徹底地征服老婆的母親

醒來已經是清晨,我轉身起來,看到岳母朝我這邊側躺著,粉紅的睡衣只蓋了背部和手,兩腿弓著,兩個乳房直挺挺地,經過了昨天晚上的激烈性交,陰部的毛幹幹的,有很多斑痕,臉上的表情滿足而安靜,頭髮有點亂,黃卷卷的,有種說不出的性感。

我想岳母這樣的傳統女子,雖然被開苞了,但骨子裡還是很烈的,如果不趁熱打鐵地調教,估計還會一定程度上還原,何況我還沒有自由地玩弄她的身體呢。

我要讓她成為我的性奴!

想到這裡,我下雞巴又慢慢地神氣起來,我忙去衛生間小便。

從衛生間出來後,我爬上去,細細地看了很久,岳母臉上真地沒有皺紋,而且全身的皮膚也確實不錯,如果不是臉上皮膚有點老化的感覺,你根本想不到,這是一個老女人。但充實而光滑的身子,加上秀氣的臉,讓我能感覺到她年輕時的美,現在則是飽經風月的成熟,尤其昨晚剛剛被象沙漠重新滋潤成綠洲,更回有成熟的虎狼之美,其實不想也知道,不然我老婆和芸姐哪有那麼漂亮,哦,還有玲玲。

我用手輕輕地摸了摸她的臉,然後把她掀過去,平躺在床上,把粉紅的睡衣攤開,慢慢地把雙腳分成一個八字。拿出數碼,嚓不停地遠近高低各不同拍了不少,尤其是睡衣皺摺的地方和陰毛凝片的地方,加了不少特寫。

怕她醒來我拍完後把相機收了起來,然後用手輕輕地撫摸她的乳房,軟軟而充實的乳房和我老婆的不一樣,我老婆的鼓鼓的,非常充實,摸起來很有手感,而岳母的充實而軟,摸起來像豆腐,我想這是真正的吃豆腐吧,想著我居然得意地笑了起來。

岳母睡得真死,可能昨天操得太猛的緣故,我弄了一會乳房她居然只嗯了幾聲。於是我摸上了她的大腿,臉伏下去聞聞她的三角地帶和昨天氾濫的地方,有種酸酸甜甜的怪味,我忍不住伸手去摸那毛,那毛被干了的淫水捲成一片,很不容易分開。

我邊玩弄著邊想昨天,真是驚心動魄啊,回過神來像是神話,像是傳奇,又像是做夢。想著想著,我手已經摸上了陰唇,和我老婆的不一樣,老婆的不肥不厚,但潤而紅嫩,岳母的厚厚的,長長的,手一摸上去感覺真地很實在,陰蒂和我老婆的差不多,像粒小玉米,我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著,岳母下體居然在刺激之下,有點兒潤了起來,悠悠轉醒。

我看著她,左手摸著乳房,右手在陰道口停著不動,她看著我,很平靜,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身子抖了要坐起來,我手毫不停留,插進陰道裡面,然後勾住了腹部的盆骨。她兩手抓住我的手,吃驚地喊起來:「你。。。你要幹什麼!」

我知道不能退步,左手從她腋下伸過去,抓住了她的奶奶,抱著她靠在我的胸懷裡,不容分說地吻上她的嘴,她掙了幾下,就默許了。我另一隻手在她陰道裡慢慢地摳著,不時撞她的陰道壁,她下體不時傳出一陣陣陰陰酥麻的抽畜。

我抱她的手足夠長,摸著她的右乳,不時刮著捏著奶奶頭,她的心跳得很歷害,臉很快燒紅,連我的嘴都感覺有種被燙的滋味,我忘情地啃著她的脖子,耳朵,鼻子,還有嘴巴,舌頭也不時伸進去,摳她的舌頭。這般撓弄之下,岳母很快蹦潰,粗氣直喘,下體也開媽發作。

我放開她,把她放在床上,爬上去吸她的奶奶頭,在沒有藥物的作用下,她經受這些有點難為情,但慾望如火又不忍拒絕,抓著我的頭推也不是,拉也不是,只好緊緊地抓著,抓著。我慢慢地吻著,手不停地弄著能弄到的地方,我突然猛吸她的乳房,她「啊」了一聲,然後全身顫抖起來

我把兩隻手指頭伸進她的口腔,不容她反抗,就在裡面攪拌起來,另一隻手在在陰道裡還在不停地摳,不停地摳出水來,那裡好像是一口井,一口埋藏了多年,永不枯竭,水源深埋,等待我去打鑽挖掘的老井!

好久,我才慢慢地停了下來,坐在她邊上,兩手放在她的乳房上面捏著,看著她半閉的眼睛,輕輕地喊了聲:「媽。。。」她一陣激靈打戰,居然沒有應,我就是要這種效果,讓她知道這是亂倫,我在玩弄我的岳母!於是我又喊了一聲:「媽。。媽。。。。」

她終於睜開眼,輕輕地嗯了一聲。

我用力捏了一下奶奶頭,她疼得「啊」了一聲,我淫笑著說:「媽,你喊什麼呀。」

岳母難為情地紅著臉,戰抖著說:「文。。。兒。。。你在弄。。。媽呢。。。」

我心裡一熱,「媽,你昨晚說讓我幹的,以後怎麼辦啊。」

我站起來坐在她的胸上,兩個屁股壓著她的兩個奶子,微微用力。

「嗯。。。。嗯。。。」

岳母的嗯聲馬上就變成了呻吟,在粗氣中嗯啊起來。

我不放過她,看著她微閉的眼,我把身子往前靠了靠,挺起的雞巴正頂著她的下巴,閑淑的岳母幾時遇到這樣的陣勢,胸口咚咚地打起鼓來,跳得又猛又快!我的屁股好像坐上了按摩椅,有種被按摩的感覺,真他媽的爽極了。

「媽,你睜開眼看我。」我用不容抗拒的語氣說。

岳母慢慢地睜開眼,迷濛地看著我,坐在她的奶奶上,看著我頂在她下巴上的雞巴,雞巴那昨天晚上混著兩個人的淫水此時散發出的腥味讓她呼吸有點困難,臉燒得像冒火一樣,耳朵紅得像烙鐵,害臊而勉強地笑了笑。

我摸著她的頭髮,慢慢地往前靠,坐在了她的下巴上,我的卵蛋正碰著她的嘴巴和鼻子,她兩手抓緊了被單,「嗯。。。。嗯。。。吁。。。」地呻吟起來,我再慢慢地向前,雞巴蓋在她的額頭上,屁股坐在她的臉上,我下體的雞巴的和屁股的氣味嗆得她禁不住咳了好幾下,手放開床單想要掀開我。

我抓住她的手,屁股輕輕地在她的臉上磨著,她全身扭動起來,想要反抗我。

我充滿征服的成就感,淫笑著說:「媽,你幹嘛啊。。。。說話啊。。。」

「孩子。。。饒了媽吧。。。」她咽咽地說,「媽受不了了。。。。」

「哪裡受不了啊?」我挑逗地說,然後轉過身來,趴下去,看著她的陰道口,我嘴巴湊了上去,突然感觸地說:「啊,媽啊。。。。這是小雨出生的地方啊。。。。」

岳母打了個激靈,嚎地哭了一聲,我不容分說,把屁股一抬然後雞巴對著岳母的嘴插了下去,她沒來得及出聲,驚駭中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把我掀到一邊:「你。。。你。。。你要幹什麼?」

「媽,什麼了,小雨常用嘴幫我弄呢。」其實我老婆不喜歡口交,我試了幾次,她很生氣,一直沒有做過。岳母這樣的烈女,更不用說了,但我一定要強制征服她。於是我又爬到她身上,把她扶了坐起來,一隻手拉著她的頭髮,讓她昂起頭,眼睛對著她的眼睛,「媽。你不是說今後要讓我幹嗎?」我輕輕地說,吻了她一下,「我會讓你快樂的,如果你願意。」

在岳母滿臉飛紅地嗯了一聲中,我已經站起來,雞巴放在她的嘴唇邊上,慢慢地磨著,她抵擋了一陣後,終於張開嘴,吸了進去,我慢慢地伸進去,又慢慢地抽出來,同時命令著說:「媽,你吸緊點,這樣你兒子才爽。哈哈。。。。。」

我左一聲媽右一聲媽地叫著,亂倫的刺激感不時讓我們兩人都魂飛魄散。

我把再度把她放倒,轉過身去,嘴巴慢慢地伸到她的下體,吻了吻陰毛,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她的陰蒂,她兩腳忍不住猛烈地抖了起來,在她的抖動中我舌頭趁機深入。。。。。

「啊——–我。。。要死啦。。。。。兒子,你快來吧,給媽啊,媽。。。受不了了。」

舌頭離開她的陰部,轉過來看著她:「媽,什麼受不了了?」

「下。。。面。。。。下面」她迷惘著,兩手抓著床單,抓得緊緊的,「給我。。。。給我。。。。」

「你要什麼啊,媽。。。」我故意在語言上刺激她

「要。。。要你的那東西。。。」她也真是太傳統了,到了這時候還怕說雞巴兩字。

我還是不依不饒:「那東西是什麼啊,你要她幹什麼呢,親愛的媽媽。。。。媽。。。」

岳母知道不直白地說出來,我肯定還要拖下去,而她已經受不了了。烈女就是這樣,你沒有上她的時候,她很高潔,你一旦引她上勾了,那淫穢的程度,比妓女淫賤的下浪來得還要煽情,還在淫穢。

「人家要。。你的。。。。大雞巴啦。。。。媽要。。。啊。。。」

我一隻手使勁捏了一下她的乳頭,另一隻手在她的陰部搓了一把,她更受不了了,「兒子。。。。乖女婿。。。。媽的屁洞洞要你。。。。你的雞巴。。。。來干。。。」

我心裡一熱,猶如火山爆發,屁洞洞,他媽的,好新的名詞。我忍不住了,猛地撲上去抱住她,嘴巴狂吻了下去,雞巴對著穴門,屁股一沉,狠狠地頂了第一下,然後抽出來又狠狠地頂了第二下,第三下。。。。。。嘴巴一直沒有離開過她的臉!

頂了一會後,岳母在嗯嗯啊啊聲中哭腔又來了,女人快樂的時候哭起來真地很煽情,我差點就噴了,可能是今天岳母很清醒地讓我幹的緣故吧,我知道她已經是被我征服了。

我在她的哭聲中止住,關心地問道:「媽,你疼是不是啊,怎麼哭了?」

岳母抓住我,急急地說:「兒子,不要停啊,媽。。。媽是快活才哭的。。。媽好高興啊。。。。。」

我把岳母的身體扭轉過來,背對著我,雞巴沿著屁股後縫尋路,在岳母一陣陣失魂的悸動中,衝進了她的穴裡,瘋狂地幹起來,她把持不住自己,像條懷春的母狗一樣趴在那裡,任我從後面一陣狂妄地抽殺,只聽到雞巴漬漬進去的磨擦聲,和岳母高昂的呻吟和哭泣。

我邊操邊粗暴地說:「媽,以後你要不要我操!」

「要。。。媽。。。今後要你操。。。」岳母在呻吟和哭泣中應著,「兒子。。。想要什麼時候操媽,就。。。。操。。。」

滿足的征服欲讓我血液急流,抱著岳母的屁股,突然一掌摑下去,紅紅的屁股上頓時出現了一個更深的紅掌印。同時我狂嘯著:「媽。。。阿琳。。。。你是我的母狗!。。。。我日。。。」

阿琳是岳母的名子,這樣粗獷野性的語言和動作用在淑女身上真是爽,征服的徹底感更加實在。而岳母也似乎在高潮中被這樣的雄性本色所征服而感到快感無比,居然在嗚嗚的哭聲中說「啊。。。。阿琳是文兒的母狗。。。。啊。。。壞了,壞。。了要來了。。。」

岳母的淫態讓我堅持不下去,雞巴不聽使喚地狂洩出來,岳母在我精液的衝擊之下,也禁不住一陣陣地癲狂,亂噴而出,陰陽之精同時互相衝擊,在岳母的子宮裡爛成一團。岳母抽畜著久久不能停止,而我則趴在她身上,享受著射精後的快感和她肉體的抽動。

好久,我們才起來,走進浴衛生間裡一起洗澡,岳母幫我細細地洗了全身,我也做著同樣的動作,並且還在那裡讓她含了好久的雞巴,禁不住了噴了她一臉。我不讓她洗,拖她赤條條地出來,就坐在在沙發上,赤裸裸地看著她因害臊而發紅的身子,幫她美容按摩。

這樣,這兩天我們把屋關得緊緊的,忘我地沉溺在狂熱的性愛中。

到了第三天,越飛哥出差回來了,我老婆晚上也要回來了,岳母說她得回去,不然怕引起懷疑,準備出門的時候,我抓住她,把她壓在門上,吻了她好一陣,說:「媽,我要的時候你得讓我干你!我喜歡和你強烈的操愛!」

岳母臉一熱,刮了我一下鼻子,淫淫地說,「你呀,嘴巴就是爛。」她抱著我把胸貼得緊緊的,「不過,就怕雨兒發現,咱們得注意點。」

一想到雨兒,我心頭一震,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即脫了岳母的褲子,把她擠在門上,掏出雞巴就插了進去,使勁地揉了起來,手伸進她的胸一陣胡作非為,嘴巴也吻上了她的耳朵,不停地呵欠起來。

「媽,你好美。」我喃喃地說,「我要你當我一輩子的母狗。」

岳母不知道是高潮還是感動,眼淚就出來了,伏在我胸上一陣抽泣。

亂倫真地很剌激。

我心頭一浪,洩了。

過了好久我才抽出雞巴來,提起岳母的內褲,在陰道口上一陣揉溺方穿上,然後才幫她穿上褲子,在她的奶奶上狠狠地抓了幾把,放她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