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五、初上岳母驚心動魄

進了屋,我拿出雨的一件粉紅的睡衣給岳母:「媽,您洗個澡吧。您在大衛生間裡洗,我在臥室的衛生間洗。」假裝沒注意到她有話要說,不等她回答,我就轉身進房了,然後關上了房門。

其實我沒進去,而是從房門的門孔裡看著岳母,我知道她想要內褲,但怎麼可以呢,而且我特意拿了件粉紅的睡衣。我看著岳母在那裡呆了一呆,然後紅著臉向衛生間走去。我兩三下就洗完了。出來坐到沙發裡,把電視打開,聲音開得平比常大,開了空調後把窗簾全拉上了。

一會,岳母也出來了,我一看她出來,心裡頭不禁閃了一下,哇,好美,粉紅撩情的睡衣,紅濕濕的臉,由於沒有幫她取內衣,她的胸在睡衣裡鼓鼓的,下體的倒三角似乎約約可見,兩隻小腿豐實而光潤,頭髮用毛巾包起來,活脫脫一支老杏。

今晚我一定要老杏出牆!心裡不禁蠢蠢欲動。

我假裝沒看她,而是拿起身邊的吹風機,說:「媽,您坐著吹頭髮吧,我去拿些冷食。」然後到冰霜裡倒了兩杯草霉,放了一杯在茶几上。這時岳母已經開始吹頭髮了。

「媽,今天累了吧,走了一天。」

「嗯,還真有點累。」岳母應著說,「今晚得好好休息一下。」

「媽,我來幫你按摩吧。可以減減乏。不然兩三天都會感覺疼。」不容她分說,我手已經搭了上去。可能是前向我幫她塗了一段時間的藥吧,也可能是不方便拒絕我的真誠,她居然很自然地接受了。

以前的按摩是傷口部位,這回可以全身,我默默地記著練武時學的穴位口訣,從肩膀開始,慢慢地用勁按了下去,「噓———–」一陣痛感的舒服讓岳母忍不住呼出氣來。

我在她的肩上,按了好久,然後按到後腦,然後捶背。完後我輕輕抓起她的手,在臂上揉了起來,岳母此時已經吹完頭髮,因為舒服,慢慢地閉上眼睛,任我在她的手上遊蕩,我不時靠近她的腋處點磨一下,惹得她忍不住打激靈,胸一起一伏。

按到手掌的時候,我使勁地磨著她的指頭,不時用上點陰力捏,每當她啊地要喊出來,我立即輕輕地用指甲刮她的手掌,她舒服得啊還沒有喊出來,直吁氣,坐在那裡胸蕩漾如海浪沖岸,一浪接著一浪,雖然她盡可能放得平緩,但還是經不住,喉嚨打滾的聲音讓我感覺到她在嚥口水。

在她頭細汗微出的時候,我移動到了頭部。先按她的太陽穴,讓她感到全身精神不再緊張,我知道要讓她放鬆一下,才會對下面的緊張不會有太多的警惕,而且按摩要按正規途徑來,不然她也會懷疑。

從太陽穴出來後我輕輕地磨擦她的耳廓,她又發熱起來,我從上面可以看到她乳房的上半部,紅通通的,血管也變成了紅色,慢慢地讓下蠕動著,好一張春宮啊,我雞巴已經狂挺不已,噴薄欲出。我手沒有停,移到敏感地帶耳垂,揉啊揉,岳母呼吸急促起來,胸已經慢慢地抖動,幅度越來越大,我已經感覺到了她心跳的聲音。

然後我的手移動到眼部,幫她刮眼眶,再輕輕地從臉滑向下巴,在下巴加點力氣摩了摩好一會,最後用手指甲刮她的嘴唇,輕輕地刮過來,看到她的胸上跳,又輕輕地刮過去。

如此一會,她鼻尖冒出細汗,偶爾發出一聲細細的呻吟,兩腳並朧,我知道可以按摩腿了,於是兩掌相握,在她頭上輕輕捶了一會,岳母在我如此翻弄之下,又平靜下來,但表情複雜而羞澀。我佯裝毫無異狀,輕輕地對她說:「媽,您躺下來,我幫您按腳。」

她僵在那裡不動,我輕輕地扶著她躺在沙發上。

從大腿按起,大腿是最敏感的,而且又按又搖的,不一會岳母又變樣了,臉也慢慢地紅起來,由於躺著,胸的起伏比剛才更加明顯,我不時刺激一下大腿根內側,淋巴集結處,每一次她都僵住,腳因受不了而不住地收屈,全身發抖。

每當如此,我就去按小腿,由於隔著睡衣,我按得比較用力,讓睡衣貼緊她的身體,這樣胸的曲線就完全撐出來,而且大腿根處的形狀也慢慢地顯現,經過了十多分鐘的大腿刺激以後,我發覺她的三角地帶把睡衣吸住了,我知道那裡肯定氾濫了,不禁心神怡蕩,雞巴一漲,差點噴出來,我連忙收住。

我知道該讓岳母再次清醒了,於是做起足底按摩來,對著穴位用指頭猛頂,她痛得啊啊起來。我連忙說:「媽,足底按摩有點疼,但疼過後很舒服的,你忍著點,實在不行你告訴我啊。」

岳母看著我頭上點點滴滴的汗,感動而略有歉意地說:「兒子,沒事的,你按吧,好舒服。」她的聲音像是從喉嚨裡發出來一樣,婉如被男人狂操時發出的吟聲。其實我的汗不僅是累的,也有緊張的,還有刺激的。

清醒過後,我說:「媽,最後是腹部了,你要注意配合我,特別在呼吸上。」

岳母看著我頭上的汗水,關心地說:「孩子 ,休息一下吧。」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她問我:「你是不是經常去做這些啊,怎麼那樣熟悉手法?」

我估計她會有這樣一問,早準備好了,而且也不是騙她:「哪裡啊,雨兒經常要我給她按摩,她做過,所以教我什麼按呢。我最怕肉麻,做不得那些,雨兒掏我兩下我都會受不了而大笑不止呢。」

「呵呵,原來是那個鬼丫頭,真能折騰人。」岳母對我的回答很滿意,也很高興,「怕肉麻的人很疼老婆呢,小雨真幸福,只是讓你委屈了。」

「哪裡呢,媽,我只要看到小雨快樂,什麼我都願意。」我邊動情地說邊把手慢慢地放到岳母的腹部,慢慢地擠壓起來,「媽,我壓的時候你吸氣,我松的時候,你放鬆。」

岳母在我慢慢的擠壓和放鬆下,有規律地配合著,她閉著眼,彷彿一尊女神,略顯蒼老而充滿丰韻,我的手偶然摸接近乳房的地方,或是伸進乳溝的入口入,她全身輕輕地一陣抽畜,同時我不時地再度刺激大腿根的淋巴結,讓她反映更大,呼吸急促而短暫,兩眼半睜半閉的有點兒迷離。

她的喉嚨不停地吸口水,嘴唇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變得乾燥。

岳母已經變成乾柴,而且對我防備之心也大減。

我知道她性需要肯定上來了,但心理需要可能一點都沒有,所以得強制執行了,此時要不上,估計以後不可能有機會了。我狠狠地一咬牙,心意已決。

我的一隻手停在她心臟的位置上,慢慢地摩,她可能感覺我好像是要摩平她的心跳,實際的結果是讓她心跳更加快,另一隻手已經慢慢地移到小腹的下面,感覺到了毛毛的麻沙。

我兩手不停地撫摸了一陣,一隻手悄悄地解開睡衣的帶子,我心裡面鼓鼓地跳,衣帶一解,就等於不能猶豫了,一定要上了這個老女人!我的眼睛因充血而發紅,像即將撕殺的勇士。

解完衣帶後,我的手完全摸上了她的陰毛部位並慢慢地揉摸和下移

另一隻手已經摸上了乳房,她的胸脯急劇地跳動著。

幾度又燒又滅的大火此時現次極度旺盛,岳母已經暫時失去了理智,性慾的狂潮也讓她呻吟起來,我一隻手不停地磨她,另一隻手脫了自己的衣服和褲子,雞巴呼啦一下彈了出來,青筋暴漲!

我用手輕輕地打開岳母的衣服,身體慢慢地靠近,雞巴對著她的大腿根處,看著她的臉,心臟要爆炸似地跳個不停,但我看到她誘人的胴體,眼裡噴火,毫不含糊地壓了下去。。。。

當雞巴碰到她陰唇的時候,岳母突然驚醒了,她驚恐萬狀,條件反射地要彈開我,但我已經壓下去,右手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脖子,左手抓住她要掀我雙手的中指和食指,往後搬壓在沙發的邊靠上,看著她紅通而驚恐的表情,眼裡充滿血絲,男人原始的野性頓時噴發。她下面早已經氾濫成災,我雞巴很輕鬆地就穿了進去。

哇,老女人的穴好緊,雖然水淫淫的,但好久沒有被男人干了,加上緊張,所以收縮得很緊,夾得我差點忍不住要噴,我急忙兩腿一併往下一用力,全身都壓住了岳母,此時她還沒有反映過來,除了手,身體居然沒有動!

「啊。。。。。你。。。。。。你幹。。。。什麼!。。。」

突然,我還沒有開始動作,她已經反應過來,拚命地扭動身體,兩腳劇烈地彈起來,我死死地抱住她,把她的乳房壓得平平的,兩隻腳狠狠地頂住下面,看著她驚惶失措的表情,我把屁股猛抬了一下,然後重重地再度突然壓下去,「漬———–」的一聲,我們都能聽到她下體被我穿透的聲音。

「你放開我!。。。。。畜牲!!」她低吼著,烈女就是烈女,任下體淫水橫流,氣度不改,「我要。。。。殺了你!。。。。啊。。。。。」她的聲音被我再一次猛穿中窒息下去。

「媽,我要你。。。。我就要你。。。」

我死死地勾住她的脖子,不讓她頭部活動,強姦女人如果能看他們的表情,那是最刺激的事情,我嘴巴吻了上去,貼著她的臉,看著她的眼睛,屁股快速地抬起來再壓下去,猛烈而迅速地抽動雞巴,她的眼神變了,那失神的眼睛和開始凌亂的頭髮讓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像一匹野巴,瘋狂地在她的肉體上馳騁,彷彿那裡就是我生命中最寬闊最富饒的草原。每一次都重重地撞擊她的子宮內處,感受她失頻的心跳,看著她失神的眼,驚慌無度的表情,我愈發猛烈,根本不管她的死活,狠狠的做。

女人天生就是讓男人征服的!

女人天生就是要讓男人幹的!

我再度湊下臉去,對著她的臉發瘋地吻了起來,她扭動著想掙脫我,但沒起作用,頭已經被我用手勾住,另一隻手已經被我抓住,腳也因為我剛才猛烈的衝擊而癱了下來。

我狂吻著她的臉,然後是嘴、眼睛、鼻子,耳朵。。。。然後在她的脖子上用牙齒猛啃,此時的我失去了理智,我只知道我就是寧願死了也要推殘她!乾透她!征服她!我眼世界裡只有肉體,女人和性!

我仍然不改姿勢,屁股狠狠地衝著她幹,雖然因為恐慌而沒有再分泌,她的陰道因為先前的水沒有干,濕潤恰到適處,紮起來緊巴巴的,由於緊張,她的陰道口在每一次雞巴進攻時劇烈地收縮著,緊緊地扣住我

要不是我在瘋狂之中,早洩了十次八次了,人生第一次經歷如此刺激的做愛,而且是和自己的岳母亂倫,我魂魄都亂了,全身都在發抖!

岳母也在發抖,不過她是因為驚恐,因為她最信任,最喜愛的女婿在壓著她,狂妄地幹著她久未逢雨而快乾涸的淫穴!

她的頭髮已經在我強烈的穿插和狂亂的吻中凌亂無章,粉紅的睡衣還在身上,隨著我的抽動,像古戰場飄揚的旌旗,表情痛苦,扭曲著臉啊啊的呻吟不絕於耳。

那不是快感,那是被強暴的莫名的恐懼和傷痛!

這樣淫穢絕頂的鏡頭讓我感到性慾無比的滿足

無比的高漲,無比的斑瀾。。。。。

看著岳母反抗力衰弱下來,我放鬆了手,撐起身子,快速抽插著她的穴道,現在我可以看到她的乳房了,那剛才被我壓得貶貶的乳房又挺了,一抖一抖地似乎在數著我進入的次數。

岳母此刻也緩過來,又要掀我,我見狀立即又壓了下去:「媽,媽。。。我要你!我要和你猛烈地做愛!!」我狠狠地地把屁股再次挺下去,感受那「漬—-」的進入聲和被陰道突然扣緊的感覺,緊張激烈地全身揮汗如雨。

岳母張著嘴,正要說話,我嘴急忙壓了下去,讓她窒息下來,然後又是一陣沒完沒了的狂抽,我才放開她的嘴:「媽。。。。你。。。。讓我干。。。。吧,我受不了,我。。。要洩了。」

在岳母粗獷的呼吸中,她的雙腿因為陰部的疼痛而收曲起來,陰部縮得更緊了,扣得我雞巴進去容易,出來感覺到阻力特別地大,像是要留住我一樣,而岳母也因為傷心和疼痛而流出了眼淚,這活血生腥的一幕讓我實在受不了啦。。。啊。。。。

「突———–」雞巴突然一震動,「突突—–」再震動

精液像三峽洩洪一樣,狂噴而出。

「啊。。。不。。。行!。。。」岳母條件反向似地拚命要推開我,嚎叫著狂亂顫抖起來,我一陣陣快感在這樣的衝擊下,更加狂熱,死死地抱住她,任憑精液在她的陰道裡肆虐,哪怕沖毀了重慶、淹沒了武漢、吞唑了南京、甚至抹去了上海。。。。。

許久許久,我感覺到噴了好久,我從來沒有在一次操逼中,洩得這麼久,一股一股地,直衝出去,彷彿要抽盡我的精血。

岳母精神錯亂地被我壓在下面,好久我才慢慢地爬起來,感覺到好累,腰好酸啊,雖然開著空調,但汗水還沒有干,也不知道流了多少。

而看到岳母乳房靜靜地挺在那裡,雙腿大大地張開著,因劇痛而不能及時併攏,陰唇已經看得清清楚楚,像兩瓣肥肥的花,陰蒂象粒小小的玉米豎在那裡,陰毛已經乾燥了,陰道紅潤潤的

她一陣抽畜,裡面乳白色的精液突地冒了出來,順著陰溝流到粉紅的睡衣上。再抽畜,又一股精液溢出,流下來,岳母象緩過氣來似的,慢慢地不停抽畜,低泣起來,淫穴猶如趵突泉,在他的低泣和抽畜中不停地噴出我剛才射進去的傑作,整一副淫穢的春宮入眼,關不住。。。。。。

我站在那裡,看呆了,真是一眼豐饒的間歇泉啊

亮潔晶晶的騷水,一股一股。。。。

雞巴因為噴得太多,早軟了下來。

怎麼辦?清醒後的我慌了。

全身十冒冷汗,如從油爐跌入冰宮,天堂掉地地獄,恐懼和無從冷酷地襲上心頭。

想到我如花似玉的老婆,想到岳母平時待我勝如親子,我突然臉如死灰。

怎麼辦?我看著慢慢清醒和恢復的岳母,嚇在那裡呆住了。

「媽啊。。。。。」我嚎了一聲,頓時暈倒在地板上,當然是假裝的。

岳母一下子被我這個反應驚住了,忘了她此時寬衣解帶,望了她淫水在流,突然滑到地板上抱起我的上身,慌亂地喊起來:「文兒!文兒!你怎麼啦,你醒醒啊,醒醒啊。。。。。」聲音充滿恐慌和哭腔。

岳母混亂之中好像想起了什麼,忙用手指掐住我的鼻子下面。就在岳母不斷變化的反應中,我心裡想到岳母對我平時的態度和此時的表現,我心裡動情了,她對我那麼好,而我卻老想打她的主意,並真地強姦了她,她可是視貞潔如生命的女人啊,以後怎麼辦?怎麼辦啊?

我越想越動情,情不自禁。在她掐我的上頜時,一下,兩下,我突然轉醒過來,「媽啊。。。媽媽。。。」我放聲痛苦,這時的感情是真的,哭也是真的,越想她的好,我越傷心,還真地哭得天花亂墜。「我不是人。。。。。。。我畜生哪,我這是做了什麼啊。。。。。。。。。。」

我揮起手,看著岳母流下的淚水心裡悔恨極了,猛然抽了自己幾個耳光,岳母一下子怔住了,沒反應過來,我的嘴角已經流出血來。

岳母忙抱住我的頭,貼在她的胸部,哭出聲來:「孩子。。。造虐啊。。。。」

我的臉貼在她的乳房上,有種說不出的舒服感,剛才幹她的時候也是胸貼,但那時只顧著感覺嘴巴、雞巴和眼晴去了,沒顧著胸。現在才感覺到岳母的胸軟軟的,但很充實,乳頭象粒葡萄頂在我的臉上,真地很享受。那裡可是我老婆和小姨子幼時的搖籃啊,一陣暖流衝上來,溫暖了我,讓我慢慢地不再感覺冷汗的冰涼和冷酷。

但我不敢享受,而是繼續哭著:「媽。。。媽。。。。。我錯了。。。。我該死啊。。。啊。。。」我站起來,就要衝向牆壁

岳母見了,忙站起來拉住我:「啊。。。孩子。。。你不能啊。。。你讓我什麼向雨兒交待啊。。。」

我順勢在她拉扯之下,和她一起倒在沙發上,她抓著我的手,在我的順帶之下,把我壓在沙發上。我的目光呆滯著,語無倫次。

岳母急了:「孩子,孩子。。。你不要想不開啊,是媽不好,媽不好。。。不該穿得那樣讓你受到誘惑。。。。你是男人啊。。。。」

我呆了好久,好久,岳母也呆了好久好久,好像忘了她自己衣還沒扣我還在被她赤裸著壓在身下,貞烈之女遇上此等事,可能也嚇得蒙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岳母好像看到了什麼,「刷」地全身在顫粟中被刷紅,手忙腳亂地從我身上爬起,才急忙取來褲子幫我套上去。

我裝著呆在那裡,心裡不禁覺得又傳奇又好笑,看著天花板,我發現岳母看到我那軟軟的雞巴,忽然有種什麼樣的眼神一閃而過,臉居然微紅了一下。

我忽然冷不丁冒出了一句:「我要是陽痿就好了。」

「陽。。。痿。。。」岳母驚了一下,可能是想到我和雨兒還沒有小孩,可能想到了女兒的幸福,居然脫口而出,「孩子,你不會吧。。。。」然後像是自言自語地說了句,拐了,說不定這樣的刺激可能真會讓他陽痿的。

然後她居然嚇得拉開我的褲子,手掏進去,摸了摸我的雞巴,我嚇了一跳,不知道她要幹什麼,幸好岳母摸了摸,說了聲不會吧。然後伸手抱住我:「孩子。。。不會吧。。。。」看我沒應,她搖了搖我驚駭地喊了起來:「孩子。。。孩子。。。你叫媽啊,叫聲媽啊。。。。」

幸好剛才洩得多,雞巴沒硬起來,我顫動著叫了聲:「媽。。。。」然後掙脫她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