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四、肉體的迭宏起伏堅定了我征服的慾念

很快學校期末考試了榚榖槄榾,我老婆和其它縣市的學校交換監考要出去三天,這天剛好星期天嘌嘀嘁嘈,本想找越飛開車出去玩的,但越飛因警務昨天出差去廣州了塴塹塾墐,芸姐也要上班。一般的情況下,越飛出差的時候漉滭澈漚,芸姐就要調班整天上班,越飛回來後就休假。這天剛好是玲玲過生日慬愻慪慛,於是我和岳母就帶著玲玲開車去了市郊的萬源湖玩。

萬源湖是我市最好的風景區,湖邊是山和森林,湖裡的水源眾多,大都是溪流,源源不絕,因此得名萬源湖。

我開著重慶長安,玲玲坐我邊上,可能是我長得挺陽光的而又容易相處的緣故,成一家人後玲玲和我的關係特別好,對我感覺特別親切,一路上不停地我問這問哪,我也挺開心,逗著她樂,岳母看著我們,也很開心,可能他覺得我這個女婿很隨和博學多知,又懂得生活吧。

玲玲十六歲了,長得特象蘇有朋演的《依天屠龍記》裡的小昭,我平時也稱她為小昭,這樣號久了居然也喊開了。小丫頭十六歲,長得卻水靈靈,又嬌又媚,穿著粉紅色的襯衫,淺綠色的休閒褲,紅色的學生皮鞋,一束馬尾如瀑,胸剛剛發育,直挺挺的,不大。

我邊逗著她笑,邊體味著她的氣息,不時瞟瞟她炫目的麗影,慢慢地不由淫想,這妞兒要能上手,准別有一番風情。不過我知道不能亂來,而且得從長計議,哪怕是三年五年後。要弄得先弄後面那位,雖然多年老井,但已經證明在性本能方面容易剌激的,且源頭仍豐,然後,然後。。。我想起了柔柔細細的芸。

我把車停在湖邊的停車場上,就和岳母帶著玲玲划船,燒烤,踩溪水,玩得不亦樂乎。玲玲玲瓏的身材和嬌麗的面容不時吸引著我的目光,而我卻裝著天真得毫無邪念,岳母則老成地看著我們玩。我也不時注意著她,本能地產生起幻想來,要能在這裡刺激她一下也不錯,想著想著,雞巴悄悄地硬了起來。

到了十點多鐘,夏天的太陽辣了起來。

玲玲怕曬,吵著要去林裡面玩。

我靈機一動,就答應了,岳母自然哄著孫女。

進了林裡,我為了照顧岳母,走在最後,岳母年紀畢竟有點兒大了,走路不像我們那樣又快又穩,而且林裡刺多,東躲西閃的,岳母不時搖搖欲墜,我則不時扶住她,幾次都碰到了她的胸和腰,她不經意的激靈讓我感到快意。

雖然年紀大了,但她的臉皮沒有皺紋,也沒有斑痕,真是徐娘雖老,風韻更濃啊,所以看起來仍然很舒服,特別那種一驚一乍的表情,如果沒有玲玲,說不定我真地會把她壓在森林裡,赤光光地操得她熬熬亂叫。

玲玲看我們太慢,一個勁地催,岳母見了,告訴我說:「文兒,我體力不行,就在這等你們吧,你和玲玲去,當心點,別讓她胡來啊。明天考試呢。」

我有點捨不得,但仍然很爽快地應了聲,就衝了上去:「小昭,我看你往哪跑,看我楊逍不活捉了你!」玲玲樂得哈哈大笑

岳母聽到我的話,也笑了:「唉,還那樣頑皮。」然後大聲說:「我在山下等你們,你們注意安全啊。」

我追著玲玲往山上跑,林裡本來比較潮濕,山路也沒什麼人走,所以特別滑,沒想到要爬山,所以我穿著皮鞋,走得很踉蹌,玲玲轉過身來看衝著我指手劃腳:「楊左使~~,你輕功不錯啊,學起凌波微步來啦。。。。哈哈。」弄得我哭笑不是。

玲玲也高興得太早了,笑得東倒西歪的,一不留神腳下一滑倒了下來,我臉一下子發白,看著她整個人直往前撲,臉上充滿驚恐之色,我顧不了那麼多,趕緊往上衝了幾步,接住她,順便側著往邊上草叢裡一倒,屁股著實撞了一下。

玲玲壓在我身上,驚恐未定地看著我,我們的臉貼得很近,她可以看到我疼得變樣的臉,我可以感受到她呼出的氣息和少女淡淡的幽香,若近若遠地飄進我的鼻子裡,讓我慢慢地有點幻迷。

她的胸貼在我的胸上,結實的小乳房頂著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她雙手撐在我肩上,小女孩身高一米六一,下身正頂著我的雞巴上,雖然我沒有挺,她仍然能感覺到那裡是一根鼓鼓的肉棒,因為貼得很緊。

這樣的場面讓我雞巴慢慢地變硬起來,我忙若無其事地推開她的雙肩讓她起來:「小昭你嚇死楊逍了,沒摔著吧。」

玲玲臉一下子紅了,那種女人羞澀的紅,垂下頭說,沒呢,叔叔,你傷哪了。

「叔叔沒事,咱們繼續爬呀。」我爽朗地笑了。

小姑娘也笑了,但笑得有點不大自然,我心裡一漾:「山上哪門派的,竟敢使鬼計暗算我明教教主,明教光明左使楊逍來也!」

轉過頭看著小丫頭被我突然逗得花枝亂顫的樣子,那結實的粉紅胸脯歡快地蹦噠著,我心裡忍不住感慨,好美的風光,勝過了勝過了腳下勝景的萬源歸湖,眾綠聚水。

想著剛才的那一瞬間,雞巴一鬆,我下身濕了。

玲玲不在我老婆和岳母的學校,而是在實驗中學,中午我們回到市裡,在實驗中學附近找了個酒店,要了間包房,玲玲的幾個同學也來了。其實玲玲今天也吃得多了,女孩子又怕肥,她的同學也是,大家在包房裡吃了蛋糕鬧了一會就去學校了,明天要期末考試了呢。

想到期末考試,我想到過兩天都回來了,家裡人一多,我可能就沒有機會了,這幾天一定要把岳母搞下來。

看著滿桌的菜,還有那瓶只喝了一半的葡萄酒,我忽然來了靈感,笑著對岳母說:「媽,這丫頭不吃,咱們自己吃,一天來了,您也沒吃什麼東西。」

岳母說:「嗯,文兒,咱們自己吃,晚上回去就不弄飯了。」

吃著吃著我藉口方便出去了一會,去櫃檯買了粒藥,這酒店我來過幾回,市裡幾個貪官玩小姐的時候,就在櫃檯買藥,我早知道了,只是秘而不宣而已。我把藥粒掰了一小塊下來,其餘的放進袋子裡。

進了包廂,坐在岳母邊上的椅子上,我倒了一杯酒給自己,然後倒了小半杯趁岳母不注意把藥放了進去,遞到岳母面前:「媽媽,來,今天玲玲生日,剛才您沒得喝,我警你一杯,您不能喝酒,就喝這麼點吧。」

岳母滴酒不沾的,但剛才我的話讓她不好拒絕,而且也只有小半杯,還是紅酒,她幾乎沒有猶豫,就喝了下去。

「媽,您不知道,喝點葡萄酒可以美容呢,您都五十幾歲了,還保養這麼好,再喝點酒,更有用了。」我甜甜的嘴吧讓岳母臉一下子紅霞瀲艷起來,「呵呵,你真會逗媽開心。」

我連喝了兩杯,岳母見了:「少喝點啊,別醉了。」

「沒事,媽,玲玲生日嘛,咱們家相處得這麼無間,我開心著哪。」我滿眼誠摯地看著岳母,「媽,都是您教得好,娶了雨,我感到好幸福,我一生一世,都會對她好,對您好,還有對芸姐他們好。」

岳母知道我有點酒量,就是平時不喝,在家裡只和越飛喝。所以她知道我沒醉,說的話是真誠的,可能是音樂人容易感動吧,她地抹了一下眼睛,藥已經開始起作用,她紅著臉說:「文兒,你是個好孩子,小雨和你在一起,我放心了。這一生啊,我沒有什麼遺憾了。」

我看著她濕濕的眼,關心地輕輕說:「媽,您怎麼了。」

她伸出手來摸我的臉:「沒事,媽高興哪。」

我心裡一熱,看著她因為發熱而臉紅的嫵媚,雞巴早起挺得翹翹的。任她在臉上輕輕地摸,我很冷靜,剛才我藥只放了一點,就是不能太刺激她,否則會讓她看破,而又不能在包廂裡胡來。但又要讓她有點感覺,不然回不方便引誘她的感覺。

我們在裡面說了一會母子親情,我看到她有點不大自然地扭動著雙腳,大腿根處不停地輕輕磨擦,在她胸脯起伏漸大的時候,我倒了杯水給她:「媽,您真地喝不得酒啊,才那麼點就臉紅了,不過真地很好看,來,喝口水吧。」岳母接過水,彷彿清醒了不少,把水喝了下去,臉上還是止不住散發出的熱氣。

我趁機喊小姐結帳,然後就登上了重慶長安。

「文兒,你喝了酒,慢點開。」

我慢慢地開著車,不時看著坐在邊上的老美人,平靜了不少,但胸脯的起伏仍然感覺得到。我想不能送她回去,於是說:「媽,這幾天芸姐他們不在家,雨也出去了,我一個人住挺空的,您就住我那去吧,方便些。」

因為經常住我們那,岳母不假思索就答應了。那藥用得特少,作用不久就散了,進屋後,我感覺到岳母神情已經完全恢復,但她臉上的微熱仍然欲去還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