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三、老女人在我的按摩中春情撩亂

我找來雲南白藥,噴在岳母受傷的部位,輕輕地按摩起來,我左手拿著她的手腕,右手沾上藥水,慢慢地上下搓摩,偶爾用勁快速地捏一會,這時岳母會嗯嗯地呻吟幾聲,我知道那是痛的,但他手上有點熱,估計有藥力的作用,也有感覺的因素。

按到大腿的時候,我兩隻手同時沾藥搓,然後像做拉麵一樣的雙手各按大腿的一邊快速地搓揉起來,不時猛抖幾下,岳母疼得嗯啊嗯啊地不時吟叫

每當這樣我就問,媽,受得了不?

岳母臉紅紅地喘著氣,輕輕地說:沒事,你那樣按藥才滲進去。然後又輕輕地呻吟,讓我聽起來神魂欲散,眼圈發熱。

我發覺她從我幫她擦身子的時候就不時注意我的表情和下體,我早就會想到這點,謝天謝地的是一米七八的越飛哥的大褲子,加上我的掩飾和洩了一次,雞巴的變樣總沒有讓她看出來,而我的表情不用說了,除了關切就是驚慌。

「媽,你忍著點,大腿烏了一大塊,我得幫你塗得久一些。」

我蹲著身子專注地搓摩著。

她眼睛似乎有點濕:「文兒。。。」

我忙打斷她:「媽,不要擔心啦,如果沒有緩解,我一會就帶你去醫院。」

我耐心地摩著,不時換方式和手勁,大腿本是女人比較敏感的部位,又塗了藥,所以容易發熱,我感覺到她沒傷的地方也慢慢地因為充血而發紅,她的左手不時地抓住床單,而傷的右手則輕微發抖。

我是蹲著的,所以不擔心她注意我下體,其實我雞巴早已經再度雄赳赳,夾在我的大腿深處,狂妄得不得了。我擦著擦著,感覺到岳母身體不時微微地扭動,她大腿根處的黑毛隱隱約約,好像粘住了似的,她的臉微昂,呼吸不順,感覺好像很疼一樣。

而我則微微地笑了,她的陰毛是被她陰部流出的淫水和毛巾帶過去的精液返潮後弄的,女人的本性被我再度撩亂,她真是一條老母狗,原來在生理上征服一個女人,那樣容易。

想到岳母被我弄得居然老而懷春,我下體一陣抽畜,洩了。

當晚我就睡在沙發上,沒有回家,第二天早上越飛和芸姐回來的時候,我還沒醒,岳母則已經醒了,躺在床上。芸姐看到岳母的樣子,聞到刺激的藥味,驚叫了一聲:「媽,你什麼了?」

越飛聞聲也走了進去,關切地問:「媽什麼了?」

兩人的驚叫把我吵醒,我正好聽到岳母說話。

「昨天洗完澡後我去洗衣服,哪知道摔了。」媽傷心地說,「多虧了一文,昨天幫我塗藥弄了好久,還去藥店買藥給我吃。」

岳母居然不說實情,我心裡狂跳了一下,一陣暖流通過,知道那實情說出來不好見人,但岳母怕羞卻讓我感到莫名的興奮,莫名的神往。

「告訴你平時不要做,你非要做,你看看,你想嚇死我們啊。」那是芸姐的聲音。芸姐聲音很好聽呢,一種溫柔的嗔怒。我心頭一熱。

「你怎麼不給我們打電話呀。」越飛有點擔心地說。

看著女兒責備的表情,岳母笑笑說:「文兒準備給你們打電話的,我要他不要打了,一個辦案一個在醫院值晚班,不能耽誤的,何況有文兒在呢。」

確實,昨晚我準備打電話,岳母制止了,但那也是我希望她做的。

這時我擦著熏熏的眼爬起來,喊了聲:「越飛哥,姐。」

芸姐走過來,看我樣兒,哈哈笑起來:呀,看你平時還像個小伙子,什麼穿了越飛的衣服就像個小屁孩了哈哈。

我不好意思地訕笑著說,昨天和越飛哥打球,到你們家裡吃飯,沒衣服換,就拿越飛哥的穿了。芸笑起來很好看,我看了一眼臉就紅了,小姨子呢。芸姐平時老喜歡調侃我這個妹夫,沒法了,呵呵。

越飛走過來,問我藥呢,我幫媽擦藥去。

這時我已經發現,岳母穿了長褲,她自己慢慢穿上去的吧,想起昨天晚上,我心裡熱烘烘的。

我忙說:「哥,還是我來吧,你累了一通霄,雖然說你是J.c,人也不是鐵打的,你還是休息會吧。」

芸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了藥,幫岳母塗上了:「還是我來吧,你們這些男人,哪會做這些事。」

越飛哥聽了,衝我扮個鬼臉,坐了下去。我轉過去看到芸姐正蹲著幫岳母搓摩手臂,由於穿著短衣,腰上頓時走了光,好白的皮膚啊,膩膩的,椎骨略現,腰很細,胸卻不小,一搖一搖的的屁股圓圓的,一束黑色的巴尾落在背上,身材比我老婆還要中看,我老婆是屬於豐滿型的,而芸姐是屬於苗條型的,我真有點兒羨慕越飛哥了,這樣的女人操起來很有骨感。

芸姐正摩著,哪知道岳母嗯啊了幾聲,埋怨說;「你還護師呢,我痛死了。」

芸姐看著岳母冒出汗珠的額頭,一下子慌了:「媽。。。媽,你怎麼了?」

「丫頭,你要我死啊。」媽氣喘吁吁地說。

這時越飛已經過去,拿過藥瓶,說:「芸兒,還是我來吧。」

說著就摩了上去,輕輕的,岳母舒服了一些:「嗯,不錯,真不知道你這個丫頭什麼當護師的,連個大老粗都不如。」

說得芸兒臉紅了,芸姐不像我老婆隔那樣開朗,她是個性格內向的女子,漫柔可親,所以沒吱聲,輕輕地說了聲「我去做早餐」,然後就去廚房了。

「媽,好些了媽?」越飛邊摩邊說,「不適應要告訴我呀。」

「嗯,不錯,只是你那雙大手太粗糙了,有點肉麻又不敢笑」岳母說著居然紅了。

越飛也沒注意到,只是笑笑:「媽,咱干J.c的,天天練散打,不粗才怪。」

我看了,忽然計上心來,走過去:「哥,還是我來吧,你那手感象毛毛蟲樣的。嘻嘻。」

越飛衝我揮了拳頭:「你丫小子。。。。」笑呵呵地走開

芸姐在廚房裡也笑了:「哈哈,毛毛蟲,拐了,以後你摸我我光想想也會肉麻了。一文你這混蛋小子怎麼盡用些恐怖的詞兒來形容啊!」

我聽了心中一陣酥麻,狗麼的,越飛的那大毛毛蟲大毛毛卵蛋不是經常撈嗎?

我手已經在滿屋的笑聲中,握上了岳母的手腕,另一隻手已經輕輕地摸索了上去,偶然用點力氣搖兩下。笑母的手微微發熱,此時正聽到芸姐的話,也笑了,臉紅紅的。

按到大腿的時候,我發覺岳母已經微閉著眼,香氣輕吁。我的手在大腿上有節奏地動作,不時刺激一下接近大腿根處的地方,岳母就會有反應,那就是輕輕地發抖,我知道她會注意到我,我也是專心地一表正經

其實我知道不能胡來,越飛和芸姐都是專業人物,容易覺察的,我慢慢地來,久了岳母扭會扭身子,而我發覺她褲檔部位似乎有點潤潤的,昨天的淫水和精液還殘留在陰毛裡呢,我想。

這樣岳母養傷期間,我幾乎天天去幫她按摩塗藥,有時我老婆也會裝模作樣地幫下忙,但她一個嬌嬌的小女,根本做不了那些,只是親情和母愛的因素表示一下而已了。每一次我按摩,也都是一本正經的,但我盡可能變著手法,不時刺激一些敏感部位,讓岳母產生一些異樣的感覺而又不至於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