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二、初試岳母方知老嫗原有情慾

岳母在房裡翻了一會,拿了什麼東西,又開門走了出來,我看著她走過的背背影,手裡拿著一張臉膜,原來是忘了拿做面膜的了,呵呵。她急急的腳步和豐實的背,顯得非常地美而性感,搞音樂的,就是不一樣。

正當我品味的時候,忽然聽到「啊——–」的一聲從衛生間的方向傳來,接著是實物落地的聲音「膨」了一下,我趕快走過去,看到岳母躺在地下,腳在衛生間裡,身體在門外,浴巾已經脫落。

我眼裡呆了,那是一幅怎樣的景狀啊!

岳母仰躺著,兩腳半張著抬起,左手臂撐著地板,右手放在脖子下面,浴巾散在地下,水水的奶子挺著,黑黑的奶頭象熟透的葡萄,略鼓的小腹下一攝黑色的亂毛,呈倒三角地一覽無遺,就是看不到陰部。

她臉色痛苦而驚惶,整個姿勢像是等待雞巴插入的樣子,全身發抖,一時風情浪艷,滑稽而美麗,刺激而迷人,男人的原始慾望在此怎能不被撩亂!

我雞猛然昂挺,撐得寬寬的長短褲鼓了起來。

雖然春宮迷人,但我沒有絲毫停頓,吃驚地喊了聲「媽—-」,然後走近她,把浴巾翻過來蓋上去,由於手忙腳亂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奶奶頭,我一手抖了一下,心裡一漾,眼裡直冒光。

但我腦瓜子理智不亂,何況母婿間的感情深厚,我想要把她拉起來,她嗯嗯地嘴裡哼了起來,好不容易喘過氣來:「別。。。別拉,疼死我了。。。。啊。。。。」

我連忙住手。怎麼辦呢,我心裡一閃,計上心來,佯作驚慌地說:「媽,媽,你怎麼樣了?別嚇我啊。」我聲音帶著哭腔,真他媽的我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有表演的天份,不過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不然我再什麼也表現不出來。

岳母突然笑了,不過因為疼痛而笑得很勉強:「傻。。。孩子,媽沒事。。。。。。你把媽抱。。。。抱。。。到房裡去。媽躺。。。。一會就好了。」

我聽了,伸出手來到他背後,輕輕地把她抱起來,岳母不太重,估計一百一左右吧,她受了傷,我不能太用力,於是輕輕地做每一個動作,左手在她脖子下面,右手在他大腿上,軟軟地把她抬起來,感覺好像是在抬一板豆腐,軟彈彈的非常舒服。

她手右手好像傷了,只用身體的力量盡可能靠近我的胸部,全身幾乎沒有使勁,我可以感覺到她軟綿綿的身體,柔柔軟軟的,她的右乳房正好半貼著我,而我的左手從她左腋下抱著她,也剛好把她左乳房的上半部握住,我看著她的臉,不知什麼時候有點紅了,剛才還是蒼白的呢。

她眼睛水水的,看著我驚慌的表情,微微笑了,像是感激,又像是安慰我的驚慌。我感覺到她認為我出自對母愛真誠的情感,在做這一切,所以我盡可能把她抱高點,不讓她碰我的褲檔下面,否則她的感覺就不一樣,我的感覺也會變,心計也就落空了。

我抱著她慢慢地走著,生怕一不小心把她給碰痛了,岳母的身體剛洗過,有點滑,浴巾不知什麼時候滑脫了,她的奶子和陰毛又顯山露水,讓我一覽無遺,而我只瞟了一眼,就沒再看。

岳母的臉被這一幕羞染,紅得越來越深,心跳也加快了,咚咚地直撞我的胸膛,我能用胸部和左手感覺到她心跳的變化,其實我也是有心理準備的,而且努力控制自己,所以看不出什麼異樣,除了手心在冒汗。

我把她抱進房裡,因為浴巾是濕的,而且也有點髒,我慢慢地讓她坐在床上,順手取掉了浴巾。對她說,媽我去取毛巾來給你

她沒做聲,坐在床上沒動,看著她扭曲的打抖,可能是太痛了吧,她居然沒有想到要去掩蓋她赤裸裸的身體。不過她身上全是水。我拿毛巾給她,她說:「文兒,你幫媽。。。擦擦吧。。。」

我猶豫起來,心裡一陣狂燥,我來?

岳母可能感覺到了我的「尬尷」,歎了歎氣說:「媽現在全身都疼,摔重了,不能動。沒關係的,你幫媽來吧。」

我假裝著戰戰競競的擦了起來,但我知道,岳母是個傳統而貞潔的女子,不能讓她看出我的非分之心來得太快,否則就沒戲了,也不能太慢,不然時間久了,她就是不注意我也會露出馬腳。

我從她的臉上擦起,輕輕地。擦到鼻子的時候,我略略捏了一下,到嘴巴的時候,我稍稍壓了一下,到眼睛的時候,慢慢停了一下,到耳朵的時候,在耳朵裡輕輕地掏,然後在耳垂上柔柔地磨了一會。這些敏感部位的刺激讓岳母剛才平靜的臉立即發熱起來,我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變得急促,但她在努力控制。

我從小在武校習武直到初中畢業,對穴位和手勁有一定的瞭解,而且在和我老婆調情的時候,試驗過不少,總能讓我老婆慾望如潰,沒想到這就用上了,而且居然是用在岳母身上。

頭部擦完後我幫岳母擦脖子,手掌在脖子上隔著毛巾張開,像沒點力氣一樣地卡在岳母的脖子上,慢慢地轉,她的呼吸急仲而粗獷起來,我連忙控制住我的手不讓發抖。我是站著的,能看到她全身的反應,我的成就感慢慢地襲來,心裡也得意起來,女人啊女人,才開始呢,就露了,本能慢慢地顯露。

我慢慢地往下擦,擦到鎖骨的時候,稍稍用了點力,岳母嗯了一聲

我忙問:「媽,什麼了?」

「沒什麼。」岳母很快恢復平靜,衝我笑了笑。

於是我慢慢地擦到乳房,加上點力邊擠邊拖,她的奶奶白白的,青青的血管可以清楚地看到,這時我才發覺她的乳房還是有點兒垂,但不明顯,真地想不到那是五十多歲老婦的奶子啊,如果不是想到自己的計劃和恩愛的老婆,我早就壓上去,把她給狂熱地摧殘掉!

擦過乳頭的時候,手指旋了一下,我能明顯地感覺到岳母張了嘴,差點喊出來。於是我立即把毛巾下移,幫她擦腹部,我知道不能刺激得過份,點到即止,不然就會出現異外情況。

在腹部我用力擦了兩下,然後轉到背上,使勁地拖擦,沒想到她的背那樣光滑,肉肉的,在我的擠壓下,彈性豐滿,我還以為是一層老皮,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臉,我還真以為是位二十幾歲的姑娘。

岳母全身都微微發紅,額頭上也出了細細的汗,有種莫名的嬌羞,我看到她的本能被我誘出,有一種征服的快感傳到雞巴上,我連忙轉過去,走到她背後,射了。岳母微閉著眼,沒有發現,我趕緊趁機將毛巾伸進褲子裡,把精液擦乾淨。

這時我已經站在她背後,她的奶子和肚子再次讓我放心地看個清楚,那兩個鼓鼓的東西隨著呼吸上下揉動著,好像在誘惑我,讓剛噴過的我居然仍舊熱血噴漲,我連忙轉移視線,把毛巾粘了精液的那面往裡對折了一下,幫她擦手,我還真怕管不住,而且也怕時間久了引起懷疑,於是快速而輕巧地擦完了手和腳,我才發現她右邊大腿和右手受了傷,尤其是大腿外側,烏了一大塊,估計摔得不輕。

我沒有擦她的下身,而是把毛巾給了她,她用左手自己擦,我則取了吹風幫她吹頭,我天,她居然把毛巾翻了過來擦下身,媽呀,那裡粘著我的精液啊,我終於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跳,急劇加快起來,身子立刻退開一尺,怕岳母聽到我的心臟跳動的聲音。

吹乾後,我轉過去幫她取衣服,我打開衣櫃的時候,看到了折得整整齊齊的內褲和胸衣,估計有十幾套,大都是白色的,只有兩套黑的。

這時岳母說話了:「文兒,小衣服就不要了,你取件睡衣吧。」

於是我幫她拿了一件薄薄的米黃色的睡衣,幫她穿上,然後扶著她慢慢地躺下,臉上故作緊張,她看著我的表情,好像很感動又好像是很滿意地說:「兒子,不要擔心,媽沒事的,你找藥來幫媽擦一下,右邊手腳有點痛,其它的部位都沒事。」

果然如此,可能剛開始摔的時候很疼,所以全身都感覺痛,而動彈不得,現在恢復了才知道真正摔疼的是右邊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