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

十二、哪裡是性福的盡頭,侄女子在我的穿插中快樂的哭泣

冬去春來,又是一年之春末,百花盛開,萬象榮昌。

我一個人開著豐田花冠去省城開會,我爸爸去年冬末去逝了,姐姐和姐夫在省城工作,把媽媽也接了過去。會議時間太緊張,期間還考查了幾個單位,加上討論每天都忙到三更半夜,會議結束是星期六早上,完了我等不及去看望媽媽和姐姐。

我一進屋,正碰上姐夫出門,帥氣的姐夫摑了我一個拳頭:「當了個狗屁大的官就了不起啦,也不來看看姐夫。」

我沖姐夫笑了笑,姐夫對我姐和我都特好,我因此對他感覺也不錯:「姐夫你還真不是知道,狗屁大的官最不自由,趕明兒我當市長了,想什麼閒就什麼閒。」

姐夫指著我哈哈笑了一會說:「得了,貧性不改,我上午有個會談,一會就回來,等我啊,咱們哥倆今天好好聊聊。」

這時姐姐從裡面喊了起來:「楊濤你們在嚷什麼啊,快讓平兒進來,媽等不及看了哪。」

我連忙進去,媽媽已經站在客廳的過道上看我了,我進去抱了抱媽媽,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媽媽,我來看您來了。」

自從父親逝世後,母親越來越蒼老了,讓我傷感不已。

這時姐姐走過來,把我緊緊地抱住了,在我臉上左右親了一下:「想死姐姐了,怎麼不帶雨兒過來啊。」

「雨兒上班呢,暑假再過來。」

這時我才仔細觀察姐姐,姐姐一米六三的身材,穿著淺藍色的睡衣,秀氣的瓜子臉,長長的馬尾發,早上起來沒穿內衣,但鼓鼓的胸一點都沒有下沉。我想起了小時候爬上姐姐的身體上高潮洩不出水的情景,臉不由紅了。

姐姐看我這樣子,關心地問:「什麼啊,發燒了?」伸手就來摸我額頭,讓我好感動。

我覺得我真有點兒禽獸不如。其實我覺得和自己家裡人亂倫是非常不道德和惡心的,雖然我喜歡看情色MM。我感受著姐姐對我的疼愛,我發誓一生都不會和去想和姐姐亂倫。

我在姐姐家裡和她們聊了很久,從從前聊到現在,一家人又哭又笑的。

忽然我手機響了起來,我一看,是越飛。

我接通了:「哥,你好啊。」

「你在省城吧。」越飛說,聽起來好像有事。

我忙說是啊什麼事啊,聽你口氣那麼急。

那邊傳來芸的聲音:「哎呀你個愣頭青,你讓我來,你那打電話的口氣象出警,職業病,一文不緊張死了才怪呢,你沒事盡嚇唬他幹嘛。」

沒事我就放心了,芸對我真好,我感動地想著。

這時芸已經接過電話了:「啊。。。文弟啊,我是姐姐呢,你去了你姐那裡沒呀。。。哦。。。呵呵。。。我也想她了,代我向她和伯母問好啊。。。。呵呵。」

我忙問:「姐啊,找我什麼事啊。」

「沒什麼大事,別聽你姐夫那口氣,整一個愣頭青呢。」芸的聲音真地很好聽,溫柔而且體貼,「玲玲也在省城呢。。。嗯。。。。沒有,她參加奧賽選拔賽呢,今天完了,明天下午她們學校要選拔學生參加全省英語競賽。。。。對對,要她明天上午一定要回到家。她沒買到火車票,你姐夫說你今天準備回來,你捎她一塊回來啦,那丫頭癲著呢,別讓她搭公汽。」

我連聲應了下來,本來今天還想停一天的呢,但想著玲玲的事大,還是決定走。姐姐囑咐了良久,才讓我走。我驅車去了省大附中,接到了玲玲,衝她扮了個鬼臉:「小昭教主,我今天來接你回波斯總壇任職去。」

玲玲咯咯地笑起來了:「楊左使,聽令,上車。哈哈。。。。」

一路驅車,開始我還沒想什麼,後來忽然想到了上次我操玲玲她媽的情景,看了看玲玲,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睡了,剛剛發育飽滿的胸脯均勻地起伏著,小昭一樣的臉,讓人充滿無限的憐愛。

當天下著細雨,高速路上車速不快,我可以不用太緊張地開車,想了一些家庭的亂事,不知道什麼時候玲玲,我可愛的小昭也會臣臥在我的跨卵下。

開著開著,忽然前面黑壓壓的一片車,我連忙減速,完了,估計阻了。

玲玲也被剎車的慣性搖醒了,惺惺地問了問:「叔叔,什麼了。」

「沒事哪,小昭教主。」我沒忘了逗她開心,隨手下了車,「阻車了,楊逍自告奮勇,前去打探打探,小昭教主稍安勿噪。」

玲玲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呵呵,叔叔你好帥,好可愛。」

說完,臉居然紅了,我心頭一熱,已經走了出去。

一會我回來坐上車。

「楊左使,出什麼事了?」玲玲調皮地問。

「屬下左使報告小昭教主,前面蹋方,正在報警清理,估計半夜通車。」我反鎖上門窗,不忘調皮,「為了防止五大門派襲擊,我已經做安全措施。」玲玲哈哈哈地笑個不停,笑得花枝亂顫,胸脯的抖動更加迷人,我一時看呆了,心裡不,由讚歎到:「好美啊,真的好美。」

「放心吧沒事,通車後三個小時我們就可以到家,煩教主在車上好好休息,不要擔誤明天就職典禮。」我模仿著電視劇裡的聲音和表情,一本正經地說:「待屬下打開 DVD,一解教主之悶。」車上有影視,我一打開,放了一碟,原來是《我的野蠻女友》。

玲玲幽幽地對我說:「叔叔,你真好。」

我給她個鬼臉,就把椅子往後一靠,半躺了下去。

「叔叔,你為什麼喜歡這片子啊?」玲玲可能覺得悶吧,想找人說話。

我歎了歎氣,臉上充滿幸福:「你小姨很像裡面的全智賢。」

玲玲感動地說:「你待小姨真好,雖然你有時很壞。」

我心裡一驚,似乎感覺她有所指,但我裝著平淡無奇。

忽然電話響了起來,我打開一看,是雨兒,接通了:「雨兒,是我,我和玲玲現在在高速路省市三線估計兩百公里處。」

「我在姐這邊呢,大家都在家裡。你們什麼時候可以到啊。」芸在那邊問,邊上還聽到岳母他們說話的聲音。

「這邊塌方了,路段管理處的說要夜裡一點多才通車,通車了我們就回來。」我停了停說,「你們放心吧,我們現在在車上睡一會,不會影響開車和明天小昭同志受閱的,哈哈。」

玲玲在邊上也咯咯笑了,搶過電話:「小姨,我們好好的,放心吧,我會好好管理我屬下的楊左使的。叔叔說你是全智賢呢。」

老婆在那邊聽了,罵了聲他那烏鴉嘴。

電話就被岳母搶過去了,玲玲一個個和他們講了話後才掛下。

我們在車裡睡了不知道多久,醒來天慢慢地黑了,看玲玲只穿了一件單衣,我把車子暖氣開了,換了個碟子《神話》,慢慢地欣賞起來。這時玲玲也醒了,揉了一下眼睛,「喲,天快黑了。」

我們在車上看著碟子,玲玲看著看著,不知道什麼什麼已經慢慢地向我這邊靠近,雖然中間隔著檔位器。她還是慢慢地靠到了我的肩上,微閉著眼。我看著她,好像睡著了,胸膛有節奏地慢慢起伏著,臉因為暖氣的泡染,而變得像桃子一樣的桃紅。雙手放在細細的退上,瑩瑩有光。我才發覺小丫頭穿著粉紅色的襯衫,淺綠色的長褲,大紅的女生皮鞋。

她的靠椅已經向後翻,我扶著她想讓她躺在椅子上,那樣會舒服些,扶了她我才知道她根本沒有睡,她震了一下,沒有動,幽幽地說:「叔叔,我就要靠你。。。」呼吸變得有些急促。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沒有拒絕,我想小丫頭可能是想到那次我操他媽媽了,也可能是和我關係特別好,產生一種信賴的依靠。但我回想下午她說我好壞的情景,我忽然覺得今天說不定是個上手的好機會。

想著想著,我開始有點心煩意亂,但沒敢有越禮行為,她還是個小孩呢。何況我不知道她什麼想的,雖然有了上次,還有那次在森林裡,我還是不能胡亂造次,真地玩大了就完了,好幾個家庭都得完蛋。

但看著玲玲的胸脯起伏越來越大,那挺挺的胸部好像在勾引我,向我示威。我開始動搖,小心笨掘地伸出手去,但在空中停住了,呆了剎那,無耐地順著伸過去把影視的聲音調大一下,沖淡我的不安和噪動,順帶把車前鏡的蔗陽布拉了下來,這樣,外面對車裡面已經沒有一個地方能夠看到了。

玲玲低低地嗯了一聲,靠得我更緊了。雙手也慢慢地勾住我的手臂,我心裡一陣狂噪,這是什麼意義?雖然我們很親密,但從來沒有這樣過。

我忽然想到了什麼,於是決定不採取下一步的動作,我想如果這小野味想要嘗腥,她會主動的,這樣征服她就更容易了,而且不會出什麼事,如果我主動,把握不到她的心理想法,即使上了,可能還真有麻煩。

看我沒有什麼動作,玲玲的手慢慢地從我的手臂上滑下來,停在我的大腿處,不經意地一點,一點,隨著時間的流逝和影視的音樂聲,移向我的跨部。我那東西已經生硬起來。還好剛才提了一下褲子,內褲包得緊緊的,所以沒有脹起來,但那狗卵雞巴就不舒服了,關在裡面無法動彈,真是難受。

我把玲玲的手拉開,玲玲掙脫我,忽然挨著我坐了過來,大膽地抱住我的脖子,辣辣地看著我,臉上燒紅得像鋼廠的熱爐,小女孩的皮膚太好了,紅紅的有點半透明的感覺,她的胸已經貼在我的胸上,挺挺的,讓我的感覺好實在。

玲玲在我驚訝之中看著我,確實我也意料不到,小姑娘居然如此大膽和熱烈,玲玲的眼淚忽然流了下來,她哭著喊道:「叔叔,我愛你!。。。我愛你。。。」然後的鬆手,暈了過去。

我連忙抱住她,我知道這是小姑娘情竇初開,太激動了的緣故。我沒有絲毫驚慌,而是細細地看著她的臉,伸手出去摸了摸,然後輕輕地,輕輕地吻了上去,她沒有反應,臉因為緊張而早已變得冰涼,我吻著她的嘴,舌頭在她的牙齒上來回拖動,然後吸了吸她的鼻尖,輕輕地聞到她的耳垂。手已經慢慢地隔著衣服撫摸她的胸脯,她感受少女心跳的聲音。

玩狎了一會,我伸出手進去,真實地感受她的乳房,我的手碰到乳房的時候,一陣狂亂的激靈,那是一對怎樣的乳房啊,原來玲玲居然沒在穿胸罩,而是穿了背心!挺挺的,結結實實的,沒有一點軟蹋的感覺,乳頭也因為玲玲剛才的激動,像一粒未孰的葡萄,你捏捏還軟了下去又彈硬起來。

乳房不大,像座小山丘一樣,盈盈一握,我摸得心都快碎了,抗議了很久的雞巴再也忍不住,「漬。。。。」地狂噴了出來,完了心還狂跳不止。玲玲已經在我的狎玩之下,慢慢地轉醒,我知道小姑娘害羞,所以沒有說話,而是不停地摸弄她的乳房,她沒有反抗,很順從地抱著我的胸部,感受到我噴了還在挺挺的雞巴頂在她的後腰上,她臉一下子發熱,緋紅如春之朝霞。

小丫頭的轉醒讓我狂喜不已,我像是拿破倫征服歐洲一樣的在心裡呼喚起來:「啊!上帝,我成功了!」不過拿破侖征服的是世界,我征服的是女人,但我覺得我總比拿皇帝成功,同是男人,因為我權力的慾望不是很大,所以征服欲方面的表現我是女人,他是世界,但是他卻在阿爾卑斯山遭遇了滑鐵爐,而我卻成功地征服了全肉質的雙乳峰,而且不需要跑到遙遠的貴州貞豐縣,去爬那些風造的石頭乳峰。。。。

我享受了狂喜的感覺過後,慢慢地平靜了一些,親了親小姑娘的臉,壞壞地笑著說:「小昭,屬下到後面的長椅下服侍教主如何?」緊張的玲玲被我死性不改的玩笑逗樂了,忍不住咯咯笑了幾聲,白而復紅的臉說不出的可愛的嬌氣,輕輕地嗯了一聲,靠在我胸部任由我作為,心咚咚直跳,像是戰鼓催勵。

我觀察了門窗後和擋陽布的勾子確定沒有問題後,把影視的聲音再調大一些,然後抱著嬌小的姑娘到後排的長椅上,把前排的坐椅豎起來。影視微弱的光線照過來,後面有一種清晰而又朦朧的視線。

我抱著小丫頭靠在長椅上,輕輕地吻著她的耳垂,敏感地帶的異性刺激使她的呼吸一下子變得急促起來。我順勢親上了她的香唇,舌頭伸了進去,享受小姑娘初涉世情的嘴唇。手已經慢慢地解開她的衣服,她開始有點緊張地守著扣子,但在我強制執行和親密接觸的剌激下,那種抵抗成為一種代表緊張和害臊的擺設。

上衣解了後,我解開她的褲帶,她緊緊地握著我的手,真不知道是制止我還是支持我,讓我忍不住血脈噴張,噴過的雞巴死死地頂在她的屁股上,讓眼前這只即將被我受用的未涉性河的小野雞狂顫不止。

我感覺她死死地抓著我的手,於是決定不急著解她的褲子,引導她的手在我的跨下磨了幾個來回,每次碰上我的雞巴,玲玲都忍不住嗚地嗯啊一聲,我的雞巴也因此響應,不自主地顫兩下。然後我拿玲玲的手去解我的褲子,我的嘴已經吻到了她的脖子,順著就要吻到背心上。

她顫悚著解開我的褲子,在我的帶動下,把褲子退了下去,我兩腳幾下折騰,褲子就落到了車板上。我已經吻上了玲玲的乳房,小丫頭咯一下,居然翻了白眼,又暈了過去。

我確定小丫頭肯定是處女,不然不會有這樣的大的反應。心裡不禁樂得癲狂戰悚起來,雖然老婆處子之身給了我,但那只是例公行事,這回則是可以按我的意願,翻天覆地地弄,而且經過了那麼些事和情色MM論壇的歷練,我經驗已經積累了不少。

我不管玲玲這隻小野雞兒的暈炫,把她的衣褲全脫了下來,只留一件粉白色的三角短褲。她的玉乳已經完全閃現在我眼前,雖然光線朦朧,但清晰可見,那細細的血管因充血而發紅。她的小腹平平的,綿綿地起伏著。

三角短褲很小,真地很小,小得連我都不好形容,剛好包起那個突起的小丘包,我摸了一下,結結實實的,毛沙沙的,我感覺小姑娘的陰毛肯定不少,不然哪會那麼沙。她的腿細而修長,全身嫩嫩的沒有一絲班點和皺摺。玲玲在學校有三大專長,舞蹈、英語、羽毛球,我想這與她的身材也有一定的關係吧。

我埋下頭去,親吻她的乳房,一隻手狎住另一隻,上下左右磨狎起來,她的奶奶頭越來越硬,刺激之下,小姑娘再度幽幽轉醒。我這時已經脫光了自己,昂首挺胸的雞巴在玲玲面前宣示著今夜的雷雨,車外江南梅雨,細細瀝瀝,沒有一個人走出車來,都在車裡靜靜地候著,當然不知道有幾個人能像我這樣的消魂。

玲玲看著我的雞巴,臉一臊,轉了過去,我抓住小姑姑的長髮,她和她媽一樣,也是黑長髮,讓我感覺很高潔的女子。拉著她的臉轉過來,雞巴在她的臉上磨撐,磨得她一陣陣觸電似的抽畜。

「小昭,幫我親親它好嗎?」我忽然調皮起來,「以後它就是你哥哥了。」

煽情的話讓玲玲難為情,臉更紅了,脖子也變得通紅,全身熱氣淋淋,散發出少女的陣陣的幽香,不注意還以為是空調的熱氣。看她沒應,我雞巴已經伸到了她的唇邊,這幾天住賓館天天幾個澡,所以很乾淨,看玲玲沒有什麼反觸現象,我便抓住她的下巴,雞巴在她的嘴邊磨了起來。

不一會,小丫頭居然接受了,慢慢地張嘴吞了進去,在我的誘導下吞吐起來,時而舔一下我的卵蛋,讓我狂淫不已。我看著跨下的姑娘,聖潔的小丫頭,心中的小昭,彷彿一切都在夢裡進行,美得不可勝收。

窗外下著雨,安安靜靜的,所有的車都只開了剎車燈,只有遠處偶而閃過的長燈讓我感覺到,蹋方處正在施工。

我想到了岳母,老婆,芸,不知道她們此刻在想什麼,不知道她們是否能想像得到,此刻,此刻,她們最愛的小女孩正在我的跨下,像她們一樣,成了我的淫奴。我想起了越飛哥,健壯聰明的 J.c,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會敏銳感應到,他的岳母,老婆曾經被我狂操,被我無恥地折磨,然後全部服服帖帖地共同在我的跨下,任我馳騁。

不知道他是不是能想像得到,她可愛的小女兒,從這個梅雨淫飛的夜晚開始,也會步她外婆和母親的後塵,像一支出水的芙蓉,在我今後的光輝歲月中譜寫她快樂的無恥和下流?特別是現在,我一會就要幫她破處,成為她聖潔沃土的第一個開墾者,然後永遠地種植下去,直到自己厭惡或老去。

暇想著越想越刺激,我終於忍不住,雞巴顫動了一下,鬆了,玲玲沒有反應過來,我的精液已經噴了出來,剛才才噴了一次,這次不多,玲玲果然不經世塵,她根本不知道我要噴了,等到覺察到的時候,已經全進了她的喉嚨,嗆得她忍不住咳了幾下,一臉羞澀地看著我,無比瑰魅撩情。

我從她的嘴裡抽出雞巴,知道可以慢慢地玩她的聖潔桃源了。

我蹲下去,伸手摸她的小丘包,不出所料,那裡已經濕淋淋的一片

我吻了吻她的乳房和嘴唇,然後吻吻她的耳垂。

吻了好久,我輕聲地呢喃說:「小昭,叔叔今天晚上就讓你變成女人。」

我可愛的小昭沒有吱聲,只是吟吟地扭動了一下身子。

我感覺她她下體忽然一熱,我知道她受不了了,性竇初開的小女孩就這樣,讓我正式開始了影響她今後的生活,讓她一生都刻骨銘心的破處歷程。

我雙手慢慢地退下她的三角褲,三角褲濕了一大片,上面粘了很多的聖水,隨著我退下來,在腿上留下了一線長長的水絲,晶瑩剔透。我把短褲放在前面的椅子上,對玲玲喃喃地說:「玲玲。。。叔叔愛你。讓叔叔玩你吧。。。」

玲玲輕輕地嗯了一聲。雙手緊緊地扣住了我的背,張著嘴急促地呼吸。

我手把她的雙腿打開。打開後我眼前一亮,兩眼看呆了,多美的一幅春光啊:濃濃密密的、黑烏烏的陰毛沾滿了純潔的聖水,胡亂地散在小丘上,兩片陰唇厚厚的,我手捏了捏,玲玲忍不住快感的衝擊噫了一聲,手抓得我痛得我直噓噓。

好一朵含苞怒放的花蕾,國色天香:她的陰唇比他媽的還厚,不寬但很長,靠近陰蒂地那頭還比較粗,陰道口那邊稍細一些,紅潤潤的,不像被男人日多了的女人那樣烏黑烏黑的,陰蒂因充血而鼓鼓的,像一顆小小的珍珠,看得我一陣陣淫靡癲狂的發抖:雙龍戲珠穴啊,真是富饒之地!何況她才不到十七歲啊,人生能遇此奇觀,不枉了,我想,此刻死去,心也無悔。

我戰悚著吻了上去,吸著唇瓣兒,啃著珠兒,玲玲終於忍不住說話了:「叔叔。。。。你殺了我吧。。。我要死了。。。」全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香汗淫淫,不知道女人快活的時候為什麼都會想到死

我才懶管那麼多呢,打開那兩片肥肉,裡面的景狀讓我血脈狂張,一陣衝擊直入大腦,控制不住全身的痙孌,蹦地坐在地上,口水淺了出來,澆在玲玲的腹部和小丘上,比她剛才的淫水更加晶瑩。玲玲也隨著在椅子上彈了一下,才抖著靠在那裡。

這一幕更加讓我刺激,只感覺鼻樑深處一酸,隨即伴著微痛熱了一下,一股鮮血從鼻孔流了出來,讓我暈頭轉向。我原以為被刺激而流鼻血只不過是是周星馳在電影中無厘頭的搞笑而已,沒想到原來這樣有這樣真實的應驗,看著玲玲原始的穴道,我全身都感覺在飄。。。。

那是一種怎樣的美啊,一條潤潤的地道直入深處,一道半透明的薄薄的圓門稍稍地開啟,閃閃發光的水緩緩地從那裡溢出,那就是處女膜,好薄啊好薄,我想也許一不小心就會弄破。我忙用手往鼻子上胡擦一把,拿起手機往裡照,留下了一個永恆的珍貴的鏡頭,以後再也不會有了,除了我,沒有人再能夠親眼看得到,絕版啊!

借手機閃光燈嚓中的光線,我仔細端詳了好久,才輕輕地用手去碰一下,玲玲「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叔叔,我要死了。。。。你的乖女兒要死了。。。。」叫我全身發麻。

我知道再不來不行了,而且我雞巴在前所未有的場面刺激下,已經受不了,再不來可能都要爆炸了。我把玲玲放平在椅子上,兩隻腳斜過來放到地下。我慢慢地壓上去,勾住小姑娘的脖子,我要看她被我破瓜痛苦而快樂的表情!我要看她一生中最勾人魂魄的一個表情!我要記住她一生中唯一一次宣言人生轉刑的絢爛表情!

我吻了吻她雞巴硬硬地找到入口,這時玲玲突然喊了起來:「不要啊。。。不要。。。」我丫拷,小丫頭清醒過來了,箭在弦上,勢如破竹!我毫不含糊地穿了下去,重重地穿了下去!

一聲如破竹的「吐」聲伴著少女淒瀝的痛喊聲同時發出,充滿血的血管瞬間破裂,熱滾滾的陰精熱血象從高壓泵出來一樣,重重地灼燒著我和玲玲的下體,火辣辣地感覺瞬間沖透全身,我連忙用手摀住玲玲的嘴,讓她的聲音變成了長長的,撕裂的嗚泣。。。。

破了!我驚喜若狂,破了!我破了一個少女的貞潔之身,那是她的未來丈夫應該享受而無法享受的快感!那是她未來老公應該看到而無法看到的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那是她一生中只有一個男人才能享受到的血色浪漫的瞬間!猶如流星閃破長空,我暈炫了,那真是人生的巔峰時刻,猶如秦始皇君臨天下、征服六國、一統江湖的感受。。。。。

壓在玲玲的身上喘著粗氣,好累,全身汗水淋淋,玲玲也是香汗如流,我從來沒有感覺這麼累,哪怕是同時操了家裡的三個女人,也沒有這麼累,我不知道是為什麼,今晚才一下,我就感覺到快要進入世界末日,但一種激盪淫情的快意充斥著我,讓我極力地支持下去。。。。

不知道過了好久,我才在玲玲張大的嘴巴呼出的熱氣中,慢慢緩和清醒過來,玲玲臉已經恢復紅潤,雙手漫柔地抱著我,我的下身仍然硬硬地穿在裡面感,車椅子上涎涎粘粘的,潮了一大片,我和玲玲的屁股和大腿上也沾了很多,我知道,那是陰陽之水和處女血的混合物,全世界最有營養的美食!

我忘情地享受著,肉棒在玲玲剛剛被我探過險的溶洞裡溫暖地包圍著,那是女人最豐碩的沃土,也是男人畢生奮頭的天堂,今天被我開荒了,那將從此將滋養一個或幾個男人的雞巴,甚至未來生命。。。。我就那麼失魂落魄的一下子,改變了一個女人的一生,改變了一個女性的身份。

我慢慢地動了一下,感覺裡面好熱,好緊。玲玲很享受地感受著我的孺動,可能是裡面淫水和血水太多的緣故,也可能是雞巴在裡面泡久了的緣故,還可能少女變女人而溫柔起來的緣故,剛才還是黃花女的玲玲適應了肉棒填充的感覺,並且有了快感。

我怕動作過大會讓車子搖動,所以慢慢地蠕動著,本來我喜歡狂操,但現在只能這樣,其實這樣也讓未經紅塵的玲玲在第一次剛剛破處中適應和容易來感覺,享受到真正的性交快感,享受到男人純厚的氣息,享受到雌雄交配的高潮。

我搖著,蠕著,慢慢地加大幅度,玲玲也慢慢地呻吟起來,她的呻吟是啊。。嗯噫。。。之聲,有點兒象岳母的聲音,但比岳母的多了一個音符。我改變方式,慢慢地進進出出,少女的陰道好緊啊,每一次進出都被吸得緊緊的,感覺精液要被擠出來一樣。

兩個人的身體絞纏在一起,兩個人的慾念混濁在一起,兩個人源源不絕的汗水匯流在一起!我忍不住咬住她的奶奶頭,吸張起來,雞巴慢慢地加快穿入的速度,但不敢用力,小女孩真是未經世面,高潮很快來臨,她忽然忍不住哭了起來,啊啊的哭聲在她的盡力克制下,依然清晰地傳了出來,哭得我神魂俱散!

在家裡,我最喜歡和岳母做愛,因為我喜歡她高潮時的哭泣!哭起來讓男人心神俱亂,神采飛揚,征服欲得到無限地滿足!沒想到玲玲竟然會更讓我動情,我簡不敢想像今後的性福生活!現在我才真正地體會到,女人最動人的時刻,不是嫵媚,不是裸體,而是高潮至頂的時刻,女人最動人的聲音,不是歌聲,不是笑聲,竟然也不是呻吟,而是高潮的時候,縱情的哭泣!

玲玲的哭聲比岳母的動聽,一來可能是小姑娘,二來岳母的哭是低泣,而玲玲的是縱情地放開著哭,是女人最真實最本色最撩情的聲音!我在玲玲風起雲湧之際,慟情地說:「玲玲,叔叔愛你,叔叔要找個沒人的地方,操得你高潮後放肆的自由哭泣!」

玲玲一聽,忍不住原始的野性瘋狂發作:「叔叔。。。我。。。想要你。。。幹得我快樂自由的哭泣。。。」然後從牙縫裡蹦出長長的一聲低嚎「啊。。。。」噴出一股又一股的滄浪之水,雙眼一翻,今夜第三度失魂落魄。

我也在玲玲射出的那一殺那,忍不住重重地用勁沖了兩下,我的雞巴就像聽到了衝鋒號的士兵,在車子劇烈的晃動之中,如錢塘漲潮一樣,潮水般地瘋狂衝刺,好像好撲得錢塘江大橋搖搖欲傾,我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多,沖了好久好久,還沒有沖完。。。。。

過了久好,玲玲幽幽轉醒過來,外面還在梅雨瀝瀝,看著我抱著她在我的懷裡,手裡摸著她的胸脯,衣服已經穿上。她忽然哭了,如梨花帶雨,溫存婉爾地說:「叔叔,你今晚過得開心嗎?」頓時風情萬種。

我一陣激漾,縱容地感動起來,玲玲對我可能是真實的情感,而我卻是赤裸裸的性慾追逐。我眼睛一下子濕起來,哽咽著說:「乖女兒,叔叔快樂,叔叔今生就是今晚最快樂。。。。。」然後在她臉上狂吻不止。

「叔叔,你把我短褲放哪了?」過了好久,玲玲才問我,「我感覺下面空空的沒穿上啊。」

「報告小昭教主,屬下剛才用短褲擦了你下面的血和我們的滄浪之水,短褲屬下一輩子收藏了。」再次襲來的征服感讓我下流地油氣起來,「你剛才流了好多好多的血哦。」

玲玲臉一熱,羞紅地吻了我一下,忽然衝我胸口就是一記粉拳,然後調皮洶洶地說:「大膽狂徒!竟敢大逆不道,竟然干了本教主,還干了本教主的媽媽!」

我嚇了一跳,旋而笑了,一隻手把玲玲的奶子捏得生生發痛,我深深地吻著她,另一隻手已經伸進我剛剛初墾過的沃土,真不知道哪裡是快感的邊際,性福的盡頭。。。。。

(尾聲)姦情再度被捉

冬去春來,轉眼已然初夏。

六月九號下午,一年一度高考結束的日子。

我和岳母、芸、雨兒在家裡翻雲覆雨。

正當肆無憚忌、淫穢不堪、醉生夢死、賤相俱生的時候,隨著重重的關門聲音,一個穿著粉紅襯衫、淺綠休閒褲、紅色學生皮鞋的少女婷婷屹立地在面我們面前。

她是玲玲。拿著一張貼著《m6mm.exe》標識的光盤。滿目驚愕、怒火萬丈地瞪著我們。

我們一下子全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