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夫妻生活紀實

看著妻子甘受兩個男人玩弄的嬌態,我狠狠地對她又是一陣猛頂,妻子豐滿的乳房,在我猛烈的進攻中大幅地前後劇烈晃動……

妻子後來告訴我她新的體驗:抽插過程中乳房大幅的晃動,就像有人在愛撫她一樣,會令她更刺激和衝動。

伴隨著我加劇的衝刺,龜頭傳來的射精感越來越難忍。

低頭看,我和她的性器周圍已是全濕,彼此的陰毛都粘成一縷縷的了,而她陰道口部更已泛起些粘滑的小泡沫。

我退出來,蹲到妻子床頭邊,不住愛撫妻子的臉蛋,推擁了一下小黃,示意他上去。

在妻子溫柔的呻吟聲中,小黃將嘴貼到妻子耳邊,一面舔,一面對妻子說什麼,妻子被刺激叫喚著不住點頭。

小黃的唇突然貼到妻子的唇上,妻子微微側起頭,似乎在抵制,又似乎在接受……

不一會,妻子臉部顯現出迷醉的神情,完全陷入激情的深吻之中,她「唔…喔…」地呻吟著……

性感的唇在小黃的蹂躪下輕微扭轉,白嫩的雙臂緊緊摟住了小黃的身體,高挺的雙乳緊緊貼在小黃胸前……

妻子後來告訴我,他高潮好幾次……

看到妻子主動對小黃有了親熱的舉動,一股熱血衝上腦門,我變的更粗更硬……

「行,我們一起來分享你的肉體。」

然後,我心甘情願地,將妻子的玉腿抬起,並請小黃盡情地蹂躪她。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在肉慾中瘋狂到極點。

小黃接著又上了床,將身子伏在妻子雪白的肉體上,在妻子分開的兩腿之間,只見他將手探到身下,用龜頭在陰縫處旋蹂了一下,然後扶穩陰莖向下一挺……

碩大的陽具合著那些黏液,非常容易地便沿著她潤滑無比的陰道口滑了進去……

「喔…」隨著妻子一聲叫喚,小黃再次進入妻子的身體。

小黃的性交動作還像原來那樣,動作不大但很有力。

妻子則隨著他的抽插,而把頭髮搖來搖去。

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性交漸漸進入如火如荼的忘我境界。

妻子的淫水除了把倆人的陰毛沾得濕透,還流到床上。

我轉到他們下身,將指頭探到小黃下面,愛撫妻子的會陰。

然後又退出一定距離,欣賞這激動人心、令人興奮不已的性交場景。

小黃一隻腿的膝蓋,把妻的一隻腿使勁的向邊上分開,他那緊繃而凸顯出來的的腿肌緊緊靠貼在妻子圓滑細膩的大腿外側……

男性女性的和諧之美,甚至可以從這兩根腿的力量和優美看的出來。

妻的兩腿已經分開到最大的程度,陰道口幾乎是直面的迎接著他快速和沉迫的插入,陰道邊緣的皮膚也因為腿的大張呈現出繃緊後的微藍的透明。

此時,小黃的陰莖次次都可以插入最深,已經沒有任何的阻隔。

只是他在抽插出一半的時候,就又回復並用力深深的插回腔道的底處,每一次陰莖在妻子那裡經過,都引起她的一陣緊縮或者可以說是一哆嗦。

「嫂子陰道最裡面有一隻肉唇一張一合的,是不是她的子宮口張開了……」

小黃頓了一下,向我匯報道。

妻子呻吟著,「是你…頂開我的花心了……」

嫂子夾得我好緊,我已經捅到底了…現在的陰道正緊緊地夾著我呢。

哎喲,真是舒服,裡面的肉更緊了…一圈一圈的。

他說著又一次深挺,和妻子嚴絲合縫地貼在一起,並停止了動作。

「嗯…羞死人了…不…要說…」妻子的聲音帶著哭腔,再細聽不是難受,而是含著攀到人間頂峰、即將飛翔起來的飄渺之氣。

小黃這時雙腿蹬得直直的,還伴隨著輕微的顫抖,相信是正在享受著妻高潮時陰戶抽搐而引發的一連串收縮。

不知是不是受到妻子陰戶抽搐引起的吸啜感刺激,他竟一起和她同時顫抖起來。

「啊…噢…」妻子叫喚得更厲害,手死死地抓著枕頭,整個身軀在扭動,清麗的臉上,洋溢著性快感的陶醉光澤……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當時鐘敲到六點的時候,小黃還在抱著妻子的屁股從後面一個勁地猛幹……

他抽送的力量用得很適中,每次插進我妻子陰道底深處的時候,都要很沉實的頓一下,然後臀部很勁的左右擰動一下……

好讓妻子陰道裡面,能更加的感受到他進入妻子身體活動,而膨脹到極處的陽物。

妻子趴在床靠背上,兩條腿軟軟地跪在床上,臉上的汗水將她秀美的頭髮打濕一片,如果不是我在下面的支撐,她根本都站不起來了。

噗…噗…噗…「細微的聲音從兩人下體發出。

妻子驚人的水份沿著大腿,源源不絕氾濫到身下的床單,最後不得已,讓我換到她那一邊,他們又擇地再戰。

小黃臀前後插探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一直殺到妻子體內的深處,把她捅得幾乎氣息全無。

好幾次都因動作的過甚,使陰莖滑脫到陰道外面,小黃只略略把腰一抬,就駕輕就熟的把陰莖重新送回妻子的陰道裡……

妻子的叫聲已經沒有任何內容了,只是隨著他深處的動作,從腹腔發出若有若無的喊叫:「哦…嗯…嗯…嗯…嗯…」聲,使我能覺到從妻子身上傳遞過來的小黃的抽動感。

「親愛的,你還行嗎?」我問。

妻子此時似乎已完全沉溺於情慾之中,臉上一付陶醉在做愛中的表情。

汗珠不斷從身上滲出,一顆顆凝結在她鼻頭,黏上了她的鬢髮。

她俯在我的胸前,眼睛失神地看著我,點點頭,擠出一絲笑意:「還行…只是…從來沒這麼刺激過…一股一股的,我…我又要丟了!」

突然,小黃猛然加快了速度,使得兩人的身體互相敲擊得「咚!咚!」作響。

妻子再也動彈不得,衝動地緊緊抱住小黃,牙關緊緊地咬著,但又不斷顫叩,嘴唇也幾乎給咬得流出血來……

只聽見她又一次地大喊:「我又…又…又來了!」然後便摟著身上的男人抖個不停。

就在妻子摟住小黃的一刻,剎那間,隨著小黃一次最猛烈的刺入後,妻子喊出了一聲嘶啞的叫聲……

小黃猛地停止抽送,下腹和妻的臀尖緊密的貼在一起死死頂住妻子不動。

我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是興奮還是舒悅,只是看見他臀部肌肉間隙性的放鬆和緊張,身軀微微抖動……

陰道外還露出一段留在外面陰莖的根部,底下突兀出來的尿管裡的波動甚至都可以隱約可見。

我知道…他正在我妻子溫暖的陰道裡射精!

高潮中,妻子一面無法自控地扭動身體,一面瞪大雙眼,看著小黃渾身發顫……

顯然,她知道插在自己體內的陽具正在射出精液,接著,兩人的身體緊密的貼在一起,不約而同開始痙攣抽搐……

妻子的身體原本是我熟悉的,但此刻卻讓我覺得很陌生,無法將心中純潔得近乎神化的她,與如此豐滿的肉體和膨脹的肉慾相連接起來。

稍後,小黃整個人便癱軟,伏在妻子身上,只是臀肌還不時的悸動著射精後的余顫,好像燦爛耀目的流星從夜空劃過之後殘留著一點暗淡的尾光。

妻子轉過身用手緊緊地抱著他寬闊的背,白白的小手在他黑慵的背上像兩朵盛開的馬蹄蓮

釋放後的小黃,他微微的起了一下身體,似乎在預告著妻子他身體即將從她身體裡的離去。

妻子身子微微搖晃了一下好像不情願的哼了一聲,兩隻腿仍然緊緊的抿著,並用手把他摟得更緊了些。

女人總是對侵入自己身體男人的離去生出一種莫名的眷戀,無論自己纏綿年久的丈夫,還是只見過一個多小時的陌生男子。

妻子顯然不太敢把這種心緒表露出來,而我更寧願相信是她身體受到徹底滿足而生發出的一種情緒。

小黃只是將陰莖多停留在裡面一會後,還是把壓騎在妻子身上另一邊的腿抬離起來。

他用手想分開妻子的雙腿,而妻子應該是使了些力,但腿卻紋絲未動,使小黃從她身體裡拔出連著膠套的陰莖感到點困難。

此時,小黃倒像一個體貼的丈夫,不再硬分,他一邊繼續和妻的臉靠貼在一接著吻,一邊用手探進自己身體和妻子身體的結合處用手指夾住膠套的圈箍處,慢慢的將腰向後退去。

妻子散亂的長髮有一大片蓋在了小黃的臉上,她幾次想趴下身子,都被小黃用一隻胳膊頂托著她的身體重新跪趴在那裡。

「剝!」鮮嫩的紅唇分開來了,小黃的身體一點點地從妻子的體內退出。

那截剛才威猛有力,熱燙激昂給妻子帶來無比激越的器官,也隨著主人身軀的離去,而從妻子依然滾熱的腔道裡,漸漸滑出來,但中間還拉出幾條細細長長的液體……

兩人表情是心滿意足,互相愛憐地望著對方。

小黃徹底地從妻子身體裡退出陽具,陰莖還維持著半硬的狀態,他站起來,用手夾著膠套的根部,小心的向衛生間走去。

我看到,套著小黃已經縮小了的、軟軟陰莖的安全套前端,汪滿乳白色精液……

等他撤退了以後,我看著一臉嬌態,才被別的男人操過的老婆,一種無名的衝動令我力量倍增。

我把妻子的身體拉到床邊,讓她伏在床邊,我發狠地撲到妻子身上,讓我昂首屹立的肉棒直插那濕透了的毛茸茸的洞穴。

對她又是一陣瘋狂蹂躪…此時,我感覺自己不是在做愛,而是瘋狂地報復、無情地踐踏自己的妻子,像是要把受到的損失奪回來……

我接著頻頻地抽送,妻子則不停的叫喚著,而且隨著我抽插的節奏越叫越響。

我受到叫床聲的激勵,更加用力地狂抽猛插。

妻子的叫聲開始顫抖,肉洞裡陰水越來越多。

使陰莖進出時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響。

這時,妻子突然主動向我獻吻,我當然也和她熱吻,就在這時,奇怪的事發生了……

我覺得妻子下面緊緊裹著我的地方,開始抽搐、震動……

初時是劇烈地顫動,後來卻轉變成腔壁波浪式地律動,而我的傢伙則被四周緊逼而熱燙的陰道腔肉包裹著,舒暢得無以復加。

我由驚奇變成興奮,由興奮又變成空前未有的享受,我和妻子都不必活動,只消緊緊互相擁抱……

由她那神奇的私處產生抽搐效果,就使得妻如癡如醉,高潮迭起,也使得我氣血激流。

我不禁暗暗想起,剛才小黃在妻子高潮中所說過的話。

小黃說妻最裡面是不是張開了,捅到頭的時候感覺好像有一隻肉唇一張一合的,裡面一圈一圈的夾得好緊,真是舒服。

我倆愈抱愈緊,撐得飽漲的陰道緊緊裹著火熱的陰莖溶匯為一體,一凹一凸,剛好互相吻合。

我感到她的陰道火一般熱,在燃燒的陰道中攪拌的陰莖頭部,也傳來陣陣輕微的搔癢。

我閉上眼,專注地體會這瘋狂性交的愉悅,同時努力向上挺動,用力使陰莖更深入地接觸她的最深處……

真要感謝造物主能創造出這麼奇妙的器官,帶給人類無窮的快樂和享受……

雖然我不禁有點妒忌剛才先於我,而從這具嬌軀的體會到這種奇妙那個陌生男人,但我明白:正是因為有了這個陌生的男子的加入才共同從妻的身體裡發掘出了如此的驚奇。

忽然,她喉嚨裡擠出了長長尖叫,「啊…啊…唉唉…」她的四肢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摟住我的身軀,底下的肉洞也像魚嘴般一懾一懾地吮吸我的陰莖。

我覺察到陰莖被一隻看不見的小手緊緊地握住,我知道她到了快樂極點。

真的忍不下去了!於是便用盡吃奶之力,再使勁狠狠地抽送十多下。

一個快樂的哆嗦,熱血全湧上大腦,打了一個冷顫,小腹升起一股暖意,直向下體衝去,這股熱氣從那個孔道噴湧而出,一股熱精終於噴薄而出,一股、一股向她的深處射去。

只覺得陰莖發出一陣陣抽搐,龜頭熾熱得像座火山,尖端開始噴發出火燙的岩漿。

我每挺動一下,它就射出一股,七股、八股,還是更多,肆無忌憚地在妻的肉體內發射了。

此刻妻子亦全身篩顫,床單被扯到胸前,小腿在發抖、陰戶在痙攣,把我射進去的精液盡情吸啜,照單全收。

我粗硬的大陽具深深地在她緊窄的陰道深處一跳一跳地跳動了十來次才安靜下來。

她緊縮身體,忘情呻喚,緊緊地摟住我,享受那一刻我的陰莖在她子宮口噴射精液時最高峰之樂趣……

我們終於一齊到達了性交的快活顛峰,微微顫慄著迎來一個又一個高潮。

當我們終於平靜下來,我發出了一聲呻吟,她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

我們虛脫一般地放鬆了身體,從未有過的快感,讓我們產生從未有過的疲憊。

我伏在她身上給她理著散亂的頭髮,身體壓著她豐滿柔軟的身子,她躺在我的身下,渾身上下柔若無骨。

激烈衝擊後的陰莖還牢牢地塞在她的體內,被她兩腿內側緊緊地夾住,龜頭仍然癢癢的,絲絲微微地傳來又熱又濕的舒暢感。

妻子現在是真實地失貞了。她那白嫩豐滿的、散發著成熟少婦所特有芬芳的胴體,就這樣當著我的面,毫無保留地獻給了一個陌生人。

一個陌生的男人用自己隨心所欲的姿勢和方法在這如花似玉的嬌軀上肆意發洩盡了自己的性慾。

這原本只屬於我的晶瑩的大腿、柔軟的腰肢、豐滿的乳房、美好的花蕊、嬌羞的喘息、動聽的呻吟,在剛過去的一個多小時裡卻成了一件分享品!

但是,我同時又感覺到了一種快樂,一種發自心底的快樂,甚至可以說這是我自從有性生活以來,最興奮最享受的一次。

其中的原因只有我自己明白,我知道,我已迷醉上了這種滋味。

妻子此刻才睜開眼睛溫情體貼問我:「老公,你累了嗎?就趴在我身上休息吧。」

整個3人做愛過程,妻子都害羞閉著眼睛,此刻她才睜開雙眼。

我搖搖頭,幫妻子理理凌亂的頭髮,輕輕愛撫她的乳房。

妻子忽閃著眼睛看著我,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我覺得他和你有點不一樣……」

我噓了一聲,連忙用手堵住妻子的嘴。

我擔心我們夫妻的評論小黃聽見,他會對此產生不好的感覺。

就這樣,我們靜止了許久,妻子只是溫柔地親著我的臉,我只是靜靜地插在她裡面,感受著她裡面的緊縮、蠕動與潤滑,細味領略著這極度高潮後美妙的感覺。

妻子把頭枕到我的邊,小聲說:「老公,剛才…我…我……」

我知道她的心理,她是怕我對她有什麼不好的看法。

我笑了笑,輕撫她的秀髮,說:「沒啥,在床上怎麼樣都無所謂,只要我們都覺得舒服就好。」

妻子緊緊地摟住我,說:「老公,你真好。」

我也摟住她,說:「我會永遠愛你的。」

隱隱地,我預感到:我們今後的性生活也許會多添幾分色彩吧。

小黃清洗完畢,我讓妻子先去清洗,妻子赤裸著豐滿的身體,當著我們的面走出去,進入衛生間。

後來,妻子告訴我,她把小黃吸吮過的乳頭,吻過的部位都認真清洗了一遍。

消魂的時刻,她需要這樣的吸吮和親吻,平靜以後,她認為必須除去那些痕跡……

因為,她是屬於老公的,不能接受別的男人在她身上留下什麼。

女性的心理從來都是這樣矛盾。

此刻已經是下午6點45分了,從進屋時候算起,我們3人玩了一個多小時。

妻子去清洗的時候,我問小黃:「感覺怎麼樣?你嫂子還可以吧?」

小黃點點頭說:嫂子雖然看上去沒有怎麼放開,可真做的時候卻非常合作,使得結合的感覺非常舒服。

可以說我是第一次遇上在性事上這樣合拍的對手,玩起來真舒服呀。

我點點頭,然後告訴小黃說,我們得先走,時間已經很晚了,妻子還要趕去參加婚禮。

小黃很理解地點點頭,說那趕快去吧,他今晚就住在這。

我和他慢慢地邊穿衣服邊聊天。

他說,他很喜歡和我們在一起的感覺……

我則逗他說,如果喜歡,歡迎隨時來電話找我們呀。

一會兒,妻子開門出來了,突然看到我們都已穿好衣服,只剩她一人一絲不掛,房間的燈又全打開了,讓她覺得不好意思,又想溜回浴室。

我過去摟著她,對她說:「不要緊嘛,親蜜的事情都發生了,就不要再躲了嘛。」

於是,我把她拉出浴室,推到小黃面前,對她說:「待會就要走了,再親熱一下吧……」

我走進浴室,整理一下儀容,收拾自己的東西,再走出來時,妻子已是衣裝整齊地在房間等我了,模樣還是那麼端莊秀麗,但臉上佈滿羞澀的紅暈。

看著我端莊文雅的妻子,誰會想到,就幾分鐘前,她還是個享受著性快感的蕩婦啊!

激情的後恢復平靜,妻子在小黃面前的害羞感似乎更是加重了。

離開的時候是我與小黃告辭的,妻子一句話沒說。

妻子後來說,她覺得很難為情,完全像是逃跑似的離開房間的。

妻子過後想想對我說,她對小黃覺得內疚,小黃對她很溫情體貼,走的時候一句話都沒留下,實在覺得有點對不起人家。

妻子總是那麼善良而富有人情味。

出門上車前,妻子冒出一句話:「我已經體驗過了,你說的就一次,以後別玩了好嗎?」

我心裡一緊,問妻子不覺得快樂嗎,妻子坦承說她在肉體上確實感覺挺好的,很興奮,很激動,有一種從沒有過的新鮮刺激的感覺。

但我這樣做太費時間和精力了,她怕影響家庭生活。

我安慰她這樣的事情不會太頻繁的,適當的時候我才安排,請她放心,然後問她以後還願不願意我這樣的安排。

妻子似是而非附和道:「以後再說吧。」

我知道,妻子忘不了這樣的快樂,但又不能過於鼓勵我這樣做,才如此敷衍我的。

妻子是好女人,怕我以後會沉湎於這樣的遊戲之中,玩得著了迷。

我問妻子,在即將玩3人遊戲、進房間的時候她緊張嗎?

妻子回答說她並不緊張,因為這樣的事情是我安排的,即使自己不樂意接受,但也不想叫我為此而生氣了。

當時是有一種豁出去的心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挺著。

事實證明,我怎麼可能叫自己心愛的妻子去上刀山下火海呢?她得到的只有快樂!

不過,我相信妻子的話是真的,因為信賴我,所以她不害怕什麼,僅僅是去做一件自己不樂意的事情罷了。

相比較之下,我覺得自己所受的情緒衝突與心理折磨要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