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夫妻生活紀實

回家途中一路無言,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妻子的忠心讓我感動不已,但她始終邁不出這步,又叫我茫然所失。

說我是一片苦心愛她,請她別有太多其他想法。

看我臉色陰沉,妻子口氣緩和地對我說:「我不喜歡軍人,而且,今晚也沒心情…給我一點時間來慢慢適應,好嗎?」

回到家兩人上床,我非常誠懇地向她遊說:一個富有現代精神的女性應該是一個既有冒險精神又能迎接挑戰的女人。

我真的想找男人與她玩,就找一個,我們一起玩3人遊戲,讓她能夠得到更多的快樂。

你都快30了,人生苦短,要趁年輕時去做內心底處最想做的事情,多找一個男人感覺一下多好,我真的想讓你嘗試一下別的男人,真的!

妻子說只要我經常陪伴她就夠了,她不想玩這些遊戲,怕我的感情上受到傷害。

我開導妻子說:這一切都是我願意的啊。

婚外性生活本身對婚姻就是一種補充,只要她不要愛上別人,感情屬於我,那麼婚外性生活越豐富多彩,我們的婚姻越會堅不可催。

妻子說:老公,我知道你是好心,只是,我真邁不出這步。

就好像你要我吃肥肉,我知道吃了對身體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壞處,但別強迫我了好嗎?

我繼續動員妻子:這種事就是你我之間的秘密,反正我們都已經是過來人了,只要不影響自己的婚姻家庭,性上可以稍微放縱一些又有什麼呢?

妻子仍然猶豫,她從來沒有與別的男人有過,要是真的要這樣玩,她還不知道怎麼辦?再說這樣做會不會太淫蕩了?

我說:從男女的生理差異上來講,只要注意衛生和避孕工作,一個成熟的女人是可以連續和好幾個男人發生性關係的,所以她絲毫不用擔心會受到傷害。

最重要的是,我們都喜歡性,也想探索性的神秘,我們之間的感情不會因此生變,只是多得些不同的感受,不是很好嗎?

看見妻子已經意動了,我又問:「如果北京的那個小伙子與我電話聯繫了,我們見他嗎?」

妻子沉默片刻答道:「你已經答應別人了,我也不想傷害對方,那就試試吧,但是只試一次就可以了吧…最要緊的是,你真的願意讓我去做這種事情嗎?」

妻子做事情總是那麼認真。

我說:「為什麼不呢?我是說真的,我想通了,既然幻想了那麼久,總要有個突破才有意思。」

次日,也就是11月8日。這天上午妻子上班,孩子去了外婆家,我繼續到新浪本市聊天室尋找朋友。

真希望北京的那網友與我聯繫,因為這天機會很好。

下午和晚餐孩子都有照看,給了我和妻子一個自由的空間。

不過,我中午有工作應酬,而妻子晚上還要去參加一個同事的婚禮,我和妻子呆在一起的時間僅有下午幾個小時罷了。

可能是我的要求太嚴格了吧,與網友談的不太投緣,臨近中午11點了,還沒有什麼結果。

有點洩氣,正打算關閉電腦到廚房做飯。

此時,一個叫「白領23」的網友與我打招呼,這網友很坦誠,說他是外省的,在家鄉的時候和自己的老婆也有過類似的經歷,希望能夠加入我們的生活。

我對他說自己和妻子在網上看了一些情色的東西,對兩男一女的性遊戲很感興趣,我愛自己的妻子,但也想讓她感受一下刺激。

道德觀念中,妻子是自己的最私有化的,特別是性,將本來最隱秘最私有的東西公開,是對自己也是對道德的挑戰……

人就是在不斷的挑戰中生存的…這也是刺激的來源。

人生苦短,想趁年輕時去做心底裡想做的事情,所以心裡特別能找一個男人和他一起來愛自己的妻子,但又不能隨便找,我生怕遇到粗俗的人,使妻子受到傷害。

這網友很理解我的處境,說他完全能配合的,而且也會充分尊重我的妻子。

交流中得知,他和自己的老婆也有過類似的經歷,還是我的老鄉,心裡又增加了幾分親切感。

我一再強調妻子沒有嘗試過,見面的話可能無功而返,希望他能夠和我一起做妻子的工作。

他坦白說,其實他有28歲了,只比妻子小兩歲,但看上去年輕,就在網名上把自己說成23。

我們互相交換了QQ號碼,他把照片發給了我。

正在這時,妻子下班回來,讓妻子看他的照片,妻子看後笑道,這人樣子有點憨厚,還有點像你呢。

問妻子願意見他嗎?妻子說行啊,你說見就見吧。

妻子回答的非常痛快,我反而有點不相信了,問怎麼那麼快就答應了啊,妻子說:「昨晚你生氣了,僅僅是沒有發作罷了,今天我不想讓你再不高興……」

二、初試遊戲

心中湧起一種感動:妻子真好…我立即把妻子同意見面的消息告訴了那網友,和他約好,等我應酬完後,大約下午3點左右見面,屆時我們電話聯繫。

應酬地點在郊區,飯後已經下午2點多,驅車返回的路上與網友通了個電話,請他在綠湖附近茶館找個包廂。

清淨一些的環境方便交流,有助於調節氣氛。

接著又給午睡中的妻子打電話,叫她起床了。

妻子在那邊似乎又有點不情願地說:「我還想睡嘛。」

我連聲哄道:「乖乖,別騙人家了,我們僅僅是先見個面,別的事情最後由你決定……」

進入宿舍大院,再給妻子打電話,妻子說她才穿衣服呢,收拾打扮一下就下來。

在車中在等待妻子下樓的20多分鐘裡,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籠罩著我。

想到妻子即將與網友見面,即將……

矛盾、忐忑、激動、哀傷令人心潮起伏,恍然如夢,希望妻子反悔,又希望妻子前去面對……

妻子終於來到車前…這天她穿著一件裁剪非常合身的深色風衣,敞開的風衣裡面套著藕黃色緊身毛衣,渾身上下流露著休閒的情調。

看得出,她並沒有刻意打扮,僅僅是梳理了頭髮,在嘴唇上塗了些口紅,和平時一樣,一點也不妖嬈艷麗,模樣清新自然大方。

妻子事後告訴我,她並沒有怎麼打扮自己,只是磨蹭著不想出門,但想到我費了那麼大功夫,她不想辜負我。

和往常不同,妻子這次坐到轎車的後排,讓她坐到我駕駛座旁邊她不願意,說想單獨清淨一下。

快到綠湖的時候,網友來電話,說他對綠湖不熟悉,茶館倒是有,但帶包廂的找不到。

他是外省人,我理解他的難處,告訴他我們快到了,等找到地方我與他電話聯繫。

拉著妻子,來到一家叫「聖地淘沙」的茶館,二樓就有包廂。

包廂很別緻典雅,屋裡色彩鮮艷的單人沙坑製作成手掌的摸樣,造型很新穎,溫馨的空間充滿寧靜。

妻子非常喜歡這個類似於兒童樂園的環境,她幾乎是歡呼著重重地靠進沙發裡,又圓又亮的眼睛興奮的閃爍,臉上泛出喜悅的紅暈。

天氣很暖和,妻子下車時沒有穿風衣,藕黃色的毛衣加上她身體優美起伏的線條,使小小的包廂更添加了春天般的氣息,也使我覺得我的妻子很性感,永遠都有一種魅力。

人生在世能夠享受到一個如此夠味道的妻子,我真有點幸福的感覺。

才把茶上好,網友就出現了。

招呼落座,大家海闊天空地閒聊。

這網友戴著副眼鏡,文雅而彬彬有禮,但略顯拘束謹慎。

他給我們談了他的個人經歷和家庭情況等,告訴我們他姓黃。

妻子後來告訴我,她比較欣賞小黃兩個地方,一是他不甘於穩定平淡的生活,敢於不斷地換職業,勇於挑戰自我……

二是在教育孩子方面,他希望孩子有個快樂的童年,這點和妻子過去的想法一樣,雖然孩子上學後是做不到的。

中途我藉故上衛生間離去,讓他們單獨交流,回來閒聊了會,妻子也去上衛生間。

我問小黃對妻子有沒有感覺,小黃說:「嫂子又漂亮又性感,我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你可真有福氣啊。」

他還告訴我,妻子確實很愛我,也比較保守,感歎說不知道是社會發展太快,還是她趕不上時代了。

她說她能體會到我對她的愛,但這種愛的境界,她覺得很困惑。

好不容易見面了,還不知道妻子真實的想法呢,我與小黃商量,等一下他找借口出去一下,讓我問問妻子的想法。

小黃離去後,我急切地問妻子交流情況如何、願不願意啊,妻子說她不知道,交談中覺得小黃還不錯。

她說,如果不涉及那方面問題,她覺得這樣的聊天很親切自然,一旦涉及到了,她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要是真進入那樣的環境,她不知道會怎樣……

我知道她內心的掙扎與不安:「你現在心裡很矛盾,是嗎?」

「嗯…」她點點頭,仍是低著頭。

你會矛盾,就代表你還是有渴望的。

就是因為你本身也想要,但又覺的這樣作不應該,所以才會有矛盾的感覺,你的不安,是來自社會的傳統規範,認為女人就是不該有婚姻外的刺激。

其實,你不要認為自己有吃虧的地方,要感覺自己在玩另一個男人,在享受就行了。

妻子仍然有點猶豫,畢竟我們以前從未做過這類事。

我知道,我的鼓勵給她了的決心,便抓緊機會繼續鼓勵她說:「性是一種需要,身體是你自己的,只要你願意嘗試,我也認可,有什麼不好呢?想通了就去做吧!只是為了歡樂而已,就試一次好嗎?」

妻子緊緊地握著我的手,看著我,凝視了良久,才點點頭道:「好吧,如果你真的要我去試,我就聽你的,就試一次吧……」

既然妻子已經同意,那接下來就可以把我的計劃實施了。

小黃返回後,我告訴他綠湖附近就有一家賓館,讓他去開房間。

他說沒帶身份證,我有點著急道:就是要用你的外地身份證才好開房間啊……

他說那他打車回去取……

與妻子手拉手漫步在綠湖邊沿,問妻子緊張嗎,妻子回答談不上緊張,只是心裡不是滋味……

就像過去媽媽叫我去認識男朋友,自己不情願,可大人是好心,又無法拒絕……

我握緊妻子的手鼓勵道:性是一種快樂,我們只要做好相關準備,讓3人性愛遊戲變得無害,你是可以盡情享受的。

呆會你要盡量放鬆自己,完全不必顧慮我會有什麼想法。

只要知道你是享受而不是在受折磨,那無論你和誰做我都不計較。

將車開到賓館停車場,妻子依舊靜靜地坐到後排。

與小黃電話聯繫,他告訴我們安排好了,在425房間。

突然,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給小黃打電話,讓他記得帶上安全工具。妻子聽了後在一邊突然冒出一句:「我覺得你這是在逼良為娼……」

一種酸楚湧上心頭,我說:其實,這件事是你我之間的事,也沒礙著別人,旁人也管不著。

我都不計較你還怕什麼?再說,和人家…一次兩次的,少不了你什麼,又給我們的生活添了一些情趣,不也是很有意思嗎?

妻子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緊隨我身後上樓,進入房間。

我看看表,5點過一點。

這是個標準間,房間不算大,中間兩張床足以讓屋子變的很擁擠…電視裡正播放著體育賽事。

小黃給我們倒茶後,坐著不動,可能他也不知道怎麼開始。

三人誰都知道將會發生什麼,誰又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萬事開頭難啊!

於是,我對妻子說:「女士優先,你先去洗澡好嗎?」

上樓時就與妻子商量好,讓小黃或她先洗澡,我們得有個人看自己隨身攜帶的挎包。

不是不相信小黃,而是面對陌生人,我們應該有所防備。

妻子穿帶整齊地進入衛生間。在她洗澡的時候,我把窗簾拉好。

這房間的窗簾與其他酒店的不太一樣,輕薄的淡黃色窗簾下面,只有一層白色紗巾作為底面,不像其他酒店的窗簾下層,都有一層厚重的黑色底面可以嚴嚴實實的遮光。

這樣也好,如果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玩起來就難有感官的刺激了。

我坦誠告訴小黃說我很緊張,獨特的心理感受此時難以言喻……

小黃寬慰我說第一次都是這樣的,有許多忐忑,等經歷過以後,這樣的感覺會逐步消失的。

沉默片刻,又和小黃商量:我洗澡的時候讓他見機行事,希望我洗澡出來的時候,能見到他的進展。

話雖這麼說,其實心裡生怕妻子受到什麼傷害……

小黃很能理解我此時的心情,說他不會傷害嫂子的,保證尊重她,請我放心。

我又特別交代小黃,呆會玩的時候讓他一定要找機會先進入妻子的身體。我這樣主要是怕妻子會翻悔,這樣做了,生米就做成了熟飯。

小黃平靜笑笑道:「其實誰先都一樣的,我不會計較這些。」能體會出來,小黃在這方面確實老道。

過了會,妻子的聲音從衛生間傳出來,讓我把被子鋪好。

我沒聽清,以為她叫我拉窗簾,隨口回答說我已經拉好了。

這預示著,妻子要出衛生間了。

我狂跳著在想像,如果妻子是穿著衣服出來,那麼玩的時候,是我脫她的衣服,還是讓小黃脫呢?

我給她脫,她心理上也許更好接受,但讓小黃脫,我在旁邊看,那感覺會更刺激……

衛生間一開,妻子從裡面跨了出來,逕直從過道走到房間裡面。

浴後的妻子臉蛋飛著紅暈,頭髮略顯散亂,但白嫩的肌膚則更顯光澤。

令我驚訝的是妻子身上居然沒有穿衣服,深黃色的浴巾裹著飽滿的身體,豐滿高聳的胸脯上面,雪白的膀子袒露著……

面積不大的浴巾無法遮全她的身體,浴衣下擺露出她穿拖鞋的腳和白嫩大腿的一部分,全身散發著一種成熟女性特有的性感和俏麗……

妻子此刻怎麼變得這樣開放啊,僅有的一層浴巾包裹身體,不是意味著可以很方便地把她剝光嗎?

但只是一瞬間,妻子折身回去又躲進衛生間,她抱怨我說:「你怎麼沒有給我鋪床呀?」我這才理會她的意思,連忙照辦。

我的想法沒錯,妻子那時確實是想方便我們。

後來她告訴我,她當天穿著一件由上身延及屁股下面的緊身內衣,脫起來很麻煩,反正都到這步了,與其讓我們費勁地給她脫衣裳,不如就這樣裹著浴巾出去還方便些……

到衛生間陪伴著妻子,再把她接出來,然後小心翼翼地讓她到緊靠牆壁的床上,等她裹著浴衣躺下後,連忙抽起被子給她蓋好。

小黃眼光從我妻子的身體上掠過,我從男人的角度體會,感覺到他的眼光並不很色。

他神態沉著地走向衛生間。這一刻,我體會到有所經歷的他的冷靜了。

坐到妻子身邊,很溫情地愛撫她的臉蛋,妻子似乎覺得冷,叫我把被子抱過來蓋到她身上。

她此刻似乎很討厭我,移到床裡側的最邊沿,很可憐地將身體縮朝一邊,像在躲避我……

看著妻子我想像著,或許,那刺激的時刻,在我進入衛生間瞬間,小黃就與妻子提前開始了。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赤身裸體地與另一個男人坦誠相見,也不知道一開始時要如何打破生澀的氣氛。

想著自己的妻子將要和另一個男子擁抱、親吻、愛撫,甚至交合,心中確實是百感交集。

緊張的心情,絕對不亞於妻子,與妻子一時無言。

我的意識有些模糊…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為心愛的人準備一個特別的禮物,想讓她對那個禮物非常喜歡、非常滿意。

我不擔心她會愛上這種瘋狂的刺激,我只擔心她會不會因對方不夠溫柔而受傷害。

如果結束後,她能告訴我她很喜歡,那我一定會非常高興。

如果結束後,她後悔來作這種嘗試,我相信我一定會比她更後悔,恨自己讓心愛的人受到傷害。

時間不久,小黃出來了,也是裹著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