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淫妻~旅行中的驚喜

兩個壯男走到茜涵身後,手伸到前面,隔著虐乳器挑逗那對變了形的美乳,輕輕的拉扯則可以讓茜涵叫喊出來。熟練的壯男用手指撥弄茜涵的乳尖,即使有虐乳器的存在,還在乳暈上戴著鎖乳環,但那早就充血的飽滿乳尖還是傳來了陣陣歡愉的波紋,而且顯然又變得充盈了一些。

壯男從身後玩弄茜涵乳尖的行為,在鏡頭前面顯得尤為顯眼。過不了多久,壯男一挺身下巨根,長驅直入,立刻佔據了茜涵的柔柔濕穴,大量的愛液溢出,流淌,泛發出愈加淫糜的光芒。

鏡頭前面,觀眾眼前,茜涵一絲不掛,身上兩個虐乳器隨著身體的顫抖,規律地上下晃動著。在麗珊的喝罵之下,兩個壯男的手法逐漸變得粗暴,竟然捏住了茜涵的乳尖開始拉扯,那兩顆敏感無比的肉粒在他們的手裡壓扁,變長,連帶著茜涵的粗重喘息和淫叫,場面頓時升溫。

壯男的技巧和力量確實都超過一般人,單憑連續的快速抽插就讓茜涵欲仙欲死,藥物的作用也提振了這一點,她甚至都忘記了胸部的疼痛。在兩個壯男先後完成自己的任務之後,他們把茜涵的下半身抬起來,讓鏡頭聚焦到她的下體,給了那包含渾濁液體的私處一個特寫。

麗珊走上前去,一記皮鞭惡狠狠抽在茜涵露出來柔嫩穴肉上,剛剛經歷了數次高潮的肉片驟然受到如此打擊,發出一陣顫抖,而茜涵本人卻是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整個過程,她都是在享受著,乳房和私處在圍觀下,拍攝狀態下被暴虐,反而讓她更加興奮了一些。

麗珊抽了幾鞭,似乎是覺得滿意了,這才丟下鞭子,雙手麻利地解開茜涵身上的虐乳器。首先扭開的是整個翻轉的虐乳器,然後拔出八根針,解開所有夾子,繼而卸下整個虐乳器,只是留著鎖乳扣。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束縛和扭曲,虐乳器離開茜涵的乳房之後,那對美乳即刻彈回原樣,只是束縛的痕跡卻不可避免地留在了乳房上面,片片紅痕記錄著曾經的刑罰,八個冒出血珠的小孔將皮下的傷害掩蓋起來,甚至乳房形狀都有點變化,不復剛才的朝氣。

麗珊雙手托住茜涵這對傷痕累累的乳房,用力捏了一把,說:「好像還不滿意啊,這個騷貨,呵呵呵呵呵。」

這時,歐山再次叫停了拍攝,這個場景告一段落。他將虐乳器移開,重新搬了一個箱子過來,看了看又搖搖頭,多搬了一個箱子加進來,看來他的特殊道具庫存種類確實不少。歐山看看茜涵,在她那熾熱的眼神裡確認之後,打開第一個箱子,拿出一套紫色的繩子和一個手掌大的小盒。這繩子有一支筆那麼粗,外面包裹著一層結實的透明外殼,盒子裡面裝著的是一套針劑,包括注射器和藥液。

歐山解釋道:「這是給那些殘暴的傢伙對不聽話性奴的玩具,包括可以讓肌肉局部鬆弛的注射液和吊帶,用法就類似絞死人的高臺,套在乳房上面的繩子會從根部勒緊,然後在人體突然下墜的時候,拉傷用以固定乳房的胸大肌,各種韌帶。事先注射的藥液會讓你的肌肉鬆軟,這樣猛然一拉會有大概率變形,簡單來說,這是讓一個女人的乳房變得下垂的刑罰道具,對依靠姿色的女人來說,莫過於最大的懲罰了。」

歐山笑著,眼睛裡散發出有點邪惡的光芒,像一頭貪婪的凶獸那樣看著茜涵,顯然他自己就是極端愛好此道之人。茜涵聽完介紹,臉色蒼白了一瞬,然後冒出潮紅,眼睛裡如欲冒出火來。她嘴巴張了張,想說些什麼,然後又搖了搖頭,這才輕輕說道:「這真是一個讓我欲罷不能的道具,不過有這個機會,我也想實現一個,怎麼說呢,自己意淫了許多年的一個想法。」

茜涵平靜地訴說著她的想法,在她的身體長成之後,因為火辣的身材經常吸引到火熱的目光,但礙於身份面子卻不能肆意玩耍。因此,長久以來,茜涵在自己的意淫中,渴望著一個場景,她那對傲人的美乳,被男男女女排著隊踐踏而過,變得慘不忍睹的場景,想到這個場景可以成為現實,她就饑渴難耐。

「在品嘗這個繩子刑具之前,能讓我體驗一下那個排隊踐踏嗎?」茜涵問。

歐山大喜過望,拍一部小電影只是娛樂娛樂,現在卻有希望拍出一部重量級的好片,這樣刺激的場面通常需要高價才能請到姿色不佳的女演員,在他的生意中,出售這部片的收入可能會遠高於幾個偏門的小道具。

歐山跟觀眾們商量了一下,對親身下場感興趣的人也不少,而且歐山還提供了頭套。經過眾人一起努力,歐山率眾從倉庫的角落裡搬過來一條橡膠傳輸帶,鋪在一塊長條的木板上,下面用木箱架起來,形成離地半米的一條獨木橋。最後,歐山用繩子在屋樑上垂下三個繩結,作為扶手。

歐山叫來的觀眾中走出六女九男,加上剛才體驗過穴內奧秘的兩個壯男,組成了一直踐踏大軍。這樣的隊伍,竟然要排隊踩過茜涵的乳房,看著這張張或竊笑,或貪婪,或淫糜的面容,茜涵的欲望火山進入持續爆發狀態。

拍攝開始了,女觀眾穿上了黑絲襪,男性則光著腳,排隊站在傳輸帶的一端。茜涵將雙乳平放在傳輸帶上,乳暈依然夾著鎖乳扣。

麗珊首先走上傳輸帶,她穿著黑色高跟長筒靴,一步一步走到茜涵面前,舉手投足之間均偷著一股淫邪的氣息。麗珊走到茜涵身邊,抬起腳,將靴子的尖角放在茜涵的臉上摩擦,然後就看見茜涵張口含了進去,透明的唾液弄濕了靴子的尖尖,包括那下面的一片污垢。

麗珊冷冷地哼了一聲,然後高跟長筒靴傲然從茜涵的乳房上踩過去,靴底壓住柔嫩的乳肉時,還特意用力揉了一揉,讓茜涵叫得更大聲一點,那尖尖的鞋跟則看准了乳頭,大力壓下去,從旁觀者看來幾乎要踩裂開來。

有了麗珊的示範,後面的觀眾也逐個走上傳輸帶,排在前面的是女性觀眾,她們雙手握緊繩結,黑絲腳正面壓在茜涵的乳房上面,黑白相間的顏色透出一股異樣的刺激感。茜涵的乳房上面還有鎖乳扣,這讓她的乳汁只能堵在裡面,被一腳踩得扁下去時,痛苦也會放大。而且,乳尖被勒緊的部分血液不通,乳頭也有了點發紫,大力踩踏之下,那柔軟肉團變化形狀搭配上茜涵的叫喊,這群觀眾更加興奮,也更加殘暴了。

黑絲腳挨個走過,茜涵的乳房反復重複著扁下去,彈回原狀的變化,巨大的壓力讓人誤以為有爆開的危險。茜涵自己近距離目睹著自己的乳房被踐踏,那種一瞬間即可達到巔峰的感覺更是不可言喻,她全身都輕輕顫抖著。

女性觀眾的後面,是體重普遍高上一線的男性觀眾,看著那一雙雙有力的大腳坦然踩在乳房上,茜涵瞪大了眼睛,身體似乎高潮了。排第一那人甚至故意用腳趾夾住茜涵的乳肉,這麼用力一揉,多半就有一塊肉要腫起來。茜涵那美麗的乳房此時已經徹底淪為了觀眾泄欲折磨的對象,經歷虐乳器考驗之後,排隊踐踏更是將乳房弄得處處紅痕,美麗中透著一抹殘酷的豔色。

歐山喊停了拍攝之後,開始介紹下一階段的道具,剛才介紹過的繩子刑具是其中之一,另外一個是寒光閃閃的鋼鐵胸罩,上面遍佈著小孔,而且一個小孔的對面必然還有另一個小孔,跟胸罩放在一起的是一大盒長長細細的鋼針。看到這個形狀,不需要歐山解釋,茜涵也明白了用法,這是穿透乳房的刑具,別名美乳鐵處女。這刑具的誘惑力何其大,然而代價也是極高,茜涵眼神裡燃燒起了浴火,但很快又平息下去,歎了口氣,最終選了繩子刑具。

我有種感覺,如果還有機會,茜涵多半想嘗試這個鋼鐵胸罩。

拍攝開始了,麗珊拿起注射器,將兩針藥液注射進茜涵的乳房根部,然後雙手握住乳房,用力揉了起來。麗珊的手法相當熟練,茜涵的乳房在她手裡又煥發出驚人的魅力,只是那注射進去的藥液逐漸生效,怕是已經滲透到了她的身體深處。麗珊甚至還將茜涵的鎖乳扣解開了一會,讓發紫的乳尖恢復正常。看到這些,差點要誤認為麗珊在給茜涵按摩保養,完全聯想不到後面的殘酷刑罰。

繩子道具的使用很簡單,兩個繩子結成的環套住了茜涵的乳房,然後她就站在椅子上,讓麗珊把繩子固定在屋樑上。如果說這跟絞刑台有什麼差異,那就是繩子套住的地方不同而已。

麗珊拿起鞭子,往茜涵的美乳上面抽了幾十下,然後笑著說:「準備好了嗎?我們美麗性感的小母狗,馬上就要被拉壞奶子了,這難得一見的變化可要好好看著啊。」說罷,她一腳踢翻了茜涵站著的椅子。

茜涵的身體從半空中下墜,在腳尖距離地面還有二十釐米時,繩子完全繃緊了,於是她的下墜力道和身體的重量完全由兩隻乳房承擔,瞬間的拉扯讓茜涵發出一聲悶哼,然後才是一陣慘呼。

在觀眾面前,茜涵的乳房似乎被瞬間拉得長了一些,整個身體在空中猛然一抖,然後就開始左右晃蕩。這瞬間的疼痛太過猛烈,縱然是全身浴火燃燒著的茜涵也叫了好一陣。

麗珊解開了繩子,然後扶著茜涵站了起來。觀眾發出一陣陣驚呼,眼前的變化簡直是難以想像。剛才還是一對挺翹的美乳,經受數次折磨仍然保持著整體美感的乳房,現在已經明顯垂了下來,軟趴趴地貼在胸前,白皙的乳房根部有一圈赤紅的傷痕,觸目驚心。

麗珊扶起茜涵的乳房,然後手一放,這對美乳又沉重地摔了下去!這殘忍但神奇的道具頓時收穫了一片叫好聲。然而最興奮的還是茜涵自己,在一堆陌生人面前,被刑具強行破壞了乳房的美麗形態,這種羞辱,這種處罰,讓她激動得幾乎要高潮。

麗珊解開茜涵的鎖乳扣,然後叫了那兩個壯漢上來,再次擠奶。經過一番摧殘的乳房,仍然能夠分泌出濃白的乳汁,然而擠壓乳房的動作卻讓茜涵皺起眉頭,顯然疼痛難忍。在一開始,麗珊就說過要讓茜涵無法產奶,可現在擠出的奶水表明,茜涵的乳房仍然能夠分泌乳汁。

麗珊笑了,笑得如此冰冷,她抓住茜涵的乳尖,然後惡狠狠擰了一把,跟兩個壯男一起用力擠空了茜涵的乳汁,這才罷手。經過這一番折磨,茜涵的乳房已經成了一團變形的肥肉,能否繼續產奶尤未可知。

階段拍攝結束,歐山這次搬出來的是一個一米高的大箱子。這箱子裡面裝的器具體積要大上許多,認真一看會覺得像一把椅子,但又有些不同,更像是一個專門把女性的雙腿分開固定的束縛托台,在對應女性陰戶的部位有著一個造型精巧的部件,像是某個擴張器。

這次歐山不再費勁介紹,他直接詢問茜涵,能不能忍受超出一般力度的陰道擴張,顯然這個擴陰台可不是一般的婦科檢查工具,必要時可以造成相當大的痛苦。

茜涵眼睛一亮,乳房上的疼痛似乎都消失了,她反問道:「擴陰,能讓我也看到嗎?」

歐山想了下,找了一部小攝像機出來,這樣就可以在束縛臺上提供即時的圖像,也可以深入內部拍攝。

拍攝重新開始,茜涵自然是被放在束縛臺上固定,她的雙腿岔開,分別固定在金屬支架上,從旁邊看,她的姿態活像一個要上產台的孕婦,只是小腹平坦,乳房遍佈傷痕,與產婦大大不同。

麗珊開始操作擴陰器,這是一個可以向四個方向拉扯陰戶的道具,末端用膠質的夾子緊緊抓住一片小陰唇,然後用一個手搖杆調節擴張力度。隨著麗珊的不斷調整,茜涵的陰戶慢慢張開,那恢復到緊閉的肉穴也慢慢變成了茶杯大,繼而是柳丁那麼大。

麗珊嘲弄似的說道:「果然是個蕩婦,下面用得太多,能拉開這麼大。」

茜涵臉一紅,她的陰道因為生育的關係變得比較容易擴張,但平日裡的彈性還是很好的,現在擴陰工具讓她的陰戶看起來松垮垮的樣子。不過壯男手裡拿著的攝像機就提供了更為震撼的畫面,茜涵的嫩紅陰道,蠕動的內壁,透明中混雜著白濁的液體,還有那嬌羞的子宮頸都逐一呈現。

茜涵看著自己的體內私隱完全暴露出來,內心也是激動難耐,對於能從暴露自己身體來刺激性欲的她來說,展露陰道深處的秘密,是一個極度強烈的刺激。茜涵禁不住顫聲道:「還,還可以繼續拉大一點。」

「繼續拉大的話,哼哼,陰道裂開也不怕嗎,好淫蕩的母狗,哈哈哈。那就讓我們見識見識吧。」麗珊笑道。

麗珊繼續旋轉手搖杆。

隨著麗珊搖動的速度加大,擴張器就好像一個千斤頂一樣,將本來已經擴張到極限的穴口再次撐開。茜涵一邊感受著撕裂般的痛苦,一邊卻因為這種強烈的羞辱感而興奮不已,此時她的陰道已在藥物催化下變得無比敏感,輕輕的一觸都可以產生高潮的愉悅。在茜涵的心中,自己最隱秘的部位用這種公開的方式撐開,甚至撕裂,是無可取代的快感,是愉悅的巔峰。

在攝像頭旁邊那強光電筒的照耀下,茜涵那柔嫩的陰道壁甚至還在一縮一縮,做出吮吸的動作,這樣的一幕,即使在號稱電影藝術登峰造極的某個島國,也是極為罕見的。

麗珊伸出一根細長的手指,指尖在穴壁中間滑來滑去,甚至連指甲都在穴壁上劃過,惹得嬌嫩的穴肉發出一陣陣抽動。麗珊神情依然冰冷,她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手指上的粘液,眉頭一皺,竟然吐出一團口水,射進茜涵的穴內深處,冒著白沫的液體在子宮頸上攤開,顯得無比淫糜。

茜涵也從攝像機上自帶的螢幕看到這一切,她嘴唇微張,腳趾因為激動而蜷成一團。

歐山拿過來一大盒橡膠棒,這些細長的棒子頂端都有一個帶刺的膠球,長長的棒身可以伸到茜涵的肉穴深處。這種直接的刺激甚為強烈,茜涵的穴裡頓時伸進來五六根膠棒,膠球在穴壁上大力摩擦,帶來的刺激不亞於數十根肉棒的抽插。

茜涵大聲呻吟,穴裡的愛液驟然增多,從穴口流了出來,更添淫蕩。

這時,麗珊用膠棒撥弄著茜涵的子宮頸,那緊閉的小孔在挑逗下好像冒出了一股透明的液體。麗珊說:「這樣髒的肉洞,必須要用尿水沖洗一番才可以。」

茜涵渾身一抖,瞪大眼睛看著麗珊,然後浮上笑容,說道:「要欣賞母狗的子宮喝尿尿嗎,那得先讓母狗的子宮開口哦。」她笑得那樣狐媚,似乎拉開子宮口這種事就是捏捏大腿那麼簡單。

歐山可是立刻眼前一亮,他隨即拿來一個手持工具,小如黃豆的中空環形頭部可以伸進女性的子宮口,不同於婦科的子宮頸擴張器,這工具在插入後還可以調節環形頭部的大小,從而強行頂開子宮頸的入口。

看到這樣一件兇器,茜涵臉上既有畏懼又有期待,說起來還是期待的部分多一點。

為了減輕痛苦,歐山拆開一盒新的乳房繩子刑具,然後將裡面的藥液和注射器交給了麗珊。這是鬆弛肌肉的藥液,如果使用到別的地方,也可以讓緊繃的肌肉組織容易拉伸,例如子宮這種位置。

麗珊對於給茜涵的子宮頸打針這件事,倒是顯得興致勃勃,她將一隻手伸進攤開著的陰道中,手指捏住子宮頸,然後一針刺下去,毫無技巧地將藥液推送進去。饒是藥液裡面含有麻醉成分,這注射的過程也讓茜涵大叫幾聲,眉頭都皺在一起,不過難得的是記錄了給子宮頸打針的場面。

注射完畢之後,麗珊接過擴張器,用那環形的頭部在茜涵的子宮頸上摩擦,時而試圖塞進子宮裡面,摩擦起初帶來了不小的痛苦,茜涵的身體發出一陣陣顫抖,但藥力的擴散速度也是極快,她的身體反應逐漸減弱,代之於快樂的呻吟,甚至可以容忍環形頭部塞進子宮頸裡面了。

達到這一步之後,麗珊開始緩慢擴張環形頭部,原本只能容納一粒綠豆的中空部分,很快就變成了一根筷子大小,然後變成手指大小,外部光源已經可以看到子宮內部的粉紅內壁。環形頭部從小變大,又從大變小,如此反復數次之後,茜涵的子宮頸竟然真的張大了些,不復剛才的緊閉。

麗珊一臉得意,她用力扭了扭擴張器,然後手一揮,讓一個壯男拿了透明的塑膠桶放在茜涵身體下方,然後讓有興趣嘗試的觀眾排隊上來,挨個撒尿!

在強光照耀下,茜涵的陰道內壁清晰無比地被尿液澆了個遍,黃色的液體在傾斜向下的肉穴裡堆積,少許湧進子宮內部,然後迅速從穴口溢出,流到下面的桶裡去。這樣的沖刷無疑要比此前的排隊踩奶更加羞辱,茜涵也是看得目瞪口呆,那溫熱的尿液裝滿整個陰道的場面是如此的下賤,又是何等淫蕩!

排隊撒尿的觀眾首先是男人,但如果以為女人就不會參與,那就大錯特錯了!以歐山的姐姐為首的幾個女人,拿了簡易的小便器,去廁所裡裝了滿滿一壺出來,然後排在男觀眾後面,一股腦倒進了這個慘遭羞辱的嫩穴裡面。

輪到歐山的姐姐時,茜涵突然提出意見,讓她把尿液倒在茜涵的嘴裡。歐山的姐姐一臉厭惡,但手裡卻聽從了建議,將一大壺尿液喂給了茜涵,看著她全部喝下去,一滴不剩。

尿液澆灌完成後,茜涵的陰道裡冒出一股濃烈的騷臭氣味,麗珊大聲喝罵,然後又提出要把倉庫裡清洗用的水龍頭塞進去,用加壓噴射的水龍洗刷這越來越不堪的肉穴。

這場針對茜涵陰道的研究折騰了好一會,即使有淫藥的刺激,茜涵也露出了疲倦和痛苦的表情,不過她的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熾熱。終於,歐山拿出了最後一個盒子,裡面裝著的是一把異形鉗子,五個吸盤似的觸角可以抓緊肉體,然後緊緊夾住。這是子宮夾,只有經過特別訓練,或者子宮已經脫垂的女人才能嘗試的道具,足夠將子宮拖出體外的刑罰,然而茜涵的子宮卻還是正常位置!

麗珊這次不只是自己動手,還叫上了兩個壯男,這子宮夾需要非常精細的操作,光是扣住茜涵的子宮頸就花了一番功夫,然後兩個壯男左右分開按住茜涵的陰道口,讓麗珊用力往外使勁拉。

茜涵頓時露出痛苦的神色,子宮強行往體外拉可不是什麼能忽略的事,她全身都繃緊了,弄得束縛台不斷搖晃,整個框架不住發出摩擦聲。在負責拍特寫的攝像機上面,茜涵的子宮頸被緊緊夾住,顏色變得深了一些,而最驚人的是整個子宮竟然往外移動了一點,那個夾子正在把她的子宮緩慢拉出體外!

為了避免瞬間造成不可收拾的傷害,麗珊在拉扯到一定程度時就停下來,然後用力揉了揉被夾住的子宮,可以看到暗紅的子宮頸上面流出不少透明液體,其中應該有不少是剛才射進去的尿和水。

休息一會兒後,拉扯重新開始,這次麗珊又將茜涵的子宮往外面移動了一點,不過距離陰道口仍有相當距離。為了讓自己不叫喊出來,茜涵主動要求在嘴裡塞一根黝黑的假陽具,她的眼睛則緊緊盯著螢幕,似乎她才是最期待看到子宮脫出的人。

兩個客人自願走上前來玩弄茜涵的乳房,陰蒂等部位,性器官的刺激能減緩她的疼痛,藥物強化的欲火也是非常好的止痛劑。驚人的是,茜涵的乳頭在挑逗下再度變得硬邦邦的,仿佛剛才一連串的懲罰都已經忘卻。

麗珊反復拉扯五次之後,茜涵的子宮已經驚人地移動到了陰道口附近,生育過的身體畢竟是提高了些可能性。看到勝利近在咫尺,麗珊一臉兇狠的瞪了茜涵,手上發力,竟然生生把她的子宮頸拖到身體外面,子宮本體還留在體內。

「呵呵呵,看看這母狗的狼狽樣子,有誰想要試試插子宮啊!」麗珊直接將手掌插進茜涵被撐大的陰道,然後握住了子宮,竟然將子宮的位置固定住,鬆開子宮夾後也回不去。

子宮交,這可是罕見的體驗,歐山戴了個面具,表示要親自上場。

茜涵的子宮口經過剛才的注射和擴張,此時已經鬆軟了一點,加上歐山用幾根鐵具協助拓寬,碩大的陰莖直接擊穿貫通,大半根塞了進去!茜涵雙眼瞪大,子宮裡面塞進一根陽具,沒有比這更加強烈的刺激了,而且子宮還被麗珊握在手中,後者的手也在使勁捏著。

茜涵在麗珊和歐山的猛烈衝擊之下,子宮被肉棒攪得一塌糊塗,嘴裡發出迷糊的哼哼,愛液在露出體外的陰道上滴下,過不了多久竟然被插得暈了過去。

我全程在旁邊看著,身體的熾熱被引領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最後,茜涵暈過去時,我在她臉上看到了滿足的笑容。

這個小電影拍攝得十分成功,代價則是茜涵在醫院裡躺了一個月。歐山那一夥人留下了聯繫方式,茜涵暗示著以後還可以聯繫,如果不是我將站不起來的她帶走,不知道最後會不會來個輪奸子宮頸。

尾聲

距離那次旅行已經過去了半年,我和茜涵的生活又回到正軌,恢復後的她比以前更加大膽了點,欲火還是那麼旺盛,只不過再難找到可以肆無忌憚玩耍的機會。

這一天,我接到茜涵的通知,電話裡的她有點神秘兮兮,理由也沒詳說。

來到茜涵說的酒店房間,我見到了歐山,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年輕女子。

歐山見到我就走過來擁抱,熱情地說:「嗨,果然涵涵還是信任你,這次又得麻煩你護送一回。我和愛人下個月就要結婚了,自從看了涵涵小姐的那部電影之後,我愛人就再也忘不了哈哈哈。」

我看向茜涵,我們倆對外還是繼續維持「朋友」這個關係,她朝我一笑,說:「聽說那片子特別好賣,至今已經賣出二萬份,厲害吧。」

歐山點點頭,說:「我會把賺到的錢分三成給涵涵小姐,我這人可是很講信用的吧。不過我這次來,主要是邀請涵涵小姐去當一回禮物,送給我愛人的禮物。」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我愛人希望涵涵小姐能扮演幾天人體廁所,我們的蜜月旅行打算開一輛小貨車去自駕遊,到時會把涵涵小姐放在貨廂裡。旅行途中,涵涵小姐要用嘴巴當我們的廁所,同時也作為性奴,費用方面可以商量一下。」

茜涵介面道:「首先,我不要費用,這會讓我覺得不夠刺激。其次,蜜月途中,你們只可以給我吃排泄物,不論是你們兩人的,還是別人的,這個由你們決定。如果我吃不下去,或者陰戶麻木了不能高潮,那就允許你們將我帶到整容醫院,抽出五十克乳房的脂肪作為紀念品。」

茜涵說完自己的想法,望向我,那眼神裡充滿了烈焰一般的光芒。

我就知道沒那麼容易結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