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淫妻~旅行中的驚喜

看到茜涵再次出現在視野裡,我努力壓抑著衝動,讓自己面無表情地繼續看著。茜涵的眼光從我身上掃過,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她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嬌美的面容一如往昔,不像是受到什麼傷害。茜涵的身後,跟著一個中年女人,看上去應該就是那少女的母親了。那少女只是跟著到大門處就停下了,目光送著前面的二人走進了貨車。

再次跟蹤一輛車,我可沒自信運氣還能這麼好。幸好這街道上還有些停放在路邊的運營車,我立刻上了一輛車,讓司機跟著前面的貨車。

這次的路程可比剛才遠得多,走了好幾條街道的距離,小貨車停在一個大鐵門外面,這兒看上去像是某個倉庫。茜涵和那中年女人向後走了下來,然後小貨車的駕駛室走出一個平頭男子,領著茜涵走進了大鐵門。奇怪的是,中年女人並沒有跟進去,她在路邊上了一輛公車,看樣子是回家的方向。

這個沒有牌子,地處偏僻路段,看上去完全不明所以的地方是什麼?我下車後,在這個鐵門外面轉了幾圈,這兒找個人問問都困難。繞了三圈之後,我明白了這是一間層高五米,離地三米以下沒有窗戶的大屋子,要麼是倉庫,要麼是廠房什麼的。這大屋子的大門緊閉,也沒有守門的人在外面,一時之間,我覺得有點洩氣。

茜涵身無分文,來到這種詭異的地方,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安全問題是我首先要考慮的,不過看她那熾熱的眼神,倒像是在期待著什麼,起碼不像是被逼做了什麼事。

正當我愁眉苦臉考慮著各種方案時,那大鐵門竟然打開了,一個面容乾瘦的男人走出來,左看右看之後,眼光就停留在我的身上。

「請問,你是涵涵小姐的朋友嗎?」乾瘦男人突然發問。

我大吃一驚,立刻回道:「是啊,她在這裡嗎?」

乾瘦男人點點頭,向我招招手,說道:「涵涵小姐說她有個朋友要過來,應該就是你吧。」

我跟著乾瘦男人走了進去,竟然茜涵主動這麼說,那應該是確認了沒有危險的了。

這兒果然是個大倉庫,天花板上的冷白燈光有點耀眼,周圍堆滿了紙箱子,不知道是什麼貨物。這個倉庫的左右還有幾個房間,向外的透明玻璃牆幾乎覆蓋了整面牆壁。此時左邊的那個房間裡,灰色的窗簾都放了下來,黃色的燈光照得窗簾有點發亮。

乾瘦男人一直領著我來到這個房間,打開門一看,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茜涵的面容。然後,我立刻大吃一驚。

茜涵全身赤裸,上半身往前彎曲,剛才見過的平頭男子正抱著她的腰肢,挺著威風的肉棒在不斷衝擊茜涵的體內深處。茜涵臉上散發出一種淫靡的氣息,緋紅沾染了她的臉頰,眼神有點迷離,但卻透出說不盡的愉快。

茜涵見到我,點了點頭,露出了春風般的笑容,「你來吧,先等等哦。」

平頭男子看到我,沒有說話,只是用力捏著茜涵的乳房,胯下撞擊得更加用力。在平頭男子的身邊,還有兩個正在觀戰的男人,他們的胯下明顯也進入了興奮狀態,全都變成了小帳篷。

這是何等淫蕩的場面,正當我有點目瞪口呆時,一個觀戰的男人說道:「你是涵涵的朋友吧,排著隊哦。她可真厲害,嘿嘿嘿,我還沒見過這樣長得美又騷得厲害的女人呢。」

我點點頭,現在只能默認了茜涵給我安排的身份,朋友。茜涵在平頭男子的手中欲仙欲死的表現,讓我的身體也熱了起來,只是不能有所表現。眼前的茜涵全身都泛著淫蕩的光澤,滑潤瑩白的身軀在男人的身體撞擊下不斷扭動著,發出一顫一顫的衝擊波,絢麗淫靡的氣息壓得我體內的火山怒吼不已。

努力平抑著體內的衝動,我找了張凳子坐下,然後跟剛才領我進來的乾瘦男人聊了起來。這乾瘦男人看來一時也插不上手,不知道是已經品嘗過了還是尚未輪到他。

接過乾瘦男人遞過來的香煙,這難以想像的談話就自然而然地開始了。交談中,我知道那平頭男子叫歐山,是那個中年女人的弟弟,經營著成人商品的代理生意。這個乾瘦男人是歐山的一個合作夥伴,名叫譚宏。茜涵在譚宏的描述中,是中年女人介紹來的欲女,純粹是想來體驗刺激生活的旅客,於是機緣巧合地介紹給歐山,配合拍攝成人道具的宣傳照,當然是免費的。

我聽著譚宏的描述,心內已經明白了幾分,中年女人對茜涵的欲女定義,多半是經過茜涵自己同意的,否則她也不會如此順從。只不過,擔任成人道具的宣傳模特,這工作聽起來好像是會把肖像到處散發的,這可越過底線了。

知道我的疑慮之後,譚宏笑著說,拍攝過程不需要涵涵小姐露臉,即使露出來也會戴著眼罩,畢竟這種照片的模特注重隱私是很正常的。

抽完一支煙,喝了幾杯茶,茜涵逐漸攀上巔峰,歐山也即將爆發。在極限來到之際,歐山試圖將肉棒從茜涵的穴內拔出,欲將精華噴射在她光潔的背後皮膚上。但是茜涵制止了他,柔聲道:「我的奶水還沒完全斷,月事也沒恢復,可以隨便射在裡面哦。」歐山一怔,隨即一聲吼叫,竟然將大泡精華對著茜涵的子宮深處噴射而去。

兩人一起爆發出愉快的叫喊,在歐山的肉棒拔出之後,茜涵的肉穴很快就冒出一泡濃精,看上去淫蕩無比。茜涵的目光轉了過來,跟我對視了一陣,似乎在詢問,看著美麗的老婆被別人內射會有什麼感覺?也許是感受到我的熾熱目光,茜涵羞紅了臉一笑,然後指了指譚宏和我,要求我們兩個一起來。

我一怔,難道要跟別的男人一起來幹自己的老婆?雖然譚宏不知道我們的關係,但我自己是清楚的啊,在我猶豫的時候,茜涵露出了不滿的表情。於是,我咬咬牙,跟著譚宏一起走上前,一前一後夾住了茜涵。

茜涵用嘴含住了譚宏的肉棒,還讓他玩弄那對豐滿的美乳,卻讓我開發她的後庭。茜涵嘗試過肛交,但次數不多,緊閉的菊花門要玩起來十分不易。這時,歐山遞過來一瓶潤滑油,於是狹道變通途,果然是存放成人商品的地方啊。

這一次,茜涵表現得更加狂野,她似乎極為享受這種前後夾攻的姿勢,一張俏臉不時撞擊到譚宏的陰囊上去,發出啪啪啪的聲音。看著茜涵如此淫蕩的表現,我也幹得性起,抓著她的翹臀左插右插,全然不管那兒的嬌嫩易碎。

這麼一番雲雨之後,我和歐山,譚宏倒是混得熟了些,於是他們也都相信了我這個朋友的身份。畢竟像茜涵表現出來的淫蕩勁兒,結識幾個炮友再正常不過了。

歐山等著茜涵高潮數次之後,提出要開始拍攝道具模特照,這也是茜涵來這兒的主要任務。我剛才已經在周圍看到許多拆開了包裝的自慰棒,跳蛋,想必拍攝的道具就是這些。在腦海裡,茜涵嫩穴裡插著各式巨大自慰棒的特色照片逐一浮現,她的陰戶長得十分水嫩,想必拍攝起來也是很好看的。

歐山搬出一張黝黑不起眼的椅子,然後說道:「第一個道具就拍這個吧!」

我一愣,仔細看了看這椅子,雖然外形只是單純的黑色,但是椅子結構卻極為淫邪。在椅子的靠背和扶手上都有著皮革扣具,用來固定雙肩和雙手。椅子的下面有兩塊活動支架連接著的踏板,上面也有皮革扣具,看樣子是可以變化雙腿姿勢的。最為奇特的是,椅子的後背上連接著兩個半圓形可調鐵罩,如果是女人坐在椅子上,這兩個鐵罩子恰好可以活動到前面,牢牢固定在乳房上面。

「不從自慰棒什麼的開始拍攝嗎?」我試探著問。

歐山搖搖頭,說:「那種商品的宣傳照已經夠多了,加個模特也沒什麼效果。我這兒有不少特殊的道具,如果沒涵涵這樣的大美人來當模特,很多客戶都體驗不到魅力。」

歐山讓茜涵做到椅子上去,然後用扣具將她固定好,再調動鐵罩,讓這個一環一環的鐵罩緊緊束縛住茜涵的雙乳,力度之大,竟然讓她的雙乳變成了層迭狀。歐山將茜涵的雙腳分開,抬高,最終令她的陰戶向前露了出來,嬌嫩的穴肉清晰可見。做完這些之後,歐山拿出兩條黑色皮束帶,將茜涵的雙腳腳裸跟乳房上的鐵罩連接在一起。

我不禁臉色一變,歐山這皮帶加上去之後,茜涵的雙腳如果要放下來,立刻就會將乳房向前拉扯。換句話說,如果茜涵在小穴強烈興奮時,雙腳不由自主的向中間併攏,會將她的乳房活生生拉長,可見這椅子的可怕。

「這是比較溫柔的道具,從這個開始吧。」歐山笑著說。

眼前這個道具距離溫柔兩字可是有相當距離的,我不禁開始想著,那些不溫柔的道具該是什麼樣子。

歐山給茜涵戴了一個白色的花型眼罩,勉強可以掩蓋她的面容,但是遇到我這樣熟悉的人還是很有可能認出來。茜涵身體一陣扭動,戴上眼罩似乎讓她的膽子更大了些,暴露在外的美乳裸陰也不怎麼在乎了,相反的還有強烈的興奮感。

歐山茜涵的造型,眼光在她身上來回掃了一圈,最終停留在她那露出嬌嫩穴肉的私處,那兒因為剛才的激烈性愛,現在還是濕乎乎的,泛著淫蕩的光澤。歐山似乎是覺得這樣的姿勢不足以表現道具的魅力,他從一個箱子裡掏出一根紅色的電動自慰棒,塗抹上潤滑液之後,塞進茜涵的小穴裡面。

「好啦,這樣就完美了,來來來,擺個銷魂的表情。」歐山拿起相機,對準了茜涵。面對著鏡頭的茜涵呻吟了一聲,雙腳微微用力,雙乳頓時被拉得長了些,那仿佛要從身體上斷開的樣子充滿了大魄力,大誘惑。即使是我這樣熟悉茜涵的,對這個淫蕩的姿勢也覺得喉嚨發幹。

歐山不斷按下快門,不一會兒就拍了十幾張照片,他大聲稱讚茜涵的淫蕩,同時還指揮茜涵擺出更多的表情。於是,茜涵的雙腳成了折磨自己乳房的道具,一聲呻吟之後就能見到被拉得快要斷開的乳房,白皙的乳肉因為拉扯而發紅,增添了不少淫靡的魅力。

這個懲罰性愛椅子的宣傳照拍攝完成時,茜涵的陰戶已經沾滿了晶瑩的愛液。歐山翻來覆去看了幾遍照片,顯然頗為滿意。

下一個出場的是一個垂著黑色束縛帶的X 型雙杠架子,這個架子的主要意義在於將女人吊在半空中享用,於是茜涵的陰戶裡又塞上一根自慰棒,捆成一個大粽子之後拍了許多特寫。

再下一個出場的是一套乳房套環,兩個圓環連接著一條長約二米的寬身束帶,用處是讓體驗後入式的男人可以一手拉扯女伴的乳房,頗像是在駕馭一匹馬。

前前後後拍了十幾套道具,歐山這倉庫裡的貨物品類可稱得上豐盛,不過拿出來拍攝的道具也多是一些束縛,定型類道具,配上自慰棒什麼的,主要目的是提供更多的性愛體位。看著拍下的照片,歐山露出滿意的笑容,他說:「涵涵大美女,多謝你的免費模特服務,我姐姐讓你賠的錢就一筆勾銷了。」

「啊,這樣就完啦?」茜涵有點不滿足地歎了口氣。

「怎麼,還想拍?」歐山有點意外,剛才擺出的造型可不輕鬆,那麼多束縛帶把茜涵折磨得夠嗆,甚至乳房都紅了起來,按理說已經充分發洩過了。

茜涵指著倉庫一個角落裡堆放著的貨物,說:「這些道具為什麼用鐵箱子包裝,跟別的不一樣,是高級一些的嗎?」茜涵的臉色泛著一股濃郁的潮紅,眼睛裡似乎要噴出火來,剛才的數次狂歡看來只是點燃了她的欲火而已。

歐山順著茜涵的手看過去,說:「比較貴是沒錯,但這些道具屬於比較冷門的刑罰器材,買家很少,我也是拿了點樣品而已。一般來說,這些道具用來拍攝電影比較合適,挺好賣的。」

刑罰器材,高級貨,茜涵的眼睛裡突然一亮,臉上浮現出抑制不住的興奮,她指著那些道具,興奮地喊:「那我就大方地免費拍拍電影吧,幫人幫到底嘛。」她瞄向我的眼神裡充滿了渴求和欲火,於是我點了點頭,放開了最後的限制。

我心裡明白,我也很希望看到茜涵出演的激情小電影。

只是,我對這電影的預期卻是太天真了。

第三章•演員

歐山凝視著茜涵的眼睛,有點疑惑地問:「我重申一遍,這些器材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用的,很容易弄傷身體。」

這個時候,一旁看著的譚宏也悄悄用胳膊碰了碰我,低聲說:「這個女人怎麼回事,一開始還以為是個特別豪放的寂寞少婦,歐山他也就是想要來過過癮的。你跟她很熟嗎,她是什麼人啊。」

我略一沉吟,低聲回答道:「我和她認識了有段時間,怎麼說呢,我們的關係就是所謂的炮友了吧,對我有了信任後,她玩得開的時候都愛叫上我看著。至於她本人的身份,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只能說她平日裡也是個十分正經的職業女性,只是在私底下才露出不同的一面。她最大的愛好其實是在眾人眼前羞辱自己,所以你們這拍電影的提議倒是正中她下懷。」

譚宏露出驚訝的表情,微微搖搖頭。

這時,茜涵眼神裡充滿了狂熱,斷然道:「其實,我很早就想放縱一次,在熟人眼前扮演著端莊高雅的形象實在太煩躁了,偶爾也想試試被當成垃圾那樣弄髒弄壞啊。而且我現在都完成哺育任務了,即使這身體受到什麼損傷都沒問題的哦。」她的臉越說越紅,一絲不掛的身體微微顫抖。

證實茜涵的意願之後,歐山大喜過望,立刻打電話到處聯繫相關專業人士,等了一個多小時才準備完畢。在這期間,茜涵又用乳房給歐山做了一次乳交,讓譚宏射在她的陰道裡,然後用屁股體驗了一次超大號電動自慰棒。

茜涵的淫蕩表現讓歐山也顯露出色狼的本色,他本來只是想趁機脅迫一個蕩婦來拍不要錢的宣傳照,畢竟找這方面的模特可不是廉價的,茜涵的姿色還那麼高。現在,拍攝電影,歐山也滿溢著激情,不斷連絡人員,安排場地,準備道具,設計方案。

最終,拍攝地點還是在這個倉庫裡,只不過是在一個剛剛清理空了的小房間,裡面擺放了二十張椅子作為觀眾席。負責拍攝的是譚宏,負責主持的是一個名叫麗珊的美女,年紀大概在三十左右,身材十分火辣,穿著一身黑色皮革緊身衣,戴著覆蓋了上半張臉的頭套,只露出兩隻狐媚的眼睛。

充當觀眾和助手的是歐山的一眾朋友,有男有女,其中還有歐山的姐姐,那個中年女人。

歐山大聲解釋了拍攝的緣由和主要內容,聽了茜涵的放蕩行為之後,觀眾中不斷發出驚歎聲,幾個表情猥瑣的男人已經開始大呼小叫。

這時,最為興奮的還是茜涵,她一絲不掛,在這群陌生人面前完全展露那美妙動人的身體。知道茜涵生育過的事實之後,她那挺翹完美的乳房收穫了更多的讚歎。本來,茜涵只是對公開場合裸露身體感到羞恥和興奮,現在直接泡在一群人的目光中,刺激的感覺更是數十倍有尤有過之。

拍攝開始之前,歐山宣佈了這次拍攝的目的是體驗難得一見的高檔色情刑具,為了讓影片盡可能精彩,茜涵的身體允許受到適當的傷害。

「簡單來說,這次拍攝的物件,涵涵小姐的重要部位,將體驗暴風雨般的重刑!」歐山大喊道。

「真的傷到了都可以嗎?你可別反悔。」說話的是歐山的姐姐。

茜涵向她望過去,臉上浮出笑容,緩緩道:「不用擔心,我才剛結束哺乳,而且沒有生育多一個的計畫。也就是說,我的乳房,陰戶即使在拍攝時弄壞了都沒關係哦,倒不如說,我很期待讓你們弄得破破爛爛的呢。」她的臉上泛著潮紅,呼吸也變得粗重,雙腿不自覺地摩擦著,大腿中間已經泛著淫光。

麗珊用手裡的鞭子指著茜涵的胸部,說:「待會處刑的目的,是讓你的奶水不再流出,乳房不再堅挺,陰道不再緊窄,哼哼哼,想一想就令人興奮。」

茜涵搖搖頭,猛然道:「不對吧!這樣可不夠,我記得有對子宮用的道具,可別忘了將我這個地方弄出來好好羞辱哦!」

麗珊望著茜涵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好,你會被製作成下賤的母豬,期待麼,高興麼?」

茜涵以高潮一般的表情回應。

歐山大笑起來,他拿過來一瓶藥液,說:「這是一些幹壞事的人愛用的催情藥,一般喝三分之一瓶就能把一個淑女變成蕩婦,今天就讓你整瓶喝下去,在表演時爽快爽快。」他將藥液遞給麗珊,然後看著茜涵全部喝了下去。

拍攝正式開始了,灌下藥液的茜涵,熱辣的眼神裡逐漸染上一絲狂熱的氣息,她的皮膚泛出潮紅,細密的汗水讓肌膚顯出淫蕩的亮色,胸膛起伏不停,一對豐滿的美乳似乎在向著觀眾示威,乳尖膨脹,增大。

鏡頭前面,麗珊像一個女王那樣來回踱步,眼神緊緊盯著茜涵,手裡握著的一根散鞭,流蘇狀的鞭身由牛皮製成,看上去霸氣十足,然後攻擊力卻不是很高。她突然一個轉身,手往上一揚,鞭身夾帶著犀利的風聲抽到茜涵的一隻乳房上面,爆發出一個集合了無數撞擊聲音的脆響。

麗珊獰笑著道:「你這卑賤的母狗,多麼令人噁心的肥奶,還敢得意嗎,還敢囂張嗎?」

茜涵頭一揚,拋出一個媚眼,說:「這麼輕的鞭子,完全滿足不了人家的奶子啊!」

呵呵呵,麗珊發出一串輕笑,手裡的鞭子徐徐降下,然後她的手指猛然一抬,對著茜涵喝道:「這只母狗,挺著一對富含奶水的肥肉,被這麼多人看見還興奮著,真是下賤得無與倫比,來啊,狠狠教訓她!」她的話音剛落,觀眾中兩個靠後面坐著的人就站了起來,走到茜涵面前。

這兩個上場的觀眾都戴著眼罩,顯然是事先安排的協助人員,他們胳膊粗壯,在嬌柔的茜涵面前顯得尤為強壯。這兩人一左一右捏住茜涵的乳房,然後用力一擠,雙手的力道從乳房的根部慢慢轉移到乳暈處,用這種粗暴的方法逼迫茜涵噴出了奶水。

茜涵雖然還能產出奶水,但畢竟已經臨近斷奶,擠出的奶水不算很多。縱使這樣,茜涵那嫣紅的乳尖處冒出濃白的漿液,仍然是十分刺激的場面,刺激得觀眾一陣尖叫。此時,她那對傲人挺翹的美乳隨著身體微微顫抖,眼神裡充滿了熾熱饑渴的光芒,原本就極端性感的身材變得愈加撓人,完全不可想像這是生育過後的身體。

在觀眾們欣賞茜涵的身姿時,歐山叫停了拍攝,他搬出一個木箱子,在茜涵面前的地上打開。這箱子裡面放著兩個個渾身黝黑,像是金屬製成的圓形器具,旁邊還放著一些小件器物。

歐山將圓形器具搬了出來,然後在器具上面挑出一根夾子,開始介紹這東西的用途。這是一件虐乳器,可以伸縮的大小讓它可以戴到任何女人的乳房上,前提是乳房罩杯大小不能低於C 罩杯。據歐山介紹,這個虐乳器上面附帶著三套獨立的虐乳工具,輕度使用可以帶來持續的疼痛,一般不會造成後續傷害。中度使用可以帶給使用者極致的痛苦,但有可能造成傷害。重度使用將必然造成傷害,但也會帶來巨大的視覺刺激。

介紹完這些,歐山舔了舔嘴唇,看了茜涵一眼,說:「我覺得,你會想要嘗試一下中度的吧,這樣美的胸,用起來肯定特別刺激。」

茜涵看著歐山手裡擺弄著的器具,突然問:「你說這道具上面有三個檔次的懲罰,所以有綠,黃,藍三種顏色的環形標識,用來區分三種不同的組合。但是這道具身上怎麼還有一道紅色的,這是哪一個檔次的?」

歐山看了看道具中間的一道長長的紅線,說:「這器具是給那些重度愛好者使用的,紅色代表懲罰,其餘的三種都是調教,一旦使用了紅色的功能,可能會對乳房造成嚴重傷害。」

「嚴重傷害是指什麼,會,會壞掉嗎?」茜涵的聲音裡竟然帶著激動的顫音。

歐山笑了笑,說:「壞掉倒不會,誰捨得弄壞難得的性奴呢,只不過,乳房可能會被擰得變形,嘿嘿。」

茜涵眼睛大亮,點頭道:「那我就要這個檔次的。」

歐山張大了嘴巴,觀眾也都有一瞬間的失神,他們沒想到這樣美麗的一個女人,竟然主動要求把她的乳房摧殘到變形。不過,這樣的淫蕩氣息,比剛才的茜涵更加強大,一時之間連我都激動不已。

歐山哈哈大笑,將箱子裡的東西都擺出來,然後示意拍攝繼續。

麗珊上前拿起兩個圓形的扣具,然後分別戴在茜涵的乳暈上面,緊縮的扣具勒住了茜涵的乳尖,這也讓她的奶水無處排泄。麗珊用力一擠,茜涵的乳房被捏得膨脹起來,可乳汁在沒有出現,只是這加倍的痛苦讓茜涵也皺了皺眉頭。

「現在,該給這下賤的母狗戴上奶子鐐銬了。」麗珊撿起一個虐乳器,開始往茜涵的乳房上面套。這圓形的器具看來是用一種比較輕巧的合金製成的,猙獰的圓圈套上去後,竟然沒有引得乳房下垂。這器具依靠四個帶著吸盤的圓圈,套在乳房的不同位置,然後勒緊,結實牢固地附著在乳房上面。

虐乳器內部垂著十幾條綠色束帶連接的鐵夾,此時由麗珊逐一夾到茜涵的乳房上面去,一塊塊白皙的乳肉被夾子弄得妖豔飽滿。這些鐵夾的力道雖然不小,但對柔軟的乳房來說也算不上多大的挑戰,茜涵只是發出了輕輕的哼聲。

相比之下,在眾人面前,在鏡頭面前遭受這種羞辱,對她來說要刺激得多,愉悅得多。

虐乳器上面標記著黃色的是兩套夾棍,可以控制夾住的力度。有了茜涵的表態,也為了讓她的乳房更加絢麗奪目,麗珊將兩套夾棍分別用在茜涵那只乳房的中部和乳暈上面一點,同時用上了吃奶的力氣擰緊夾棍,這讓茜涵的乳房漲成了紫色。

威力初步釋放的虐乳器已經讓茜涵露出痛苦神色,喘息也重了很多,但她的眼神卻越來越熾熱,嘴裡發出的也是快樂的呻吟,這讓麗珊暴虐的程度節節攀升。

虐乳器上面藍色的部分是八條小筒,上面一個安全扣具彈開後,一根長達二釐米的尖利鋼針就露了出來。這個刑具一旦扣上,立馬會從八個方向刺入茜涵的乳房,紮出八個小孔。

「看好了,看看這只母狗的奶子處刑的瞬間!」麗珊叫喊著,然後一下子壓上扣具,八根針齊刷刷刺進茜涵的乳房裡面,觀眾爆出一陣驚呼,茜涵則發出一聲尖叫!

現在,茜涵的乳房已經快不成樣子了,乳肉似乎都在顫抖,然而最終的懲罰還沒到來。

麗珊露出殘忍的笑容,然後雙手握住虐乳器,將整個器具從中間旋開,緩緩扭轉一百八十度,而且整個器具竟然在緩緩拉長。這最終的紅色方案竟然是變化虐乳器的形狀,前面那麼多的道具也隨著扭轉,整只乳房逐漸拉長,似乎要把這團稚嫩的美肉扭爛,徹底地破壞!

茜涵終於發出慘叫,她的一隻乳房已經被扭得不成樣子,然而,這還只是一邊的乳房。接下來,麗珊用殘忍且熟練的手法,讓茜涵另外一隻乳房也好好體驗了一次。

茜涵雖然因為乳房的變形,面容有點痛苦之色,然而隨著藥力的逐漸擴散,她全身散發出來的愉悅饑渴氣息卻是越來越濃厚,晶瑩的液體已經覆蓋了大腿根部的一大片,明眼人都知道她體內的欲火正在翻湧不息。

麗珊走上前,手指帶著狐媚的氣息,輕輕挑撥了幾下,落點全在茜涵的乳尖,這點刺激如辣油入口,頓時激起幾聲呻吟。竟然有如此大的反應,而這對乳房還處於嚴重拘束的狀態下,這讓麗珊露出了些許驚訝的表情。

麗珊往後面一揮手,剛才那兩個戴著頭套的男子又走上前來,紛紛卸下衣服,露出猙獰粗暴的下體。我悄悄問了身邊的譚宏,據他說,這兩人都是本地的「鴨」,收費還不低的那種,算是歐山的熟人。畢竟,歐山的事業讓他認識了很多富有的女性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