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淫妻~旅行中的驚喜

第一章•意外

茜涵是我的妻子,在認識她的初期,我對她的印象只是個漂亮的知性女人。一頭秀麗的長髮,帶點稚氣,自信但是容易害羞的可愛臉蛋,平時裡喜歡戴個黑框眼鏡,遇到人總是彬彬有禮的樣子。然而,在我們發生了男女之間的那種關係之後,茜涵給了我兩個大大的驚訝,其一是她的身材跟臉蛋完全是兩種風格,那是火辣到極點的凹凸身體,脫下衣服的同時,端莊兩字就丟進了垃圾桶。其二是她對性愛的接受程度,我確確實實是開發了尚是處女的她,然而她對性愛那日新月異的接受能力卻讓我望塵莫及。

茜涵的哺乳任務結束後,我們相約去旅遊一次,放鬆心情,好好過幾天快活的日子。在懷孕期間,茜涵多次想要嘗試性愛,但安全問題始終讓我們畏手畏腳,於是兩人都憋了挺長一段時間。這次外出,我們首先考慮到的,就是好好過一下夫妻生活。

自駕遊的第二天,我們來到一個小城,這兒古樸古香,山靈水秀,遊客也不多,給人一種恬靜悠閒的感覺。我和茜涵手牽手在一條寂靜的街道慢慢散步,一邊是鬱鬱蔥蔥的樹林,一邊是日久失修的房屋,看不到一個居民,顯得有些荒涼。我們的目的是繞過這條街道,到樹林的那邊,欣賞一個小湖。

拐過一個彎角之後,茜涵突然停了下來。我轉頭看到她的臉,那是一張帶著些許緊張,少許紅霞,目光灼熱的清麗小臉。「老公,要不要在這兒,做那個啊?」她的聲音雖然越說越小,卻是透著一股堅定。

「做什麼啊,你餓了嗎?」我笑著裝傻,心裡卻是隱隱緊張。

「哼,餓了哦。」茜涵瞪了我一眼,然後動手拉住我的上衣,一下子解開了數個紐扣。

我仔細看了看周圍,樹林那邊看來一般也不會有人經過,這個拐角恰好有一塊地方凹了進去,只有一面是向著街道的。此時街上空蕩蕩的,目光所到之處一個人都看不到。但是,要在這樣的環境裡做愛?這實在太大膽,太刺激了,饒是觀念十分開放的我也有些承受不住。

然而,茜涵不給我猶豫的機會,她把我的上衣解開之後,自己也解開了上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露出裡面的黑色胸罩。「快點啦,現在沒人,快把人家就地正法嘛。」茜涵語聲輕顫,臉上已經滿是飛紅,然而手卻是一刻不停。

「嘿,誰怕誰啊,今天就來一次野戰!」我心一橫,豁出去了,一把將茜涵摟住,吻上了她的雙唇,雙手往她的胸部摸過去。茜涵的乳房本就圓潤豐碩,此時才剛剛停止哺乳,更是大了兩圈,看起來十分震撼,摸上去也是極具手感。

茜涵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她表現得比以前更加興奮,更加狂熱,短裙很快就被她自己脫了下來,套在腳裸上。我的視線不斷劃過周圍,這裡畢竟是戶外啊,實在太大膽了。

茜涵似乎知道我的擔憂,在我耳邊輕聲道:「這裡沒人認識我們,即使真的被看到,也不是什麼大事嘛。」她說這話的時候聲音裡透著十足的緊張,但身體卻是迅速熱起來,動作也變得更加直接。

不多時,茜涵已經距離一絲不掛不遠了,她全身上下只剩下鞋襪還沒脫,一對豪乳在我的胸膛摩擦不休。我的狀況也沒好到哪去,上衣還剩一隻袖子披掛在身上,褲子脫到了小腿,胯下陽具已經怒不可遏,朝著茜涵一陣一陣示威。

茜涵羞紅了臉,她拉著我的雙手,貼上了那對動人的美乳,然後一手撫摸著我的陽具,眼波蕩漾不休。我望著她那在陽光下更顯雪白嬌嫩的皮膚,喉結一陣揪動,再也無法忍耐。

來吧,在這大街上狠狠幹你這個小婊子!我怒吼著,一把抓住茜涵的腰肢,陽具朝著她那幽深溫柔的肉洞捅過去。茜涵一陣嬌喘,她腰肢一陣扭動,竟然轉過身去,雙手拉著我的雙手,喘氣道:「從後面,狠狠地欺負我吧。」

我頓時明白了茜涵的意思,在這種地方用後進式,意味著她的一對美乳,將會朝著街道的方向晃蕩,強烈的刺激感衝垮了我們的心防。我腰肢一挺,陽具直入,頓時塞滿了茜涵的陰道。

茜涵的陰道內又熱又緊,想不到她生育過後還能恢復如初,這一吸一吸的爽快感覺,簡直要把我送入雲端。茜涵也發出陣陣淫叫,我們兩人動作越來越大,水聲在空蕩蕩的街道上傳播,淫蕩無比。

正當我們沉浸於激情的世界時,背後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瞬間將世界變成一片冰寒之色。「嘻嘻,姐姐好漂亮哦。」

這一聲讓我們兩魂飛魄散,猛然回頭一看,只見一面破損的磚牆上方,冒出一個胖乎乎的頭顱,正在向這邊發出傻笑。這牆壁後面是一棟破損的舊房子,咋看上去就是廢棄已久的樣子,沒想到竟然會有人!

大驚之下,我和茜涵立刻分開,但這脫了的衣服可沒法立刻穿上去,視線不由得跟偷窺的那人對上了。此人面容呆滯,眼神無光,長得胖乎乎的,看到我們如此的醜態也沒有合理反應,只是傻傻地笑著,口水從嘴角流出。

原來,這是一個傻子,不知道為什麼出現在廢棄房屋裡,恰好看到了我們的激情一幕。

稍微冷靜下來之後,茜涵抓起衣服,拉著我,示意進這屋內看看。茜涵的反應大出我的意料,一般情況下不是應該立刻遠離這裡嗎。茜涵饒有意味地看了我一眼,有點害羞地道:「這樣被陌生人看到,好刺激呢,看看這傻子家裡還有什麼人吧。」

我感到哪兒不對勁,但還是跟著一起進去。這舊房屋確實破爛不堪,天花板也只有一半是完整的,看上去還有兩間房可以擋風避雨,難以想像竟然還有人住著。那傻子見到我們進來,也不阻攔,只是笑嘻嘻看著我們,他的身體十分壯實,但表情歪斜,看上去有種詭異的感覺。

傻子看著茜涵那光潔的柔軀,眼神定格在她的酥胸上,肥肉堆出了笑容,仿佛一個被淫藥奪去意識的人。他沒有靠近我們,看上去倒是比較友善,但這種精神狀態有問題的人是不可以常理計的。

左右沒有尋著別人,茜涵看了看傻子,然後在我身上輕輕一推,羞紅了臉說道:「老公,你去外面等著吧,好不好?」

我看著她的眼神,那是一種帶著炙熱欲火的堅定信念,茜涵要做的事,我大概心中有數了。「你決定要這麼大膽一次嗎?」我認真地問,看著她的眼神,再次確認了她的意志。

「好吧,那我在外面等著,」我摸了摸茜涵的頭,然後走了出去。我們一貫都這麼開放,說實話,她在首次戶外做愛之後,想嘗試一下跟陌生人做愛,也是可以想像的。

我繞到屋後,在破損的外牆上找到一個小缺口,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到牆內的情況,距離也不遠,甚至能聽到兩人的說話聲。

茜涵走到傻子面前,注視了他一會,試探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傻子笑呵呵地答道:「我叫傻蛋,嘿嘿嘿。」

這名字倒是很貼切,想來是認識他的人給起的外號。茜涵接著問道:「你剛才,看到什麼了?」

傻子笑嘻嘻地指著茜涵,說道:「我看到姐姐你在咻咻,嘿嘿嘿,好漂亮。」

茜涵臉上一紅,說道:「你知道姐姐在做什麼嗎?」

傻子點點頭,聲音中透著十足的憨態,「姐姐在咻咻,我老姐說過,將來我也要找個女孩子咻咻,這樣我就可以有孩子了。」

「你,你知道怎樣做愛,不,怎樣咻咻嗎?」茜涵雙手撫胸,拿在手裡遮擋身體的衣服滑落了少許,露出驚心動魄的魅力。

傻子想了想,表情更加歪斜了,半響後,他搖了搖頭。

「那你想不想學習學習啊,姐姐可以教你哦。」茜涵邊說邊看著他的臉,直到傻子鄭重地點點頭,才繼續道,「只不過,你要完完全全聽姐姐的話,否則姐姐就不給你咻咻了,可以嗎?」傻子又點了點頭。

「那好。」茜涵臉上飄滿紅暈,她鬆開了遮擋身體的衣物,讓自己以全裸之姿呈現在傻子面前,然後手指著傻子,說道:「傻蛋,姐姐我已經脫掉衣服了,你也要把衣服脫了哦,咻咻是不可以穿衣服的。」

「但是不穿衣服會生病的啊。」傻子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傻蛋,你說過會聽話的吧?咻咻的時候身體會好熱好熱,所以才不能穿著衣服,否則會中暑的哦。」茜涵繼續勸說。

「中暑?不要不要,會頭暈的,我不要中暑!」傻子大力搖頭,開始脫去自己的衣服。隨著他的一身肥肉慢慢呈現出來,我隔著那麼遠都可以看出來,這傻子肯定絕少沐浴,身體髒得可以。

茜涵距離傻子那麼近,此時肯定已經聞到了難聞的體味,她眉頭一皺,但眼光很快就被傻子的下體吸引過去。那是一根長度超過二十釐米的壯碩肉棒,這傻子雖然智商不行,但陽具卻高出平均水準,此時也完全顯露出男性雄風。

傻子低頭看到自己那翹起的肉棒,大呼小叫起來,肥手想要遮住,但又是一副手足無措的模樣。茜涵輕輕握住他的手,止住了他的動作,溫柔地說道:「傻蛋,你是男人,男人這個地方變大了的話,說明很想要跟女孩子咻咻了哦。」

傻子似是而非地摸摸頭,穩住了情緒,他的體重看上去有茜涵的兩倍,可動作扭扭捏捏的像個嬌羞的少女。

茜涵輕輕道:「聽姐姐的話,放輕鬆,不要緊張,現在姐姐要先幫你清洗小雞雞。」她的雙眼放光,臉帶紅霞,如蔥的纖手輕握怒漲的巨龍,然後用櫻唇親了上去。傻子的呼吸像是急促了一點,他看著茜涵的舌頭在龜頭上滑動,雙手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享受。

茜涵舔著那不知道多久沒有清洗的龜頭,貪婪地吮吸上面沉澱的男人體味,而且還是在自己老公的偷窺下。巨大的刺激讓茜涵逐漸興奮起來,她的腰肢輕輕搖晃,雙腿不由自主地夾住了,摩擦著大腿中間的私密部位。

我認真看著茜涵的淫蕩表演,她的表情是那麼陶醉,甚至比我見過的任何一刻都要陶醉,狂亂,迷離,酣暢的表情夾雜其中,無法偽裝的是微顫的軀體。茜涵一對豐滿的乳房幾乎要碰到傻子的大腿上,膚色深淺迥異的身體靠得如此近,光是看著就讓人血脈僨張。

那傻子看上去也有三十多歲了,不修邊幅加上那傻裡傻氣的樣子讓他顯得格外骯髒,可以想像到那跟肉棒上面會有多麼濃烈的氣味。然而,茜涵只有剛剛接觸到的時候微皺了眉頭,現在的她似乎在吮吸一支甜美的雪糕。

傻子顯得有點手足無措,他不敢退後,也不敢撫摸茜涵的身體,還是茜涵牽著他的手去摸她的乳房。「這裡是姐姐的乳房哦,喜歡嗎?」茜涵問道。

傻子大手一捏,嫩肉在手中變化形狀,他有點不解,但看得出並不討厭。「我老姐說,不可以摸女孩子的胸哦,會惹女孩子生氣的,我不要你生氣。」

「傻蛋,姐姐我允許你摸,你就可以摸哦,你的手很舒服呢,再用力點。」茜涵雙眸閃爍,臉上浮起濃烈的情欲氣息,挑逗乳房的快感源源不斷地沖刷著她的身體。過了一小會兒,茜涵輕輕握住傻子的肉棒,摸索著往自己那濕熱的肉穴移動,臉上越來越紅。

「傻蛋,你想不想跟姐姐咻咻啊?」茜涵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那動作就像在挑逗一個純情少男似的。

傻子呆呆地看著茜涵,胯下肉棒傳來的觸感多少調動了他的原始本能,「姐姐你要給我生孩子嗎?」

「是呀,你要好好聽話哦。」茜涵拉著他的手,讓他在地上躺下,一柱擎天。然後,茜涵張開雙腿,在他身上緩緩坐下,小穴溫柔地吞進肉棒,兩人身體終於契合在一起。茜涵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潔白的雙腿索性夾住了傻子的上半身。

在茜涵的指揮下,傻子雙手捧住她的腰身,然後開始慢慢地上下抽插,那巨大的肉棒就在穴中進出,帶出清亮的淫蕩液體。茜涵的臉色變得愈發紅豔,她握住傻子的雙手,貼上了自己的乳房,柔聲道:「現在,姐姐想要你大力打這個地方,要用力氣打哦。」

傻子奇道:「姐姐你又沒做壞事,為什麼要打你啊?」

茜涵微微一笑,解釋道:「這不是懲罰姐姐哦,咻咻的時候,姐姐喜歡打這個地方。你看啊,姐姐這個地方軟軟的,長得跟你不一樣吧。如果你用巴掌狠狠打這個地方,姐姐會感到很舒服哦,你不是喜歡姐姐嗎,那就幫幫姐姐吧。」

傻子點點頭,他揚起手掌,呼叫著狠狠一下打上去,巨力打得茜涵的乳房一陣狂晃,聲音震得牆壁外的我都心頭一驚。茜涵發出舒服的呻吟,看著有點驚詫的傻子,說道:「打得好,再打幾下好不好啊?」

這傻子雖然呆頭呆腦,力氣卻是不小,當下就鼓足力氣,左右開弓,打得茜涵的乳房幾乎要甩飛出去,嬌嫩的表皮迅速泛紅。茜涵的乳房雖然進入哺乳期,但那乳尖仍是嫣紅一點,絲毫沒有變黑。此時在傻子的蠻力摧殘下,那紅點在空中狂舞,顯得極為淫蕩。

茜涵腰肢扭動,用自己的陰道撥弄傻子的肉棒,傻子也逐漸學會基本動作,迎合著茜涵的身體,一下一下將肉棒捅到肉穴深處。這強烈的香欲場景霎時之間讓這破敗的房屋變得宛若淫亂天堂,絲絲讓人心蕩的氣息在空氣中飄蕩。

正當兩人臨近高潮,茜涵的叫聲越來越大聲時,房屋的大門再次被打開了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院內。

我心內一驚,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那是一個膚色較深,身著淺藍連衣裙,手裡提著一個飯盒的少女。少女的出現讓茜涵的動作停了下來,傻子看到少女的時候也僵住了。那少女看到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腦筋停頓了一會。

反應過來時,少女非但沒有膽怯,反而是摸出手機,鼓足勁兒對著茜涵猛拍,一邊拍還一邊說:「多不要臉,竟然強姦我的舅舅,變態,下流!」

看到驟然閃起的閃光燈,茜涵大驚之下,下意識般向她撲過去,然而插在穴內的肉棒卻變成了一塊絆腳石,反而使得她的身體向前倒去。在肉棒脫離茜涵的小穴時,一股白色的漿液從穴口湧出,同時還從空中倒摔而下,弄得肉棒一塌糊塗。

少女看著茜涵下體的異樣,帶著鄙夷的目光又多拍了幾張照片。原來,那傻子已經在茜涵的肉穴裡射了精液!

少女收起手機,雙手叉腰,怒氣衝衝地看著茜涵,眼神裡說不出的鄙夷。「變態,竟然偷偷跟我舅舅幹這種事,要不要臉啊!」茜涵滿面紅赤,這情景已經無比尷尬,解釋的餘地都沒有,在少女的逼問下,茜涵束手無策。少女目光不斷向周圍掃去,應該是在確認是否有別的人在旁邊。她的目光掃過牆壁時,幸好沒有發現我。

眼前這情景,說危險也不危險,只是尷尬無比,又有一股異樣的刺激。那少女看上去身體單薄,又單身一人,茜涵如果要強行逃走也是沒問題的,更別說還有我在外面。

茜涵支支吾吾中提到,她自己來這小城是旅遊,偶然經過這小屋,色心起了就跟傻子雲雨了一番。她沒有提到我,只是說自己獨自來旅遊的,也沒有說我們在街上做愛的事。

少女責問中透露出,這傻子是少女母親的弟弟,天生弱智,平時獨自住在這個破敗的屋子裡,由少女送來飯菜。這個時候,少女就是來送飯的,卻看到了這樣一幕。

少女手握茜涵的豔照,不由分說地抓住茜涵的一隻手,連拖帶拉地要把茜涵拉回家,讓她母親來處理。茜涵身處陌生城市,本來沒必要懼怕這少女,裸照什麼的,在不知道姓名身份的前提下,連威脅都談不上。茜涵已經開始冷靜下來,她應該也知道這些的,可她沒有向我求救,甚至沒有試圖掙扎,反而是有點隱隱喜悅?

怒火沖天的少女粗暴地拉起茜涵的手,將她拖回去。我猶豫著沒有從彎角走出來,從轉彎處悄悄看去,茜涵臉上的表情雖然驚恐,但眼神卻一如既往,不如說更加地炙熱。在茜涵回頭的一瞬間,我們的眼神交織在一起,那熟悉的,令人安心的眼神。

原來如此,我暫時打消了撲出去的想法。

我們之間的默契告訴我,這是茜涵要我靜觀其變,不要插手的意思。不過,我還是會悄悄跟上去的。

過了一會兒,茜涵穿上衣服,乖乖跟著這少女回家去了,留下這一臉傻笑,猶自回味在剛才的破處體驗中的傻子。

第二章•模特

茜涵跟著少女回家,我則遠遠跟在後面,雖然我沒什麼潛行跟蹤的專業技術,好在距離不遠,繞過一條街道就到了。少女的家看上去也挺普通,一棟二層的小樓,在這城裡隨處可見。

跟蹤來到門外,我可不能貿然進去,但通過門窗又看不到裡面的情況。這小樓對外只有一個門,從茜涵進去之後,再也沒有別的人進去。

茜涵顯然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想去打擾她。在等待消息的時候,我發現少女家的斜對面就有一個小面店。在面店中點了小吃,消磨時間時,我以遊客身份,問起附近居民的生活情況,巧妙地轉移到斜對面那戶人家的情況,趁機從老闆口中套出一些資訊。

這少女家只有她跟母親兩人,父親常年在外地打工,另外還有那個傻子舅舅,平時是不會過來的。少女還在上學,母親在家裡做著一點手工活,一切都沒什麼奇特的。在這種小城,這類家庭十分常見,經濟情況說不上好,但也不至於窮困潦倒。在這樣的家庭裡,茜涵會遇到什麼事呢?我在腦海裡設想無數可能性,慢慢地就浸淫其中,時間也一分一秒流逝。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我吃完了一碗面,又無聊地坐在這兒等著。幸好這兒不是什麼繁華路段,面店裡難得有客人,老闆倒也沒趕人的意思。終於,有一輛小貨車在對面停下,然後從少女的家裡走出三個人,最前面那人儼然就是茜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