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女友小雯

每篇文章裡都附了幾張他當時拍的做愛照片,配合那直接粗俗的文字,說實在真的是非常刺激。雖然本來的目的不是要看這些色情文章,但我看著看著,胯下的肉棒還是不爭氣地硬了起來。

我打開最新一篇上鎖的文章,裡面的內容又燃起我心中的怒火:

「幹!今天過了個好爽的生日!小蕙帶了她同學來幫我慶生,這小妞我之前就想幹很久了,今天總算是給我幹到!我叫阿祥拿藥參在飲料裡請她喝,沒多就她就迷迷茫茫整個隨我們擺佈了。我把她帶到廁所裡幹,這小妞果然跟小蕙不一樣,機掰有夠緊!幹得我超爽!當壽星就是要大方,所以我後來也讓阿祥他們一個一個進來幹,反正最後都是要帶回家,晚上有的是時間。」

最後一行讓我瞠目結舌:「反正最後都是要帶回家,晚上有的是時間。」

阿忠這混帳,難道他那天不只在KTV姦了小雯,還把他帶回家過夜!?我趕忙看了下去。

「後來我帶小雯跟小蕙回家,結果阿祥硬是要跟。這色胚一直想幹幹小蕙,我想反正上次也幹過他馬子,而且今天我有小雯可以玩,就讓他一起來了。」原來除了小雯之外,阿忠還幹過其他人的女友,這傢伙真是個人渣!

「我跟阿祥把這兩個婊子幹到天亮,過程懶得打了,你們自己看影片吧!」文章的最後附上一串檔案連結。沒想到這小雯姦淫事件不但有後續,而且還被阿忠拍成了影片!我雙手發抖地點下連結。

檔案很大,將近有一百Mb,幸好宿舍的網路不錯,並不需要下載很久。等待檔案下載的這段時間,我心中五味雜陳,很像是等待認屍的被害者家屬,但是還多了點期待的情緒……

等等,期待?

我瞧了瞧胯下,發現自己的肉棒仍舊昂然聳立,而且變得比之前還要堅硬。這怎麼可能!?看著女友被別人強姦,我竟然會感到興奮!?這時我眼角瞄到地上有些白色的痕跡,那是精液乾涸之後的樣子。怎麼會有這些精液!?霎時,那些被我下意識忘掉的記憶全部回到了我的腦海裡--

上午十一點,我滿眼淚水地看著螢幕上小雯被人輪姦的照片,右手拿著滑鼠持續按下左鍵,而左手則緊握著自己的肉棒不斷搓弄,直到最後,雙眼看著眾人抬起小雯讓精液滴落的照片,自己肉棒裡的精液也噴灑到了地上。

這怎麼可能!?原來我看到小雯被輪姦時,就已經興奮地打了手槍!?正當我為此錯愕時,「叮咚」一聲,影片已經下載完畢了。我匆忙點下開啟,螢幕中跳出了播放視窗……

(下)

影片的場景是在一個房間裡,這房間我在照片中看過無數次,很明顯是阿忠的房間。小雯躺在加大的雙人床上,仍舊不醒人事。小蕙則是被阿祥摟著站在床邊,臉上露出些許畏懼的神情。

「小蕙,我等一下要幹妳同學,妳今天就好好伺候阿祥,知道嗎?」正在調整攝影機角度的阿忠頭也不回地吩咐著,小蕙怯怯地點頭。攝影機調整好之後,阿忠轉身走向躺著的小雯,一邊脫去自己的衣服;而這時阿祥已經全裸地坐在床上,讓小蕙奮力吸吮自己的肉棒。

阿忠將小雯那早已皺巴巴的制服上衣從中間粗魯地撕開,讓小雯的美乳暴露於鏡頭之中;看來她的胸罩早在KTV就不知被脫到哪去了。阿忠一手握住小雯的胸部咨意揉捏,另一手則掀起小雯的裙子,然後把中指插進她幼嫩的陰道裡攪弄,昏迷不醒的女友受到刺激,慢慢發出「嗯……嗯……」的輕聲呻吟。

看見照片中女友被姦淫就已經夠令我難受,現在親眼看著女友在影片中被人玩弄的樣子,更是令我心痛不已。不過我發現我的心跳越來越快,胯下的肉棒也越來越硬--難道我真的喜歡看女友被人幹?

阿忠繼續摳弄了小雯一陣子,直到確認小雯下面開始濕潤,就把手抽出來,將小雯修長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把粗大的肉棒對準小雯的陰戶,用力地頂了進去。

「啊!」受到這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小雯慘叫一聲醒了過來。剛開始她還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等到她發現阿忠正在強姦自己,小雯開始扭動身軀想要反抗:「不要……不要……」可惜藥效剛退身體完全使不上力,只能任由阿忠繼續在自己體內抽插。

「忠哥……拜託饒了我……」知道自己無法反抗,小雯轉而乞求姦淫她的男人放過自己;但這也是徒然,這麼可愛的美少女無力地躺在自己胯下,天底下有哪個男人會放過她?「呼……呼……好啊,等我幹爽就饒了妳。」阿忠一邊奮力抽插一邊說。

這時阿祥剛好讓小蕙口交完,他命令小蕙趴跪在小雯身旁。小雯發現小蕙,急忙向這位好朋友求援:「小蕙,救我……」然而小蕙自身難保,只是歉疚地向小雯道歉:「小雯……對不起……」

「妳向她求救也沒有用啦!小蕙就是特地把妳送來給忠哥幹的。」阿祥一邊扶著小蕙的豐臀從後方抽插一邊說。

「什麼?……怎麼會……」小雯無法相信自己聽到是事實。

「對不起,阿忠……一直想幹妳,他說……要是我不……不把妳帶來讓他玩玩……他就……不要我了……」阿祥猛烈的抽插讓小蕙幾乎說不出話,不過小蕙還是斷斷續續地努力把話給說完。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嗚嗚嗚……」得知真相的小雯傷心地嗚咽起來。看見自己的女友在螢幕中哭泣,我的心如刀割,但是肉棒卻仍然堅硬無比。

「幹!臭婊子哭屁啊!?老子願意幹妳是妳的榮幸!」阿忠用力地拍了小雯屁股一掌,在白皙的皮膚上留下淡紅色的印子。「等下幹久了,妳就知道會知道被老子幹有多舒爽了!」阿忠說完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此時小雯已陷入絕望,只是低聲哭泣……

接下來的時間沒有人說話,房間裡只充斥著肉與肉碰撞發出的「啪!啪!」聲響、小雯的嗚咽聲與小蕙的呻吟。直到三分鐘後,阿祥慢慢開始低聲呻吟,最後抓緊小蕙的屁股用力一頂,「喔……」阿祥全身輕微抽搐,看來是射精了。

「真沒擋頭!」阿忠嘲笑身旁的兄弟,自己繼續猛力地幹著胯下的小雯。

「忠哥別這麼說,我還行!我先去旁邊休息一下,等等再來!」阿祥不甘心地將軟掉的肉棒從小蕙體內抽出,下了床坐到旁邊椅子上觀戰;小蕙手腳一軟癱倒在床上。

「妳別偷懶,過來幫妳同學爽一下。」阿忠不顧小蕙剛被幹完,竟然叫她幫忙一同玩弄小雯。小蕙無力地撐起自己的身體,爬到小雯身邊親她的乳頭。

「嗚……小蕙……不……不要……」小雯想要掙脫,但是身體被阿忠牢牢抓住,只能任由小蕙吸舔自己的乳頭。小雯就這樣被兩人同時玩弄著上下半身。

「嗚……嗚……嗯嗯……嗚……」不知是小蕙吸吮乳頭奏效,還是阿忠持續抽插的關係,小雯的嗚咽聲中慢慢開始混雜著舒服的呻吟聲。阿忠聽見小雯開始呻吟,得意地說:「怎麼樣,會爽了吧?」然後將小雯一把抱起,自己躺在床上讓兩人呈現女上男下的姿勢。阿忠的腰部如電動馬達般不斷向上頂,每頂一次都讓小雯發出舒服的聲音,可愛的雙乳也不斷上下搖晃。

「嗯……我沒……沒有……啊……」小雯嘴裡否認,但是叫出的聲音卻越來越嬌媚;白皙的肌膚也因為興奮的關係而開始顯得潮紅。阿忠持續幹了小雯兩三百下,才稍微停止抽插的動作。小雯無力地趴在阿忠身上,以為可以暫時獲得喘息的機會,沒想到才剛倒下,阿忠就用粗壯的雙臂抱住小雯的身體,稍稍調整角度之後又開始幹她。

「啊……不要……喔……」不理小雯的哀求,阿忠的反而越幹越猛,肉棒快速地在小雯的陰道抽插,每次進出都帶出一些透明的、像是小雯淫水的汁液。

「嗯……喔……啊啊……」此時小雯的聲音此時完全變成了舒服的淫叫,看來她已經開始享受自己下體被抽插所帶來的快感。我可愛的女友竟然被別的男人強姦,還爽到叫了出來……我心中難過,但也矛盾地越來越興奮,加快了自己搓弄肉棒的速度……

幹了幾百下之後,阿忠抽插的動作變得更加激烈。我本能地察覺到,最不想看見的一刻終於要到了……阿忠要射精了!過不其然,阿忠低吼一聲:「我要射了!」然後用盡全力將肉棒頂進小雯的陰道的最深處。

被幹到恍惚的小雯聽見他這麼說,驚嚇得回過神來,身體拼命掙扎:「不!不要射在裡面!」然而已經太遲了,只見阿忠身體一陣顫抖,將滾燙的精液全數射進了小雯的子宮裡,燙得小雯不禁發出舒服又絕望的叫聲。

我閉上雙眼,不忍看見這令人心碎的一幕;然而小雯銷魂的叫聲如箭般無情地刺進我耳中,傳達到我的大腦。我知道我的精關是守不住了。就在阿忠結束射精的同時,我緊握肉棒,「嗯」的一聲,白濁的精液也從馬眼不斷噴射而出,讓整間房間充滿栗花的味道。

「嗚……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會對不起我男朋友……」小雯掩面哭泣。聽她掛念著我,我感到一陣欣慰和深深的愧疚:小雯,對不起……我竟然看著妳被別的男人幹,還看到興奮得射精。

「男朋友?哼,妳男朋友有我強嗎?」阿忠輕蔑地說,同時起身將肉棒從小雯的陰道抽出,大量的精液立刻從小雯被幹到紅腫的陰戶沿著大腿垂流下來。本以為酷刑終於結束了,沒想到阿忠只是讓小雯轉身趴在床上,說:「今天過後,我保證讓妳忘了妳男朋友!」他竟然還想繼續姦淫小雯!

只見阿忠從床頭拿了一條不知名的藥膏塗抹在自己的肉棒上,黝黑的肉棒馬上變硬聳起,彷彿剛剛沒射過精一樣。坐在一旁的阿祥見狀,驚訝地問:「哇!忠哥,這是什麼藥,這麼厲害?」阿忠說:「這叫猛虎膏。塗了它不但可以讓老二馬上勃起,還有春藥的效果。每次我塗了它幹小蕙,都能把她幹到失神。」靠在阿忠身邊的小蕙聽了雙臉泛紅,小聲地撒嬌:「阿忠,你壞死了……」

「你要不要用看看?」阿忠把藥膏丟給阿祥。「謝啦!忠哥!」阿祥拿到藥膏,馬上把藥膏塗到自己的肉棒,果然也瞬間勃起變硬。阿祥不禁讚嘆:「幹!真是神藥!小蕙,我們再來一次!」然後就撲上床將小蕙壓倒,肉棒再次插進小蕙的淫穴,把小蕙幹得叫出聲來。回到阿忠這邊,只見正阿忠扶起小雯的屁股,用沾滿藥膏的肉棒抵住小雯的屁股中間。難道……他想對小雯肛交!?

正在哭泣的小雯感覺到臀部傳來的異樣觸感,驚恐地問:「嗚……你……你想幹什麼!?」阿忠邪惡地回答:「幹妳屁眼啊!」同時將肉棒奮力往小雯的肛門插了進去!

「啊-----!!」小雯的慘叫聲傳遍了整個房間。雖說棒有經過藥膏潤滑,但是小雯未經人事的稚嫩肛門怎能承受這樣的衝擊?小雯眉頭緊鎖,咬著牙拼命地抓住床單,想要紓解這痛徹心肺的感覺,然而阿忠一次次的猛烈抽插,都讓她痛不欲生,忍不住再度哭叫出來。在旁邊被阿祥幹著的小蕙轉頭看著小雯,臉上滿是擔心與愧疚。

阿忠無情地幹著小雯的屁眼,說:「臭婊子忍耐一下,等下藥效發揮妳就知道爽了!」此時我心中竟然也希望那藥膏真的有效,畢竟與其讓小雯承受那樣的痛苦,還不如享受被幹的快樂來得好。

過了幾分鐘,聲嘶力竭的小雯慢慢地安靜下來,絕望地承受阿忠每一次的抽插。我看著小雯呆滯的神情,胯下的肉棒又不爭氣地硬了起來……

藥膏慢慢發揮了效力,小雯感到身下傳來的痛楚逐漸變成快感,忍不住又開始低聲呻吟。快感越來越強烈,小雯的嬌喘也越來越大聲。

「怎麼樣,爽不爽啊?」阿忠故意問著小雯。小雯不願承認自己已沉浸在肛交的快感中,並不回答,反而緊閉雙唇努力忍住呻吟。阿忠見狀相當不爽,一個起身將肉棒從小雯的肛門中抽出,說:「幹!不會回答是吧?那就不要幹了!」

原本被塞滿的肛門突然沒有了肉棒的插入,小雯感到一陣空虛;她難過地扭著屁股,想要減緩藥膏在肛門中帶來的搔癢感,然而只是越來越感到飢渴難耐。

「我問最後一次!有沒有爽?」阿忠拿起藥膏再度塗滿自己的肉棒,然後將肉棒抵住小雯的肛門。小雯掙扎了一陣子,最後終於還是淪陷於春藥所帶來的快感,小聲地回答:「有……」

「有什麼?」阿忠將肉棒稍微頂向前,再度質問小雯。「有爽……」小雯害羞地說,嬌小的屁股不斷扭動。阿忠還不滿足,繼續逼問:「有多爽?是誰讓妳爽?他怎麼讓妳爽?講大聲點,不然就不幹了!」小雯終於崩潰,大聲地叫出我最不想聽見、卻又最讓我興奮的淫穢話語:

「我好爽!忠哥幹我的屁眼,幹得我好爽!」要不是親眼看見影片,我絕對無法相信,像小雯這樣活潑可愛的高中女生,竟然會說出如此下流的句子!

阿忠很滿意小雯的答案,腰部用力一頂,再度幹進小雯的屁眼裡。如同堤防一旦出現了裂縫,之後很容易就會全盤崩塌,小雯不再矜持,隨著阿忠每一次抽插發出滿足的高聲淫叫:「啊!啊!啊!啊!不行……要死了!」小雯拼命搖著頭,及肩秀髮在半空中凌亂地飄揚,臉上卻滿是愉悅的神情。

剛剛小雯那一句淫蕩無比的話,已經讓我軟掉的肉棒再度硬起;看見她現在被阿忠瘋狂操幹屁眼的淫糜模樣,我的右忍不住握住肉棒瘋狂搓弄。我想,隨著小雯屈服於阿忠的淫威之下,我大概也已經屈服於自己喜歡看女友被幹的事實。我心中憤怒與悲傷的情緒漸漸地消散,留下的只有愈發高漲的性慾。

小雯身旁的阿祥與小蕙這組也沒閒著。阿祥見小雯狂亂呼喊的性感模樣,自己也將身下的小蕙翻了過來,以阿忠同樣的姿勢幹著小蕙的屁眼。小蕙的肛門早被阿忠開發過,此時只是毫無痛苦、享受地呻吟著:「喔……喔……好舒服……嗯……啊……受不了了……」

阿忠見狀竟然命令小蕙:「臭婊子!和妳的同學感情不是很好嗎?給我過來跟她喇舌!」小蕙服從地爬向身旁的小雯,張嘴吻上正在嬌吟的小雯;小雯早已被幹得意亂神迷,本能地伸出香舌與她交纏著。「嗯……嘖……嘖……喔……」兩個美麗的高中少女不斷交換唾液瘋狂舌吻,看得我血液直衝腦門,套弄肉棒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

不過兩人並沒有舌吻很久。肛門帶來的快感越來越強烈,讓小雯必須張大嘴巴淫叫,宣洩無法忍受的快感。小雯的叫聲越來越大,雙手也將床單越抓越緊,看來似乎快要高潮了。此時阿忠忽地將小雯從後方抱起站下了床,然後竟對阿祥說:「阿祥,別再幹小蕙了!過來幫我幹她前面的穴!」阿忠竟然想要兩個人同幹我的女友!

阿祥聽了高興地說:「不愧是忠哥,點子真多!」然後立刻把肉棒從小蕙的屁股中抽出。小蕙被幹得正爽,突然感到下面一陣空虛,焦急地懇求阿祥:「拜託……不要走,繼續幹我!」然而換來的卻只是阿忠的一頓訓斥:「幹!妳急個屁!給我先自己拿按摩棒去爽,等下我們幹完小雯再來操妳!反正晚上還有得是時間!」

阿祥走到小雯身前,抓住她的雙腿折到胸前,將肉棒用力頂進陰道裡。清純的小雯哪經得起肉棒一前一後插入的的強烈刺激,瘋狂地搖著頭用力嘶喊:「啊啊~~要死了!我要被幹死了!啊!啊!啊~~」

阿祥一邊抽插,一邊讚嘆:「喔喔……這小妞的機掰真緊,幹起來比小蕙還爽!我被夾得都快射了!」正在一旁拿著按摩棒自慰的小蕙聽見這番話,不滿地瞪著阿祥。

「怎麼樣?以後還要不要被我幹?」阿忠問道,屁股往小雯體內用力一頂。

「喔喔喔~~要!我以後……都要給忠哥幹!」小雯腦中早已只剩下性愛的快感。

「那妳男友怎麼辦?」阿忠又問。聽到這句話我嚇了一跳,緊張地等待小雯的回答。小雯看來已成為阿忠的俘虜,難道她會為了那粗大的肉棒而選擇跟我分手?

「我……我會瞞著他,偷偷讓忠哥幹!」小雯的回答讓我鬆了一口氣,看來她仍然打算繼續跟我交往。阿忠眉頭一皺,本來似乎想命令小雯跟我分手,不過後來又轉了念,說:「這樣也不錯,能一直幹別人的馬子!妳以後就繼續當他的馬子,但是只要我call妳,妳就要隨時來當我的性奴隸,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小雯乾脆地答應。真是難以想像,直到不久之前,我完全沒有想過自已的女友會成為別人的性奴隸;更不可置信的是,現在的我得知女友以後將背著我任人幹的事實,竟然還興奮得想射精!

「很好,那我就獎勵妳,先給妳一個爽快!」阿忠和阿祥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一前一後同時加速抽插被夾在中間的小雯,幹得小雯慘叫連連。

「啊!啊!啊!喔喔!要死了!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兩人抽插一陣,阿忠首先達到高潮,「喔喔」的一聲,將精液射進小雯的直腸。精液強烈的衝擊力讓小雯僅剩的理性煙消雲散,她大叫一聲,也達到了高潮:

「啊~~~~~~~~~~~!!」小雯雙眼翻白,全身不斷痙攣。雖然我和小雯做過幾次愛,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她如此激烈的反應。我看得雙眼發直,射精的慾望愈發強烈。

小雯的陰道陰道劇烈收縮,不斷地刺激阿祥的肉棒;阿祥禁不起如此快感,低吼一聲,將精液射進小雯的陰道裡。濃濁的精液衝擊到小雯敏感的子宮口,讓正在高潮的小雯又被帶到另一個巔峰。小雯仍然張大嘴巴,但已叫不出聲音,只能發出像是氣喘患者般「咻……咻……」的吸氣聲。沒多久,小雯就垂下頭來,昏死過去。

兩人見小雯失去意識,才將她放回床上。阿忠滿意地說:「這小妞真是不錯幹!剛好我明天沒事,明天就來好好給他幹個一整天!」

我終於知道,昨天中午打電話給小雯時所感受到不對勁的感覺是什麼了。那時候,小雯說話時背景一片靜寂,缺少了學校特有的人聲鼎沸--因為她根本不在學校!她那時一定還在阿忠房間,或許是激情過後正在休息,亦或許,她那時仍被阿忠幹著?小雯一邊忍受阿忠姦淫帶來的快感,一邊拿著手機和我通話,這樣淫穢的情景浮現在我腦海裡,將我的射精慾望推向頂點。

阿忠說完那番話,走向小雯將軟掉的肉棒放在她的唇邊;而不省人事的她,竟然本能地伸出香舌,舔著阿忠肉棒清理上面的精液……

畫面忽然停止,代表影片到這裡結束;但是我知道,他們四人的性愛盛宴,才剛要開始……我看著螢幕中,小雯舔著阿忠龜頭的靜止畫面,全身忍不住一陣抽搐,白色的液體激射而出。

精液盡洩的我如枯槁般坐在電腦前,心中充滿挫敗的感覺。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機「嗶」的一聲,告訴我收到了新的簡訊。拿起手機一看,是小雯寄來的:「我等一下放學要跟同學去逛街,你不用來接我了!」

原來已經接近放學時間,我連外套都來不及穿,趕緊跑下樓,騎上車直飆小雯的學校。這封小雯傳來的簡訊,很明顯是騙人的;她今晚一定又是要去接受阿忠的姦淫了。是要想盡辦法拯救小雯?或是放手讓她成為阿忠的性奴隸?我心中還無法做出明確的決定,但是現在只想親眼看見小雯一面。

好不容易飆到小雯學校,此時校門口已經充滿放學的學生。我努力望進人群中,想要尋找心愛的女友。過了許久,我終於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校門走了出來--是小雯!

我正想呼喊她,卻發現她和小蕙走在一起。兩人走到路邊,停在一輛黑色的改裝轎車前--那是阿忠的車!兩人坐進了車內,轎車急駛而去,留下呆立原地的我。我看見,小雯坐進轎車時,臉上浮現著期待的笑容。

我已經完全沒有與阿忠對抗的欲望了。小雯已經完全地成為阿忠的性奴隸,雖然我仍深愛著她,但是已沒有把她從阿忠魔掌中救出的信心與意志。或許,維持現狀,對我們而言都是最好的選擇吧!孤單地騎著車回家的我,心中只有一個願望:

「希望明天能夠在阿忠的相簿中,看見新的相片……」

【完】

*** *** *** *** ***

後記:在各位看見這篇文章的現在,我仍然與小雯交往著。和我相處時她的表現依舊如常,只是有時收到不知名的簡訊後,會匆忙結束約會藉故離去,相信大家都知道為什麼吧!而我呢?也背著他同時跟兩位女孩往來,那照片中的每一招我都用上了,那兩個女孩不知道有多愛我,屁眼也用過了,不過那會有味道,不舒服,試試就好

然而從那天之後,我們再也沒有做過愛。正確說來,應該是小雯再也不願意讓我看她的裸體。我知道原因:後來阿忠帶小雯去刺了青,在小雯身上刻下屬於他的印記。小雯不想讓我發現這個印記,不過我早就在相本裡新增的照片中,看見她那被剃毛後的光滑陰部,上面刺了六個藍色的小字:「阿忠的性奴隸」。

我並不在意,這反而讓我更感到刺激。 也許有天小雯他會醒過來,當他被玩膩後,真的再回頭跟我時,我將會給他這輩子最大的驚喜,那也是我們分手的那一天,人生真是無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