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柏拉圖之戀

作者:奴家

母子之間能否存在一種柏拉圖之愛情嗎?

即是,純粹是精神上的彼此愛戀。

我整天心神恍惚,沒法集中精神工作,就是為了這個問題。獨自躲在辦公室裡,任何人也不見,甚至我的秘書雲妮也想不見,免得她問長問短,因為她太好事了。

雲妮是我的「軍師」,她是公司裡最接近我的人,也是個好秘書,對上司懂得察言辨色。

假如我談戀愛了,不能瞞過她,因為她對我生活的規律瞭如指掌。我一天由早到晚要做什麼都要經她安排。而她最會旁敲側擊,叫我露出端倪,我終於承認我有如戀愛中的感受。誰令我有那般感受?我沒告訴她,她只知道他是個比我年紀小的男生。

這個自我請纓的愛情顧問說︰

「姐弟戀嘛,不稀奇。妳看,好像廷鋒和王菲不是曾經叫很多人羡慕嗎?可能最終會分手,但是過程是浪漫的,在其中就要享受無一刻。不要錯過機會,把握今天。好男人差不多絕種了,而且,像我們這般年紀……」

雲妮的年紀比我小得多,何況我呢。但她說的,正是我最需要的鼓勵。我有時會自問,是不是應該這樣放縱自己呢?雲妮不知道她是關心還是好事,藉故就提起我的「戀情」,探聽我的進展,甚至會單刀直入的問︰

「跟他上床沒有?」

我嚇了一跳,羞得臉紅。這些話不可以在辦公室裡談,況且,她是在估計著我在愛情路上的進展,更不適宜。從來沒從那方面想過,認為絕對不應該發生,也不可能發生。和兒子上床?那是不可思議的事。但是,她指出這個可能,把它放在我面前。任何戀情發展下去,就會朝向那個方向著想。

「雲妮,我們不會上床的,只是談得來,做個……做個朋友,性質純粹柏拉圖式。」

「我不相信。不要騙自己了,是妳對自己沒信心吧?妳恐怕他會嫌棄妳年紀比他大,不敢再進一步,是嗎?他願意和妳拍拖,就表示他不介意妳的年紀;他不介意,就會想到和妳上床。如果妳願意,妳只要暗示一下……」

「你不懂的了。我們真的不會……根本不可能。」我制止她說下去。

「不會不上床的!男女愛戀,情到濃時,就會愛到床上去。旁觀者清,雖然沒見過他,單看妳的心情,就可以肯定說,你們之間不止於柏拉圖。」

她不懂的。如果她知道那個男人是誰,她就不會這樣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一再對自己說,這是不可能,不應該從那方面去說,否則,我會害怕和他發展下去。我們雖然有點近乎在戀愛中的感覺,我也享受那種感覺,到底不是真正的戀愛。我們母子相依為命,一起打發時光,就是那樣簡單。

不過,雲妮提供給我的所謂「戀愛生活」的一切獻議,都願意試一試,把它應用在和兒子的生活裡。肯定的是,我們不會愛到床上去。不過,讓自己的生活裡添一點浪漫的氣息,那又何妨!

和兒子交往之中,確實能令我重拾了自信。他對我不會吝嗇溢美之辭,每一句聽在我耳中都是悅耳的音符,我開始相信自己仍具有女性的魅力,發現男人都注目在我的大腿上,兒子也不例外。

雲妮半帶開玩笑的話,好像很有道理。她說,我之所以把全副精力放在工作上,一派女強人作風,騎到男人頭上,可能是心理的補償……

比起雲妮我的戀愛經驗太少了。她是我的下屬,她的生活卻比我多姿多采,她可以把她的男朋友逐個數出來,比較他們的優點和缺點,包括在床上的表現。我沒有她思想那麼開放,那些和誰上過床的事情,就算有,都不會向人說的。

人們以為我有很多裙下追求者,其實很少。以我的年紀,和我一起出道的男人都結了婚。未結婚的都太不堪;成就不如我的、比我年輕的,都不敢高攀。老實說,每當有男人向我獻殷勤時,我會提高警覺,怕遇人不淑,給人騙財騙色。

誰能識透女人心?

昨夜無心睡眠,只因看見我的那個他,跑步回來,身上僅著短短的褲衩,半裸著的身體,青春鮮嫩。堅實勻稱的肌肉感,新鮮的肌膚感,讓我感受到一股呼之欲出的色慾氛圍。我像個瘋狂的老處女初入情場,整個晚上想著他,他和我只隔著一道牆而睡,我想過去看看他的睡姿和俊美的臉,像他兒時一樣。

他是我的兒子啊!我為何會為他心動失眠?

早上,上班前,他敲我的門,對我說︰

「媽咪,記得今晚我約了妳。穿漂亮點啊!穿我送給妳的那雙高跟鞋好嗎?妳穿細跟綁帶高跟鞋特別好看。」

「是嗎?」

我就著了迷一般,花了半個小時在鏡子前打扮,為那雙高跟鞋找配搭。終於認為自己夠好看了,開門出來,就看見他在那裡等我,對我微笑。他把我從頭到腳品評了一遍,他滿意了我才放心。

他說︰「嘩,妳越來越漂亮了!」

「是嗎?」

「有幸能約到那麼漂亮的女郎和我吃飯,羡慕死人了。」

「胡說,不要拿媽咪來開玩笑。把這些甜言蜜語省下來對年輕的女孩說吧!我不需要這些。」

「妳寧願我對妳說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

他湊近我耳邊,對我悄聲說:「妳的確很迷人。妳照了半天鏡子,妳不相信它嗎?」然後在我臉頰輕輕的親了一親,我的心就開始怦然跳動,一直跳。

在辦公室坐下我就看手錶,等下班。在辦公室的時間過得很慢,沒心情看文件,打進來的電話不是他的聲音,我只敷衍了事。我們已約定了,他不會打電話來。

他打電話來,是我一早告訴他會忙著,晚上會有商務應酬或開會。他會試一試,如果能中午抽到個空,陪我趕快的吃個午餐。通常他會託速遞員捎封信來,翻開他寫給我一大疊的卡片和信,讀了一遍又一遍。

他在一些特別的日子會挑些很精緻、很有心思的卡片給我,所以在情人節收到情人卡片,我不會意外,竟也期待。他很會寫信,我也愛讀他的信,簡潔的言辭,承載著對我的關懷和想念。

想念,是各自上班,不能相見時就油然而生的。他出門公幹,一定會有思念的卡片和信,從機場未登機前就開始投寄,每天都送到。

他養成我每天等收信的習慣。我們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為什麼要寄信?從他的辦公室寄到我的辦公室,其實只是幾條街之隔。有一天,他開始寫信給我,寫上一些心情的說話,就從沒停斷。當然我也回信,我寫的是什麼?也是對他的想念吧。我有多想念他?我也弄不清楚。

忽然,電腦屏幕跳出他一封電郵提醒我說:親愛的,妳忙著,但不要忘記,今晚的約會。他告訴我,等待著那個時候的心情是如何地焦灼,希望馬上就見到我。而我哪裡會忘記,回覆他說:親愛的,我同樣地等待著,你在我公司門前接我去……我們今晚的約會,而我也想念你……

母親會對兒子有些什麼的想念?當年他留學,我竟忙得連「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心情也沒有。近來,我卻在信紙上,有說不清、說不完的思念。

手上那些信,有兒子一行一行的字跡,傾訴著細密的心情。字裡行間,洋溢著一份奇特的愛意,親密而近乎是對我的勾引,帶著強而有力的誘惑力,要我跟著它走。每天,好像上癮一樣,等待著他的信送到我桌上,心才安頓。

雲妮把這些私人的信,叫做「情信」,必須經由她從接待處送進來。

沒錯,像情信一樣,一封比一封甜蜜。

雲妮敲門要進來,我好像作賊心虛的馬上把信收藏起來,不讓她看見。雲妮知道我有約,進來提醒我,準五時,下班了。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從辦公室急步走出來,雲妮隨後趕上來,問道︰「看見妳這一身打扮,是不是與他有約?」

「他你個頭。我不告訴妳!」

她多此一問,我近來只和一人約會,從心裡甜絲絲的樣子早就給了她答案。其實她只是在證實她的猜想,一片熱誠地向我授以機宜。

「你們玩得開心些。今天早上看見妳的,我就有個預感,你們會有一個很特別的約會,會很浪漫。說不定他會向妳有所表示,妳心裡期待著的事可能在今晚發生。如果我是妳,我就會給他多一點鼓勵,如此這般……」她在我耳畔細細的說。我對她的好意,點一點頭,微笑以報。

我無法解釋雲妮說的話何以會令我心神如此蕩漾,令我好像踏在雲上飄揚。今晚只是和兒子的一個例行約會,一個禮拜總會有兩、三晚在一起在外面消磨時光。雲妮為我的「戀愛生活」的種種獻計是枯燥生活的調劑,和要搞到床上去的事,風馬牛不相及。她越說越露骨,令我覺得過份了。但是,我就是愛聽她的鬼主意,不然我也不容許我的下屬那麼放肆。

我喜歡她所說的那些事情給我的感覺,像有一像飛蛾在我心房撲來撲去。我趁還未年老色衰,決定放開懷抱,順其自然,把握現在,享受人生。人生受著太多束縛了,這些日子過得很快樂,就隨緣吧!何必硬是要和自己過不去,去逃避幸福呢?

這些日子我覺得很幸福,自從我的兒子失戀之後……

他失戀成為我們的起點。他失去了一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我曾認定她是我家的媳婦。他幾番努力去挽回都失敗,變後消沉而自我封閉。我帶他去酒吧「快樂時光」,讓他喝個痛快,替他散心。我安慰他說,我的兒子沒有及不上別人的地方,年青有為、風度翩翩。不過,緣份是上天註定,心愛的人蟬曳別枝,固然心痛,挫折是大的。我知道,因為我也曾給人拋棄過,那滋味我是懂得的。但是世間上沒有女孩子嗎?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我和他兩母子都喝得醉醺醺,喝到打烊,要酒保給我們叫計程車送走。最後一輪,我們踫杯,祝願大家以後要對自己好一些。我並祝他,新的快來到。

之後的日子我們有很多時間在一起。他說,從前他自顧拍拖,忽略了媽咪。而且,他發現,他的媽咪外表是個女強人,工作很忙,但其實很寂寞,需要有人陪伴和寵愛。而我,在兒子心情失落的日子,跟他作伴,直至他有新的開始。這個權宜的安排,看來各得其所。

於是,我們兩口子就常在一起,他把這些時光,戲稱做「拍拖」,兩個沒有「拖」拍的人,「拍拍拖」解解悶有何不可?我問他,新的來了沒有?來了,要快快告訴我,我就識趣讓開。他說,有了眉目,時候還未到。有他在我身邊,我彿彷也年輕了幾年,他青春的氣息和幽默感,把我枯燥緊張的生活注入了生機。而他,也老成穩重了。

兩母子拍拖會做些什麼事?什麼事也可做,下班後,放假時,一起看電影、聽演唱會、上館子、去旅行……我們一起走過很多地方,天涯海角,留下了我們的腳蹤和倩影。

辦公室的案頭,放著一幀我們的合照。在日本上野公園櫻花節時,一個不相識的遊客,擺佈我們,要我們貼近一點,再親熱一點,把我們當作情侶,代我們拍的。

於是,在事業之餘,我開始有私人的生活和空間了。自從我們常去的餐廳的服務員把我們誤認為夫婦之後,他就建議我們玩一個遊戲,以後在那家餐廳裡,冒認是夫婦。當他在服務員面前叫我做老婆時,我掩住嘴巴,笑了出來了。

今晚,我們就是去那家餐廳。我們常去,因為是城中最好,情調和食物都合我們口味。他在我公司門前接我,我總會比同事先一步離開,免得讓他們碰見我的男朋友,就會指指點點,閒言閒語。

我腳步輕盈的步出大門,他早在等候。他的手很自然的伸出來,讓我扶著他上車。我現在才看見,他結的領帶是我送給他的。畢挺的西裝,上衣襟袋裡插了一條潔白的手帕,好像是赴宴會一樣隆重。

在車廂裡,我的坐姿把裙子拉起,露出絲襪以上的一截大腿。他很有禮貌的幫忙我拉一拉裙子,輕輕的掃過網紋的絲襪。

我穿的這一對網紋絲襪,是我們一起逛公司時他選的。

他有耐心陪女人購物,而且極有品味,很會替女人出主意,在貨架上一眼就會看到合我身材和身份的衣裙,甚至是貼身的衣物。

漸漸,他對我的影響改變了我的衣著,由裡面到外面的配搭,他都有見解。例如哪一種款式的高跟鞋最襯托我的腿的線條,哪一款胸罩會把我的健美的乳房不太張揚,等等的理論。他一句「別埋沒妳的美腿,男人都愛看」,就把我所有新買的裙子都短了幾寸。

我們一起走路時,他的手總是扶住我的腰際、或輕放在我臀兒之上,動作優雅而有禮貌,不會教我尷尬。我們的身體保持著微妙的空間,比一般母子小,比熱戀中的情侶多一點。

我會身不由己地勾著他的臂彎,讓他帶我去他願意去的地方。我們這樣的依傍、交談,彼此發出會心的微笑,顯出一種我們之間的默契。

為什麼我們喜歡在一起?因為他可以為我減壓,而他可淡忘失戀之苦。他告訴我很多故事,自中學以來,他認識的朋友、做過的事。我當時太忙於事業而忽略了他,他原來是如此這般長大了,懂得的事不比我少。

然後我們經常來這家餐廳,為了那浪漫的情調,叫我們的神經都鬆弛下來。整個晚上,在餐桌上,自從坐下來,他就凝視著我,以一種特別的眼神在我身上掃射,在纏著我、引誘我。當我們眼光相觸,我一閃就避過。在公事上,我習慣注視著對方的目光,直看著對方的眼睛說話。何以我害怕他的眼睛?因為他眼眸裡有很多話要說,我好像已經明白,卻不想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