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沉淪的肉體

作者:素人漁夫

「放,放開我…不要,你別這樣……」

迷迷糊糊之中,我仿佛聽到了女人的壓抑的求饒聲。我能感到床鋪猛地一沉,似乎一具身體被壓倒在床上。空氣中飄蕩起一股芬芳的氣味。

「幹什麼,你到底要幹什麼……你答應會放過我的!」女人的聲音似乎很熟悉,言語中,有些驚恐。

除了女人的聲音之外,似乎還有一個男人的低沉聲音。

「嘿嘿,不怕把他弄醒了嗎?」

男人的聲音之後,是一段短暫的安靜,床鋪也平靜了一些。

沒過多久,旁邊傳來女人低聲的抽泣。

「你答應過我,上次是最後一次了……你剛剛說只要我用嘴幫你弄出來,你今天就會放過我……我從來都沒做過這樣的事,哪怕是和老公……那麼下流的事情我都做了,你為什麼還不滿足,你究竟要怎樣才能放過我,是不是非要我死你才甘心……」女人的聲音軟糯怡人,有些喘氣,有些斷斷續續。

「說什麼胡話,我怎麼會捨得你死……剛才不是做的很開心嘛,你用嘴唇親吻我肉棒的模樣,就像是在親吻初戀情人的雙唇一樣,你用舌尖去刮蹭那的頂端的凹槽,順著血管一遍又一遍的熨燙它,哦,那樣的畫面我永遠也無法忘記呢……我已經開始想像一會幹你的情景和感覺了……來,把上衣也脫了吧。」

「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我不會再做了,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

「噗呲……」衣服撕裂的聲音。

女人壓抑的驚呼,床鋪又是一陣抖動。

「真香。如此清純的臉蛋卻有著碩大豐滿的乳房,真是讓人百看不厭。」

「討厭,討厭,你別這樣,把內衣還給我,你別看了……求求你,別在這裡……啊……」

一陣的吮吸聲音打斷了女人的話,似乎有人在吸著什麼東西。

「奶子都硬了,還這麼嘴硬。在這種刺激的環境下,你身體的反應很誠實哦……」

「不,不是的……」

床鋪的晃動變得劇烈了。

「噢,我最喜歡你這副下流的表情。一臉楚楚動人的哀求模樣,其實內心很想要吧……【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只是兩個星期沒幹你,身體就變得這麼饑渴了麼,嘿嘿。剛剛你舔我的時候,搖著頭嘴裡說著不要,其實心裡卻很渴求這根堅硬的肉棒,我說的沒錯吧。純潔的外表之下,其實有著一具異常敏感的肉體……無論在任何時候,都必須在丈夫面前偽裝成端莊賢慧的妻子模樣,日復一日的在同事面前維持自己的清純玉女的形象,這樣的生活,其實內心早已經厭倦了吧……這對奶子又白又大,真是極品。乳頭這麼小,很少被他吸吧,如果我是你老公,我一定會天天吸得你飛起來的,爽不爽?啊?真香啊……」

「你小點聲……」

「你丈夫在單位真是以你為榮呢,每次聊到你,那得意的神情總是讓我們嫉妒的要死呢。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他心目中完美無暇的妻子現在就赤裸裸的躺在我面前呢。你看看,我都漲成什麼樣了……」

「啊!不是剛剛幫你弄出來了,怎麼又……」

「嘿嘿,這麼久沒幹你了,一次怎麼夠……」

「住手,啊!你,你要幹什麼……不要,不要……」

「好了,別裝了,馬上就會讓你欲仙欲死……」

「放開我!你再碰我,我馬上死給你看!」女人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決絕。

房間裡沉靜了幾分鐘。

「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男人的聲音中明顯有了怒氣,「乳頭都這麼硬了,你自己看看你下面流的水,床單都濕了這麼大一塊,你擺出這麼一副模樣,現在跟我玩這套?嗯?好!你要是真想死,我就成全你!我弄死你後,讓你老公你家人都來看看你現在這幅模樣,嗯?這是不是你想要的,嗯?」

「你別生氣,唉,不是的,我,我,這樣的情形,我,我真的做不到……要是被人知道做這樣的事情,我就根本沒臉活下去了……」

女人話說到一半,又不自覺開始哭泣,聲音裡充滿了掙扎和無奈。女人善良柔順的天性總是會不小心的流露出來。

「沒事的,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做我的女人,我不會讓別人發現的……第一次在這樣的環境下做難免有些不適應,多做幾次就知道爽了,上次在酒店,你一開始不也是說不要不要,最後呢,你記不記得你泄了幾次?我褲子全被你打濕了!我玩過那麼多的女人,你是我見過的最極品的女人,臉皮最薄身體又最淫蕩……來,把腿分開……」

「對不起,我,我真的不行……」

「是麼……那看看這樣如何……」

「你,你把我眼睛蒙起來幹什麼……」

「嘿嘿,眼睛蒙上後的滋味如何……女人失去視覺後,其他感覺會變得更加敏感,原本細微的感覺也會被無限放大,十分奇妙吧……既然看不到周圍的情況,就沒有剛剛那麼羞恥了吧……」男人的聲音低沉輕緩,充滿了魅惑,「就當成,是在被我強姦吧……這可不是你的錯啊,被別的男人強姦可沒有什麼對不起老公的,要怪,就怪老公沒能力保護你……」

「我會下地獄的……」

「要下地獄,也是我下。現在,我先送你去天堂……」

噗!

「哦……」男人的發出了一聲滿足的聲音。

而女人的呼吸卻猛地一窒,仿佛身體被什麼硬物貫穿了,而格外壓抑的聲音隨即從喉嚨中發出,盤旋在房間內。

我極力想扭過頭,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可身體仿佛不屬於自己一般,絲毫沒辦法聽大腦的控制。

「你夾得我好緊,在這樣的壞境下讓你很刺激吧……」

「好漲……」

床鋪沒有再劇烈晃動,取而代之的是有節奏的起伏。

「腿再分開一點,不然我怎麼插得深。」

「你輕點……」

異樣的聲音的刺激下,我感到呼吸困難。我拼命想翻過身,看看發生了什麼,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發現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變化。

大腦雖然清醒,可身體依然睡得死沉。感覺中,我的身體一部分越來越沉,另外一部分卻越來越輕,我發現雖然沒有睜開眼睛,可房間內發生的事情卻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在腦海裡。

臥室的窗簾緊閉,橙黃的燈光讓臥室呈現出溫馨的氛圍。臥室的佈局是那麼熟悉,梳粧檯、床頭櫃、衣櫃,一樣一樣的出現。

地板上有著散亂的衣物,有男人的皮帶和長褲,也有女人的長裙和絲襪。

婚紗照下方鋪著紫色床單的大床,也漸漸清晰起來。大床的一側,是我側臥的身體,我沒有過多的關注為什麼我可以看見我。因為我地注意力完全被大床另一側發生的事情吸引了。

一條白色的胸罩被扔在一旁。

一個棕色皮膚的男人趴在一個白皙女人的身上,身體一聳一聳的起伏著。男人的身材強壯高大。背部的肌肉鼓鼓的隆起,大腿和臀部的線條十分硬朗。

男人的背部出現兩條白藕般的手臂。隨著男人強力的運動,塗著粉色指甲油的指甲不時在男人背上抓出幾道若隱若現的血痕。

男人的腰部兩側出現了兩條女人纖細的腿,在女人的右腿的腳踝上,掛著一條白色的女式內褲,隨著身體的晃動而在空氣中劃著美麗而性感的弧線。

兩具身體的律動的十分有力。一進一出,一攻一守。

男人在貪婪的吮吸著女人的雙唇。

「我快要喘不過氣了……」

女人的聲音從床頭傳來。

男人嘿嘿一笑,又把頭埋在女人的胸前,發出一陣陣吮吸聲。

女人的兩條腿停止晃動,開始纏著男人的腰部,緊緊貼著男人的臀部和大腿上下摩挲,緊繃的線條顯示出它們女主人此刻的身體感受。

身體被硬物貫穿,胸前的乳珠又被溫熱的唇吸舔。那感受一定十分刺激。

「停,快停下……嗯……」

女人此刻的聲音讓人聽了血脈膨脹……

男人沒有如女人所願憐香惜玉,反而更用力的征伐起來。女人的聲音卻越發的勾魂攝魄,粗重的喘氣聲混雜著下意識的呻吟從鼻腔裡、牙縫間越來越多的溢出來。

很快,視野漸漸明朗起來,兩具肉體的動作越來越清晰地浮現出來,我極力想看清兩人的面孔。

床上的兩人似乎聽到了我的想法,男人慢慢直起上身,露出了身下的嬌軀,雪白的有些刺眼。他將女人的右腿抗在肩上,將左腿向外分開,讓兩人下體的交合之處露了出來。

男人將陽物幾乎完全抽出。

好粗!

男人調整了衝擊的節奏,時而輕緩,時而又猛地往裡一送。

「啊……」

這種方式的侵犯,讓女人更難控制自己的聲音。女人立刻用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雙乳碩大豐挺,潔白濡滑。小巧鮮紅的乳珠沾滿了亮晶晶的液體。

男人一隻手扶著女人的左腿,防止她的雙腿合上,另一隻手開始揉著女人的雙乳,露出淫邪又滿足的表情。

男人每一次的大力進攻,背部的肌肉就會鼓鼓的隆起。那身體就像不知疲倦的永動機,兇猛而持續。

女人的小腹處被陽物頂出一小塊凸塊,隨著抽插而上下滑動。

女人光滑的脖頸處暈開了大片的潮紅,上身有節奏的挺起。

一方面,女人為了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只能拼命忍耐,下體會不自覺的將男人夾得很緊,一方面,緊窄的腔道會被男人的衝擊產生出更強烈的快感。兩難之下,女人的理智很快就會崩潰。

我感到呼吸有些困難,周圍的景象開始模糊的晃動。如果此刻我在家裡的臥室,那這兩個人是誰?為什麼這兩人會在我的臥室裡做這樣的事情。

來不及思考這些疑問,我拼命的想看清周圍的一切。

或許是我過於執著的意念,視野終於恢復了穩定,景象又漸漸清晰起來。

「我幹的你爽不爽?啊?」

「……」

「做了這麼多次,你依然害羞的像個處女。」

「……」

「你的表情太迷人了。無論幹你多少次都不夠。你下麵夾得我好緊……」

「你,你別說了,你,小點聲……別把他弄醒了……」

女人捶打著男人的胸膛,卻一把被男人抓住,被男人引導去摸向兩人交合之處,女人反應過來後,啊的一聲又立刻將手縮了回去,緊緊捂著臉。

男人嘿嘿一笑,將女人的手從她臉上挪開,貪婪的欣賞著女人此刻的表情。

女人被一條黑色的布條蒙住了眼睛,與白皙的肌膚形成強烈的反差。女人十分的漂亮,那美麗的容顏讓我感到十分熟悉,但我卻記不起來她到底是誰。

漂亮女人有著清新純潔的容貌,但此刻卻佈滿了紅暈。乾淨的眉毛緊緊的皺在一起,似乎在忍受著什麼強烈感覺。潔白的牙齒時而咬著嘴角,克制著,不發出任何聲音。

「好,那你說,說,我幹的你很爽。」

「我不說!」

「快說,不然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幹你一晚上!」

「你這人……」

「說我幹的你很爽!」

「我…………」女人的聲音細不可聞。

「說清楚點!」男人又是猛地一沖。

「……你幹的……啊……我很爽……」

只是簡單一句話,女人的臉龐已經羞的通紅,雙手立刻又緊緊捂住了臉。

「嘿嘿,羞恥心強的女人,身體往往也很敏感,對不對?」男人故意趁女人說話的時候,大力頂了一下,女人的喉嚨無法抑制的漏出一聲呻吟。這樣的聲音讓男人的聽得越發堅硬,也讓我心裡猛地一跳,那銷魂蝕骨的聲音是我從未聽過的。

「說你喜歡被我這樣操幹!」男人又掰開女人捂著臉的手,將手捉住按向女人的胸部,碩大的胸部被自己的纖纖玉手遮蓋不住,粉嫩的乳頭從同樣粉嫩的手指間露出來。

「我喜歡……被你這樣操幹。」

女人似乎也發現,說出第一句後,第二句就不是那麼艱難了。

「說我的雞巴比你老公的粗大。」

「你的雞巴比我老公的粗大。」

「說你這樣幹我,我很快就會高潮。」

「你這樣幹我,我很快就會高潮……」

……

語言暗示的力量實在是強大。被同樣的語言反復進行暗示,女人的立場很快就會喪失。而對於一個被強壯的男人壓在身下大力姦淫的女人來說,更是沒多太多抵抗的能力。

「這麼快就濕成這樣?真是個淫蕩的女人……」男人不停的說些下流的話。

我向兩人的交合處望去。

大股汁水從女人的腔道內流出,將身下的床單暈染出一大塊濕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