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誕的一天性愛生活

「滴滴滴」,一陣清脆的鬧鐘聲打破了房間裡的安靜,我睜開眼睛,一縷晨光撒在床上。我看著旁邊熟睡的妻子,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我叫張揚,今年三十歲,我的老婆叫文靜,比我小三歲,我們結婚一年,還沒有孩子。我在一家外資企業銷售部工作,文靜婚後一直在家賦閑。

我看著文靜標緻的臉蛋,白皙的肌膚,纖細的身材,一對32B的胸部若隱若現,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我順著文靜的臉頰,吻到她的耳根,脖子,手在她纖細的腰肢上游走。文靜漸漸有了反應,一雙玉臂勾住我的脖子,熱烈的回應起我的吻。

我抬頭看了下鬧鐘,才7點,來得及幹一炮,便扯下文靜睡裙的肩帶,開始親吻她的乳房。文靜的乳房雖然不大,但是很堅挺,很集中,很有彈性,捏在手裡剛剛好,乳頭是粉色的,像一朵小花蕾。文靜的胸部在我的舌尖的攻勢下,越發堅挺,身體也不自覺的向上挺起。文靜把我的手拉向她的下身,我感覺到文靜的小穴已經氾濫成災。

「老婆,怎麼這麼快就全濕了?」我故意問道。

「因為想要老公讓我舒服。」文靜嬌羞道。

我脫下內褲,露出早已經硬漲如鐵的雞巴,抬起文靜的雙腿準備進入。

「不要,最近危險期,去戴好套子,現在還沒準備好懷孕呢。」文靜推開我說。

「老婆沒事的,我快射的時候一定拔出來。」說完我便急忙把我的大雞巴一下子全部插入文靜的嫩穴之中。

「啊~ 慢一點,有點疼,你的雞巴太大了。」文靜皺著眉頭道。

「都一年多了,還沒適應嗎?」我放慢抽插的節奏。

「嗯嗯,你要溫柔點哦。」我慢慢的用九淺一深的招式抽插文靜的小穴,慢慢的文靜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

「老公,快點吧,小穴裡面被你這樣弄得好癢。啊~ 真舒服,癢死我了。」

我得到許可後,便挺起雞巴權利抽插,【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每一下都插到底,再整個拔出來,文靜小穴裡更加淫水氾濫。

「老公,太舒服了,好棒,你的小弟弟好厲害啊,啊~ 啊~ ,舒服死了。」文靜嬌喘道。

「我要叫我大雞巴老公,不然就不讓你舒服了。」我一下子把雞巴整個拔出文靜的小穴。

文靜下面覺得一陣空虛,「老公快放進去吧,下面好難受。」文靜求饒道。

「你還沒叫我大雞巴老公呢。」我繼續逗她。

「可是人家害羞說不出口。」文靜說道。

「好,我來調教調教你。」說完,我把龜頭放進文靜的小穴裡,文靜扭動著身軀,想要用小穴把我的雞巴含進去,我就偏不放進,時不時拿龜頭蹭一下她的陰核,文靜被我逗的是在受不了了。

「老公,求你了,把大。大。雞巴給我吧。」看到文靜屈服了,我把她身體反過來,扶住的她的屁股,一下子把雞巴插到底了。我扶住文靜的腰,雞巴在小穴裡快速的抽插,文靜此時也已經意亂情迷,前後聳動的屁股,迎合我的抽插。

「老公,我快高潮了,快點,快點,插的深一點,啊。啊。我要來了。啊……哦~.」

文靜突然整個背弓起來,身體一顫一顫的,小穴裡有規律的收縮,我知道她高潮了,我的龜頭浸在這溫熱的小穴裡,還被這樣一夾一夾的,差點把持不住,我把雞巴拔出來,趴在文靜的背上,親吻撫摸著她的玉背。文靜混身香汗淋漓,眼神迷離,頭髮散亂的趴在床上喘著氣。

「老婆,我的大雞巴讓你爽到了,可是大雞巴自己還沒爽到呢,怎麼辦啊。」

我朝天躺在床上,大雞巴一柱擎天指著天花板,文靜看出我的意思,爬到我身上,扶住我的雞巴對著她自己的小穴,放了進去。文靜雙手撐著我的胸口,扭動自己的屁股,來回套弄我的雞巴,她一對堅挺的胸部有規律的跳動著,我忍不住伸手去撥弄她的乳頭,文靜被我挑逗的越來越動情,小穴套弄雞巴的頻率越來越快,我感覺快要到爆發邊緣了。

「啊~ 啊~ ,老公你的雞巴漲的更大了,是要射了嗎?別射進去啊,我怕懷孕,啊~ 啊~ ,好舒服,好老公,再多插一會,我又想要了。」

我扶住文靜的屁股,雞巴快速的向上挺動,文靜的叫聲越來越響。

「啊,老公,我又要到了,別停。好舒服,啊~ 啊~ ,不行了,我去了,啊……」

隨著一聲嬌喘,文靜從我身上一下子倒在旁邊床上,身體不住的顫抖,再一次高潮了。

我的雞巴也硬漲如鐵,龜頭漲的血紅,我快速套弄自己的雞巴,來到文靜身邊,對著文靜的胸部,射出了我的精液。

幹完以後,我抱著文靜進了浴室,梳洗乾淨。文靜為我做了豐盛的早餐,吃完後,我穿戴整齊去上班了。

來到公司以後,開始我一天的工作。我們銷售部總共就五個人,我在這裡做了5 年了,因為銷售行業流動快,我在這裡也算一個元老了,部門有大單子需要出去應酬的,部門經理一般都是帶著我。正巧,我剛坐到自己位置上,經理就叫我進她辦公室了。

我們部門經理姓陳,叫陳美,今年35歲,是一個很幹練的女性,相貌看上去很年輕,身材很豐滿,尤其那一對大咪咪,很吸引男性眼球。但是由於她一心撲在工作上,無暇顧及家庭,前兩年便和她老公離婚了。聽說她離婚後,生活作風就比較開放,平時和獨處時候,偶爾也會在肢體和言語上對我進行一些挑逗,我一般回避過去,怕節外生枝。

「張揚,今天國外一個大客戶來我們公司,中午你和我去陪他們吃頓飯,順便落實一下這次的訂單細節。」陳美對我說道。

「好的,陳總,一會我去定位置,中午和您一起過去。」我說完便出去了。

中午時候,我和陳美來到預定的飯店,和客戶吃飯無非的推杯助盞,互相灌酒,我和陳美都喝了不少,然後順利完成和客戶的訂單。吃完飯後,我和陳美出了飯店,她對我說她有點不舒服,不回公司了,讓我送她回家休息一下。我看她好像是喝多了,不好推辭,便叫了輛計程車送她回家。

進了陳美家裡,我扶她坐在沙發上,給她倒了杯水,囑咐了幾句,便準備起身走了。陳美忽然從我身後抱住我,我反身想掙脫她,她一下扯開我的襯衫,雙手撫摸我強壯的肉體,還親吻我的胸膛,用舌頭挑逗我的乳頭,我感到胸口酥麻。陳美一邊吻我,一邊脫掉自己的外套,一對又白又大的乳房躍入我的眼簾,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已經把持不住了。

我把陳美一把抱起來,進入她的臥室,把她扔在床上,撲到她身上,粗魯的撕開她的胸罩裙子,大力的揉捏著她的那對巨乳。陳美拉住我的手,「寶貝,別那麼猴急,讓我來服侍你。」

說完,陳美讓我平躺下,幫我脫掉全身的衣物,她開始親吻我的臉頰,耳垂,順著我的脖子,用舌頭舔到我胸膛,一隻玉手順著我的身體,撫摸到我的雞巴,我感到渾身酥軟,從來沒有一個女人這麼服侍過我。

「有嘗試過乳交嗎?」陳美問我。我搖搖頭表示沒有。陳美便爬到我的雙腿之間,托起那對足足有G 罩杯的巨乳,夾住我的大雞巴,開始上下套弄,我的雞巴在她那對柔軟的巨乳中來回進出,從來沒有這麼爽快的感覺。

「你的雞巴好大好長啊,被你的雞巴幹一定很爽吧。」陳美說道,然後便用舌頭舔弄我的龜頭,這樣的刺激讓我的雞巴越漲越大。

「唔。陳總,這樣弄的我好舒服。」我說道。

「別叫我陳總,叫我小美吧。」陳美說完,翻身爬到我身上,把她的騷穴對準我的臉,想和我玩69式。

「寶貝來我幫舔舔,下麵好癢。」陳美撅起肥臀。我用手指撥開她的陰戶,發現裡面已經溪水潺潺,我把中指插入小穴中,用舌頭舔弄陰核,陳美立刻扭動起她的身體,「好舒服,寶貝,多舔舔,小穴裡面好癢,再多插點。」我立馬伸出兩根指頭,伸進她的騷穴,扣動起來。

「唔~ 啊~ ,好棒,再深一點,好舒服,小穴好爽。」陳美一邊呻吟,一邊更賣力的幫我口交,她從龜頭舔到雞巴根部,還舔我的蛋蛋,果然是熟女,手法技術就是嫺熟。我挺起臀部,把陳美的小嘴當成騷穴幹了起來,她含住我的雞巴,越吸越緊,我感覺到一股從來沒有快感,致使我已經快要發射了。陳美感覺到我的雞巴在她的嘴裡越漲越粗,知道我快要射了,就從我身上趴下來,用她的大奶子繼續幫我乳交,在這樣不停的刺激下,我終於要發射了。

「啊~ 啊~ ,小美,騷貨,你弄得我好舒服,我要射了。啊……啊~ ,我射了啊。」

隨著我一聲低吼,精液從我的龜頭噴射出來,順著陳美的奶子流了下來,陳美沒有停止動作,她用舌頭把自己奶子上的精液都舔乾淨,然後幫我把雞巴都舔了一遍,雖然剛射完,但是在她的舌頭舔弄下,我的雞巴依然高昂的挺立著。

「要讓我爽哦,寶貝。」陳美說完,便騎在我身上,用手扶住我的雞巴,對著她的騷穴一下子坐了下去。

「啊~ 好粗好大啊,好棒啊。」由於我一下子全根沒入,陳美被突如其來的刺激搞得大叫起來。陳美在我身上扭動著腰肢,她的騷穴像只小嘴一樣貪婪的吮吸著我的雞巴。

「啊。寶貝,你的雞巴好棒,艸的我好舒服,為什麼你不早點老操我,啊……好爽。」

看著陳美淫蕩的樣子,我挺起腰肢配合她的扭動,陳美拉起我的雙手,讓我撫摸的她的乳房,她的乳頭已經漲的像顆葡萄般大小,我用兩顆手指夾住她的乳頭往上提拉,搞得陳美更加意亂情迷,瘋狂的扭動腰肢,甩著頭髮。

「啊~ 啊~ ,寶貝,我要來了,再頂我,頂深點,啊~ 啊~ ,對對,我來啦~ 啊~.」

陳美身體一挺,一下子趴倒在我身上,渾身顫抖,屁股一挺一挺的,在我身上喘著粗氣。我抱著陳美,感覺她混身發燙,身體還在我的懷裡扭動,一對巨乳蹭我的胸口,又勾起我的欲火。

我反身把陳美壓在身下,把她的雙腿加在我的肩上,整個人壓在她的身上,像做俯臥撐一下,把我的雞巴全部拔出,再一下子全根沒入的她的蜜穴裡,節奏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像個打樁機一樣,操著她的騷穴。

「太爽了,我要你做我老公,天天操我,啊……啊………太舒服了,小穴要被你操壞了,繼續插,用力點,幹我……,啊~ 啊~.」陳美瘋狂的叫道。她雙手抱著我的被,拍著我的屁股,讓我快幹她,真是淫蕩極了,在我這樣猛烈的攻勢下,陳美再次來到了快樂頂峰。

「啊~ 啊~ ,又要來了,不行了,啊~ ,來了。」陳美的小穴劇烈收縮,好像把我的雞巴絞斷一般,我拔出雞巴,塞進陳美嘴裡。

「騷貨幫我舔。」陳美聽話的含住我的雞巴來回套弄,「還要我操你嗎?要我的大雞巴嗎?」

陳美點著頭,嘴巴絲毫不放鬆我的雞巴,嘴巴裡含糊的發出嗚嗚的聲音,此時此刻,我們已經不再是辦公室的白領,只是兩頭為了尋找肉體快樂的野獸。

我把陳美翻過身,我站在床邊,扶住她的翹臀,從背後幹她,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猛。陳美趴在床上,身體已經有些癱軟,我快速抽動了大概十分鐘,感覺龜頭酥麻,我知道要射了。

「騷貨我要射了,要我射在哪裡。」

「射在騷穴裡,我要你,射在裡面。」陳美浪叫道。

我看到陳美如此淫蕩,在也無法控制了,有加速衝刺了一分鐘,終於腰窩一酸,抓住陳美的屁股,把精液全射進的她的騷穴了。

射完之後我也精疲力盡的倒在床上,陳美爬過來抱著我,開始親我的身體。

我們抱了一會後,便去浴室洗澡了,陳美家裡很寬敞,浴室都有好幾十平米,裡面有一個大浴缸,足夠兩個人在裡面鴛鴦戲水。

陳美在浴缸裡抱著我,我們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我的雞巴竟然又開始有了反應,陳美也察覺到了我雞巴又硬了,抬腿就坐到我身上,抓住我的雞巴就坐了下去,開始上下套弄我的雞巴。我雙手抓住她的兩顆大肉球,貪婪的用嘴巴吮吸,呻吟聲,浪叫聲充斥整個浴室。

突然間,浴室的門被打開了,「小美,你在做什麼,他是誰?」只見一個身材樣貌和陳美有幾分相似的女人驚訝的站在我們面前,我慌忙準備起身。但是陳美卻顯得不慌不忙,依然坐在我身上來回扭動身軀。

「姐姐,這是我新交的男朋友,啊~ 啊~ ,他好棒的啊,要不要一起來啊。」陳美回答道。

原來這個女人是陳美的姐姐,我被陳美坐在身下,起不來,而且又一絲不掛,只能尷尬的朝陳美的姐姐笑笑。

「哦,那就不打擾你們啦,你們慢慢玩,我叫陳琳,帥哥好好玩,我妹妹很棒的哦。」

說完,陳琳轉身準備出去了,陳美一下子站起來,拉住陳琳,「姐姐,來一起嘛。」說著便開始脫陳琳的衣服,陳琳和陳美不愧是姐妹,身材幾乎一樣,都是凹凸有致,現在兩對大奶子放在我面前,我相信沒有男人可以抵抗這種誘惑,我摟住兩位大美人,進了房間。

陳琳看見我的大雞巴,「哎呀,好大啊,怪不得我妹妹那麼喜歡你呢。」說完陳琳便抓起我的大雞巴開始套弄,陳美開始挑逗起姐姐來,撫摸陳琳的乳房,陳琳被挑逗的有些動情,反身開始和陳美糾纏在一起,兩個絕世美女在我們面前互摸,玩69,這樣香豔的場面,看的我雞巴翹的老高。

她們兩個人玩了一會,陳美說,「寶貝,姐姐剛來,你先操會她把。」

我像接了聖旨一樣,撲到床上,分開陳琳的雙腿,就開始操了起來,陳美在旁邊也不閑著,一會玩弄陳琳的大奶子,一會撫弄陳琳的陰核。

「哎喲,親妹妹,被弄我了,姐姐被大雞巴已經快搞死了,你還這麼弄我,姐姐我要升天了,啊~ 啊~.」陳琳浪叫道。

陳琳的小穴裡濕潤溫暖,我的大雞巴進進出出,每一下都全根沒入,直頂子宮,幹了大概10分鐘,陳琳便開始扭動身軀,大聲的浪叫。

「大雞巴寶貝,太舒服了,我和我妹妹一樣都離不開你了,快幹死我,好爽,要來了,啊~ 啊~.」說完,陳琳小穴一陣抽搐,繃緊了身體,嘴巴裡呢喃道,「爽死了,爽死了。」

陳美看著姐姐高潮升天後,對我說,「寶貝,現在我們姐妹兩個人了,你精液射進誰的小穴都不行,要不你就射在我們兩個人臉上,我們都想要你的精液。

我的雞巴本來就硬漲的不行了,我便叫她們兩姐妹臉湊過來,我一身快速套弄自己的雞巴,她們兩姐妹不停撫摸我的蛋蛋和舔我的乳頭,在多重刺激下,我臨近噴射邊緣。

「騷貨們,我要射了。」說完,我對著她們的臉射精了。她們臉上都是一道道冒著熱氣的精液,沒有絲毫浪費,都舔著吃進了嘴裡,吃完精液後,同時爬到我身上,又開始同時幫我口交,看來今晚她們兩姐妹是不會放過我啦。

多麼荒誕的一個性愛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