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荷自述

(一)

我叫阿葉,是個受過良好教育有正當職業的已婚少婦。我老公器宇軒昂風度翩翩,兒子品學兼優乖巧聽話,在所有人眼裡,我都是幸福的女人。自己的職業不錯,丈夫已經擁有了自己的事業,對我也很體貼,沒有外遇,還有個可愛的兒子。無論從哪個方面看來,這樣的人應該是十全十美的了。我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但實際上我卻是一個守活寡的可憐女人。

只有我自己知道,所有的這一切在半夜醒來的那種淒清中,根本都不算什麼。我要的是溫暖,是那種可以讓心靈貼近的溫暖。可是我的丈夫,他應該是我最親近的人,是我相伴一生的人,他卻不知道我真的需要什麼,我們的心那樣遠。曾經,我是他掌中的寶貝,那段日子過得很清貧,甚至一碗麵也是兩個人分著吃。在不擁有富足物質的日子裡,兩顆心是那樣貼近。

但現在一切都有了,愛情卻漸漸變得麻木。他再也不中叫我的小名“小葉子”,他叫我“本名”,或者“孩子他媽”,這使我相信,我們的婚姻生活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質。

認識他其實有四年之久,然而始終未曾見面。“虛幻的網絡世界背後是真實的人,網絡的確很奇妙。信的人如醉如痴,不信的人嗤之以鼻。其實道理很簡單,網絡就是一個工具,使用工具的人才是主體。很多人認為網絡是虛擬的世界,關上電腦一切化為烏有。可是他們忽略了心靈的神奇,他們不知道心靈的觸覺可以感知遙遠的世界。在那某天,他告訴我路過我住的城市,問是否一起吃個飯。我不否定也不確定,說到時有空再說。

週末,索菲特銀座大飯店坐落於商業金融中心,臨近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綠樹成蔭、鳥語花香、觀古坷,觀湖景為核心休憩景觀,獨特山水、地域文化與良好生態為基礎,是一家聚休閒、娛樂、餐飲為一體的的五星級大酒店……約好在飯店大廳,很快就認出彼此,寒暄幾句之後,便乘坐電梯一起來到大酒店頂49層設有旋轉餐廳。他隨意點了幾個菜,待服務員離開,兩人面對面地坐著。兩人面對面地坐著,四目相對,略有一些尷尬,彼此將目光投向窗外,俯視泉城陽光映照下的景色。

沒過多久,侍應生便端來了一盤盤美食,其中有我愛吃的黃燜帶魚,外加一盤更大的水果拼盤,放好碗筷之後又禮貌地詢問我們要喝些什麼,他便點了瓶紅酒,侍應生很快便拿來了一瓶紅酒開了瓶。兩人就這樣一邊喝酒一邊吃飯,到一點多鐘才吃完。二人喝了三瓶紅酒,酒勁漸漸地泛上來,他已感到有些不勝酒力,我也臉蛋兒紅嘟嘟的像兩個蘋果,就連脖頸和露在外面的胸脯都有些發紅了,一雙醉眼迷迷濛濛地聚不攏光來。

他切入主題了,我們才見面就這麼談得來,真是萍水相逢,【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相見恨晚啊!我們這麼有緣,交個真心朋友好嗎?哪怕是"一夜"的朋友也好。"他說到"一夜"時,特別放慢半拍地加重了語氣,傳送著一種暗示。我一聽,意會到對方向自己發出邀請了,頓時兩頰緋紅,心跳加速,眼睛不敢正面接觸對方地輕聲作出了積極的回應:"你這麼看得起我,我當然樂意結交你這個朋友了!"我這回答,讓他不禁為之眉飛色舞,於是進一步切入主題:"在這公眾場合不好聊天,你不介意到我房間去坐坐,喝杯咖啡好嗎?

從房間的落地窗望去,夏天的泉城沒有風,樹也靜靜的不動,連鳥也好像銷聲匿跡,這是一個寂寞的城市,唯有不斷的車流,我不禁有點失望,喃喃自語:“來的真不是時候。”“不,不,只有在寂寞季節你才能瞭解人的悲樂。”他的話一下子使我驚醒。原來,我一直說不出我對婚姻的感覺,現在我知道了,是寂寞,寂寞是一種感覺,一種與愛人的心疏離的感覺。站在窗邊,彷彿時空失去了界限,萬物繁華的大地也抵不過宇空的浩瀚,人渺小如柳絮,而我,是如此的不快樂,我再也忍不住我的淚,潸然而下。

他那樣自然地送來他的懷抱,在陽光中,在雖然燦爛但不溫暖的城市車流中,他的胸堂是這樣的溫和,我無法拒絶這樣的暖意,這樣的安寧,還有這種被寵的感覺。但這只是短短的依偎,很短,我馬上離開了他的懷抱。我的臉從耳根開始紅了。他讓我臉熱心跳,這是許久沒有的感覺,但是那一刻,我感到我整個人活了

葉子,不介意我這樣稱呼你吧?我今天好開心、好快樂,想不到會在如些寧靜的時刻遇見了你,不但使我在這個形單影隻的行走中,有了一位好夥伴,而且還一見如故,談得很投契,真謝謝你,“葉子,你真美!你知道嗎,這以前我也曾和幾個女人短時間相處過,但總沒有找到感覺。我很寂寞,有時我想女人都快瘋了。”他深情地盯著我,“能讓我抱抱你嗎?”我的心跳得很快,呼吸非常急促,剎那間,我感覺到他正看著我狂亂起伏的胸部,我的胸隨著我心情的激動一起一伏。

終於,他劃破這僵持的局面,也不知他什麼時候已輕鬆脫去了我的外套,只感到我的蕾絲薄紗內衣也漫漫滑落在一旁……我回過神時,他已用他靈巧的舌頭輕舔著我的耳垂,舔得我渾身奇癢無比,很快就熱血飛流。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手伸入我的褲內,我拉住他的手對他說:“壞蛋、明天我們就要分開了,我們到此為止吧!我們不能太過份啊。”他根本不聽我的:“葉子,你老公已不愛你,讓我愛你吧。”我的心怦然而動,反正男女之間不就是那麼一回事,他這樣說,我就任其自然吧。

不知不覺間他的手一下子就摸在我的小丘上,摸了幾下,他笑著說:“你是一個尤物,看你下面都淌水了!”他的手也不安份地由胸部慢慢滑到我的熱褲鈕釦上,不一會的工夫,平日非常難脫的緊身熱褲,他都迅速地為我脫下了。這會兒,只剩我身上小得不能再小的蕾絲乳罩和丁字褲,我更害羞了。

他輕輕把我抱起,走向臥房中。把我輕輕放在他房間寬大的席夢思彈簧床上。然後三下五除二脫去他身上的所有衣物。我很害羞地看到他勃起的肉棒暴凸著青筋、泛紫色火紅的龜頭,沿著馬眼滴出些許晶瑩剔透的滑液;他厚實的胸肌、稀疏的胸毛,看了更是讓我心跳加速,呼吸更急促了。

他緩慢地移向床邊,伸出手在我身上輕輕柔柔地游移,輕輕地、慢慢地,真是很舒服。當他的手慢慢地滑向小穴的時候,我的眼睛慢慢閉上,完全靠觸覺去享受這誘人的愛撫前戲。他的挑逗是那麼的恰當,他似乎知道女人觸覺神經的敏 感區。閉上眼後,我覺得他給我愛撫的敏感度放大了數十倍,真的很舒服。我感覺我小穴裡氾濫了,淫水不停地流,小穴裡真是奇癢無比,期待他的肉棒趕快插入。偏偏他卻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讓女人欲仙欲死,所以並不急著進攻,他的手移到小穴,隔著丁字褲在我的小穴上慢慢地揉捏,我感到小穴中更濕、更癢了。

他漫漫脫下我了的丁字褲,整個小穴及濃疏合宜的陰毛立即展露在他的面前。他伸手去撥弄我的陰蒂,慢慢地揉,時而輕捏,我的陰蒂又因他的刺激而充血挺立了。他低頭輕輕地含住我的陰蒂,慢慢地用他靈活的舌頭撥弄我的陰蒂,也慢慢地用舌頭挑撥我的陰唇,這一切都是我從沒有領略過的感受,真的太舒服了。這時,我已忍不住低聲淫叫著。因為跟丈夫在一起我從沒享受過這樣的刺激,我很少叫床,所以一直以來我跟丈夫作愛都是悶著乾,他又伸出舌頭探進了我的肉洞口拚命地舔著,撥開兩片大陰唇,用他的舌頭溫柔地,來回舔動著我的陰蒂,令我全身不停地顫抖,舒服極了。今天意外跟他的婚外激情,大大地開啟了我對性愛的觀感。

(二)

也許是他聽到我微弱低聲的淫叫,挑逗得更賣力了。他拉著我的手去撫摸他的肉棒,那暴露著青筋、火紅龜頭的肉棒,他要我慢慢地套弄。我很少套弄我丈夫的肉棒,所以技巧有些生硬,他感覺出我技巧的生澀,他慢慢地教導我,如何讓他的肉棒 也可以享受到套弄的快感。

他一邊親吻我的小穴,雙手不停地在我的身上愛撫游移,他賣力地舔弄我的陰蒂,一方面他用手指慢慢地滑進我浸滿淫水的小穴中,“葉子,你太美了,我好喜歡你呀!葉子,你讓我插一次吧!”他激動得語無倫次。他一下子又將我的乳罩向上拉去,一對豐滿的乳房彈了出來,他就勢低頭親吻我的乳房,並含著乳頭吸吮著,他自言自語地說“你的奶奶好香,我要你!做我寶見吧!”

他的手仍不停地在我的陰阜上來回地揉捏著,他的嘴不停地吻著我的臉,唇,耳等處,手又移向了我的乳房,他像在揉捏著一個汽球一樣摸玩著我豐滿的乳房,他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他的舌頭和我的舌頭攪在一起,我感覺到一根像銅筋棒一樣的東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熱呼呼的,我有點迫不及待了。被他搞得渾身麻酥酥的,我的洞內空蕩蕩的好需要他那根東西來充實,我的心裡好慌,拉著他的手暗示他進入我身內。

他騎在我身上,他握住大肉棒要向我的肉洞進發,我由於興奮洞裡很潮濕,也很空虛,早就在等待著他的大肉棒了。我兩腿張得大大的,洞口圓圓的張開著,我感覺到他的大龜頭巳抵在了我的肉洞門口,但他一點也不急進,龜頭只在我的肉洞門口慢慢地抽動著,隨著他慢慢的抽動,他的龜頭一點一點地進人了我的肉洞內,這時他用雙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用力地向前一挺,他的大肉棒便插進了一大半。我感到我的人肉隧道有點脹脹的感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進去,他的肉棒還真粗,我感覺到他的陽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滿滿的,我有種脹脹的快感。然而他卻若無其事地一邊慢慢抽插著他的肉棒,一邊將他的手在我的兩個乳房上摸來摸去。一會兒又把我的乳頭捏來捏去。

我躺在下面無法動彈,只感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來回地親吻著,他的手不停地揉捏著我那對肉球似的乳房,我也讓我的陰唇用力夾他的肉棒。他抽插的動作倒很溫柔,很有節奏,一點也不急躁,他輕輕地拔出肉棒,然後又緩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的嘴慢慢地從我的臉上滑向我的乳房,雙手揉捏著乳房,使乳頭部份凸起。接著伸出舌頭在我的乳頭四周舔來舔去,然後又含著乳頭溫柔 地吮吸。經他這麼又吮又舔搞得我渾身癢酥酥的,同時,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肉棒,還是不快不慢地抽插著。

抽出,插進,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麼溫柔而有力地觸最深處,同時,他的舌頭伸入了我的嘴裡和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絲絲舒服的感覺便由我的陰道和洞穴的深處傳入我的大腦。我的洞穴裡也潮濕了許多,並有少量的分泌液流出,他好像感覺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將手從我的屁股後面摸去,摸到我的會陰處。

同時他那條肉棒在我的洞穴內一會左,一會右,一會上,一會下地撬動著,搞得我渾身熱熱的,慢慢地,我感覺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進去時,他那龜頭好像把我洞穴最深處的一個什麼東西給碰著,好像觸電一樣,我就會抖動一下,感覺上很舒服,就這樣一反一復漸漸地我覺得越來越舒服,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洞穴裡的水好似也越來越多了,人也覺得輕飄飄的,這時我又感覺到他的確跟我丈夫不一樣。

他的陽具還是那樣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節奏,每一下都是那麼溫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處,而每當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時,我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戰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服,我不知不覺地伸手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覺到什麼,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裡的水也越來越多,並伴隨著那肉棒的抽插溢出來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鬆開抓住他手臂的雙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勁地插進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來。他見我在配合他,更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粗氣地說:“寶貝,做我老婆吧!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我要搞得你難忘今宵!”

我覺得我的陰道好像變寬了,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勁插,插快點插深點,我緊緊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揮抽之下再加劇。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陰道內的水就像山洪爆發了一樣從我的肉洞內直瀉而出,流到床單上,我的屁股也濕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來,一陣陣舒服的快感由陰部深處傳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還在變寬,感覺不到他的陽具的強度,好像他的陽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說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變寬了還是他的肉棒變小了,我使勁地夾緊雙腿, 哇!太舒服了,我倆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動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麼有力地直闖我的花心,我的身體在戰抖,好像觸電一樣,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連根放在裡面,永遠不要拔出來,他的喘氣聲越來越急促,他的勁越來越大,我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樣,輕飄飄的,又好似在做夢一樣,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東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麼地方,完全忘了這是在和別的男人偷歡。

他把我搞得這麼舒服,我真的不想讓他下來,讓這種舒服感永遠保持下去,這種舒服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樣,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舉,我的屁股就像篩糠一樣上下左右擺動,我的人就像飄了起來,好像突然從萬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腦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觸摸了三百八十伏的電壓一樣,一殷強有力的熱流射入了我的洞裡,同時,一股最舒心的暖流從我的肉洞的最深處傳遍我的全身,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他軟綿綿地伏在我的肩頭上、呼呼:地喘著粗氣,任由水流沖刷著身上淋漓的汗水。我害羞的徵笑著說:親親的,現在最愛你了,真的好爽好舒服!你的棒棒好厲害啊!以後就是我一個人的,不許你到別處去!我呢呢喃喃地自言。他也轉過頭來和我激情的熱吻,邊舔著我的嘴唇邊說,寶貝我們去沖洗一下,休息一下再來一次好嗎?」我咬著他的耳珠,輕聲的說,親親的,我可以跟你玩上一夜,你想玩幾次都可以!

回家後我向丈夫撒謊說是單位加班的,老公也沒多問。後來我和他也沒聊過那一夜,可私下裡一直在偷歡。我感到自己從心靈到肉體,似乎都被他征服,他調情的技巧高超,肉棒又粗又大,我體驗到性愛的歡愉,重新覺得自己又是個女人。我知道作為已婚的女人來講,這樣是不對的,對不起家庭和老公孩子,但如果在和老公性方面和諧的話,我會紅杏出牆嗎,我不知道,因為這個世上根本就沒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