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情故事

車上的時鐘指示 12:58

「吱……嘎……」車子的雨刷有氣沒力的擺動著。

討厭的老總,快下班前才拿一堆的文案要我"搞定".堆在桌上都比我人頭還高了,害得我十二點半才下班…。

想想一個好好的週未就報銷了,心裡只想著家裡那張柔軟的床….快回去做豬吧!

大力踩下油門,心愛的405在大雨滂沱的新生南路上飛馳,右轉到和平東路…..遠燈照到不遠的前方有一輛白色的march掛著三角故障牌停在快車道上,一個女孩撐著雨傘正在手忙腳亂的不知道在弄什麼….

看看鐘 01:14

心想:一個女孩能修好嗎?…..我也有同樣的情形時不也是有人幫忙嗎?更何況本人機械科畢業,空軍修護單位役畢再加上平時對車輛有所研究,嗯……O.K.幫幫她吧!(O型獅子座的"雞婆"本性難移)

把車停在路旁,撐起"五百萬"的大傘。向她走去…

「小姐,須要幫忙嗎? 」

她想了一下,點點頭

「謝謝你,我的車突然不動了,真糟….」

一陣檢視後,發現是她的"高壓點火線圈"燒了

「小姐,妳車的""高壓點火線圈"燒了」

她一臉迷惑的歪著頭

我接著說「 要到修車廠才能解決!」

「那怎麼辦!….」

我看她焦急的問,想了想,便說

「 小姐,現在三更半夜又下著大雨,妳女孩子一個人坐計程車危險的,我看坐我的車,我送妳吧!」

她考慮了很久,點點頭。跟我上了車

關上車門,我發動車子打開暖氣,轉身到後座拿了面紙盒,自己抽了幾張,再遞給她,打開前座的照明燈,擦拭著身上的雨水,她也正相同的擦拭著身上的雨水……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間她停止了所有動作…….

而我仍舊動作著,但我慢慢發現了她的異常,抬頭起看著她,竟然………

*** *** *** *** ***

她瞪大了眼睛,一臉無法置信的表情,【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由她顫抖的雙唇中吐出了幾個字…

「你….你是….徐政?!…」

我很仔細的上下打量她,腦子裡閃出一個名字,就脫口而出

「蘋…雅蘋….周雅蘋?!」

彼此互相凝視了不知道多久,忽然一輛大卡車駛過的隆隆引擎聲讓我回過神來。放了手煞車,入了檔往前行駛。

「妳…妳還是往在新店?」

她失神似的看著窗外的雨滴,沒回答我。 但我仍向著新店方向記憶中她的家駛去

此時收音機裡傳出"優客李林"的"認錯"…..

「 I DON’T BELIEVE 是我放棄了你,只為了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 」

這首歌,正是我們當年分手時最流行的歌。歌裡的每一句,直到現在依然會讓我心痛

雖然是她離開我…..

紅燈了,車停下來….

眼睛的餘光看到她,低著頭好像在掉眼淚,看著身旁曾經是與自已肌膚相親的女孩,現在卻如此的疏離…

曾經是清純的學生頭,現在是一頭長長的捲髮。

曾經是脂粉未施的臉龐,現在是標準的上班族。

我隱約的聞到"DUNE"的香水味….? ,她以前不是最討厭香水的嗎?時間真是能讓人改變。

「叭……..」後面的車不耐煩的按著喇叭。

我抬頭看…喔….綠燈了

………………….

終於,到她家門口了。

她低著頭在皮包裡翻著一陣,抬起頭看著我

「我…我好像把鑰匙鎖在車上了,可是我家裡沒人,我妹妹和她同學去台中玩,星期一下午才回來…….,真是有夠倒霉…..」

我看著她濕淋淋的模樣,更何況她曾經和我如此的親密,雖然是她離開我…..

算了吧!這麼多年了!我也不計較了……..心裡打定了主意

「如果妳不嫌棄,去我那過一夜吧!要不然妳要在這淋雨到天亮嗎?」

她看看錶,看看深鎖的大門,再看看我,點點頭答應了……

*** *** *** *** ***

帶她回到和平東路上一棟大樓的頂樓加蓋,那是我"台北的家"

終於回到家了,打開鐵門看到那張柔軟的床,就撲了上去…..

「啊……..,我快累死了」

喔!…還有別人在,趕快恢復正常。

「我拿一件衣服給妳,快去洗澡吧!」

我從衣櫃拿了一件襯衫,轉過頭,她正在看電視機上我和蘭的照片….

「是你現在的女朋友?」她問

「嗯…..,她是一個好老婆型的女人」

「我好像不是這一型的女人喔?」

我笑而不答

她去洗澡了,我把她的衣服丟到乾衣機,煮了一壺可可亞。打開音響

她洗好出來,換我進去洗……

「吹風機在那?」她在門外問

「在床頭右邊的抽屜裡」我在門內回答

洗到一半,我才想到,我的"套子"也放在那個抽屜裡…….,不管了,我們已成年了,不怕她看到。反正她現在又不是我的女朋友管不到我。

*** *** *** *** ***

我一出來,看到她自動的到了一杯可可亞,一面喝一面看著我放在床頭上的相簿……

「喂!….妳太自動了吧!」我一手搶回我的相簿

因為我用力過猛,相片散了一地。我才發現她看的那本正都是我存放我和她當年照片的相簿……….

*** *** *** *** ***

我倆同時彎下身去撿散落一地的照片,她一面撿一面說

「你還是一樣的念舊!也還是一樣的不喝咖啡….」

「是啊!..我那像妳那麼會變…」我沒好氣的回答

她低著頭,手在地上劃圈圈冷冷的說

「你…你還恨我嗎?」

「天下又不是只有妳一個女人,只怪我遇人不淑,那麼多年了氣早消了」

她抬頭看我,忽然流下兩滴淚,衝過來抱著我放聲大哭了起來。我本能的想推開她,但她卻鑽到我懷裡,像個女娃似的大哭………..

她用盡力氣抱著我,曾經如此熟悉雙乳,隔著襯衫壓在我的胸前….

我一時無法反應,但裡心想起往日的種種,聞到她的髮香,想起以想下課後在社團教室裡激烈的作愛….等等,讓我的心跳加快….

她的手…她的手伸進我的運動衣內,開始撫摸起來…

「APPLE,妳別這樣,我們的關係和以前不同了…別這樣….」(APPLE是我以前對她的暱稱)

但她的手似乎並不聽話,她弓起了手指用指甲輕輕地由我的頸下往下抓去,再由腰上抓上來

天啊!她還記得我的"禁忌地帶"和挑起我慾望的方法….

她輕輕的用舌尖舔我的耳根,用牙齒輕地咬了我的鼻尖(這個動作是我們以前作愛前的信號,想要的一方輕咬對方的鼻尖),她的手隔著運動褲輕撫我早已勃起的陰莖….

「APPLE,妳別這樣,快住手,別…這…樣…..」此時我已被她逼到牆角,無路可退了。而我的慾火已快超出我的控制上限了,快失控了…

她慢慢的蹲下來,用牙齒隔著運動褲輕輕地咬我勃起的陰莖。她這一個動作,就像一根火柴丟進一堆黃色炸藥中,讓我的慾火爆發出來………

*** *** *** *** ***

我發狂似的抱起她,壓在床上,像一隻極饑餓的野獸,用力把她身上的襯衫扯碎,拉掉她的胸罩,脫掉她的內褲……..。

她張開水汪汪的眼晴,看著我的動作,伸出手脫掉我的衣褲……

她的乳房依然是白晰柔軟,她的肌膚散發著淡淡的香味,我像一個在沙漠迷途的旅人,看到水井般的饑渴,吮遍她身上每一吋的肌膚,用舌尖上下左右的撥弄她硬挺的乳頭,而她的手緊抓著枕頭,挺起小腹讓她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承受我的壓力…..

我用手指輕夾她的耳根,用陰莖在她的下腹部前後的磨擦,她的手緊抓著我的手臂。我抬起頭,看到她因興奮而漲紅的雙頰,我忽然感覺到,她己不是當年那個雙手亂推亂打喊痛的少女了!

我把她雙腿分開,將漲呼呼的傢伙對準她紅嫩的穴口,一挻腰把它送了進去,她分泌了足夠的愛液,一下子全根沒入,APPLE 嗯了一聲,雙手環抱著我,我突然發現她在輕輕地扭動她的腰……..

時間真的能改變一切,現在的她已會追求男女間的快感了!

我開始在她溫熱的體內抽送,一次又一次的衝擊,我慢慢的加快抽送的速度,她的呻吟聲一聲聲的急促,我充漲的肉棒毫不留情的在她狹窄的體內放肆的狂奔,她緊閉著雙眼,深鎖著眉頭,手指扣著我的手臂,順著我抽送的頻率上下起伏地運動她的下腹………

我想起,她喜歡在腰下墊個墊子,我拿了帎旁的小靠墊,抬起她的腰,把墊子放在她的腰下。我開始慢慢的抽送,她睜開眼喘呼呼的看著我….

「你….你….進步…很多喔!,也還記得我最喜歡….墊墊子..」

「妳也不錯,是個成熟的女人了!」

「看樣子,你的蘭也….也很幸福喔!」

「是啊!我也可以把妳變成幸福的女人!」

一說完,我把肉棒抽出來,用龜頭淺進淺出,然後插入一半再抽出來,如此一直循環著……

她每次當我插入一半時,她總是抬起腰期待更深入的接觸,而我一次一次的耍她,她的慾望一次次的昇高,當我看到她輕咬著她的唇時,開始快速而猛烈的抽送,一次一次的深入….

我抬起她的雙腿,架在我的肩上用力的抽送,我的肉棒在她高低起伏紋路的體內一次次的撞擊,肉棒和身體連接處,一次一次不留情的凌辱她紅粉的小核,強烈的電流風暴似的襲捲她的全身,混亂了她的思考,她張開口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她的體內好像潤滑過度,過多的愛液混合著我抽送時帶入的空氣,發出奇異的聲音,她的手緊抓著我,而我的肉棒依然失控般的在抽送著,突然她的體內起了變化,一陣一陣的收縮夾著我的肉棒,她的雙腿像觸電般的伸直,全身的肌肉緊繃,她的指甲用力的抓著我的背……..

不管她怎變,高潮的反應還是一樣的

她全身無力的在喘氣著,而我仍然努力的抽送,突然一個熟悉的信號傳到腦中,告訢我有件事要發生了,我立刻抽出肉棒,來不及做任何準備,一陣強烈的管路收縮,白色的精液像消防水柱般的射出,噴在她的乳房上.頭髮上,也噴到床單上…..

*** *** *** *** ***

我趴在她身上喘息著,她拿起床頭的面紙,擦拭床單上的精液…….

我起身在餐桌上拿起濕紙巾,擦拭她可憐的肉穴,擦掉她身上的精液。

這時候,我才發現,她把電視機上我和蘭的照片放平了。

我問她為什麼三更半夜在外面亂晃,她沒回答我,只是專注的玩著我的耳朵,鼻子。拉我的手指….

就這樣,我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 *** *** *** ***

一陣擴音器的聲音吵醒了我,樓下示威遊行的隊伍正經過,她趴在我身上睡得很甜,我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慢慢的打開記憶的盒子,叫出了那些已不清晰的回憶……….

*** *** *** *** ***

那一年,我專二,班上的死黨中一個叫BiBi的同學,"相"中了一個化工科一年級的學妹,因為我自認長得"非常抱歉"所以也不怕打壞形像(如果還有形像的話?!?),經過我的穿針引線後她們班同意和我們班聯誼….. 而APPLE正是那個學妹的好朋友,第一次的聯誼,我們四個男生和她們三個女生坐在一起,我儘量的製造話題,帶動氣氛,玩遊戲。

我第一次注意到她,她笑起來的樣子讓人有一種忘卻煩腦的感覺,她大約一百六十左右,臉上總有淡淡的嫣紅,那是少女特有的美麗。尤其她的唇,紅潤飽滿,像一粒櫻桃般的令人垂涎欲滴,但她似乎卻不太接受異性的關懷。

後來,BiBi終於如願以償的"把"上了那個學妹,而我們班和她們班的關係也愈來愈好,她們的電腦作業大都由班上的"熱心人士"包辦了。然而隔壁班的"炮仔"竟然看上了APPLE,開始追她,但她總是不理他,後來"炮仔"腦修成怒,在學校裡亂放話,說她"落翅仔假在室","破膜"等等的話,甚至有一次,BiBi嫂和APPLE來班上找BiBi,"炮仔"竟然在們班門口在拉客,然後指著APPLE說「就是她,三百就好,她吹喇叭的技術可是一流的!」……..

氣得她跑上頂樓去,BiBi嫂使眼色叫我跟上去…….

我一上去看到她,趴在燈桿上在啜泣,我走向前去,拍拍她的肩安慰她。她卻發狂似的大聲吼

「你滾!男生沒一個好東西…….滾啦!….」

我傻了,因為看似柔弱的她竟如此的失控,我不知那來的勇氣,走向前,輕輕的抱住她….

「別哭了,我知道玫瑰有刺只是為了保護自已,不了解它的人用力去拔她,只會弄著自已受傷。了解它的人就會靜靜的欣賞她….」

她不再拒絕我,在我的懷裡哭泣…….

這是第一次,有女孩這麼靠近我,而我聞到了她淡淡的髮香……………….

*** *** *** *** ***

從那次以後,校園裡又多了一對形影不離的人影。

沒多久,我和"炮仔"狠狠的幹了一架,雖然我全身是傷,但他也沒佔到便宜。但大家說好的一對一,沒想到那個"卒仔"竟然帶人來堵我…..

那天,下午四節"工廠實習"我正完成了第一件自已計設的"傢伙"那是一支雙管散彈槍,(當然是偷偷摸摸的組裝,由四個死黨個自製造零組件),由化工科學長提供火藥。其實我只是想驗証我的理論是否正確,沒想到過要用它。

經過了三個多星期的計算和AUTO CAD摸擬,所以等不及放學,在第三節下課時我們幾個跑去後山,對著電線上的鳥開了一槍,打中了烏,也打斷了電線。然後我們像闖禍了的小孩逃回工廠。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了,一行人興奮的往大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