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寵物緣

盛夏的下午,幾片吊扇的扇葉有氣無力的轉著,學生們已經在緊張的學習中勞累了一天,整個教室中充斥著一陣煩悶!講台上年輕漂亮的女老師還在講台上徒勞的講著課,無疑她沒注意到男生們盯著她高聳的興趣遠遠大於聽課的興趣。這就是我所在的高中(四)班,乏味的生活,乏味的同學,大家都只在朝著高考的獨木橋上走著!

正在講課的老師叫田葉,是我們的英語老師也是我們班的班主任,才分到我們學校不久,由於前班主任住院,其它老資格的老師都太忙,所以也就不得已而為之。

純真美麗的臉蛋上洋溢著淺淺的微笑,在炎熱的天氣中象一陣清風吹過,讓所有的這一切看上去不是這麼的可憎!雪白的長裙環繞著窈窕的腰肢,更能襯托出高佻的身材,如珍珠般的汗滴在肌膚上滾動,好象玉石般閃動著。幾顆調皮的汗珠滑進了深深的乳溝,將前胸打濕了一片,絲滑的長裙在沾上水後若隱若現出如葡萄般的突起!引得幾個色色的小子眼珠都快要掉出來了!

我掃了掃周圍的同學,輕衊的撇了下嘴,有賊心沒賊膽的人,沒有我的話,連今天的美景都別想看到!看到這誘人的一幕,想到田老師那迷人的身軀,豐滿滑膩的乳房,葡萄般的突起閃現著誘人的粉紅,讓我的肉棒堅挺了起來,心也充滿了火焰!我輕輕咳了一聲,左手放在田老師看得到的位置上比了個手勢!當田老師的美目看到我的手勢後,一絲羞澀而興奮的笑容浮現在她的臉上。

『張信同學,請將黑板上的題目解答一下!』

我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慢慢的站了起來,眼睛緊緊的盯著田老師道:『不知道!』

『我剛剛才講過了的,張信同學,很顯然你沒有用心聽講,放學後到我辦公室裡來!』田老師似乎有些氣惱,再加上炎熱的天氣,小嘴輕輕的喘著氣。

同學們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我,雖然大家都沒聽講,但既然你運氣差被抓住了就請節哀吧!我做出一副很倒霉的樣子,大大的滿足了一下同學們的同情欲望。

殺雞嚇猴,接下來的課大家又都強打起了精神,雖然該看的還是要看,但顯然不能那麼得意了。

下課的鈴聲終於響了,課堂上響起了此起彼伏的歎氣聲!田老師帶著一絲嫵媚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收拾好教案走出了教室。

在哥們祝好運聲中,我也慢慢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看看表,時間也差不多了,便朝辦公室慢慢的晃去。

落日的余暉依舊烤人,操場上已經沒有幾個人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走到三樓田老師的辦公室前,敲了敲門,『田老師在嗎?』

耳中傳了兩聲小小的狗叫聲,我的臉上又浮出剛剛怪異的笑容,看了看周圍沒人,於是從口袋中掏出一把鑰匙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我走了進去,隨手關上了門。

房中沒有開燈,借著百葉窗透過的光線,我掃視著房裡的東西。

一具白皙赤裸的肉體跪伏在我面前,雙腿合攏,跪在地上,兩手也合攏,掌心朝下的放在地上,青絲滑動的頭緊緊的貼在手背上。

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我輕輕的咳了一聲,『田老師,是你嗎?』

地上跪伏的肉體抬起了頭來,露出了田老師一張可人的小臉,迷人的眼睛飛快的看了我一眼,立即又羞澀的移開了,雙靥浮起一暈酡紅,瑤鼻微微顫動著,顯露出主人激動的心情。

昏暗的光線依舊掩蓋不了田老師美麗的身軀,通體潔白如玉的肌膚上一絲不掛,僅一只鮮紅的狗圈掛在她的脖子上,一根黑色的皮索一頭系在狗圈上,一頭系在門後的衣架上。如果隔的近的話,可以看到狗圈上銘刻著『母狗田葉,主人張信於2003年收養!如有丟失,請拾到者與主人聯系!』的字樣。

田老師蹲坐了起來,將雙腿大開,原本陰毛濃迷的陰處居然寸草不見,兩片陰唇早已激動成了紅色,依稀看見淺淺的淫水在溝內滑出,而小巧的陰核也早就翹了起來,有如嬰兒的小指般大小!田老師雙手各抓住一片陰唇,將它向兩邊分開,將陰道處顯露的格外清晰,『母狗給主人請安了,請主人檢查母狗淫蕩的小穴!』誘人的嗲音中帶著濃濃的蕩意。

『田老師,你是我的老師也,怎麼能這樣呢,要是讓別的同學知道了老師現在的樣子……』我笑著說。

『請主人不要再稱呼母狗老師了,母狗不配做主人的老師,母狗只想做主人一輩子的寵物!』田老師如同條件反射一樣的回答道。

不愧我花了這些時間來調教,我想到。我笑道:『畢竟你是我的老師,我還是叫你葉奴,你自己稱呼自己母狗。』

『母狗一切都聽主人的!』葉奴乖巧的說。

我取下衣鉤上的皮索,走到葉奴的辦公桌前坐了下來,葉奴乖乖的跟著爬了過來,勻稱修長的四肢在光滑的地板上慢慢的爬行著,口中還時時發出撒嬌似的嗚咽,雪白肥美的屁股左右搖擺著,屁股……

我突然生氣道:『葉奴,不是要你每次還要插上尾巴迎接主人的嗎?母狗怎麼能沒有尾巴呢!』

『對不起啊,主人,是母狗今天太著急,忘了插了。』葉奴聽到我有些嚴厲的聲音,立刻回答道,『母狗馬上裝上尾巴!』

我搖搖頭,道:『犯了錯誤就要接受懲罰!葉奴,你說該怎樣罰你呀!』

葉奴連忙叩頭道:『母狗沒有聽主人的話,請主人嚴厲的處罰,請主人打…打母狗的屁屁!』

『那打多少下呢!』

『至少要打母狗三十下!』葉奴晃著屁股,討好的說。

我突然感覺不太對,道:『葉奴抬起頭來!』

葉奴這才揚起臉來,小臉上哪有一絲恐懼,忍俊不禁的小臉上浮現出可愛的笑容,似乎早就期待著我的懲罰。

我忍不住笑著站了起來,道:『你這個小賤貨,這麼喜歡主人打你,今天是故意不聽主人的話吧。主人今天非要打到你討饒不可!』

『請主人懲罰母狗吧!』葉奴嘻嘻一笑,也不分辯。

我讓葉奴四肢著地的跪在了桌上,將屁股高高的撅了起來!葉奴沒想到我會在桌上懲罰她,有些猶豫的看著窗戶,我故意說道:『主人要讓大家都看到純潔漂亮的田老師象母狗一樣在桌上被人打屁股!』

說完我走到窗戶前將百葉窗完全的拉上了。葉奴感激的看著我道:『謝謝主人疼惜母狗。』

我笑道:『你是我的寵物,主人才不想讓你的身體被別人看到呢。』

打開葉奴的辦公桌,有一個抽屜裡全是各式各樣的性虐器具,這些都是我和葉奴在一起必不可少的工具。為了收集這些東西,我讓葉奴僅著一件半透明的短睡衣去情趣用品店買的,而葉奴現在戴的狗圈則更是讓她全身赤裸,僅戴著墨鏡和我一起去挑的,最後在情趣商店裡我親自給她戴上的。

我取出一只皮鞭,輕輕的揮舞了兩下,皮鞭在空中呼呼的叫著,我能感受到葉奴在接受鞭打到來前的恐懼和期待。

誰知道先落下來的竟是我的大手,當我的大手拍打在她的屁股上的時候,葉奴的全身不由自主的一顫,口中也輕輕的哎呀了一聲,我的手在她的屁股上撫摸著,感受著她滑膩的肌膚,當手滑到兩股之間時,早已充湧其間的淫水將我的手打的通濕。這條母狗,早就已經發情發成這樣了。

在我的大手連拍之下,葉奴的雪臀立刻紅腫了起來,而股間的淫水也順著雙腿滑了下來,在辦公桌上形成了個小水灘。

當她剛開始習慣了我的拍打後,真正的鞭打開始了,皮鞭落在開始有些紅腫的屁股上。顯然刺激是強烈的,葉奴忍不住大聲的叫了一下,但這只是才開始,鞭子隨著我的心意與臀肉親密接觸,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觸目的紅印,隨著鞭擊的進行,葉奴臀部顫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喘息中也帶進了越來越多的呻吟聲。

在慢慢習慣了鞭打的節奏和刺激後,葉奴的身體又放松了下來,她的喘息聲中帶著絲絲的欲望,在多日的調教中,她早已學會在這之中尋找快樂。

隨著屁股上的紅印越來越密集,鞭打的頻率逐漸慢了下來。就在她呼出一口氣,搖晃著屁股開始試圖享受鞭打的樂趣的時候,我冷冷的一笑,猝不及防的劇痛兩腿間炸開。痛苦是如此劇烈,幾乎不能判斷是具體哪個部位受到重擊。無法遏制的慘叫聲回蕩在辦公室中。

一瞬間,她的菊門,會陰和私處迅雷不及掩耳地連擊三鞭,雖然力量不大,卻收到奇效,可以看到淫水在皮鞭落下的位置飛濺出來,然後又隨著皮鞭在空中劃過。我將葉奴翻了過來,皮鞭像雨點般地落在陰部的兩邊,疼痛讓她的小手徒勞的試圖想遮掩住陰部,但長期的調教讓她努力的遏止住自己的動作。

皮鞭飛快的落了下來,陰唇在挨了幾下後,腫漲的更厲害了,充血充的紅通通的,當最後的一鞭敲擊在她凸出的陰核上的時候,眼淚、鼻涕、口水和尿液和著她的哀鳴聲不受控制的噴湧而出。在一陣瘋狂的顫抖中,葉奴癱倒在了桌上!

空氣中彌漫著淫水尿水的氣味,而葉奴和整個桌面簡直就是從水裡面撈起來的一樣!粉紅色的身軀若有若無的抽動著,如同搽了油一般發出光澤。

『葉奴,葉奴!怎麼樣?』我問道。

葉奴勉強睜開眼睛,道:『母狗險些受不了了,謝謝主人調教母狗!』

我從抽屜中取出了一條毛絨絨的尾巴,遞給葉奴道:『自己裝上吧!』

葉奴慢慢跪了起來,顯然還沒有從剛才的刺激中恢復過來,兩眼迷離的接過了尾巴,看也不看將尖頭往菊門插去,『哎呀,好痛喲!』葉奴驚叫道。

我看的不禁一陣大笑,『笨奴,沒有滋潤怎麼能插進去呢!』

葉奴嬌嗔的看了我一眼,道:『主人壞死了,母狗都快要疼死了,還在這兒笑!』

我又是一陣大笑。

『還笑,還笑母狗!!!』

我強忍住笑道:『好,不笑不笑,你自己慢慢裝進去了!』

葉奴將尾巴的尖柄轉過來,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舔了舔,嫵媚的朝我一笑。如同舔棒冰一樣細細的品嘗著,在舔了幾下後,索性將尖柄整個含在口中,誘惑的看著我,讓我的欲火一陣炙熱。

在細細品完後,看我沒有什麼反應,才將尾巴插入到了菊門中,但顯然異物的入侵讓她感到有些不舒服,細眉輕輕的皺了下。

我牽著皮索道:『下來,讓主人遛遛!』

葉奴慢慢的從桌上爬了下來,看到桌上滿是自己的淫水和尿水,不禁一張小臉紅的特別可愛。

葉奴趴在地上輕輕晃動著屁股,雪白的尾巴也跟著左右搖擺著,顯得格外的誘人,葉奴在前面繞著辦公室爬著,身軀如同舞蹈般輕盈自然,窈窕的腰肢更顯得僅只一握。葉奴一邊慢慢的爬著,時而還回過頭來對我報以甜甜的笑,當爬到門邊的時候,我突然叫停。

葉奴奇怪的回過頭來看著我,我沖她笑道:『葉奴是不是母狗啊!』

葉奴笑著道:『葉奴一輩子都是主人的母狗!』

我道:『那就在這學狗撒尿給主人看看!』

雖然早就經過了排尿的調教,但在自己神聖工作的地方還要學狗一樣撒尿,葉奴為難的看著,嘴巴動了一下,還是乖乖的抬起了腿。但剛才畢竟已經撒過尿了,憋了半天也沒有出來,為難的對我道:『主人,母狗實在是拉不出來。』

我佯裝生氣道:『拉不出來?我把門打開,讓你在大家面前拉!』

葉奴連忙求饒道:『主人不要啊,母狗再試試!』

在我的威逼下,葉奴的一張臉憋的通紅,終於稀稀瀝瀝的拉了幾滴出來了。

我實在是憋的難受了,掏出肉棒對著葉奴的粉臉淋去,葉奴沒想到我會在這裡這樣,頓時讓我淋的全身都是我的尿液。小嘴也驚訝的半張中,喝了一小口尿水到肚子裡去了。

看著我的肉棒,葉奴的眼神一下子炙熱起來,如同看到骨頭一般圍了上來,我回到椅子上,葉奴也自覺的緊跟著來到我面前,我笑道:『葉奴怎麼了!』

『主人,母狗已經好多天沒有高潮過了,請主人給母狗吧!』葉奴哀求道。

在葉奴簽定的母狗契約書上規定了,母狗的一切都屬於主人,包括母狗的乳房,陰部,肛門,沒有主人的允許是不能使用的,性和高潮沒有主人的允許也是不可以的,為了防止葉奴手淫,她的陰部長期由一具小巧的貞操帶鎖住!雖然她自己也擁有鑰匙,但嚴厲的懲罰讓她知道如果私自打開會有可怕的後果。

我想了想,道:『主人的肉棒不能給你,但今天允許你在主人面前手淫!』

雖然感到有些羞澀,但葉奴還是為即將可以享受一次高潮而高興,『謝謝主人!請主人觀看淫賤的母狗手淫!』葉奴聲音有些顫抖的道,聽到自己淫賤的話語,葉奴就沒乾過的陰道又興奮的開始流出快樂的淫水來!

葉奴熟悉的將手指伸向自己的陰部,被剃光了陰毛的陰部顯得非常的平整,觸手上去,陰毛的根部還是有些發癢,葉奴輕輕的撫摸著自己。另一只手也迫不及待的握住了自己豐碩的胸部。

自從被我收養後,我經常給葉奴注射一些豐乳的藥劑,雖然每次都痛死了,但胸部也漸漸的豐滿極了,象現在一只手都握不住了。

葉奴輕輕的刺激著自己敏感的地區,讓這好不容易到來的手淫能高潮的更長久些。

慢慢的,葉奴忘記了有我在旁邊觀看著她的演出,徑自一個人享受了起來,美麗的陰部在葉奴的玩弄下,象朵花一樣綻放了,鮮紅的花蕊中間流動著顆顆露珠,雪白細長的手指在陰道內緩慢的抽動著,而大拇指卻繞著陰核劃著圈。

葉奴的眉目中流露著蕩人的春情,口中咿唔的呻吟著,一雙媚眼早就半閉,一心沉靜在快樂的田地中。

我看著眼前的葉奴如動物本能般尋求著性和交配,而這一切僅僅也就是我幾個月的調教,將這個原本連手淫都不會的女孩變成如今的蕩婦淫娃!心中充滿著一種莫名的情感。

早已忘卻一切的葉奴大聲的呻吟著,雙手也加快了速度,豐碩的乳房在她的手中被任意的肆虐,而陰部則更是象開了水龍頭一樣,大量的淫水奔流而出。

漸漸的,漸漸的,葉奴的臉上露出似難受似快樂的神情,口中也禁不住大聲的叫了起來,虧得這間辦公室隔音效果好!

眼看著葉奴就快要到了高峰的頂點了,我突然的道:『停!』

葉奴下意識的停下了手,臉上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在這突然的打擊下,葉奴哀求的看著我道:『主人,母狗就快要到了,讓母狗高潮了吧!』

這時,辦公室的鎖突然響了,葉奴頓時驚呆了,這個辦公室是她和另一個一起分配來的女老師共同使用的,這個時候也只有她會有鑰匙了。

我看葉奴已經驚的動彈不得了,連忙用腳將她踹進了辦公桌的下面,其它的地方也沒辦法收拾了。

門開了,果然是同辦公室的劉欣老師,我連忙叫道:『劉老師!』

劉老師是和葉奴截然不同的女孩,一個是屬於那種溫柔型的美女,一個是屬於活潑型的美女。

劉老師皺著眉頭道:『怎麼你在這,田老師呢?好難聞的氣味呀!』

我連忙解釋道:『田老師剛剛有點事出去了,要我在這先自己溫會書。』

『喔,』劉老師根本就沒留意的應聲道,『怎麼到處都是水呀!』

『剛才我不小心把茶杯打翻了,又沒找到拖把,所以……』

『是這樣啊。』劉老師笑道:『你怎麼這麼不努力呀,我天天都能看到你,你這樣做對得起田老師嗎?』

我裝做悔恨的低下頭道:『我一定會努力讀好書的!』

『那就好。』劉老師說完就不再理我了,關上門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開始改作業。

天啊,我下面還有一個沒穿衣服的葉奴啊!

我也只好假意看起書來。

我將腳伸到了桌下面,碰到的地方感覺軟軟的,還有一個葡萄大的凸點在前面,我脫下鞋,用腳丫夾住葉奴的乳頭輕輕的扯動著。另一只腳的腳底摩擦著她的身體,絲綢般的肌膚連粗糙的腳板都能感覺出來,葉奴的身體在我的挑動下慢慢的開始動情了。

突然腳趾間感覺冰冰的,滑滑的,有一個濕潤的東西在蠕動,葉奴將我的腳趾含在口中舔吸著,讓我覺得非常的舒服。

慢慢的葉奴忘卻了周圍的一切,細細的親吻著我的腳,剛才半截的高潮讓她感覺到無比的難受,忘卻了一切,又重新開始追逐快感。

壓抑的喘息聲雖然很低沉,但在安靜的辦公室中顯得很明顯,而葉奴的身軀也頻頻撞在桌上。

劉老師奇怪的道:『什麼聲音?』

我笑道:『是田老師今天揀的一條狗,放在辦公室裡的。』

劉老師笑道:『真的呀,是公狗還是母狗啊?』

我強調道:『是一條母狗啦。』

『讓我看看吧。』劉老師站起身來走了過來。

葉奴聽到我們的對話,明顯身體都僵硬了,卻在稍一猶豫後,動作更快了。

我飛快的站起身來,當葉奴看見劉老師驚詫的表情時,刹那間的快感如同決堤般湧了過來,葉奴甚至來不及遮掩自己赤裸的身體,就被高潮所征服。

一陣巨大的羞恥感和快感交替征服著她,從沒有過的高潮讓葉奴全身哪怕是一根腳趾也移動不了,只能羞恥的躺在桌下任劉老師觀看。

『田老師,你躺在地上做什麼呀!好奇怪呀,你怎麼能在學生面前做這種事呢,你簡直侮辱了教師這個稱號,太淫賤了!』劉老師道。

『對不起,對不起!』葉奴口中只能喃喃的說著。頭垂到了地上,自己的名聲,自己的事業,一切都完了。

『母狗給主人請安了,請主人檢查母狗淫蕩的小穴!』誘人的嗲音中帶著濃濃的蕩意。

一樣的聲音,一樣的稱呼,當葉奴抬起頭來的時候,劉老師已經全身脫光了衣服,如同剛才自己對主人行禮的姿勢一樣。而脖子上也戴著一個黑色的狗圈,可以看到狗圈上銘刻著『母狗劉欣,主人張信於2003年收養!如有丟失,請拾到者與主人聯系!』的字樣。

葉奴驚訝的看著劉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笑道:『葉奴,這是欣奴,是比你晚一個月收的母狗,今天讓你們兩條母狗見一見面!』

欣奴笑著道:『母狗早就想拜見一下姐姐了,今天終於可以正式拜見姐姐了!』

葉奴從桌底下爬了出來,兩只美麗的美女犬匍匐在我的面前,爭相獻媚!兩條雪白的尾巴也在空中晃動的!

我不由又拿起了身邊的皮鞭。

『請主人調教母狗吧!』兩只母狗同聲嬌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