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後放縱

床上的浪語最能激發出淫亂的效果。

「老公……哦……你輕點……啊……」那幾句淫言浪語聽得小君一哆嗦。

她輕添著嘴唇,不均勻的吐著香氣,她那樣子讓我慾火一下就竄到了腦頂,是啊,這麼長時間我一直都在「伺候」她,也該輪到我自己好好的爽一把了。

我雙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屁股開始飛速的活動、抽插,大約又抽送了十幾分鐘,小君已經開始向我哀求了:「老公……嗯嗯嗯……你……你還要……還要嗯……弄……嗯……弄多久……哦……嗯……我……我嗯……我要被你弄死了……啊!啊……求你快……快……啊……射……快射給我……嗯嗯……」

我趴在她的身上,雙手從後邊緊緊的抱住她的肩膀,睪丸重重的砸著她的屁股蛋,臥室裡充滿了難耐的呻吟聲和肉體撞擊交歡聲。

幾十秒之後,我再也忍不下去了,開始狂插猛送,「啊!!~啊~~啊啊啊~~~啊!噢~~哼嗯~~嗯嗯~~」在最後衝刺的階段,小君瘋了一樣的狂叫著,「啊……老……老公……太爽了……啊……太舒服了……嗯嗯……來了……啊……老公……要來了……啊……不行了……嗯……來了……啊……嗯……啊啊啊……啊……」隨著她陰道的快速收縮,我精關一開,抱起她的屁股「啪啪啪」的猛艹幾下,接著深深的插了進去,全身繃緊抖動了起來:「噢~哦~~寶貝,要射……射了!嗯!」話音剛落一股股濃稠的熱液就從馬眼中噴射了出來。

我屏住呼吸,龜頭頂在她穴道的最深處,伴隨著小穴的收縮不停的噴射著,整整十幾秒後我才停住了射精,好久沒這麼爽過了,射完了最後一滴精華,我哆嗦了一下重重的倒在了她的身上,「哦……嗯嗯……嗯……啊……哼……好燙……好熱……」小君被火熱的陽精燙的直喘粗氣。

完事以後,我從她身上翻了下來,仰面朝天的躺在那裡,小君喘著粗氣側身偎在我的臂彎裡,稍稍溫存了一會兒,突然她「啊!~」的驚叫一聲,飛快的坐了起來,一把抓過枕巾摀住了下身,看著她的窘相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接著爬起來坐到她身邊,一手摟著她的香肩,一手拿著枕巾為她擦拭著從陰道中流淌出的精液。

擦拭乾淨後,小君扭頭噘著小嘴兒看著我:「哼嗯!混蛋!你還笑……還笑……都怪你……射……射這麼多……你看都……都流出來了!」

我色迷迷的拉過她的小手,把它按在了床單上,剛才兩人纏綿時流出的愛液已經把床單打濕了一大片,「騷老婆……看看……你流的滿床都是,我當然要配合你了……」

「你……你……哎~~你討厭……」她使勁把手抽了回去,羞澀的打了我一下。

「寶寶,呦~還不好意思了?哈哈!」

「嗯哼……流氓……色狼……大壞蛋……哼哼……」小君邊罵邊嬌滴滴的依偎進了我的懷裡。

抱著她熱乎乎的身子兩人一起倒在了床上,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脊,和她竊竊私語,小君說她的初夜給了她的前男友,我是她的第二個男人,她還說憑她的感覺我一定有過好多女人,聽得出來她說話時酸溜溜的。其實我只是做的比較多而已。

我沒有反駁,此時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我只是探頭在她的鼻尖上親了一口,把她抱得緊緊的。

剛才消耗了太多的體力,沒一會我就變得迷迷糊糊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隱隱感到胸口有濕熱滑膩的感覺傳來,「嗯……」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睜開眼睛只見小君趴在我的身上笑嘻嘻的看著我,我衝她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她低頭伸出舌頭開始接著在我的胸膛上添吻,她的舌尖有如小蛇般的在我乳頭上舔舐,打轉,然後沿著我的身子不斷向下親吻。

肚臍、小腹,全都被她仔仔細細的添了個遍,真是舒服,接著她又從下向上一直舔到胸口,同時用手不斷撫弄我的睪丸和半軟不硬的肉棒,我閉起了眼睛,舒服的歎了一口氣。

「哦!哦~~」下體忽然傳來的溫熱濕潤讓我的身體一下繃緊了,順著感覺往下看去,眼前的一幕是如此的淫美,小君雙手握著我的肉棒,嘴巴含著整個龜頭,上下的吮吸套弄著,那一剎那,我的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全身的血管彷彿都要炸開了。

小君見我在看她,吐出了肉棒,用充滿淫慾的眼神看著我,接著伸出嫩嫩的小舌頭,壓在圓圓的龜頭上快速的舔了一圈,然後一口含住我的肉棒不斷添吮。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口交,受到這樣的刺激,大肉棒不斷向外分泌著粘液,小君在吸潤時發出「啾啾」的聲音,過了幾分鐘,這種特殊的感覺讓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哦哦~~老婆~~要~~射了!」,我的本意想讓她停下來,可小君不但沒有減慢速度,反而更加快速的上下套弄起來,時不時還把自己的嘴巴張得大大的,讓龜肉進入她的嗓子眼,食道的蠕動加上視覺上的刺激,短短幾個來回,我就堅持不住了,下體一麻,雙手死死抓住她的腦袋,屁股用力的向上挺起,伴隨著全身不規律的抖動,濃稠的液體噴射而出……「嗯……嗯……惡……咳……咳咳……咳咳……咳……咳……惡……惡……」伴隨著一連串劇烈的咳嗽,小君掙脫了我的束縛,一下趴在了床邊,大口大口的乾嘔了起來;看著她的樣子我一下慌了神,趕忙爬起來,拍著她的背,小君又乾嘔了一陣,氣喘噓噓的側躺在了一邊,少量白色的液體順著她的嘴角緩緩的流淌到了床單上,看著她滿是淚水的臉頰,我的心一陣攪動,拿了紙巾幫她清理了起來,她微微皺起眉頭不停地喘著氣,這可憐兮兮的樣子真讓人心疼。

等她的呼吸恢復平靜,我下床去洗手間拿了塊濕毛巾,擦拭著她的臉頰和胸口,剛才她掙扎著吐出肉棒的時候有一股精液流了出來,粘在了她的乳房周圍。

「咳……咳咳……老公……咳……」等我再次回到床邊時小君伸出一隻手拉住了我的胳膊:「老公……咳咳……抱抱我……」

她的聲音還略帶嘶啞,嗓子裡還殘留著一些粘液,時不時的咳嗽幾下,我心疼的把她攔在懷裡,輕柔的愛撫著她的秀髮,把嘴貼在她的耳邊不停的自責。

小君也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似的,把我抱得緊緊的,不久之後兩人相擁著睡去。

後來小君告訴我,她根本沒想到我會那麼激動,原來她前男友每次都讓小君為他口交,從來也沒有這樣過;聽她說完,我有點自愧不如,自己因為一時衝動盡然讓心愛的女孩受到了傷害。

這算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吧!

第二天晚上我們在外邊吃了晚餐,有了昨天的親密接觸,一回家兩人就迫不及待的抱在了一起,互相撕扯著對方的衣物,倒在床上的時候已經是赤裸相見了。

互相愛撫了一會兒,小君堅持要再為我口交一次,由於昨天那次我沒控制住傷到了她,所以今天我只是讓她給我添添就可以了,不得不說她的口技實在是太好了,被她的小嘴兒一裹一吮,龜頭立刻就暴漲到了極點,再加上那條滑膩膩的小舌頭像蛇一樣的纏繞著龜頭後面的溝壑,我想剋制都剋制不住,「哦……寶寶……」在我還有理智的時候,坐起身趕快把她拉了起來,和她親了個嘴:「寶寶!呼……可以了!」

小君色色的看著我,「這麼幾下就忍不住了啊!呵呵!!呵呵呵!!壞老公……」說完她做了個很可愛的鬼臉,雙手推著我的胸肌,要我躺下,然後主動跨坐在了我的身上。一面慢慢的套坐下來,一邊紅著臉對我說:「老公……過兩天我……嗯……我快來事了,啊……趁現在……哦……好好疼我吧嗯……」怪不得她今天表現的這麼主動呢,原來要來大姨媽了啊!

說完小君騎在我身上,上下活動起來,兩顆雪白的大奶子隨著她身體的起伏而上下顛蕩,「嗯……老公……好深……嗯……爽……嗯……」

我一動不動的看著她,任憑她在我身上晃蕩著身體,不一會兒小君就已經是氣喘籲籲了,「啊……嗯……太深了……嗯……好爽……嗯嗯……」這小妮子今天真是浪蕩的厲害呀,淫言浪語說個不停。

「老公……哦……我……我……」她的額頭都見汗了,小臉紅紅的望著我,向我求助,我微微一笑故意裝傻:「騷老婆,騷寶貝,怎麼了?」

「嗯……你……哼……啊……快……嗯……你快點動啊……我不行了……快……快使勁……嗯嗯……」她邊說邊上下使勁的套坐……「剛才是誰說我不行的?嗯?小騷貨?」說完我雙手卡住她的腰,向下一按小君「啊啊!~~~」的叫了一聲,大肉棒勁根插入了她的嫩穴中,讓兩人的恥骨緊貼在了一起,然後我掐住她的腰不停的扭動屁股,迫使兩人下體的結合處磨擦起來。

「嗯……嗯嗯嗯……嗯……哼……」裡邊子宮頸口被龜頭頂著,外邊陰蒂被不斷的摩擦,這樣的雙重刺激使她有好幾次都想要向上躥,但是腰被我死死的鉗住,動彈不得,只能用力的將身子向前一下一下的挺動;她雙眸緊閉用上牙咬著下唇,強忍著快感「嗯嗯」的哼著,「寶寶,別忍著,喊出來,喊出來我就讓你升天……」聽我這麼一說,小君的臉更加紅潤起來,輕輕的的「嗯!」了一聲,雙手按在我的胸前,小蠻腰飛速的扭動起來,憑著自己的感覺磨蹭她最敏感的部位,「嗯……啊……啊啊……嗯……哼……啊啊啊啊……」不一會兒,她就大聲的叫了起來。

「啊!啊……老公……啊……我……嗯嗯……哦……快……快……啊啊嗯……」小君的渾身無力的嬌喘著,雙臂彎曲,身子前傾,已經快要完全倒在我的身上了,渾身顫抖的厲害,屁股活動的速度也慢了下來,看起來她馬上就要高潮了,現在該是好好幫她一把的時候了;我迅速將雙腿曲起來,臀部用力向上挺,雙手用力捏著她豐滿的臀半;配合著她的動作快速的抽插扭動,讓大雞巴在她的小肉洞裡不停的打轉摩擦,「啊啊……嗯……嗯……啊啊……噢噢……嗯嗯……」小君的陰道開始一縮一緊的,最後她「啊~~」的一聲大叫,身子猛地一抖,一陣陣間歇性的顫抖和痙攣,接著軟軟的癱在了我的身上,火熱的陰液沖刷著插在裡邊的肉棒,隨著那張小嘴的一張一合,粘稠的液體順著我的睪丸源源不斷的流了下來……我讓她趴在身上休息了一會兒,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脊,歪頭含住她還在吐著香氣的嘴唇潤了潤,然後翻身把依舊軟綿綿的小君壓在了身下。

「嗯嗯……哼……老公……人家好累……你……嗯……你饒了我吧……哼……」小君霧濛濛的雙眼實在是太勾人了,那嫵媚勁只有在她高潮以後才能顯露出來。

「寶寶,哥哥再讓你爽一次,嗯?」我被她的樣子撩撥的滿腔慾火,不管她祈求的話語,把她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下身開始快速的抽動。

「啊~~啊!!啊啊~~嗯!哼~~老公……嗯嗯嗯……嗚嗚嗚……」小君被頂的翻了幾次白眼,眼淚順著眼角流了出來。

看來她的確是累得厲害,我有點不忍心了,放下扛著的雙腿,讓她平躺著,把她的雙腿放直夾緊,這樣她就不會感到太費勁,而且下體會變的非常緊,動起來龜頭會被裡面的層層褶皺颳的爽快無比,很快就能射出來。

我伏在她的身上,雙腿向內併攏慢慢搖動屁股,「哦……」「哼……哼……」兩人同時喊了出來。一番雲雨過後,在小君斷斷續續的哼叫聲中我把自己的精華送入了她的體內……後半夜我被她給弄醒了,打情罵俏後,自然就少不了一場纏綿的大戰……第二天我兩都沒有去上班,整整在床上睡了一天才緩過了精神。

這幾個月中,雖然我們經常逛街,K歌,晚上回去做愛,可漸漸地,我發現小君有些變化,她的話少了許多,經常在洗澡的時候偷偷的打電話,這些我都知道,在想想自己,何嘗不是懷裡抱著小君,腦中卻想著前女友呢?

當小君告訴我她無法忘掉得到她第一次的那個男人時,我並沒有感到悲傷或是難過,也許,我們並不是真的相愛吧,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每次看著她服下避孕藥,我都不會感到任何的慚愧。我和君只是在互相空虛寂寞的時候遇到了彼此,在一起只是為了掩蓋心中的那份悲傷,等內心的傷痛慢慢消退,分開也是遲早的事。

攤牌後,整整一天,誰也沒有說話,晚飯後小君去洗了個澡,出來時全身光溜溜的,我看著她,她看著我,然後同時笑了起來。

上床以後,我將她緩緩的攬在懷裡,輕輕的吻她,從額頭一路向下,眼睛、臉頰和嘴唇;小君吐出軟軟的舌尖和我糾纏在了一起,很溫柔的互相吮吸著。

那晚,我們做了四次,每一次都接近瘋狂;第二天上午小君告訴我她要走了,離開這座城市;傍晚,我送走了她。回到她前男友的身邊,希望她過得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