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後放縱

兩人坐著邊聊天邊看著電視,過了一會兒,我牽起她的手,把她拉過來坐在身邊,輕輕摟著她的肩膀,用手梳理著她的頭髮,涼絲絲的,很滑,很順,小君歪著頭順從的靠在了我的肩上,撫了一會兒,我的手順著她的背脊緩緩向下移動,直到手掌按在了她的屁股上。

小君雙手環抱著我的腰:「老公?」「嗯?」我轉過臉看著她,她微微擡起小臉:「你好壞!~」「哪裡壞了?」我不懷好意的看著她,「討厭!」說完小君就又把頭埋入了我的頸項間,我心裡一樂,伸出左手托起她的下巴,「壞蛋~~」小君說完很自然的閉上了雙眸,看著這個水靈靈的姑娘,我居然莫名的有點緊張。

穩了穩呼吸,我捧住她的臉,探頭在她的臉蛋上親了親,又在她的嘴唇上輕輕的點了點,見她沒有任何抗拒,膽子也就漸漸的大了起來,歪頭含住了那嫩嫩的香唇,伸出舌頭在上面來回的舔舐,然後舌頭緩緩的往她嘴裡進,起初她還有點抵抗,咬著牙,後來在我舌頭的遊動下慢慢的輕啟牙關,接著我們的舌頭就攪在了一起,時而猛烈,時而輕柔,同時,我的兩隻手也沒閒著,一手抱著她的身體,一手隔著衣服握著她的乳房,輕輕的捏揉。

她現在開始不停的吞嚥口水,隨著吞嚥發出嗯嗯的喘息聲,看她現在的表現已經是動情了,我握著她乳房的右手慢慢的往下遊,輕輕插入她的裙腰,她的小腹鼓鼓的,軟軟的,我揉了一會想要繼續往下,「嗯嗯……」小君吐出了我的舌頭:「先去洗洗吧!?一股汗味……」

鴛鴦浴!一個念頭奔了出來,事實證明我想多了,小君讓我先去洗,我問:「為什麼不一起洗?」,「一起還能洗啊?我一脫衣服……一脫……你還不是就地給我吃了啊!!」她邊回答邊把我推到了浴室裡。

等我從浴室裡出來,推開臥室的門,小君正坐在床邊,已經換好了睡衣,見我要抱她,一閃身靈活地躲開了,然後嬉笑著跑進了浴室,我笑了笑,然後躺在床上等著她。女孩的閨房就是香……不一會聽到外邊浴室的門「吱呀」一聲,接著臥室的門被推開了,小君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走了過來,她現在身穿一條連體裙樣式的睡衣,上邊剛好到蓋住她兩顆小突起的地方,飽滿的乳肉一覽無餘,下邊的裙擺正好遮住她的大腿根,隨著她的走動,裡邊的黑色小內褲若隱若現,這種朦朦朧朧的感覺,簡直讓人噴血……下身快速的挺了起來。

她臉紅嘟嘟的走到床邊,整個人顯得楚楚動人又帶著幾分羞澀,她立在那裡,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我。

我已經等不及了:「寶寶,快過來!」,小君如同一隻乖巧的小綿羊一般順從的趴在了我的身邊,擡起俏媚的臉蛋的問我:「老公……嗯……喜歡麼……」「喜歡!」「漂亮麼?」「漂亮!」說完一把就把她拉到了懷裡。

我抱著她,不住的親熱,吻著她的嘴唇,揉著她的玉乳,小君纖細的玉手在我的胸膛和腹部來回的摩挲;我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雙手不停的撫摸著她光滑的大腿,外側,內側,她把大腿稍稍向兩邊分開,隨著撫摸,時而彎曲,時而伸直,撫摸了一會兒,順著大腿內側向上,碰到了她內褲,現在能明顯感覺到陰道口那裡的布料已經有點濕潤了,這麼多水,看來這小妮子還真是敏感呀,我把手掌按在那裡,隔著她的內褲在陰道口和小腹上腹部來回的遊走,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看樣子應該差不多了,我雙手抓著她的內褲要慢慢將她的小內褲向下脫去,小君也很配合,她挺起屁股扭動臀部,雙腿來回的活動了幾次,她的下身就光溜溜的了,我把她剛脫掉的小內褲拿到兩人的面前,黑色的蕾絲花邊,好性感,褲襠中間的地方還有些盈盈的水漬,我不懷好意的衝她晃了晃,小君羞得滿臉通紅,伸手一把搶走了她自己的內褲,塞到了枕頭底下。

我舔了舔她的嘴唇,起身雙手把她的睡衣推到了胸前,小君雙臂收回來,抓著已經是一堆的睡衣向上一拽,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美了,隨著衣物的退去,一對圓潤飽滿的奶子上下晃蕩著彈了出來,山峰上兩顆粉紅色的小奶頭硬挺挺的立在那裡,我雙手貼著她的小腹慢慢向上遊上那對飽滿的乳峰,開始緩緩揉撚起來,那雙飽滿柔軟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斷變換著形狀。

當我用手指夾著她早已挺立起的乳頭開始揪捏提拉時,小君整個人開始難耐的扭動了起來,「嗯~~~嗯~~~噢~~~老公~」她嘴裡不住的叫喊著。

這時候我俯身趴在她的身上,張嘴裡含住她右乳的乳頭吸吮了起來,左手繼續把玩另一個奶子,右手伸下去在她不算太濃密的陰毛上緩緩摸索。

「嗯嗯……」小君也開始主動對我「還擊」了,她雙手隔著我的內褲摸了摸,然後直接把手伸了進去,抓住我的陰經來回的套弄起來,這樣大概持續了幾分鐘,我的肉棒已經漲的受不了了,而且我感覺她的下邊也已經完全濕透了,索性起身迅速脫掉了內褲,然後跪在她的身下,小君是我見過的第二個女人,她的陰毛很短,也不算濃密,看起來很乾淨,分開她的雙腿,她的陰唇不像是前女友那樣粉嫩,最邊上稍微有點褐色,但是裡邊都是一樣的嫩紅,不過這種感覺顯得她的下身更加的好看。

小君扭了扭腰,她已經做好準備迎合的姿勢了,等了這麼久,我早就耐不住了,於是握著粗大的肉棒,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來回滑動著,等到沾滿愛液以後,屁股一沈緩緩的挺了進去,「嗯……」她微微皺著眉頭輕輕的呻吟了一聲,同時雙腿張的很開挺起屁股迎合著讓我更加的深入。

她的陰道很緊,就像處女一般,就算有淫水的滋潤,在我進的時後還是感到了很大的阻力,包皮被她緊縮的陰道口向後翻起、拉直,龜頭前端被溫暖的嫩肉不斷包裹著,很熱、很滑、很舒服。

「啊!老公……你……哦……好漲……你輕……輕點……」小君嬌嗲著。

我一邊慢慢的聳動一邊觀察著她的表情,隨著陰莖的不斷前進,小君緊鎖著眉頭,上身不斷的挺起放下,嘴巴微微張開,小舌頭輕揉的舔著她自己的嘴唇,同時還發出不大不小的呻吟,這騷樣!還裝純!?

我下身一頂,「啪」的一聲兩人就緊密的結合在了一起,「啊……哼……嗯嗯……好漲……好粗……啊啊……嗯……漲死我了……嗯……啊……」小君被撞的一抖,「老公……哦……你好粗好熱……啊……」她說出的每一句浪語都深深的刺激著我的神經,我慢慢滑動了幾下,適應了裡邊的溫度和緊度,開始加大力氣,每一下都深深的插入,然後快速的退出,每一次深入她就會「啊!」的大聲呻吟一下,保持了大概幾分鐘的時間,她的下身已經分泌出了大量的粘液,感覺也和開始抽插時有些不同,開始的時候很緊,但也只是單純的很緊而已,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光著腳踩進淤泥裡一般,能很清晰的感到有滋滋的愛液隨著龜頭的深入而被擠了出來,往外抽的時候,整個肉棒就像是被吸住了一般,需要用些力氣才能拔出來,同時不斷發出「咕嘰~啵滋~」的水聲,真的就像是泥漿中行走似的。

這種感覺實在太舒服了,我保持著這個姿勢和速度,連續不間斷的抽插了好一會兒,汗水都浸濕了我的頭髮,正順著臉頰緩緩的向下流淌,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和她做愛,加上好久都沒碰過女人的緣故。在小君緊窄嫩穴的壓搾下,龜頭上傳來的麻癢感越來越強,「哦!~」我不由的低吼一聲,渾身打了一個激靈,趕忙放慢了抽送的力度,想要借此來緩解射精的衝動。

可是小君的屁股卻一直在不停的挺起扭動,看起來她是完全進入了狀態,但是在這麼下去我很快就會把持不住的,總不能這麼快就射了吧!為了避免難堪,我向後一撤,把大雞巴退了出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頭看著她漂亮的臉蛋。

小君此時面色潮紅,嘴裡不均勻的吐著香氣,下體突然的空虛使她睜開朦朧的雙眼,情意綿綿的注視著我,「老公~不要停下來~~人家正……正……嗯……好舒服~~」,說完一手撫摸著我的胸肌,指甲颳蹭我的奶頭,一手探下去抓住肉棒想要讓它再次進入自己的身體;現在是該用老招數拖延一下了,我伸手下去抓住了肉棒上的小手,按在小君自己的陰部,一邊引導著讓她刺激自己的陰蒂,一邊低頭和她接吻,等肉棒上的感覺稍微沖淡一些,我扶正陰莖一挺屁股,「啊啊~~嗯!……哼嗯……」隨著肉棒的再次進入,小君發出了一陣滿足的長叫,她雙腳蹬在床單上,努力擡起屁股快速的搖動著:「啊……哦……老公……快……快用力……爽……啊……爽死了……嗯……」

看著她迷亂的樣子,我雙手握住她的小蠻腰,下身隨著她的扭動快速的往裡挺,感受著她裡面每圈蠕動的皺褶對肉棒的摩擦和吸吮,「大不大?……嗯?」我喘著粗氣問她。

「大……啊……好大……哦……」

「爽不爽……舒不舒服……」

「舒服……嗯……嗯……爽……哦……好爽……啊……好舒服……」小君不斷晃蕩著腦袋,烏黑的長髮散亂在臉上,樣子淫美至極。

我壓下嘴唇,堵上了那張吐氣如蘭的小嘴,「唔……唔……」小君雙臂死死環住我的脖子回應著我的親吻,用力的吸食著我的舌頭,我飛快的挺動著屁股,可以感覺到她的小穴在一下一下的縮緊,挺腰迎合的動作也越來越劇烈。

我稍稍擡起上身,伏在她的身上,大肉棒像是打樁一般快速的撞擊摩擦她的陰肉。

「啊……啊……啊……」小君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頭向後仰起,嘴巴大張,含糊不清的叫喊著:「啊……老……嗯……老公……不行了……啊……啊……好硬……好熱……麻死了……嗯嗯……啊……好癢……好爽……漲啊……哦……我……我……要……要死……哦……要死了……嗯嗯……」在她浪叫的同時剛才激吻時留下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聽到她無比淫浪的話語,看著她浪蕩的表情,我抱著她圓潤的屁股狠狠的艹幹起來,她的臀肉被撞擊的不斷顫動啪啪作響。

緊窄小穴在不斷的撞擊摩擦下收縮的平率越來越平凡,小君兩條胳膊緊緊抱著我的後背,手指像小貓似的在背上用力的抓撓,「啊啊啊……嗯……噢……啊……嗯嗯……」一陣顫抖的大叫聲過後,忽然,她的呻吟聲戛然而止,雙腿雙臂猛的纏住了我的腰身,讓我動彈不得,緊接著就感覺雞巴被她的小穴緊緊的吸住了,一股火熱的水流隨之擊打在龜頭上面。

全身短暫的痙攣過後,小君的身體開始不停的顫抖,「嗯嗯……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她顫抖的浪叫聲充滿了整個屋子,剛才一直收緊的小穴也開始一下一下的抽動,那股溫暖的水流隨著陰道的收縮湧了出來,順著我的肉棒睪丸緩緩的流到了床單上。

她的高潮一直持續了幾十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女人這麼強烈的反應,心中的美滋滋的,充滿了一種征服感。

「嗯……」小君鬆開四肢,全身軟綿綿的癱在了床上,微睜著霧濛濛的杏眼看著我,我伸手摸了摸她汗濕的臉蛋,捋了捋粘在上面的髮絲,低頭和她深情的吻在了一起。

我邊吻邊緩緩的蠕動著腰身,現在小君的整個下身已濕的不像樣了,屁股上、大腿根、小穴四周還有我睪丸和小腹上,全部都濕漉漉黏糊糊的,我想床單上大概也已經濕成一大片吧!

因為剛才的高潮,她的身體非常的敏感,尤其是小肉穴,當我慢慢前後搖動屁股時,小君「啊!」的叫了一聲,這一聲短暫而高亢,我沒有理會,把她的雙腿卡在臂彎裡,俯下身子,腰部用力往前一滾,一團彈性十足的軟肉就將龜頭給包裹住了,「啊~~哼~~嗯~~老公~~你~~恩~~慢~~慢點~~啊~~」她皺緊眉頭氣喘籲籲的望著我。子宮口那種滾燙的感覺讓我舒服的直喘氣,等龜頭適應了那裡火熱的溫度,我開始上下左右搖動起腰來,讓圓大的龜頭抵在她的秘洞最深處摩擦打轉。

「噢……啊……太深了……嗯……麻死了……嗯……好燙……求……求……求你啊……嗯嗯嗯……啊啊……」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渾身就再次抖了起來,雙臂緊緊的抱住我的肩頭,嘴巴張的大大的,陰道最深處開始縮緊,從裡向外不停的蠕動、擠壓著我的陽具。

「恩……額……嗯……嗯……」這個敏感的女孩打了幾個激靈,不均勻的喘著氣,她又達到了一個小小的高潮。

「舒服嗎?」我把陰莖退出來一些撫著她的臉頰。

「嗯……」小君軟綿綿的回答著。

「小騷貨……你是不是一直這麼騷啊!嗯?」我看著這個羞澀的漂亮女孩,邊問邊開始緩緩的抽插。

「啊……嗯……」

「是不是啊?……」見她不說話,我狠狠的頂了一下。

「哦……哼……不是……啊……不……不是……嗯嗯……」小君眉頭緊鎖,雙手死死抓著我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