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涼三歎

她穿著與吊帶襪同一款式的黑絲內褲,強烈的燈光從腿間射入,薄如蟬翼的絲褲幾乎變得透明,不僅陰戶的輪廓,在燈光下清晰得無可隱藏,連陰縫的深淺都依稀可辨。

另一束燈光從空中劃破黑暗,落在懸空的舞臺上,完全映照出舞者優雅的體形。她上身束著一條同樣質底的黑色乳紗,乳紗只有手掌寬,兩側露出乳房柔膩的圓弧。

她的乳房並不大,奇怪的是乳頭卻又圓又鼓,硬硬翹在乳紗下面。

舞臺通體透明,邊緣齊膝高的圓頭欄杆上串著兩排鋼鏈,正中是一根不鏽鋼管,整個舞臺就由這根鋼管吊在大廳中央。那個領舞的女子站在上面,就像是停在空中,從任何一個角度都能清楚看到她的身體。但遺憾的是,她臉上帶著一個貓女郎的面具,除了那張殷紅的小嘴,再無法一睹芳容。

只穿內衣和吊帶襪的舞者激起了全場的狂熱,他們舉起手臂,跳起來試圖攀上舞臺。那女子有些緊張地靠在鋼管上,一步也不敢動,工作人員不得不把舞臺再升起一米,高高懸在舞池上方。

舞者定了定神,左手扶著鋼管,輕輕揚起腿。無數道目光同時落在她雪白的大腿根部,連寧馨也瞪大眼睛,看著她窄緊的絲褲在股間滑動的細微顫動。

眾目睽睽之下,舞者用右手挽住腳踝,將修長的美腿一直扳過頭頂,腳尖頂住鋼管。穿著高跟鞋的左腳幾乎豎立起來,左腿挺得筆直,紋絲不動。原本藏在股間的褲底完全翻出,細細橫在兩條大腿結合的部位,如果雙腿再張開少許,勢必要陷入翕張的陰縫內。

她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很快放下腿。放鬆時,薄絲不出意料地陷進下體,被夾在陰脣和臀肉之間。她連忙用膝彎勾住鋼管,輕捷地旋轉起來,悄悄拉出內褲。

令人燥熱的音樂再度響起,人群在她身下瘋狂地扭動身體,整個舞廳被吶喊和斑駁的光影分割成無數小塊,沒有人能看清彼此,甚至連自己都無法看清。黑暗成為最好的保護,每個人都毫無忌憚的釋放著內心的壓抑,不必擔心別人會看到──除了空中的舞者。

「她的腿可真漂亮……」寧馨咬著吸管,有些出神地說。

旁邊的女孩子吃吃笑著說:「你看那些男人,眼珠都快掉出來了。」

寧馨思索著說:「好像……好像在學校裡見過……」

「別開玩笑啦,我們學院怎麼會有人在這裡跳舞。」

「你瞧!她手的動作!」寧馨小聲叫了起來。

「怎麼啦?」

「是六手位啊!很專業呢!還有那個旋轉!」穿著高跟鞋的舞者正踮起右腳尖,靠左腿的擺動旋轉身體,「記得嗎,上午陶老師還在講,這個動作很難練,讓我們認真學呢。」

女孩子看了一會兒,笑著說:「別天真了。她只是學過一點芭蕾,怎麼能跟我們學院的專業訓練比?如果畢業在這裡跳舞,我寧願從上面跳下來。」

寧馨也笑了起來,她放下飲料,拉起同伴,擠入人群,釋放著她們使不完的精力。

陶倩倩漸漸融入自己的舞蹈之中。開始時,充滿色情意味的內衣使她的動作僵硬拘禁,那些灼熱的目光更讓她手足無措。但很快她就忘掉了一切,就像在芭蕾舞臺上起舞一樣,心神完全被肢體的動作所吸引。

她忘了自己穿得並非芭蕾舞裝,而是性感內衣。隨著身體的運動,蕾絲內褲漸漸嵌進下體的肉縫。當她反手扶住鋼管,向後彎下腰肢,兩腿一字劈開落在舞臺上時,在舞臺下方蹦跳的人都仰起頭,看著那條彈性十足的蕾絲內褲深深滑入肉縫,消失在兩截白光光的大腿之間。沉浸在身體韻律中的陶倩倩對臺下的目光渾然不覺,絲毫不知道內褲已經無法遮掩下體,兩片微分的外陰脣光溜溜貼在玻璃上輕輕蠕動著,肥軟而又柔膩。

「媽的!把她叫下來!」泰熊低吼一聲,「我要幹她!」

郎峰不在,泰熊就是老大,舞臺立刻升起,把陶倩倩送上通往二樓的天橋。

泰熊「呯」的踢上門,把陶倩倩往辦公桌上一按,勾住她的蕾絲內褲褪到膝上,接著朝她腹下掏去。

陶倩倩細白的手指攀住辦公桌邊緣,疼得擰起眉頭。邊總與郎峰達成協議,租借她來跳艷舞。沒有人徵求陶倩倩的意見,她就像一件貨物,從黃毛轉到郎峰手裡,再放到伊茲。她唯一的要求只是一張面具,既然無法避免暴露肉體,她只希望能遮住面孔。

泰熊的動作很粗暴。就像那天打在林剛身上一樣……陶倩倩白皙的臀部被推搡得在桌上來回滑動,陰道還是乾澀的,泰熊生毛的手指戳在裡面,傳來撕裂的痛楚。

有一次跟黃毛性交的時候,黃毛突然說起那根警棍,「被它肏過還能長好,這小浪屄比你男朋友還結實……」

突如其來的疼痛,使陶倩倩心頭抽搐起來。她想起來,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想過林剛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去了什麼地方?是不是在城市的某一個角落裡活著……

「唔──」銀白的高跟鞋踩在黑色的辦公桌上,陶倩倩踮著腳尖分開雙膝,挺起下體,在泰熊凶狠的掏弄下發出痛楚的呻吟。

粗黑的手指在柔軟的陰戶裡用力攪弄,被藥物改造敏感的肉穴屈辱地沁出滑液,漸漸變得濕潤。

泰熊捏住她的腰肢,把她放在地上,一邊忽忽啦啦解著皮帶,一邊帶著濃濃的鼻腔說:「腰彎過去。」

陶倩倩細軟的腰肢順從地向後彎去,直到手掌輕輕按住地面,身體彎成一個優美的環形。

她腳背弓起,與小腿連成一條直線,腳尖斜斜點著地面,修長的美腿筆直分開,與地面構成一個三角形。三角形的頂端是白嫩突起的陰阜,柔美的陰戶就像一件精巧細緻的浮雕,夾在兩條挺直的玉腿之間,平平敞露出來。

泰熊挺著粗大的肉棒,對準她高舉的陰戶,狠狠一頂,龐大的體重都集中在女子兩腿間柔嫩的器官上。陶倩倩被頂得身體後仰,豎起的腳尖幾乎離開地面。

泰熊扶住辦公桌,俯下身體,碩大的龜頭緩緩擠進陰道。陶倩倩長髮垂地,柔軟的手臂勉力撐著地面,支撐著他的重壓。這樣的姿勢不僅使她陰部突出,就像兩條玉腿支著一隻陰戶,充滿供人任意使用的淫蕩意味,而且使陰道彎曲,陰道裡的穹窿收緊變形,陰莖插在裡面,就像被一隻柔膩的小手緊緊握住,抽送間快感倍增。

絲襪上一根吊帶鬆開,在臀側晃來晃去。被辦公桌擋住上身的女體似乎只剩下兩條光潤的玉腿,和腿間嬌美動人的性器。插在肉穴裡的陽具不住進出,將那只性器捅得變形。一圈艷紅的嫩肉在穴口翻進翻出,那種淫艷的美態,讓泰熊更是性慾勃發。

但對於陶倩倩來說,這種淫猥的交合不啻於一種酷刑。彎成拱形的身體只有陰戶來承受泰熊兇猛的抽送,插入時,柔嫩的陰戶彷彿要被那沉重的力道碾碎。

當粗挺的肉棒進入體內,彎曲的陰道又被硬生生捅直,被龜頭撞擊的部位又酸又疼,讓她禁不住懷疑那根肉棒會不會頂穿自己的陰道,從小腹上穿出……

房門打開,有人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反手合上門,又上了鎖。

悉悉索索的脫衣聲在耳邊響起,陶倩倩辛苦地側過臉,看到一具蒼白的身體,還有一隻鋼製的耳環。是郎峰回來了。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03

陶倩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她面前,郎峰俯下身子,就像女人一樣,被泰熊從背後進入。

一陣惡寒掠過全身,陶倩倩臉色煞白,噁心得幾欲嘔吐。她做夢也想不到,世間會有這麼醜陋的一幕。

郎峰陰沉的臉從長髮裡露出一半,邪邪一笑,「過來。」

「趴下。」

冰冷的手指滑入臀縫,在陰戶間沾了些淫液,塗抹在菊肛周圍。陶倩倩四肢

僵硬,挺著臀部一動也不敢動。

面前的窗簾猛然拉開,陶倩倩驚恐地瞪大美目,駭得心跳幾乎停止。窗簾後是落地的大窗,正對著下面狂歡的舞池。如果誰抬起眼,就能看到自己……

郎峰的身體壓了上來,勃起的肉棒在臀間一撞一撞,提醒著她身後正在發生的醜惡。

泰熊停了片刻,等郎峰頂住陶倩倩的後庭,這才用力壓下。兩個男人的重量同時落下,將郎峰的肉棒深深送入陶倩倩肛中。

陶倩倩死死咬住嘴脣,生怕自己發出的聲音會引起人群的注意。被兩個男人壓在背上雞姦,一個男人插在另一個男人肛中,被人雞姦的男人又插在自己肛中……想一想就覺得毛骨悚然,如果被人看到……

郎峰擰住她的長髮,將她雪白的面頰貼在玻璃窗上,然後低下頭,在她柔軟的頸上噬咬著,臀部一拱一拱,以泰熊的節奏和力量在她體內進出。

陶倩倩緊張地盯著人群,室內的燈光雖然已經熄滅,但舞池上方旋轉的射燈卻不時劃過,這一幕如果被人看到,她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勇氣活下去。

郎峰卻不在意是否會被人看到,他夾在兩人之間,背後的剛強使他柔軟,身下的柔軟又使他剛強,被侵犯同時又侵犯一個更柔弱的身體,這是他的狂歡。

陶倩倩光潔白嫩的身體被壓成小小一團,豐膩的雪臀圓圓翹起,在兩個男人的撞擊下時扁時圓。柔嫩的菊肛被插得圓張,在直腸內滑動的肉棒就像一條噴著毒汁的毒蛇,玷污著完美的肉體。

忽然她身體一震。

郎峰用力一挺,陰陰問道:「怎麼了?」

陶倩倩垂下柔頸,搖了搖頭。

郎峰捏著她的下巴,慢慢托起,「看到什麼了?」

陶倩倩身體輕顫,沒有作聲。

「是不是光線太暗,看不清楚?」郎峰隨著泰熊的挺動,慢條斯理地姦弄著她的嫩肛,「要不要我把燈打開,讓你仔細找一找?」

她終於開口,「下面……有我的學生……」

「在哪兒?」

她顫著手指了指。她不知道寧馨她們來了多久,是否看到自己穿著色情內衣跳舞的情景,是不是已經認出了自己。

「很嫩的小姑娘……家庭背景怎麼樣?」

陶倩倩心裡亂成一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答的。

郎峰陰陰一笑,一邊幹著美女老師的屁眼兒,一邊看著她青春動人的學生。

泰熊的抽送越來越快,郎峰不再用力,只深深插在陶倩倩體內。忽然他陽具一動,在泰熊的挺弄下精液一股股射入陶倩倩腸道深處。

泰熊嘿嘿一笑,把射完精的郎峰推到一旁,狠狠插進最下面的粉臀裡。陶倩倩只覺肛洞猛然被擠開一倍,粗大的肉棒一下子鑽入臀縫,在裡面狂猛地噴發起來。

等泰熊拔出陽具,陶倩倩白美圓潤的屁股中央,留下了一個粗圓的肉孔,紅紅的,一直通向雪臀深處,裡面灌滿白白的精液。郎峰拿出一隻帶著螺紋的肛門塞,擰進她的肛洞,讓精液留在裡面,然後讓她登臺繼續演出。

下面還有自己的學生,陶倩倩怎麼也不願再去跳艷舞。即使帶上貓女郎的面具,形體、動作也可能暴露出身份。

姓徐的剛剛升了局長,邊建軍和郎峰的靠山又硬了許多,讓陶倩倩來跳舞,是為了吸引客人,怎能由她說不跳就不跳。

「給你兩個選擇:或者再跳一場,你就可以走人。不然就在這兒給我的兄弟服務──等那幾個丫頭走了,你給我跳到天亮。」

陶倩倩僵坐在地上,最後她抹了抹眼角,同意再跳一場。

「把這個吃了。」郎峰把幾粒藥丸塞到陶倩倩口中,「吃了它,跳起來才有精神……」

半裸舞女再次登場,引起了全場騷動,歡呼聲,哨聲響徹大廳。陶倩倩悄悄把頭髮撥到面前,擋住帶著面具的俏臉,慢慢舞蹈起來。

相比於剛才的舒展,她的動作生硬而且拘禁,只隨著音樂的節奏搖擺身體,不再作出劈腿之類的動作。

臺下不斷響起口哨,催促她跳得再激情一些。剛剛被人發洩過性慾就推上舞臺,沒有片刻歇息的陶倩倩已經疲倦不堪,而讓她倍受折磨的,則是那只硬梆梆的肛門塞。不要說劈腿,就算是簡單的彎腰動作,肛塞也會從臀肉中挺出,在內褲上露出的印跡。為避免肛塞脫落,她不得不始終收緊肛門括約肌,用力夾住皮塞。每一次內褲與肛塞的磨擦,都會使她心驚肉跳,生怕被人看出破綻。

郎峰站在玻璃窗前,看著半裸的舞女冷冷一笑,然後移開目光,落在遠處的少女身上。

寧馨已經忘記了剛才的發現,她隨著音樂縱情舞蹈,就像那時在冰場上飛旋的陶倩倩,無懮無慮。

一股燥熱感從體內升起,陶倩倩情不自禁地加大動作。但那股燥熱感並沒有隨著劇烈的動作釋放,反而像失控的火焰一樣迅速燒遍全身。每個細胞似乎都充滿了多餘的精力,要在肢體的運動中發洩出來。

眼前的一切變得迷離,心跳聲彷彿是從耳膜中傳來,伴著激越的鼓點越來越急。她閉上眼,一滴汗水從額頭流下,在鼻尖微微一停,又被迅速甩到飄飛的長髮上。

舞廳中的喧鬧聲猛然一響,寧馨順著聲音望去,手腳的動作不由停住了。

那個舞女抱住鋼管,拚命甩動長髮,腰臀以近乎瘋狂的節奏來回擺擺動,一條不知何時鬆開的吊襪帶在豐膩的臀肉上甩來甩去,就像一條淫蕩的鞭子。

忽然,那個舞女抬起腿,作出一個漂亮的後翻轉體,穿著高跟鞋的玉足擦著鋼管掠過,那雙又長又直的美腿打開超過一百八十度,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圓形,最後以前後打開的一字馬落在舞臺上。

「哇……」寧馨幾乎要崇拜起她了。

她沒有看到那個舞者落地時痛楚的神情,這個在迷亂中靠本能完成的動作,幾乎把肛塞完全頂入直腸,就像一隻楔子從肛門打入。

短暫的疼痛過後,令人發狂的燥熱再次襲來,她無法抑制地擺動頭部,瘋狂地發洩體內衝動的激情,曲線玲瓏的玉體更是作出種種淫靡的艷態,引得全場歡聲雷動。

寧馨驚奇地看著她,不明白舞技如此精彩的她,為何會作出這種低級動作?

「吃了搖頭丸吧。」同伴鄙夷地說:「好端端的芭蕾不跳,偏要在這裡跳這種舞……」

寧馨的同學只猜對了一半,郎峰給陶倩倩的藥裡不僅有搖頭丸,還有一粒催情藥。城市裡迪廳比比皆是,想吸引顧客,剩了美貌迷人的舞女,還需要一些獨特的節目。

陶倩倩不知疲倦地搖擺著頭部,烏亮的長髮流瀑般飛起,那雙嵌在貓女郎面具下的美目一片迷濛。她像一隻淫媚的雌獸一樣伏在玻璃上,妖艷地擺動臀部。

從旁邊看來,她細軟的腰肢象被折斷一樣,只剩下又白又亮的屁股彈丸般不停跳躍。精緻的黑色蕾絲內褲從雪白的屁股正中劃過,將渾圓的臀球分為兩半。兩團圓潤的美乳在薄如透明的乳紗內跳動不已,蕩出誘人的乳波。

她身上沾滿汗珠,半裸的玉體更顯得潔白無瑕,宛如清水中浮出的芙蓉,然而她的動作卻比一條尋求交配的母狗更淫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