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絲襪

我將手伸到妹妹的身子後面,照A片上的那樣尋找著妹妹的胸罩扣。

找是找到了,但是從來沒解過胸罩的我嘗試了幾次,卻怎麼也解不開胸罩扣子。

若嘉看我傻呼呼的試了又試越來越急,噗嗤的笑了一聲,然後自己將手伸到身後啪搭的一下子就解開了胸罩,讓兩顆32C的雪白玉乳從束縛中解放了出來。

那充滿彈性的乳球上下跳動了幾下,我趕忙伸出雙手抓住了兩粒仍然晃動著的大奶,欲望催動之下,一個不小心手上就用力過猛掐得太緊。

「啊!」嘉嘉微皺著眉頭。

「對不起,哥哥抓太大力了……」我改用輕柔的動作撫弄著那兩顆怎麼也讓人玩不厭的乳房,以畫圈的方式搓揉著兩顆柔軟的奶球,妹妹緊閉著雙眼享受著我的愛撫。

沒幾下的時間,就可以感覺到兩顆小小的乳頭充血挺立了起來,在麻糬般的白乳上卻有兩顆可愛的粉紅小硬豆。

我低下頭吸住了妹妹的乳頭,感覺到妹妹整個人都顫動了一下,知道她肯定很喜歡這樣。

我左右交互著享用著兩顆成水滴型向上挺翹的奶子,一下用整個嘴吸住,一下用舌頭挑動著乳頭,一下卻又用牙齒輕輕夾住咬弄著。

妹妹發出細微卻又好聽的呻吟聲,讓我褲襠裡的猛獸在剛剛公車上的噴射之後,又再次粗腫了起來。

遭受攻擊妹妹不甘的企圖反擊,拉下我的牛仔褲拉鍊,釋放出了那已經噴射過一次,卻更加紅腫不堪的男莖,用小手套動了幾下,然後就擺脫我對她的襲擊,坐在地上將射精之後還沒清理,衣片黏濕的肉棒含進了嘴裡。

「喔喔……爽……爽啊……」

妹妹的口技雖然仍就生澀,但是加上了舌頭的動作,來回挑弄著我的棒身,像吃冰棒似的舔食著龜頭,讓我爽的不知身在何方。

我回憶著在A片裡面看到的69情節,將妹妹整個身子抱了起來並換了方向,讓我躺在床上面對著她的下體,她則繼續在我的上方用那櫻桃小嘴為我進行著口交。

不待妹妹同意,我就撕開了我眼前的粉白色透明褲襪襠部,將已經濕潤的銀白色絲質內褲拉向一邊,伸出舌頭舔向妹妹的陰部。

「啊啊!」

顯然沒料到下體會突然受襲,整個身子彈跳了一下,卻因為我緊緊抓住了妹妹那裹著絲襪的美妙翹臀而沒辦法逃離。

妹妹的陰部只有少許柔嫩的細毛,小小的陰唇呈現十分細嫩的粉紅色,非常的可愛。

兩片花辦夾著一顆小豆豆,我身出舌頭試探性的點了一下,妹妹馬上就觸電似的彈了一下。

抓住了攻擊目標的我馬上開始連續舔動著那顆小豆豆,妹妹的秘密花園馬上濕潤了起來,從花唇中流出一股一股透明的濕滑液體,我知道那就是妹妹的愛液了。

妹妹雖然遭受著前所未有的刺激,但還是非常不服輸的用小嘴來回反擊著我的陽具,直到快感實在太過強烈,才攤在我的身上整個人甜美的呻吟出聲……

無法動作,只能承受著我的品嘗,直達最高點。

從來沒碰過這樣刺激的妹妹敏感異常,沒有多久就嬌顫著發出綿長又誘人的呻吟,攤了下來,並且從陰唇中微微噴發出少許的透明淫水,濺射在我的臉上。

我知道妹妹是到達高潮了,打鐵趁熱,我挺著仍然硬拔的陽具將妹妹快速的翻到了身下,將沒有脫下的鵝黃色百褶裙掀到腰部……

跪坐在妹妹張開的一雙粉白色褲襪美腿之間,將粗脹的凶杵頂在了妹妹濕滑的花穴入口,用眼神詢問著妹妹。

妹妹張著高潮後仍然迷蒙的眼神,微微的對我點點頭,同意我的侵入。

我抓住了妹妹裹著褲襪的臀部,那已經腫到不行的紫紅色龜頭在我腰部的挺動下,緩緩的迫開粉紅色的小巧陰唇,向前慢慢挺動……半顆龜頭塞進了熱燙的花穴口。

妹妹緊閉著雙眼,彷佛是讓我任意蹂躪了。

我那已經無法克制的欲望驅動著我將肉棒繼續挺入那濕趟緊密的秘密花園。

前進沒多久就感覺頂到了什麼東西,我想那就是A小說裡才有的處女膜了。

我緊摟著妹妹的腰,加緊的往前刺入,終於在窒礙難行的壓迫中穿破了那層薄薄的阻擋。

「痛!」妹妹的眼角滑下了兩顆晶瑩的淚珠。

我彎下身子用舌頭舔去了妹妹的淚珠,她則張開眼睛,楚楚可憐的望著我,說道:「哥,我愛你……」

「嘉嘉,哥哥愛你……」再也抑制不住胸中的情感與滿腹的欲望,我開始挺動著下身的兇器戳擊著妹妹的私密花園。緊窄又濕熱的甜美花徑緊緊的吸吮著我的分身。

妹妹承受著破處的痛楚,但是卻咬著牙努力的忍受著我的穿刺,讓我更加的感動。

我非常緩慢卻又有力的抽送著粗壯的陽具,不僅是為了讓妹妹適應我的分身,也是不讓自己在緊縮的蜜穴中一下子就一泄如注。

我的手則輕撫著妹妹穿著粉白透明絲襪的大腿,並且用嘴像吃奶似的吸吮著妹妹的乳頭,像是要吸出奶似的。

妹妹受到胸部的刺激顯然十分受用,在痛楚之外又發出了細微但甜美的吟叫。

在適應了彼此之後,我的下身緩緩的加速著,挺動著粗脹的陰莖開發著初經人事的小小花徑。

「哥哥愛我,哥哥多愛嘉嘉一點……」我能拒絕妹妹這樣如泣如訴的渴求嗎?

隨著我每次的插入,妹妹都會發出一聲輕巧的誘人低吟。

那嬌小卻又玲瓏有致的身軀被我逐漸加速的衝擊帶動著前後搖動,小手摟著我的頸子,那雙套著白透明褲襪的美腿則不知不覺間的纏上了我的腰,似乎在渴求著更多。

幾分鐘前還是處男的我探索著從未被人開發過的處女地,每次抽送的觸感都讓人爽得幾乎要一泄如注,緊緊識憑著不知何來的一股意志力克制著。

這樣的抽送不知過了多久,只知道我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妹妹搖晃的程度也越來越大,呻吟變成了嬌喘,聲音也越來越甜美。

那雙絲襪美腿纏在我的背上浸著我的汗水,不停的隨著我抽幹的動作而摩擦著我的腰與背,絲滑的接觸讓人感到非常的舒服。

終於,在我終於抵擋不住如潮水般襲來的致命快感,即將爆發出來之時,我緊緊的掐住了妹妹裹著絲襪的臀部,然後低下臉狠狠的吻住了妹妹的水漾雙唇,吸吮著妹妹的唾液。

意亂情迷的妹妹想要放聲淫叫卻又被我堵住了嘴,只能緊閉著眼同時接受我的吻與我的衝擊。

我將肉杵死命的往前放力一捅,彷佛穿過了什麼似的,抵達了秘密花園的最深處……

感受著陣陣痙攣與一股濕燙的液體沖打,酸麻的馬眼大開著噴射出充滿男性欲望的白濁精漿,將無數的子孫全都噴射在小美人嬌嫩身驅的最深處,一發一發的,彷佛子彈般強力的射擊著。

妹妹流著淚承受著我強勁的噴擊,又是淫悅又是喜悅。

兩條美腿緊緊的纏著我的腰,就像那緊縮的秘密花徑一般,彷佛要榨出我最後一滴精液才甘心。

在我與妹妹雙重的高潮都已經結束之後,我才脫力般的癱軟壓在妹妹身上。

妹妹那裹著褲襪的雙腿也無力的自然放下,與我仍然維持下體相接的狀態劇烈喘息著。

回過氣來之後,我將半軟的陰莖退出了妹妹的下體,一股混合了我們雙方體液的白濁濃汁就噗嚕嚕的從花徑流泄而出……

讓我跟妹妹都看傻了眼,不知自己居然能流出這麼多東西出來。

看著妹妹高潮後灑上兩片紅暈的可愛臉龐,讓我忍不住又深深的吻上了妹妹,讓我們能再多感受彼此的愛意,多一點,再多一點。

第七章

跟妹妹發生關係之後,在家裡的空氣彷佛都變成粉紅色的了。

初嘗肉味的我們一開了葷就完全停不下來,只要一回到家裡,我馬上就把妹妹抓住,掀起裙子拉下褲襪就幹了起來。

妹妹那僅僅十六歲的年輕肉體卻同時有著甜美的青澀與性感的成熟,每次都把我夾得舒爽萬分只想大喊救命。

除了第一次初體驗算是勢均力敵之外,接下來連著幾次作愛,我都沒撐多久就在妹妹的花心深處一泄如注。

妹妹一開始還會笑我說哥哥好弱,都輸給她。

但是越來越熟練之後,開始能夠抓到自己的極限在哪裡,就換妹妹每次都哭爹喊娘叫著不要了不要了。

「啊啊……哥哥……用力!」妹妹身上仍然穿著學校制服與黑色的不透明褲襪,我將妹妹的褲襪與內褲拉到大腿中間,就把她放在沙發上從後方刺入。

雖然在初體驗之後我們又經歷了許多次的性交,但是妹妹的花穴就仍然像第一次體驗般一樣的緊窄萬分卻又濕滑熱燙。

「嘉嘉待會讓哥哥射裡面好不好?」我輕拍著妹妹包覆著褲襪的翹臀,邊說話的同時腰部仍然不停的前後,挺動著粗長的陽具兇狠的撞擊著妹妹的下體。

「……」妹妹被我撞擊的幾乎無法發出任何有意義的單字,但是我知道她是願意讓我射在體內的。

第一次作愛有點意料之外,在那之後,我們試過保險套,但是我跟妹妹都不喜歡那隔著一層的感覺,我們想要沒有任何阻隔的一起融化。

所以妹妹開始吃避孕藥,不僅幫助調經也能穩定避孕,最重要的是可以讓我每次都體內射精……

不只我能夠滿足心裡那股征服的快感,妹妹也很享受肚子裡面被我的精漿灌得滿腹熱燙的感覺。

就在我奮力戳幹著妹妹的同時,客廳的電話響了,我接起電話,腰部的動作卻一點也沒停。

「啊!是我,小阿姨啊!嗯嗯……爸爸媽媽不行。沒問題,我跟嘉嘉一定會去。好的……再見!」

很快的掛斷了電話,我又將精神擺回妹妹的性感嬌軀之上,妹妹雖然被我幹的披頭散髮,但是還是回頭以嬌媚的眼神望向了我,像是詢問著我剛剛的電話是誰。

「是小阿姨,說這週六要在老家結婚,叫我們兩個一定要去參加。」

小阿姨是媽媽最小的妹妹,不過媽媽跟小阿姨年齡有點差距,所以小阿姨現在也才二十六歲而已(媽媽三十七)。

雖然一兩年沒見了,不過可能是因為年齡比較接近,小阿姨跟我們家兩個小朋友的感情特別好。

我記得小時候阿姨還特別照顧我們兩兄妹,因為爸媽在我們小時候就已經常常不在家,所以偶爾會買些小零食小玩具來送我們。

小阿姨長得很漂亮呢,不知道嫁給怎樣的人。

我突然想到,印象中,幾次見到小阿姨的時候她似乎都穿著絲襪……

「哥又變大了……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到很久沒見的小阿姨穿著絲襪的樣子,我的陽具捅動的動作更大也更使勁了,連妹妹都感覺到了變化,那誘人的秘密花園也夾得更緊了些。

「呼呼,哥要射了,全射給嘉嘉!」

我緊掐住妹妹垂在胸前的兩顆大奶,最後一下狠狠的刺擊,頂著妹妹的不透明黑色褲襪美臀,將龜頭給撞入了秘密花園的最底部,讓粗腫的男根一顫一顫的在花心深處噴射出淫欲的種子,灌溉著十六歲美少女的育嬰子宮……

第八章

我與妹妹搭上長途的夜間客運的時候,已經是三更半夜了。

沒有多久的時間,周遭的乘客就已經全都沉沉睡去。

我們坐在整台車的最後方,妹妹半靠著我,也很快的睡了過去。

就算是搭夜間客運,妹妹依舊穿得漂漂亮亮的,一身紫色系列:紫色上衣,紫色窄裙,紫色不透明的褲襪搭上紫色高跟鞋。

看到妹妹已經睡去了,想說沒事可作,摸摸妹妹的絲襪腿過過癮也是不錯。於是我就開始伸出手來回的撫摸著妹妹的紫色褲襪大腿。

見妹妹沒有什麼反應,似乎真的睡了,四周的乘客則是已經發出鼾聲了,色膽包天的我乾脆從拉鍊裡掏出因為撫摸妹妹的美腿而開始勃起的陰莖,一手摸絲襪另一手自慰起來。

就在我已經即將高潮的同時,手忙腳亂的放開妹妹的大腿打算找衛生紙出來接住精液,卻從旁邊伸出一隻小手,緊緊的圈住我的陽具不讓我射出。

「哥哥好壞喔,都自己偷偷來……」

不知道是我動作太大還是如何,妹妹居然醒過來了!

「嘉嘉醒來啦!呵呵……」被抓住命根子欲射不能的我,也只能尷尬的笑著。

「早就醒來了,看哥哥偷玩雞雞好久了……」妹妹小小聲的說著,環顧了一下四周,確認附近的乘客都睡著了,然後就掀起自己的窄裙,以很快的速度撕開了自己的紫色褲襪襠部,然後調整了位置面向我一下子往我身上坐了過來。

「跟嘉嘉一起玩嘛……」

你說我能拒絕嗎?

我略微讓自己往前坐一點,將已經裂開一個小洞的絲襪之下的內褲往旁邊迅速一撥,然後抓著妹妹的腰往下一壓,就把我那已經蓄勢待發的男根捅入了妹妹的陰道內。

妹妹剛剛偷看我手淫,淫腔內居然也全部都濕了,可以說徹底的到達備戰狀態,真不愧是被我鍛練起來的淫蕩美少女啊!

這讓我想起了我跟妹妹初體驗那天,我們也是在公車上站著,偷偷的進行摩擦愛撫到射精。

雖然現在是搭長途客運,有些不一樣,但是可能隨時會被人發現的隱密快感卻是完全相同啊!

而且當時我把妹妹全身都擋住了,現在可是很明顯的一個女孩坐在男孩的大腿上來回搖動,只要附近有人醒過來,就給人看得一清二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