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絲襪

妹妹張著那雙明亮的大眼睛盯著我的臉,秀氣的眉毛彷佛很掙扎似的略動了動,然後下定決心似的開了口:「今天學校護理課有講到男女性教育的東西,有講到男生的那個……那個……」妹妹吞了口口水:「小雞雞……」

「啊?!喔……很正常啊……」我內心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驚嘆號。

不過仍然是裝著鎮定的回答著:「很正常啊,然後呢?」

「我想我想看看男生的……小雞雞長怎樣……可不可以……」妹妹越說越小聲,最後幾個字我幾乎都快要聽不見了,但是這句話卻給了我無比震撼!

「喔哈哈,這個啊……可……可以啊。」不知為何我回答的斷斷續續,但是腦子裡面卻沒有任何反對的想法。

看著妹妹羞紅的低下頭不敢看我的嬌態,不禁讓人心頭一蕩。

「幫忙若嘉認識護理課教的東西嘛,沒問題。」

「謝謝哥!」妹妹仍然是沒有抬起頭來,這害羞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我把身子轉向妹妹,然後裝作豪邁似的快手快腳就把休閒褲退到膝蓋之下,只留著一件四角褲。

「若嘉,你要看喔!」然後我便把四角褲也一口氣拉了下來。

我那仍然軟軟的陽具垂在雙腿之間晃啊晃的,在這不流動的空氣之中顯得異常淫靡。

妹妹羞紅著臉低頭盯著我男性的像征,那純真的視線讓我有種暴露的快感。

妹妹一雙裹著黑色褲襪的美腿不安的微微躁動著,兩隻長腿上的絲襪磨擦著發出嘶嘶的微響,對我這個迷上用妹妹的褲襪手淫的傢伙而言可是一種充滿情欲的刺激啊。

「啊!變大了……」妹妹有點驚訝的說著。

在妹妹的注視下,我那原本軟垂的陰莖開始猛烈的充血硬勃,一抖一抖的向上挺起,幾乎是沒幾秒的時間,就已經脹硬到了備戰狀態,尖端直指著妹妹那嬌俏的小臉。

佈滿血管的肉杵,比起原本的尺寸是膨脹得驚人,有一半的龜頭也因為勃起的緣故,從緊繃的包皮之中擠出了半個頭。

「變大比較容易看清楚嘛!」都不知道這種蠢話自己是怎麼說出口的。

淫欲開始淹沒大腦的我,神智似乎也開始模糊了起來。

我伸出右手牽住妹妹的右手,很強制的就將她的手拉到了我那怒脹的男根之上,講話也粗魯了起來:「妹,妳來摸摸看哥哥的雞巴。」

妹妹臉紅通通的,軟似無骨的手卻完全沒有抵抗的跡象,在我的帶領之下輕輕的握住了我那向上怒指著的巨大陰莖。

被那纖細的小手掌握住,讓我的肉杵不禁舒服的跳動了兩下。

「哥的那個會動!」妹妹害羞的說。

「對啊,因為舒服才會動。妹,妳的手可以稍微握緊一點往下移。」

妹妹很聽話的用手圈住火燙的肉杵往下慢慢滑動,讓我的包皮完全退了下來,露出了一顆紅通通的大龜頭。

「啊……這個……剛剛包住的那層東西是包皮,跑出來這個紅紅的是龜頭。」儘管一股快感從兩腿之中傳了上來,我仍然裝作鎮定的向妹妹解說著。

然後我換牽住她的左手,挪到了我的男性象徵下方,讓她的左手從下捧著我的兩粒卵蛋。

「妳左手摸的這個是睪丸,讓女生生小孩的精子就是在這邊製造的喔。」邊解說著,我的呼吸也因為陣陣性刺激而變得急促,整條紅腫的肉棒抖動的頻率也隨著變高起來

「哥哥的雞雞一直動耶!是因為舒服嗎?」妹妹小聲的問道。

「對啊,好舒服,嘉嘉讓哥更舒服好不好?」聽我說完這句,妹妹紅著臉微微的點了下頭,讓我的理智開始有斷線的趨勢。」

「我抓住妹妹的右手開始引導著她上下的套動起我的陽具,一股股的致命快感也不住的從我的棒身上傳送過來。」

「見妹妹手上套弄的動作已經上了軌道。我便鬆開了手,有點呼吸困難的開口詢問著妹妹:「嘉嘉,讓哥哥摸妳的腿好不好?」

我見妹妹沒有反應,只是繼續著手上套弄的動作,想必是默許了我的要求,雙手便自動的搭在了妹妹那雙不透明的黑色天鵝絨絲襪美腿之上,輕輕的來回撫摸著妹妹那裹著細滑絲綢的性感大腿。

而妹妹不僅僅是右手持續套動著我的陽具,左手也無師自通的從下輕輕撫摸著我的兩顆蛋丸。

他媽的,我撫摸著妹妹的絲襪腿,妹妹在幫親哥哥打手槍並愛撫睪丸,這實在太誇張,太超過了!

「哥哥舒服嗎?」妹妹發出細微的聲音詢問著我,已經說不出話來的我只是不住搓弄著妹妹的絲襪美腿,猛力的點頭表示同意。

妹妹幫我手淫僅僅不到幾十秒的時間,我就感覺到整根紅腫的凶莖已經膨脹到了極限,幾乎就要崩潰。

「哥要射了……啊啊!」伴隨著我的一聲低吼,一道道白濁的男性精華就向前噴射在小美人緊裹著黑色天鵝絨褲襪的大腿上。

妹吃驚的停了下手上套弄的動作,我趕忙抓住她的小手又繼續魯動著我正在不斷噴發的陽具,舒爽的把剩下的幾道精華全都放肆的噴射在妹妹那雙誘人的絲襪腿上。

好幾十秒過後,強勁的射精終於逐漸停下,我也鬆開了妹妹的手,虛脫的攤回了自己的椅子之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妹妹低頭愣愣的看著自己被射滿了白濁一片濃精的絲襪雙腿,又抬起頭看著我,對上我視線的同時,想到什麼似的,又羞紅了那可愛的臉頰。

「原來那天若嘉絲襪上沾到的是哥哥的……」

聽到這句話害我差點嗆到自己的口水,只能尷尬的哈哈笑著:「哈哈哈,那個是……哈哈……」

妹妹沒有責備我,只是將雙手緊緊的放在沾滿精液的膝蓋上,低下頭看著自己被我玷污的雙腿,然後輕輕的說著:「謝謝哥幫忙,讓我看哥的……那個……」然後就突然害羞的起身跑出了我的房間。

坐在原位的我仍然不住喘息,只是心裡卻想著:該說謝謝的是我吧,竟然借機讓親妹妹幫自己手淫。

不過想起來也真爽,跟自己打手槍的感覺實在是差太多了……

第四章

隔天早起後,看到陽臺的衣服已經都掛上曬太陽了,當然也包括昨天那條被我玷污的黑色褲襪。

餐桌上擺著已經作好的早餐,妹妹則是不見人影,只留下一張紙條說她先去學校了。

我想,昨天的事情畢竟還是有點尷尬吧?

當天晚上我們吃完晚飯之後,妹妹還是照舊坐到我的房間來讀書,神情也沒什麼異常,就跟平常一樣。

只是在昨天發生過那樣的事情之後,反倒是我覺得十分的不自在。

妹妹仍然在制服裙之下穿著一件不透明的黑色褲襪,感覺那那雙美腿就在離我不到十幾公分的地方,讓我褲襠裡面那頭沈睡的巨獸又熊熊勃發了起來。

妹妹像往常一般拿了問題問我,整個身子也連帶貼了過來。

我有點不舒服的用手調整了一下緊繃的褲襠,這個小動作卻被妹妹看在了眼裡。

「哥,你的那個……變大了嗎?」妹妹低頭看了一下我的褲襠,然後抬頭睜著那雪亮的雙眼問道。

「厄,對啊,哈哈哈……怎麼搞的真是……」我尷尬的乾笑了幾聲。

「為什麼會變大呢?!」妹妹不知是天真無邪,抑或是故意挑逗的問道。

「因為,看到嘉嘉穿褲襪所以……」我很老實的回答。

妹妹低著頭想了一下,又問道:「哥哥喜歡嘉嘉穿褲襪的腿是嗎?」

「嗯,因為很好看……又很好摸,所以……」

突然間妹妹伸出那柔柔的小手,牽住我的手往她的大腿上擱,然後臉紅紅的說:「哥哥喜歡,就自己摸好了,嘉嘉……嘉嘉不討厭哥哥這樣……」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腦筋一片空白,但是手上傳來的絲滑觸感可不是騙人的。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輕輕撫摸起妹妹的絲襪大腿,褲子裡面的兇器也更加腫脹了起來。

「哥哥憋著不舒服……」說罷,妹妹就伸出手拉下了我的拉鍊,讓我那條紅腫不堪的陽具猛力的彈跳了出來,然後用那纖細的小手輕輕的套弄了起來

「啊啊……」肉莖上傳來的柔嫩觸感讓我舒服的要命,忍不住呻吟了起來。

我乾脆快手快腳的踢掉了長褲,雙手微微使勁撫弄著妹妹的褲襪美腿,享受著掌心之下的溫潤絲滑。

「哥哥舒服嗎?」若嘉一邊加強著手上套弄的動作,一邊貼近我的耳畔輕輕問道。

「很……很舒服……」沒幾下的功夫,我就覺得陽具已經酸麻不堪,幾乎就要激射而出。

我趕忙拿開妹妹的手,中斷那致命的快感。

然後在妹妹疑惑的眼神注視下,我想起A片中曾看過的情節,離開椅子坐在了地上,然後用妹妹那雙裹著絲襪的小腳,一左一右的夾住了我向上怒指的男根,然後用手握住妹妹的小腳,一上一下的套動起來。

「哥好色喔!」妹妹當然不可能知道原來她的美足也可以這樣讓我舒服,只是被動的讓那對性感的絲襪小腳被我上下牽引著。

在感覺到妹妹已經開始習慣了這樣的動作,會自己微微使力用腳套動我的陰莖之後,我轉而將手撐在地上,免得因為那強烈的快感而整個人支持不住癱倒在地。

「這個叫作足交喔……」我抵抗著從男根上不住傳來的陣陣刺激,氣喘吁吁的說道。

「這樣舒服嗎?」

「嗯,很舒服喔,嘉嘉好會弄喔……」

「討厭啦!」妹妹害羞的罵道,但是兩隻絲襪小腳套動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

我的馬眼上也滴出了一股一股潤滑的前列腺液,將那黑色的褲襪小腳都給浸濕了。

「嘉嘉以後每天都這樣幫哥哥弄好不好?」腦中已經灌滿欲望的我帶著濃濁的喘息聲問道。

「如果哥哥喜歡的話……」若嘉緊盯著我那怒脹的陽具,害羞的回答道。

「啊啊啊,要……要射了!」

我無法抗拒那致命的快感,仰起頭呻吟了起來。

被夾在小腳之中的那根粗壯男莖則一抖一抖的從馬眼中向上如噴泉般湧射著一道一道白濁的漿汁,然後再向下落在那雙可愛的絲襪小腳之上。

這波噴發持續了十幾秒的時間,讓人眼前一片空白,強烈得像是要將腦髓都給抽幹一般。

妹妹的雙足仍然不停的上下套動,榨取著我肉莖裡的男汁,直到射精已經完全結束了,才將雙足輕輕放在我的大腿之上,用沾了精液的絲襪小腳微微的蹭弄著我的大腿,讓我十分的享受這爆發後的餘韻。

「嘉嘉好棒啊!」我輕撫著妹妹的絲襪小腿微微歎息著,妹妹也不說話,就只是這樣繼續用絲襪小腳蹭著我的大腿。

許久,在我的肉棒已經完全軟下之後,才起身到浴室去清理了。

冷靜下來之後才想到,妹妹說以後都要幫我這樣弄,是真的嗎?

第五章

在經過昨天的事情之後,妹妹仍然是一早就起來將衣服洗好晾上,然後作好早餐等我吃飯。

我穿著睡衣坐在餐桌旁的時候,看看妹妹已經換好學生服,隨時可以準備去上課了。

「哥,我先去學校了。」

妹妹打算早一點出門去學校早自習,就跟平常一樣。

只是看到妹妹走到玄關穿鞋,高高翹起那充滿誘惑的臀部,將學生皮鞋優雅的穿進套著黑色半透明絲襪的小腳上,就已經讓我一大早就燃起猛烈的欲火。

「嘉嘉先別走,過來一下。」我吞了口口水,伸手招呼著妹妹過來。

妹妹不解的向我望了一眼,卻是很聽話又靈巧的將鞋子脫下,緩緩的走到我身邊。

「來,讓哥抱抱……」

我充滿欲念的一把將妹妹拉了過來,往我腿上坐下。

「啊!哥……」我不待妹妹反應過來,快速的將我的睡褲與內褲一併拉到膝蓋之下,就用直挺挺的肉杵頂住了妹妹那裹著半透明黑色絲襪的性感俏臀,然後伸出雙手不住來回的撫摸著那讓我魂牽夢縈的絲襪美腿。

「讓哥哥摸一下噢……」

「哥好色喔!」

妹妹嘴上雖說著我好色,但是身體卻沒有任何抵抗的動作。

我對妹妹一次次作出越來越出軌的亂倫淫戲,卻一點也不覺得內疚,我想我在內心深處真的是個變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