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岳母家快樂的日子

今天是週五,本來說好的是我周日回岳母家的狂歡的日子,沒想到,我剛進家,小姨子就來了。她來的目的我很清楚。

我的小姨子德琴。德琴今年二十二歲,長得細腰豐臀,此時正兩手扶著床,叉開雙腿,翹著雪白的大屁股,我站在德琴的屁股後面,雞巴從德琴的的屁股下面捅進去,在屁眼裡進進出出。

德琴興奮地呻吟道:“姐夫,你的雞巴真粗啊!每次操我都操得我好舒服。”一面說,一面不停地向後聳動屁股好讓我的雞巴插的更深。

我雙手從德琴的兩側胯骨繞過去,一隻手抓捏著德琴的乳房,【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另一隻手揪著德琴的穴毛,說:“怎麼樣,我的雞巴粗吧?是不是比你男朋友的粗?操起來來是不是很舒服?”

德琴仰著頭,閉著眼,嘴裡不斷哼哼著說:“真粗,姐夫,真的,你的雞巴就是特別粗,而且還長,每次操我都把我的屁眼塞得滿滿的,這可比我男朋友的的雞巴好多了!”

我一面向前挺動,一面說:“德琴,你的屁眼好緊啊!夾得我的雞巴麻酥酥的。真得勁”

德琴回答道:“那是因為姐夫的雞巴太粗了,你再不射,我的屁眼真有點兒受不了!”一會工夫,我們都氣喘噓噓了。我更加瘋狂地操著德琴,說:“德琴,我快射出來了。”

德琴也高聲叫道:“我也不行了。”:我飛快地抽動著雞巴,操屄時那特有的“咕嘰、咕嘰”的聲音越來越響,我又抽插了幾下,猛地全身一抖,雞巴射了一股股的白漿,全部射在了德琴的屁眼裡,德琴也哆嗦了幾下,雙腿一陣抖動,子宮深處流出了一些陰精。

此時德琴再也站立不穩,向前面的床上趴去,我也跟著趴在德琴的背上,大雞巴仍然插在德琴的屁眼裡,二人一動不動。

好一會兒,我的雞巴已變小變軟,從德琴的的屁眼裡脫落出來,德琴的屁眼因充血變得肥大,充血雖然褪了一些,但仍呈紫紅色。

以德琴這個年齡來說,碧應該是閉合的,可是德琴的屁眼卻是略略張開的,可能是我的雞巴太粗的緣故,此時正從張開有小手指粗細的屁眼口向外流著白色的精液,順著雪白的大腿流去。

我把手伸過去,揉著德琴的豐乳,說:“德琴,你說晚上我操你姐的時候,雞巴還能不能硬起來啊?”

德琴回答道:“我看呀你的雞巴肯定能硬起來,你的雞巴又粗又大,我姐身體那麼豐滿,性情又那麼騷,我要是男人,我都想操操她的屄。對啦!姐夫,你是喜歡操我呢,還是喜歡操我姐?”

我忙說:“當然喜歡操你啦!你年輕,漂亮,身材又好,小屁眼又嫩又緊,我恨不得天天操你才好呢!”

德琴說:“是啊,姐夫,我也喜歡你操我,可是我答應過媽媽,結婚的時候必須是處女,否則早讓你操我的穴了,現在也只能讓你操我屁眼啦!”

我說:“那你怎麼知道要操屁眼呢?”

德琴說:“我看你和姐姐媽媽操穴操的很舒服,我也想和你們一起操,結果媽媽說我要想和你操的話,就只能讓你操我屁眼。”

我說:“怪不得呢,每次操你的時候,你姐和你媽總是不讓我操你的穴,原來是這樣啊。”

德琴說:“姐夫,你想想看,咱們四個平時玩的時候,媽媽從來都不讓你摸我的穴,只能給你看看,你現在知道了吧。上次你得痔瘡的時候,媽媽怕你難受,就舔你的屁眼,後來媽媽才想到,你可以操我的屁眼呢!”

德琴又說:“等我結婚了,我的穴和屁眼還有嘴巴就可以等著姐夫你來操啦!想操哪就操哪,多好啊”

終於操完了德琴,我得再操操自己的老婆德芳。否則,姐妹倆因為操穴不均勻再打起來,我可受不了。

因為剛操完德琴,我沒什麼力氣了,我只好平躺在床上,德芳騎在我的身上,我們正採用69式互相舔著對方的陰部。

德芳今年二十四歲,長得也挺美,就是微微胖一些,她雙腿跪在我的臉上,包子似的陰部正對著我的嘴,我左手揉著德芳左側的肥嫩雪白的屁股,右手玩弄著德芳濃密的穴毛,說’ “老婆,你的穴毛好像又多了。”德芳一邊吸著我的雞巴,一邊說:“廢什麼話啊,連你操帶德琴摸的,不長行嗎!哎,你的雞巴味道今天不對啊,是不是德琴來過了?”

我道:“是的,德琴下午來的,我們操完後,就讓她回家了,省得讓媽知道。”

德芳道:“嘿,這個小丫頭,不是說好的是每週操她一次的嗎,她怎麼今天來了,對了,我知道了,我明天出差,要晚上才能回來,怪不得德琴今天過來呢。”

我道:“是啊,不過,德琴現在屁眼的味道越來越好了,再操幾次,應該就更好了。”

德芳道:“明天我出差,晚上回來再和你們一起操吧。明天你也別跟媽說今天德琴來的事,省得媽說她我用手扒開德芳那二片紫黑色的陰唇,把手指頭伸進去亂捅,一會兒,德芳的大肉洞裡就變得濕漉漉,一滴粘液拖著長長的細絲從穴口滴落下來,我忙張開嘴接住。

德芳呻吟道:“老公,你不是最喜歡吃我的屄嗎?怎麼還不吃呀?”說著把大肉屄死命地壓向我的嘴。

我張開嘴,把兩片陰唇全部包在嘴裡吸吮著,說:“德芳,你屄裡的味道比德琴的濃多了,太好吃了!”

德芳說道:“你每次舔我屄的時候,總是說人家的屄就一股騷味,我的屄真的很騷嗎?我可是每天都洗屁股的。對了,你剛才操德琴的時候,沒有舔德琴的穴嗎?”

我笑道:“沒舔德琴的穴,德琴一見我,就直接抓著我的雞巴開始唆,我還沒來的及舔她的穴呢,她就讓我趕快操她了。

其實,每個女人的屄裡都有騷味,只不過你的比德琴的味道濃一些,而且不光是騷味,還有一點兒鹹和酸,還有德琴屄裡沒有的一種特殊味道。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沒結婚的時候我就喜歡舔你的屄,而且喜歡味道濃一點的。上次德琴出差,好幾天都沒洗澡,回來後我就舔她的屄,味道可真不錯。“

德芳說道:“是啊,或許德琴的小吧,上次,我舔德琴穴的時候,我也覺得她穴裡的味道很淡,哎,那你說,我媽的味道怎麼樣?”德芳一邊說著,一邊把屁眼在我的鼻子上摩擦著。

我笑道:“你媽的穴,其實也沒什麼味道,就是有點鹹和酸。不過每次我舔她的時候,她總是喜歡讓我連她的屁眼一起舔。當然還是我老婆的穴最好了,要不我為什麼娶你啊

德芳說道:“是啊,上次我看見你舔我媽的屁眼來著,開始我覺得特噁心,後來,我看媽媽也舔你的屁眼了,我就更噁心了,你以前要操我屁眼的時候我都覺得屁眼太髒了,都不敢讓你操,更不敢讓你舔了。結果你和媽你倆都舔屁眼,搞的我一點興趣也沒了,本來那天是咱們三個一起操的,結果就成了你和媽操了

我說道:”是啊,你想啊,德琴還小,每次操穴的時候,她一看見雞巴硬了,就要直接操一點前奏,一點樂趣也沒有,你又不讓我舔你的屁眼,你媽穴裡的味道有不濃,我只好連穴帶屁眼一起舔了。“

德芳說道:“後來我想起來,你得痔瘡的時候,都是媽媽和我給你舔的屁眼,於是我也就想通了。你舔媽媽的屁眼也是因為愛啊,你知道嗎老公,我和媽媽還有德琴都很愛你,愛一個人,舔你的屁眼,唆你的雞巴都是因為我們愛你,就是委屈你了,等德琴結婚了,你就可以操她的穴了。”

此時德芳已欲火高漲,說:“好老公,別舔了,快點操人家吧,我挺不住了!”說著爬起來仰躺在床上,兩條大腿向兩側大大張開,我扶著長長的肉棒,對準肉洞,“噗哧”一聲就插了進去,開始快速抽動起來。

德芳一邊扶著我的腰,一邊享受著快感,媚聲說道:“老公,我就喜歡你的雞巴,長長的,插進人家的屄裡舒服極了,尤其是龜頭每次都能頂到人家的花心上我笑道:”那我就讓你多來幾次高潮!“

德芳雙手抓著我的腰大聲道:“老公,使勁操,再使勁,把大雞巴都插到小妹的穴眼裡……再快點……哎喲!舒服死了……”

一時間,屋裡只有“噗哧、噗哧”的操屄聲音,德芳不時地把大屁股抬起來去迎合我的抽插,叫道:

“啊!死鬼,你的雞巴太長了,都插進人家的子宮裡去了……哎喲!我不行了,我要泄精了……快活死我了……”

這時我也使勁地抽插了幾下,用大雞巴頭頂住子宮口,一陣抖動,射出了精液。

星期六,德琴的媽媽愛香正在廚房裡炒菜。愛香今年45歲,是某大學的副教授,知識女性懂得保養自己,每天都堅持做鍛煉和美容,因此身段和容貌都很好,看上去也就在三十七、八歲差不多,只是屁股看上去略微有些肥大,但更增加了她的性感。

因為岳母家就我這麼一個男丁,因此每個休息日,我們都要回來看看,這個週末,德芳出差了,我只好自己來我來到廚房,用力吸了吸鼻子,大聲說:“好香,媽,你在做什麼?”嘴上說著,手卻悄悄地伸到愛香那肥嫩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愛香嬌嗔地扭動了一下身子,大聲說:“你和德琴一樣是一個小饞貓,真討厭。”說著捏了捏我的雞巴說道:我把已經隆起的雞巴頂在愛香的屁股上蹭著,又用手在愛香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說道“美人,我今天不捨得回家!我還要舔你屁眼呢。”

我話還沒有說完,德琴就跑進來了,一把抓住我放在岳母屁股上的手說道:“媽媽,姐夫,我有好主意了,一會吃飯的時候,咱們就能好好的玩了。”

愛香被我摸得小穴裡癢癢的,肉洞內已經濕潤。聽到德琴這麼說,不禁穴裡又濕潤了很多。其實在我和德芳還沒結婚時,愛香就已經被長得很帥的我給操過了,愛香一來覺得我年輕身體好、做愛的時間長,二來也對我的雞巴特別喜愛。

我也覺得丈母娘表面上很端莊,可骨子裡卻騷浪得很,尤其是那多肉肥美的屄,無論是吃起來還是插進去都舒服。

我和岳母之間的秘密德琴德芳都知道,她們並不介意吃飯的時候,德琴建議大家把衣服都脫了,德琴道:“姐夫你坐在椅子上,媽跪趴在桌子上,我在桌子底下給你舔雞巴,你坐著舔媽的穴和屁眼。”

岳母一聽道“臭丫頭,看來是得趕緊把你嫁出去了,現在要吃飯了,還惦記著你姐夫的大雞巴呢,看來你呀,也是個小騷穴。”

德琴連忙解釋道:“不是的,媽,我就不相信你不喜歡姐夫舔你。我姐夫坐在椅子上,正好上身在桌子上,你在桌子上用手和膝蓋趴著,姐夫可以一邊舔你的穴和屁眼一邊給你和我喂東西吃。這樣不是挺好的嘛。”

我一聽,奇怪的問道:“這怎麼喂啊?”

德琴道:“媽趴在桌子上,手是閑著的,想吃什麼吃什麼,我在桌子下面舔你的雞巴,你可以夾菜給我吃啊,媽只要把屁股撅著讓你舔就可以了,嘿嘿,你還可以往媽的穴和屁眼裡放點菜呢,然後你再掏出來吃了,你說好不好玩?我這個主意不錯吧我和岳母一聽,這是個好主意,從來沒有這麼玩過,於是同意了岳母道:”這樣好是好,可是你別給你姐夫唆射了,一會還有兩個穴要操呢,別讓你姐夫太累了。“

德琴高興的說:“放心吧媽,我才不捨得讓姐夫射呢,一會啊姐夫要操的不是兩個穴,而是五個穴呢

我一聽,心中一喜,暗道:難道還會再來三個女人?哇,一王五後,我還沒玩過呢,平時盡在岳母家玩一王三后了。我正想著,雞巴也不由的勃起了。

就聽岳母道:“怎麼是五個穴呢,你姐就是回來了,也是三個穴啊?”

德琴發現了我的雞巴已經勃起,一把抓住,笑道:“媽,你看,我姐夫的雞巴都硬了,嘿嘿,”說著,還拍了拍我的雞巴道:“大雞巴寶貝,乖啊,一會我好好的親親你,媽,是五個穴啊,你想啊,你的嘴巴,穴和屁眼還有我的嘴和屁眼不都可以讓姐夫操嗎?這不是五個穴是什麼呀?”

岳母一聽,不服氣的說道:“這是五個洞,也不是五個穴啊。再說了,嘴也不能是穴啊,除非你的嘴是穴嘴。”

德琴樂道:“嘿,媽,你想啊,哪次操穴的時候,姐夫把咱們的嘴當嘴了?把屁眼當屁眼了?不都是完全當成穴了嘛,雞巴插穴是正常的,可是雞巴插到嘴和屁眼裡來,那就是嘴和屁眼也是穴啊,對不對啊?姐夫”說著,狠狠的掐了我雞巴一下。

我一痛,趕緊說道:“是啊,媽,德琴說的對,只要雞巴進去的地方,那都是穴。”

岳母一聽,生氣的道:“好啊,你說媽媽的嘴是穴,屁眼也是穴,好小子,你等著吧,呆會啊,我非把你雞巴夾斷才行德琴一聽,連忙插嘴:”媽,你把姐夫的雞巴給夾斷了,咱們以後怎麼活啊,還指望姐夫的大雞巴操咱們呢啊,再說了,我姐也不同意呀。媽,你也不捨得,是吧。“

岳母聽完,道:“好啦,好啦,快脫衣服吧,再不吃飯,飯就該涼了。”

德琴道:“脫就脫,我看呀,咱媽不是怕飯涼了吧。”

岳母邊脫邊笑道:“你個小騷穴,是啊,再不脫衣服,我的穴裡的水就流出來了,你姐夫就吃不上了,不就白瞎了嗎。”說完已經把衣服全脫完了,趴在了桌子上。

德琴這時也脫完衣服了,一邊摸著岳母的穴一邊說:“姐夫,你看,媽真的流水了。恩,我也嘗嘗”說著,就把舌頭對岳母的屁眼和穴上舔了過去岳母趕緊躲了一下,說道:“德琴,你別舔,這是給你姐夫準備的,你還是去舔你姐夫吧。”

德琴不情願的說:“媽媽真偏心,都給姐夫不給我,姐夫,等會我舔你雞巴的時候你可以及時給我喂吃的啊,要不,小心我咬雞巴。”說完就鑽到桌子下麵了。

我此時已脫完衣服坐在椅子上了,看著德琴跪在桌子底下唆著我的雞巴,桌子上岳母的大白屁股在我的眼前晃動,我抱著岳母的屁股,就把舌頭伸了過去。

我在上面舔著岳母的穴和屁眼,下面小姨子舔著的雞巴,真是享受啊,要是德芳也在的話,多好啊,她可以躺在桌子上讓媽舔她的穴和屁眼,一想起來,我的雞巴就更硬了

我一邊舔著岳母的穴和屁眼,一邊王裡面塞點飯菜,再把飯菜給扣出來,伸到桌子下面喂給小姨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