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樂

莊太太一見文龍當真跪下陪禮,於心不忍的急忙用雙手去攙扶文龍,雙手一放,衣服及乳罩整個滑落在腰腹之間,莊太太「啊」的一聲,要去拉衣服時,文龍一見,那能錯過良機,忙用雙臂摟緊莊太太,躍身而起,張開大口將一顆豔紅色的大奶頭含入口中,又吮又咬,另一隻手則伸入裙底,插入三角褲內,摸到了高突的陰阜及濃密的陰毛上,中指插入陰道扣挖,食、姆二指再輕捏陰核,莊太太被文龍上下夾攻得:「啊….文龍….停……..停……..手……..快……..別這樣……..你太過份了……..莊媽媽要……..生氣……..了……..啊……..你……..。」她一邊掙扎,一邊喘叫,淫水被扣挖得流了文龍一手,奶頭也被吸吮得硬漲堅挺,全身酥麻,慾火快焚燒起來了。

「文龍….先放開你的手……..我……..我有話……..跟你說,乖,聽……..莊媽媽的話,快放手。」莊太太被文龍那年輕剛陽之氣息所感染,得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快感。

「好。」文龍抽出插在陰戶裡的手指,雙臂再次摟緊她的細腰,半坐半壓在雪白的胴體上,以防她起身逃脫。

「文龍,你真壞,怎麼這樣欺負莊媽媽?我是跟你說把女兒介紹給你交朋友的事,你卻對我動手動腳的亂來。」

「莊媽媽,我不是欺負妳,妳不知道我好愛妳。」

「你愛我,真是開玩笑,你幾歲?我又是幾歲?你的媽媽比我還小三、四歲,我要早結婚三、四年,都可以生得出你來了。」

「話不是這樣講,愛情不分年齡、身份,只要喜歡對方就行了,妳剛才不是說喜歡我嗎?怎麼說了不算數?」

「你別會錯意了,我說的喜歡你,是為我女兒挑男朋友,將來好做為女婿,以後也有半子之靠,你呀!真是!想到那裡去了?」

「現在先不談妳女兒之事,我喜歡的是妳,愛的也是妳,我愛定妳了,莊媽媽,莊伯伯長年在外,妳不寂寞嗎?」

「亂講,我一點也不寂寞,你別想歪了,真奇怪,我都快成小老太婆了,憑那一點你愛我,真是胡說八道。」

「我沒有胡說八道,莊媽媽妳長得實在太美、太迷人了,我愛死妳了。」

莊太太一聽,心想:自己都已經超過四十的人了,可說是到了人老珠黃不值錢的階段,還能使像文龍這樣年輕健壯、英俊瀟灑的小伙子,對她那樣的意亂情迷,而愛戀著她,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過,再一想丈夫經年在海外飄流一、二年才回家一次,不到一個月,又要出航,兩年中有二十三個月獨守空閨,雖然偷偷交過幾個男友,俱是中年以上之人,不是陽物短小就是後繼無力不中用,毫無情趣而分手了,年輕者不願要我,中年者我不願要他,至今尚未覓得意中人,每晚孤枕獨眠、空自嘆息,性的飢渴無法填滿,不知咬碎幾許銀牙,今日既有年輕俊男相愛,何不接納尋歡,此非第一遭矣,就算丈夫返家,亦檢驗不出小穴已被人用過,沉思至此,故作女性矜持狀道:

「文龍,你真的認為我美嗎?你不嫌我老嗎?你為什麼喜歡中年婦人?你是真心誠意的愛我,還是玩玩而已?那我女兒之事,你作何安排?」

「莊媽媽,第一,妳實在很美、很迷人,第二,妳在我心目中,一點也不老,第三,中年婦人有種成熟之美,第四,我是真心誠意的愛妳,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決不是玩玩而已,第五,妳女兒的事,日後一切聽妳安排做主,怎樣,我的答覆妳滿意嗎?」

「嗯,大致上我都滿意,但是我再問你兩件事,第一,你媽媽若是知道我倆的事怎麼辦?第二,你為什麼喜歡成熟的中年婦人呢?」

「第一,我媽媽若知道我倆的事,由我來講,決沒問題,這點請妳放心,第二,我對中年婦女有特別的偏愛,因為婦女到了中年,生理及心理都已成熟到巔峰的狀態,經歷了二十多年的性經驗,做起愛來,火辣辣而淋漓盡致,風情異味特佳,那才夠勁!」

「嗯,聽你口氣,一定玩過不少中年婦人了?」

「玩過四個了!」

「哼!你還真風流,玩過四個了,多大年紀了?是否玩過後都給你丟了?」莊太太聽後,哼的一聲,生氣的問道。

「我親愛的莊媽媽,生氣幹嘛?那是去年的事了,她們年齡是三十八、四十三、四十五、四十八歲,一共四位。」

文龍雙手又在莊太太全身游走,摸得她全身酥癢難當,氣喘心跳。

「文龍….乖……..莊媽媽好難受……..別再逗我了……..我……..。」

引得文龍哈哈一笑:「莊媽媽,我知道妳難受……..來……..。」

於是雙手抱起莊太太進入房中,放倒在床上,幫她脫光全身衣物,再把自己衣褲脫光,站立床前,互相凝視對方身體,二人同時「啊!」的一聲,齊聲而呼出口來。

文龍是被莊太太的美豔胴體驚住了,原來莊太太不但貌美如花,雙乳雪白肥滿,奶頭大而呈豔紅色,乳暈乃浮島式呈粉紅色﹝浮島式乳暈乃是再奶頭下面、乳房上面,呈突出狀,此種乳暈,千人中只能尋出一、二來,摸捏在指掌之上,其味無窮,因乳暈突出者比平坦者,另有一種風味,實乃珍品﹞

平坦的小腹上生有細細的花紋淺淺數條,此乃僅生產一胎的記號,雪白小腹上長滿了濃密的陰毛,烏黑粗長,生滿小腹下一大片,真是那麼的性感迷人。

莊太太一雙媚眼,也是死死盯著文龍胯下高翹的大陽具,一眨也不眨眼的瞧著,芳心噗噗跳個不停,估計大約有七吋多長,二吋左右粗,大龜頭像小孩拳頭般大,紫紅發光,一柱擎天,真像天降神兵、勇不可擋,心想等下被他插進去後,不知是何滋味,一定美死人了。

文龍看得再也無法忍耐了,用手輕撫高突陰阜及陰毛一陣後,再抓起一把粗長陰毛,看看大約有四吋左右長短,這是文龍經歷四為婦人,所見最粗長,最濃密之陰毛,使他又增長不少見聞,原來每一女體,生有不同之型態,真叫人拍案叫絕,嘆為觀止。

只因陰毛太密太長,卻無法發現桃源洞內之妙境,於是分開粉腿,再分開濃密的陰毛,這才發現那春潮泛濫的桃源仙洞,兩手撥開兩片陰唇,粉紅的陰核似花生米一樣大小,陰道呈鮮紅色,手指觸在上面濕滑滑的,食、姆二指捏弄大陰核一陣,揉得莊太太嬌聲哼道:

「寶貝….別再揉……..揉了……..莊媽媽……..心裡好……..難受……..下面好……..癢……..快……..心肝……..快給……..給我……..吧……..。」一雙勾魂媚眼望著他,心胸起伏,肥乳顫抖,淫聲浪語,文龍也慾火高熾,急須發洩,更何況眼前的婦人,美得眩人眼目,只要看那細膩雪白的肌膚,窈窕而婀娜多姿的曲線 ,就已值回票價了,還能有什麼讚美的言詞來形容呢?

翻身上馬,壓上嬌軀,雙雙緊摟成一團,雨點似的密吻,落在她的臉頰上 、櫻唇上、乳房上、小腹上、陰毛上、陰戶上,再伸出舌尖舔著大陰核及陰道四週。

莊太太被舐得心花怒放,魂兒飄飄,魄兒出竅,一陣陣酥癢傳遍全身四肢百骸,淫水順勢而出,文龍將它一滴不剩的全部吞入肚內。

「乖兒….別……..別再舔了……..我實在……..受不了……..了……..求求你快……..莊媽……..媽……..快癢死了……..。」

「莊媽媽……..我來給妳止癢了……..。」大龜頭一挺而入。

「啊….痛….別……..別動……..你的真大……..痛死我了……..。」莊太太秀眉緊皺,一付痛苦的樣子,兩手頂在他的肩窩處,不讓他再往下壓,「我真的受不住了……..你的太大了……..。」

這也難怪,莊太太的丈夫,物小年邁,軟弱無力,她幾曾嚐過如此粗長碩大的陽具,當然令人吃不消嘛!

「莊媽媽,那我抽出來吧,看妳痛得這麼厲害的樣子。」

「不要….不要抽出來……..停會再……..。」

她雙手又像蛇般的,緊緊纏住文龍,嬌軀及豐臀輕輕扭動起來,只感覺大龜頭塞在陰戶中,火辣辣、漲噗噗美極了。

文龍見她粉臉含春,媚眼如絲,風騷淫蕩的模樣,使得文龍心搖神馳,插在陰戶的陽具是不動不快。

於是再也顧不得她是痛,還是不痛,猛一用力,只聽到「噗滋!」一聲,大雞巴長驅直入,直搗到莊太太的花心。

「哎呀!媽呀!痛死我了……..。」

莊太太粉臉變白,嗤牙裂嘴,雙眉緊皺,呼吸急促,嬌軀痙攣,一付痛苦的樣子。

文龍也感覺到,她小穴裡面的陰壁,肉肥而緊湊,將陽具緊緊包住,那種又緊又暖的感覺,實非筆墨難以形容的。

「親兒……..心肝……..你的大雞巴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莊媽媽……..好美……..好爽快……..你……..動……..動……..。」她口中淫聲浪語,刺激得文龍暴發了男人的野性,再也顧不得憐香惜玉,猛力的開始抽插了。

「哎呀….親丈夫……..寶貝……..莊媽媽的小心肝……..我可讓你……..插死了……..又碰到……..我的……..花心……..了……..。」

她將文龍摟得死緊,夢囈般的呻吟著、浪叫著,柳腰擺款,肥臀猛搖及抬挺,使陰戶與大雞巴貼合得更密切、更緊湊,而更增加快感,其陰戶底之花心,一收一放的吸吮著大龜頭。

文龍是越抽越快、越插越猛,他也是舒服得要死。

「啊….親肉……..乖兒……..我……..不行了……..我出來了……..。」莊太太浪哼著,刺激得文龍性如發狂,更如野馬似的,用足力氣,下下到底,次次著肉,急抽猛送,大龜頭像雨點似的吻著花心,淫水隨著大雞巴的抽送,順著臀溝,流滿床單,經這一陣急抽猛插,直插得莊太太死去活來,魂飛魄散,秀髮散亂,嬌靨陣白陣紅,全身顫抖,嬌喘吁吁。

「親丈夫……..小冤家……..我要死了……..我又洩……..洩了……..。」莊太太一連洩了數次,人已癱瘓在床上,猛喘大氣。

文龍也已達到頂點,快要爆炸了:「莊媽媽……..別停……..快……..快搖……..挺……..妳的屁股……..我……..要射精了……..。」

說完陽具暴漲,莊太太是過來人,感到陰戶裡大雞巴暴漲,知道是射精的前兆,只得再打起精神,扭動肥臀來應戰,文龍拼命的幾個衝刺,只感到龜頭一麻,背脊一酸,雙手摟抱更緊,下體緊壓猛挺陰戶,一股熱精飛射而出。

「啊!」莊太太的花心被滾熱陽精一射,燙得她全身一抖,銀牙緊緊咬住文龍的肩肉,雙手雙腿緊緊纏住情郎的健軀。

「啊….爽死我了……..。」

一剎那間,二人都魂游太虛,不知身在何處,飄向何方了。

過了好一陣子,二人雙雙醒來,莊太太一雙媚眼凝視文龍一陣:「龍兒,你真厲害……..剛才你差一點把我的老命都要收去了……..。」

「親愛的莊媽媽,妳舒不舒服、滿不滿足?」

「親兒,我好舒服,好滿足,親愛的小丈夫,我好愛你。」

「我也是好愛妳,妳的小穴好美,尤其是那一大片陰毛,真迷死人了。」說著伸手撫摸陰毛及陰戶。「寶貝,你人生得英俊、健壯,想不到這條陽具也好棒,剛才你的表現真驚人,時間又長,使莊媽媽連洩了三、四次身,你才射出那寶貴的甘露給我,如果我是未婚的小姐,非被你肏死不可。」

「莊媽媽,莊伯伯跟妳玩得痛快嗎?」

「他呀!一點用都沒有,陽具才四吋多長,也不太粗,加上年紀也大了,體力不濟,三、五分鐘就洩了,沒味得很,寶貝,希望以後你多給我一點安慰,心肝,經你肏過一次後,使我以後不能沒有你,真想讓你這條大寶貝,能天天插在我的小穴裡,才心滿意足,愛人,能答應我嗎?」

「好,我答應妳!」

嬌聲嗲語,蕩態撩人的莊太太,又用玉手去套弄著文龍的陽具:「啊!又翹起來了!」

「還要不要,莊媽媽?」

「不要了,剛才被你弄的太厲害了,現在裡面覺得有點隱隱作痛呢!」

「要不要緊?」

「沒關係,休息兩、三天就會好的,唉!小冤家,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妳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小冤家,我本來是想促成你跟我女兒,將來能結為夫妻的,誰知我倆發生了肉體關係,我若把女兒嫁給你,就變成岳母和女婿的關係,輩份有別,怎麼再可以跟你來這一套做愛的遊戲,若是和你繼續來往偷情嘛,再過幾年就人老珠黃,抓不住你的心了,叫我真是難以取捨,可是我又不能沒有你這條大寶貝來安慰我,你不是我命中的魔星嗎。」說完眼淚涔涔而下,楚楚可憐,真情流露,看得文龍於心不忍,忙用嘴唇吻乾她雙眼的淚水後,摟緊她那豐滿的胴體,輕憐蜜愛的吻著她的櫻唇道:「親媽,別傷心了,妳聽我說好嗎?」

「好嘛!」

「這件事好辦的很,我為什麼喜歡中年婦人呢?實不相瞞,我的第一次性經驗,是在我的媽媽身上得來的。」

莊太太吃驚的道:「啊!是在你媽媽身上得到的,她不是你的親生媽媽嗎 ?」

「不是我的親生媽媽,是養母。」

莊太太急聲問道:「真的?是怎麼發生的?」

於是,文龍將前因後果敘說一遍,聽的莊太太目瞪口呆,稍停,文龍又再言道:「莊媽媽,妳不是希望和我永遠在一起嗎?妳若把女兒嫁給我,我們就可公開的來往,一來不怕別人的閒言閒語,二來嘛,肥水不落外人田,有我這個好女婿來孝敬妳,免妳每晚受那孤枕獨眠、飢渴難耐之苦,還不好嗎?」

「小冤家,你真壞,那不是成了亂倫嗎?」

「管它亂不亂倫,只要痛快就行,親媽,反正我那大雞巴拔出來後,妳那個小肥穴也不會損失什麼,更不會少掉一塊肉,只要瞞過妳的丈夫不就行了,真是何樂而不為呢?」

莊太太是又愛又恨的說道:「小鬼….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都是你害得人家心神不定,誰叫你生有那麼迷死人的一條大雞巴,唉….你呀….真害死人了……..。」

「妳別忘了痛快的時候啊!」

「唉!冤家!魔星,我為了你,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好吧。」於是莊太太就急急的安排女兒之事。

素蘭早已愛慕文龍之俊美健壯,經其母一說即合,於是先把婚姻訂下,等素蘭之父返航後,再行婚禮。

文龍則展其調情之聖手,未幾素蘭被其破瓜,處女之風味與中年婦人之韻味,各有不同,少女好似青蘋果一樣,吃起來有點澀澀的,中年婦人就好像水蜜桃一樣,吃起來香甜可口,使文龍享盡母女同侍一夫之風流樂趣。

養母玉珍約法三章,以後除了三人尋樂外,不許文龍再捻花惹草,需好好用功的讀書,以創造將來美好的前程,並規定,除每週六可以任意取樂外,其它的晚上,雖大被同眠,亦不可越雷池一步,而損傷身體,文龍唯唯是從,而過著神仙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