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樂

杜夫人在漲痛之餘,得到文龍一陣溫存安撫,內心萬分甜美,臉頰也漸漸恢復粉紅色,於是一面輕輕的擺動著肥臀,表現出女人天賦上需要的本能,一面嬌聲嗲氣的道:「親肉….姑媽要你……..的大雞巴……..用力插……..到底…………。」

「好。」文龍聞聲,知道她需要狠的了。

於是挺起上身,再將杜夫人的兩條粉腿抬高架好,腰部用力一挺,大雞巴直搗黃龍。

「啊….天啊….好痛….插死人的冤家……..。」

文龍也不顧她的叫痛聲,猛力大抽大送。

「哎呀….心肝……..我……..好痛……..好漲……..也好舒服……..要命的小……..小冤家……..快……..快用力……..我……..完了……..我的小穴……..要給……..乖兒……..插穿……..了……..。」

文龍咬牙閉嘴,收縮肛門,埋頭苦幹,越插越快。

「親丈夫……..我……..真美死了……..我要登天了……..我的……..小情夫……..我……..姑媽……..不行了……..要丟給親兒子……..了……..。」

杜夫人的淫水大量洩出後,人也癱瘓在床上。

「媽,對不起,讓妳久等了。」文龍拔出濕淋淋的陽具,摟抱養母,愛撫安慰著。

玉珍手拿毛巾,替愛兒一面擦汗,一面說道:

「寶貝,媽不急,你看你累得一身是汗,氣喘如牛,快點先休息一下,不要過度的作樂,不然會損壞的身體,你是媽的心肝寶貝,媽的後半輩子都靠你了,要是有個什麼的,叫媽怎麼辦呢?」

「媽,不會有事的,兒子的身體健壯如牛,精力充沛,又正在年輕力壯的時候,妳怕什麼嘛?」

「嗯….話雖不錯,可是不能太貪歡,身體要緊,媽看你累得這樣,不知多心痛,乖,先躺下休息一會兒。」

「媽,我還未射精呢!漲得好難受,給我好嗎?」

「你呀!真是媽的魔星,媽先抱著你先休息一會,等下再給你,好嗎?」

「嗯,好吧!都聽媽的,以後我一定保養體力,全心全力愛妳,使媽穫得人生的幸福、快樂和滿足。」

「啊….這才是我的乖兒、心肝、寶貝。」

母子二人熱烈的擁吻撫摸一陣後,相摟相抱進入夢鄉。

二人休息了一個多小時悠悠醒來,見三美婦尚在酣睡,也不驚醒三美,母子二人先去廁所小解一番,相擁進房,上得床去熱烈親吻、愛撫,終使已平息的慾火,再度暴發,隨之再度展開戰火。

文龍翻上養母之嬌軀,提高兩條粉腿,手握陽具,先再陰核上揉擦一陣,只癢得玉珍肥臀亂扭。

「乖寶貝….別逗媽了……..媽……..小穴裡面……..好……..癢……..快……..快……..插進去吧……..親兒……..。」

「哎呀….輕一點……..乖兒……..痛……..痛死了……..。」

「媽….才進去一個龜頭呢……..真的這樣痛嗎?」

「你不知道,你的龜頭有多大……..塞得滿滿的……..。」

文龍也知道養母之陰道窄小,再看她粉臉蒼白、咬牙皺眉,現出滿臉痛苦的表情,於心不忍的道:

「媽……..妳真的這麼痛,那我拔出來好了。」

「不….不要拔出來……..讓它在裡面泡……..泡一會兒……..就像現在……..這樣……..停住不要再動……..就不會那麼痛了……..等水多一點……..再動……..乖啊……..。」

玉珍嘴裡雖然叫痛,但雙手像條蛇般的,死死的纏著文龍,用胸前一對肥奶,磨擦著愛子的胸膛,細腰肥臀也扭動起來了,小嘴含著兒子的舌頭吸吮,增加自己的快感,以備應接激戰,她只感覺到文龍的大雞巴,像條燒紅的火棒一般,插在小穴裡面,雖然有點漲痛,但是又有點麻癢,由陰戶的神經樞鈕,直達全身百骸,舒暢極了,淫水緩緩而出。

「啊….好美……..好舒服……..乖兒……..你動吧……..媽……..要你……..再插……..插深點……..。」

玉珍粉臉嬌紅,媚眼含春,淫聲浪語,嗲勁十足,那淫蕩的模樣,真是勾魂蕩魄,使人心搖神馳,非大塊朵頤才得為快。

真想不到平時端莊的養母,做起愛來,是如此騷浪、淫蕩、銷魂蝕骨,看的文龍禁不住慾火高漲、野性大發,再也無法憐香惜玉、溫柔體貼,於是挺動屁股,用力一頂,一插到底。

「噗滋」一聲,接著直聽玉珍嬌叫:

「哎啊….心肝……..這一下真……..真要了……..媽……..的命了……..。」小穴裡,淫水都被大雞巴迫壓出陰道外,流得二人的陰毛及大腿兩側全濕了。

玉珍雙手雙腳緊緊纏住文龍,夢囈般的呻吟著,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覺到整個人像是置身在熊熊的火燄中,被焚燒一樣,拼命扭腰抬臀,使陰戶和大雞巴貼合得更緊密,一陣陣的麻癢,從陰戶敏感處,花心的神經傳遍全身,不由得她嬌呼出聲:「乖兒….真美……..你動吧……..媽……..要你肏……..我的小穴……..小穴好癢……..動……..吧……..乖……..。」

文龍眼見養母之騷媚淫態,刺激得他慾火更熾,陽具硬得漲痛,也暴發了男人原始的野性,也顧不得胯下之女人乃是他的養母,挺動腰臀拼命抽插,次次到底,下下著肉,玉珍的小穴,就像個肉圈圈一樣,把整條大雞巴緊緊包住,每當頂到底時,花心一閉一合,吸吮著大龜頭,再配合抽插時「噗滋、噗滋。」的淫水聲,真是美妙絕頂。」

「啊….寶貝….親肉……..我的心肝……..媽……..美上天了……..媽的花心……..又被你碰……..到了……..好酸……..好麻……..好癢……..媽小穴生……..生出來的乖兒子……..好……..好孩子……..快……..用……..用力點……..肏死……..媽……..媽也不會怪你…….. 的……..。」

文龍的全身汗如雨下,氣喘如牛,拼命苦幹,他也是舒暢極了,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蠕動飛躍,連續不停抽插了兩百多下。」

「哎呀….親兒子……..媽美死了……..會插穴的……..親兒……..你真要姦死……..媽了……..呀……..我洩……..洩了……..。」美得玉珍雙手雙腳死死纏繞著文龍,玉齒狠狠咬著文龍的肩肉,全身一陣痙攣,飄飄欲仙,進入暈迷狀態,樂得芳魄出竅、雲游太虛。

文龍也在一陣暢美暈眩中洩精了。

玉珍被強有力的熱精,射入花心,燙得她又是一陣顫抖:「啊….乖兒……..好燙好有力的甘泉……..射得媽的花心……..真舒服……..真美……..媽的小親親……..媽愛死你了……..。」

「媽….我也好舒服……..。」

「嗯,乖寶,睡吧……..。」

其後五人之間,不分長幼輩份,親熱如同夫妻般,任情歡樂,恩愛異常。文龍的性知識,在這四位都是有二十餘年性經驗的中年美婦人調教之下,漸漸開悟,加以天賦才能,天生的異稟,以及鑽研性技巧,而全力發揮,不管日夜、雙人、三人、四人或五人,房中、房外、客廳、浴室,儘情相擁、任性玩樂,纏綿不休,淋漓儘至。

不覺轉瞬三月有餘,大夫人及黃夫人、杜夫人,因離家太久,恐其夫來別墅查尋,不得不返回城市,臨行前夜,五人同床,和文龍連番大戰,盡情歡樂。

第二天,大夫人對玉珍說:「珍妹,這三個多月來,謝謝妳和龍兒帶給我姐妹三人的歡樂,使我三人寂寞、枯萎的心田,有如大旱得到甘霖,而穫得滋潤,此情此恩使我三人永不忘懷,但是太久不回去,老頭子一定會起疑,當初是來此避暑,如今已是秋涼時刻,不得不回城去,我所答應妳的事情,我會辦妥的,至於妃姊及蓮妹,她們也準備了一份厚禮,等回去再寄來給妳,請妳放心等待,明年夏天我們再見吧!」

第二天,三美婦依依不捨的離去。

「媽,她們都走了,剛才乾媽所講的是什麼,答應妳的事會辦妥的,以及大姨媽和姑媽備份厚禮寄來給妳?」

「她們的意思是,這三個多月來謝謝媽和你照顧她們,使她們得到無限的歡樂,會寄一大筆錢來給我,以做酬謝。」

「那她們明年夏天還要來別墅,找我尋歡嗎?」

「不行!」

「不行!為什麼?」

「乖兒,聽媽對你講嘛!跟年紀大的女人玩,你的身體要吃虧的,因為中年婦人的性慾強,她不同於少婦,少婦是「狠」,而中年婦人是「貪」。少婦一個星期有一次性愛,只要難人陽具粗長碩大、剛硬耐久,交戰一次就可滿足其性慾。然而中年婦人是「貪婪」,是永無止境,天天都纏著你,時時刻刻都需要,你若旦旦而伐、天天洩精,就是鋼鐵所鑄也會拖垮了,何況你是血肉之軀呢?」

「那麼媽,妳也是中年婦人啊!不怕拖垮我嗎?」問得玉珍粉臉羞紅。

「所以嘛!媽記得半年多前,你和媽第一次發生關係後……..媽曾經和你講過,只許星期六晚上才可以……..來,媽就是為了你身體健康著想,媽會盡量呵護你,不使你太過勞累,這樣你的身體才不要緊,像她們三人,個個如狼似虎,若是再來,你一定吃不消的,會把身體搞壞的。」

「媽,那妳準備如何來應付她們三人呢?」

「媽的意思是等幾天接到她們寄來的款子後,媽也不願在這裡做一輩子的女佣人,你爸生前忠厚老實,學歷不高,又無做生意的頭腦,在此做了一輩子的園丁,一直到死,還是個窮光蛋,現在既然有此機會,弄到一大筆錢,你我母子搬到另一城市,另求發展,等你大學畢業後,開一家機械工廠,娶妻生子,到那時媽就可以在家含貽弄孫,逸以天年了。」

「媽,那麼我以後娶了太太,不是不能再跟媽親熱了,該怎麼辦呢?那樣不是使媽太難受了嗎?」

「唉!到時再說吧。」玉珍長嘆口氣,無可奈何似的。

數天後,玉珍收到大夫人寄來五百萬即期支票,及黃夫人和杜夫人各寄來兩百萬即期支票共三張,於是母子二人去銀行領取了現金,收拾行李,搬離郊區別墅,至某城市購屋定居下來。

讀者諸君:「前文寫過,君若有條粗、長、大,而又耐戰之陽具,且又年輕健壯英俊的話,像書中男主角一樣,被中年而富有的美婦人看中,你定能供無不克,戰無不勝,財源滾滾而來,目前社會中,類似此事例者,舉目皆是,決非誇大其詞,諸君快去追尋吧!」

母子二人在某市安頓後,玉珍先將巨額款項,定存於銀行,以利息所得維持生活,文龍則轉入某大學就讀機械工程系,玉珍深居簡出,文龍放學回家溫習完功課後,晚間與養母同宿一床,二人雖赤裸相擁而臥,養母則規定愛兒,只許撫摸擁吻、扣捏挖弄皆可,若非週六,則不能越雷池一步。

遷居後不久,識得芳鄰莊太太,其夫莊先生乃遠洋客貨船員,因長年飄泊於歐亞海上,兩年左右才返航回家休息月餘。

莊太太,年四十餘歲,生的如花似玉,容貌嬌美,皮膚白皙,身材苗條而豐滿,乳隆臀豐,腰似擺柳,走起路來是扭腰搖臀,風情萬千,迷人極了,其所生一女名素蘭,芳齡十七,長得和其母一模一樣,雖然尚未成年,但已早熟,身材豐滿,隆臀挺胸,不輸其母,現就讀某高中二年級。

玉珍與莊太太何美雲女士,在菜市場買菜相識,由點頭之交,進而深談,一個是中年孀婦,一個是中年曠婦,二人由同病相憐,而產生了深厚的友誼,兩家時相往來。

某日中午,文龍因學校放假在家,養母玉珍因愛兒在家,則去美容院做頭髮及購物,吩咐愛子不要出外亂跑,好好看家,她大約五點左右回家燒飯。

文龍正聚精會神的看書,門鈴聲響,他去開門一看,原來是莊太太來訪。

「莊媽媽,妳好。」

「你好,文龍,你媽媽呢?」

「媽去洗頭髮和買日用品去了,莊媽媽,妳請坐。」

「嗯。」莊太太就坐在大沙發的中央。

文龍去冰箱倒杯果汁,端給莊太太飲用。

「謝謝。」莊太太用玉手取接,跟著一彎腰。

文龍一看,莊太太玉手白嫩豐肥,十指尖尖,擦著鮮紅色的指甲油,因天氣炎熱,莊太太穿一襲無袖,露胸洋裝,裙子下擺長及膝蓋上三吋左右,短短的有點迷你裙之風味,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露胸洋裝內雖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頸項及酥胸連豐滿的乳房,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莊太太接過茶杯後放在茶几上,抬起白嫩的粉臂,理理下垂的秀髮。

文龍一看,莊太太雪白的腋窩下,叢生一片烏黑濃密的腋毛,他雖已玩過了四個中年美婦,但還是頭一次欣賞如此多腋毛的女人,真是性感極了,看得文龍汗毛根根豎起,全身發熱,陽具突的亢奮起來,忙坐在對面沙發上,兩眼呆視看著莊太太,雙手按在大腿中間的陽具,不發一言。

「文龍,你媽媽幾點鐘回家。」莊太太嬌聲問道。

「媽說大概五點左右回來。」

莊太太抬起左臂看一下手錶:「啊!現在才一點多,還要三、四個小時嘛!」

「是的,莊媽媽有什麼事找我媽媽呢?」

「也沒有什麼大事,只是在家無聊,來找你媽媽聊聊天。」

「真對不起,媽媽不在家,我陪莊媽媽聊聊天好了。」

「嗯,也好。 文龍你今年幾歲?在那裡唸書?」

「莊媽媽,我今年二十歲了,在ㄨㄨ大學唸機械系。」文龍口裡應著,但雙眼直視莊太太迷你裙下擺,兩腿中間。

此時莊太太的兩條粉腿,有意無意的,微微張開了六、七吋寬,粉紅色的三角褲,上面一層黑影,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整個陰戶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文龍的眼前,看得文龍是魂魄飄蕩,陽具堅挺。

「文龍,莊媽媽有件事想跟你談一談。」莊太太此時尚未發現文龍異樣的眼色,又嬌聲道。

「是什麼事?莊媽媽請講。」說完,抬眼注視著她美麗的嬌靨。

「嗯,是這樣的,我看你長得體格健壯,又英俊瀟灑,所以莊媽媽很喜歡你,我想把我唯一的女兒,介紹給你,先交個朋友,有緣的話,再談婚嫁,不知道你的意思怎樣呢?」

「這個……..。」

「別這個、那個的,是不是我的女兒不夠漂亮,你不喜歡?」

「不是的,妳們母女都很漂亮,尤其莊媽媽更豔麗非凡,又年輕,比花更嬌美,妳所生的女兒,當然也漂亮嘛!」

「真的?你沒騙我吧!我都四十多了,還把我說得如此年輕、豔麗。」

「不,莊媽媽一點都不老,看起來像三十剛出頭的少婦一樣,和妳的女兒站在一起,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妳們是姐妹呢!」

莊太太一聽芳心暗喜:「文龍,你的嘴真甜,真會討我的歡心。」

文龍一見,知道她動情了,心想機會來了:「莊媽媽,要不要嚐嚐看,我的嘴甜不甜。」文龍邊說,邊站起來走到莊太太身邊,一屁股就坐在她旁邊,不管她的反應如何,驟的抱著莊太太,吻上她的櫻唇,右手在胸腹之間來回撫摸著。

「嗯….嗯….不要嘛……..不可以……..不……..。」莊太太搖頭晃腦的掙扎著,最先有力的掙扎,閃避著文龍的嘴唇,慢慢的力量減弱而停止閃避,任由文龍擁吻撫摸,張開櫻唇把香舌送入文龍口中,二人儘情吸吮著對方的舌尖。

文龍的右手,順著低胸領處直闖而入,摸著了真實的乳房,美極了,又嫩又滑的肥奶,奶頭大大的,被捏得尖挺而起,硬如石子,另一手去到莊太太背後,尋著拉鍊,順手把乳罩的扣鉤也解開,再用雙手來拉洋裝時….

莊太太如夢方醒,驟的挺身坐起,衣服及乳罩馬上滑落下來,一雙白嫩肥大的乳房顯露了出來,她趕忙拉上衣服來蓋住雙峰,粉臉羞紅、氣急心跳,喘喘而道:

「文龍….你怎麼可以對莊媽媽如此的……..。」以下的話,羞於啟齒。

「對不起,莊媽媽,妳實在是太美了,使我情不自禁的冒犯了妳,我不是故意的,請妳原諒。」

「太不像話了!」

「請莊媽媽原諒我嘛!我給妳跪下來陪禮。」噗通一聲,雙膝跪地雙手放在莊太太的兩條粉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