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樂

於是文龍下得床去,拿來紙、筆寫好四張號碼。

「各位親愛的媽媽,我現在寫好四個號碼,分別是一、二、三、四號,誰抽中第幾號,就照抽中的號碼,順序而上,我躺在床上,由抽中第一號者將小穴套坐我的雞巴,以五十下為限,不可貪多,到了第五十下就停止抽出來,換抽中第二號者上來,以此類推。」

抽簽的結果:一號黃夫人,二號大夫人,三號杜夫人,四號養母玉珍。

於是文龍仰臥床中央對玉珍及大夫人、杜夫人道:「媽!妳快些跨坐到我頭上來,把小穴放在我的嘴上,用手撥開陰唇,讓我替妳舐一舐好止癢!乾媽、姑媽,妳二人斜躺在我左右兩邊,把腿張開,我替妳二人扣挖止癢。」

三美婦一聽此言,欣喜萬分:「乖兒!你真體貼!」依言而行。黃夫人立刻翻身而上,用玉手握住文龍的大雞巴,把自己的大肥穴,對準了龜頭,臀腰用力猛往下一壓。

「唉呦!我的媽呀!好痛……..好漲……..。」

黃夫人感到文龍的大雞巴,像一根燒紅的鐵棒,被自己硬生生的坐插在自己的肥穴裡面,痛是有一點痛,但穴裡面的肥肉被撐得漲漲的,一絲快感,流遍全身百骸,又麻、又癢、又酸、又酥五味雜生,說不出的舒服。

「乖兒!姨媽是……..又痛……..又舒服……..。」

「那妳快動吧!」說完馬上又把嘴唇對準其母的陰核猛舐、猛咬。

「龍兒!心肝……..你舐咬得媽媽好舒服……..我出……..水了……..」玉珍被舐吮得淫水一陣一陣流了出來,文龍全都吞下腹中。

適時大夫人及杜夫人也被文龍的手指摸、挖得淫水直流:「寶貝!乾媽、姑媽、被你挖得……..爽死了……..我……..我受不了……..了……..出……..出來……..了……..。」

二美婦也同聲浪叫。此時黃夫人道:「乖兒!快玩我的奶……..快……..。」

於是文龍停下嘴及摸、挖動作,雙手用力握住黃夫人之肥奶,猛揉乳房及捏弄奶頭,軟中帶硬,細嫩光滑,摸揉起來,真是過癮極了,屁股隨著黃夫人的肥臀,一上一下的挺刺,口中數著「二一、二二……..、二八……..。」

黃夫人被頂的媚眼翻白,嬌喘連連,花心大開,全身血液沸騰,一陣酸麻酥癢上身,使她顫抖起來,不停的扭動臀部,口中呻吟著:「哎呀喂!龍兒……..心肝……..親丈夫……..哦……..哦……..我好舒服……..我一個人的……..小冤家……..你要姦死姨媽……..了……..又……..又碰到花心了……..姨媽……..要洩……..洩了……..。」

說完一股陰精直洩而出,她的一雙玉臂雙腿,已不聽使喚的癱瘓下來,嬌軀軟綿無力的壓在文龍的身上,櫻唇猛吻著文龍。

大夫人一看其姐已達到高潮,急忙將淑妃推下馬來,手持毛巾,為愛郎擦去汗水和淫液,觀其陽具雖經一戰,還是直挺挺的一柱擎天,粗壯長大赤紅的大龜頭,耀眼生輝,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概。

「乾媽!該妳了,別像大姨媽那樣急,不然我的大雞巴刺痛妳的小穴,我會心疼的,慢慢的玩才過癮。」

「嗯!」翻身跨坐其身上,玉手握著大龜頭,對準多毛肥厚的陰戶慢慢坐壓下去。

各位讀者一定玩過不少女人,相信誰都喜歡陰唇肥厚及陰核突出的女子,因陰唇肥厚及陰核突出的女子,當陽具插入時,陰唇能將陽具整個包住,男子之恥骨及陰毛,在抽插下壓時可磨擦突出之陰核,若男子陽具粗長,龜頭碩大者,遇著生有肥厚陰唇及突出陰核的女子,被你搞過一次之後,定使該女子要生要死,就算你是一文不名的窮光蛋,她也會死心塌地的跟你一輩子。君若年輕力壯,加之陽具硬挺時,要有十八公分﹝六寸﹞以上,粗有四公分﹝一寸半﹞左右,龜頭溝之處,有五公分﹝一寸八﹞上下,那麼若遇到性生活不能滿足之怨婦,尤以中年怨婦,因中年怨婦的丈夫,多在五、六十左右,體力及精力多半已老弱衰退,而子女都已長大成人或外出工作,終日在家中無所事事,寂寞無聊,加已有了二十餘年之性經驗,其生理已進入異常成熟之階段,往往就會發生想不到的反常現象,對異性的性愛而發生濃厚的興趣和需要,如果丈夫陽具軟弱無能,力不從心而無法滿足她,再加上夫妻共同生活了二、三十年,多數會發生厭倦的心理,在缺乏新鮮刺激的情形下,一定會作出紅杏出牆之事來,其所找尋之對象,多為年輕力壯之俊男。有的中年婦人,不管輩份及血統關係而引誘相姦,尤以三十五歲到五十五歲為甚。﹝切記!風塵中之徐娘無此需要。﹞

俗語云:「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似豹。」為什麼社會上的風化案件,如此之多,更甚者戀姦情熱,進而謀殺親夫之案例,不勝枚舉,總歸一句:「你需要一條粗、長、硬、及耐久戰之陽具,女人才會臣服於胯下。

當文龍的大龜頭被坐入時,大夫人淑芬臉色頓時變得蒼白,香汗淋淋而下,全身不住的發抖:「啊!好漲……..。」

文龍忙雙手握住肥大如籃球型之乳房,又揉又捏。

下面的大雞巴,被肥滿的陰唇緊緊包挾住,暖暖的,真是受用極了。大夫人感覺文龍的大雞巴,像一根燒紅的鐵棒,光是進去一個龜頭,就漲得四肢百骸,酥、麻、酸、癢,其味真是不可言狀,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寶貝!好漲啊……..也好舒服……..。」慢慢的扭動臀部,文龍雙手揉著她的一對肥大乳房,尤其是那如葡萄般一樣大,而呈紫紅色的乳頭,豔麗耀眼,真使文龍揉得愛不釋手,越揉越起勁。

雖然手上的感覺是很過癮,但是下面的大陽具才插進一個龜頭,還是不能滿足文龍的需要,於是挺起臀部用力往上一頂。

「哎呀!……..乖兒……..輕點……..好痛……..。」大夫人一聲慘叫,一雙美目都翻白了,嬌喘吁吁,真是淫媚極了,她雙手緊緊抓著文龍的肩頭,嬌喘連連道:「心肝!親肉……..剛才你那用力一挺……..差點把乾媽的老……..老命都報……..報銷了……..狠心的龍兒……..。」

原來剛才文龍用力一挺,大雞巴挺入小穴四、五寸之多,難怪大夫人受不了了。

「乾媽!妳都生了兩個孩子了,小穴還那麼緊小,把我的雞巴包得好緊,而且身材保養得那麼好,皮膚又白又滑,尤其這一對大肥奶,又肥又大,又細又嫩,彈性又好,摸起來真是過癮!親乾媽,妳就像一朵盛開的美麗花兒,真是百看不厭,我好愛妳,真想把妳一口吞下肚去,我的肉乾媽……..親太太……..。」文龍肉緊的說完,低頭含著大夫人的大肥奶,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她的大乳頭,一手在她腋下及乳房邊緣腰的上下,不停的撫摸,揉捏不已。

而大雞巴也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往上挺,大夫人也扭擺著細腰,旋轉著臀部,配合陽具的挺進,坐壓到底。

「親丈夫……..小冤家……..你碰到乾媽的花心了……..你真是我的心肝……..寶貝……..大雞巴哥哥……..你頂死我了……..。」她一面淫叫,一面瘋狂的拋動那肥大白嫩的臀部,拼命的套動,雙手緊緊抓著文龍胸前肌肉,全身拋動,香汗淋淋,動作越來越快,還不時的在磨、在轉。花心不時的在收縮,放開著地吸吮龜頭,使文龍癢到心裡,舒服得直叫:

「親乾媽……..親妹妹……..好……..好功夫……..真美死我了……..再套重一點……..小肥穴……..再吸……..我的龜頭……..。」兩人緊緊摟在一起,浪成一團,大夫人套得更快,淫聲百出:「乖兒……..親丈夫……..我……..我……..不行了……..我被你的大……..大雞巴頂……..死了……..喔……..好痛快……..啊……..要命的兒…. ….親……..哥哥……..我洩……..了……..。」浪聲未完而一洩如注,淫水順著陽具流出,弄得二人陰毛濕糊糊的,嬌軀一陣顫抖,精疲力盡的壓伏在文龍的身上,而香汗淋淋,嬌喘吁吁。

文龍雙手撫摸著細腰肥臀,嘴唇也吻著大夫人那迷人的櫻唇,二人是又親又愛的盡情纏綿。

休息片刻,大夫人悠悠醒來,長吁了一口氣:「乖兒!乾媽覺得剛才好像是死過去了一樣,心肝,你真厲害,我這一輩子是愛定你了,我真少不了你啊!」

「大嫂!妳爽夠了,該我了吧。」秀蓮在一旁看得早就慾火高燒,淫水直流,好不容易等到淑芬洩身完事,自己即可上馬辦事,但是淑芬尚念念不捨的纏住文龍,雖然心中不樂,而此次之聚會乃淑芬帶她來的,也只好放在心裡不敢發作出來。

「怎麼了!蓮妹,妳等不及了,是嗎?來!大嫂讓給妳吧!」

杜夫人..秀蓮:「嗯!謝謝大嫂!」即跨身而上,玉手握住陽具,將整個毛短而濃的陰戶,套座下去,文龍雙手握住秀蓮胸前一對梨子型乳房揉捏起來。

秀蓮因慾火高熾,淫水早已流滿整個陰道,也不管自己陰道緊小,是否容納得下文龍的大雞巴,即一坐到底,痛得她慘叫一聲:「哎呀!媽呀!痛死我了……..。」粉臉煞白,嬌軀痙攣,頭上香汗淫淫而下。

文龍的大雞巴被杜夫人肥滿緊小的陰戶包得緊緊的,子宮口在龜頭上一吸一放,美妙極了,於是挺動屁股,一頂一頂的配合著。

「哎呀!親兒……..你……..頂輕一點……..姑媽……..受不了……..你那又……..粗……..又大……..的雞巴……..頂得我的……..花心……..都麻……..了……..我……..。」

杜夫人也拼命的套坐著肥臀,磨揉著大龜頭,光揀陰道裡面,癢的地方來止癢。

文龍雖然也覺得快慰、刺激。但不衝動,因為還有下一回合之戰,故目前要以靜制動,口中唸道:「三十八、三十九……..。」

杜夫人此時緊緊摟抱文龍,肥臀坐套扭磨,越來越快,口中夢囈般呻吟著:「心肝……..小丈夫……..我一個人的親……..親哥哥……..你要了我的命了……..我被你頂……..頂出來了……..哎呀……..。」一股熱液沖擊著文龍的龜頭而出,嬌軀隨著伏壓在文龍的身上,喘聲吁吁,美目緊閉,暈暈睡去。

文龍輕揉愛撫過杜夫人一番後,再將她推下身來,回首先望一望三美婦,見三人粉臉帶著滿足的笑意,閉目而睡。

再回首見養母玉珍,坐在床頭,一對水汪汪的媚眼,瞧著自己高翹、一柱擎天的大雞巴,粉臉通紅,慾火充滿雙眼,呼吸急促,酥胸起伏不定,一對肥乳,一上一下抖動著,文龍翻身坐起,摟著玉珍,手撫肥奶,口吻櫻唇,先來一陣事前的親熱、愛撫。

「媽!親愛的媽!害妳等了這麼久,待會讓兒子好好伺候妳。」

「乖兒,你累不累?媽媽真怕把你累壞了。」

「媽,我不累,剛才都是她們三人在上面套弄,我睡在床上沒有出太大的力,怎麼會累呢?媽,妳上來吧!」

「乖兒,不要。我不會這樣玩,況且太羞人了……..。」

「媽!我不是跟妳講過了,要放開心胸的玩,才能盡興嗎?妳不是也看到她們三人,玩得多麼痛快。」

「嗯..她們不同呀!我……..我總歸是你的媽呀,唉!作孽!我們以後怎麼辦嘛!」

「媽!不該之事,已經作了那麼多次了,別再唉聲嘆氣的了,多掃興嘛!以後的事以後再講,好嗎?來!爬到我的身上來,把大雞巴套進小肥穴裡去。」手指不停的捏著奶頭。

玉珍被養子摸捏得全身痙攣,陰戶騷癢難忍,非得有條大陽具插入,才能解飢止渴,也就顧不得羞不羞,翻身跨上,玉手握住文龍的大陽具,對準自己肥白多毛的桃源洞,臀部用力往下一壓。

「哎呀……..好痛……..。」玉珍雙眉一皺,櫻唇一張……..響起了一聲嬌叫,美豔嬌容頓時便成蒼白色,頭上香汗淫淫而下,嬌軀一陣顫抖。

文龍雙手揉摸養母肥奶及粉臀,感覺大雞巴被她的小肥穴,緊緊包挾住,暖暖的、濕濕的,暢美舒適,好受極了。

「媽….還痛啊?」

「嗯….不太痛了,只是好漲….。」

「媽….還沒有到底呢!」

「乖乖….先別頂……..等媽的水多一點再動……..心肝……..乖……..你要愛惜媽。」

「我知道….媽….我一個人的親媽….我會永遠疼妳、愛妳,請媽放心吧。」

「乖兒……..肉心肝……..媽小穴生出來的……..心肝寶貝……..」

玉珍伏壓下嬌軀,雙手摟緊兒子,把一雙豐滿肥大的乳房,貼著養子雄健的胸膛研磨著,兩片濕潤的櫻唇,含著愛兒的舌頭猛咬猛吮,柳腰肥臀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扭擺套動,小穴裡的淫水潺潺而流。

「寶貝….你的大……..大雞巴頭……..碰到……..媽的……..花心……..了……..媽好舒服……..。」玉珍被大雞巴頂得神魂顛倒。

花心一陣收縮的吸吮著大龜頭,吸得文龍暢美非凡。

「媽….妳坐正身體,動快一點,妳壓著我不好行動,快……..。」

「嗯….」玉珍依言挺腰坐正,文龍雙手扶在她的腰臀之間,幫著一上一下推動,玉珍配合兒子的推動,一起一落的套動。

「啊….乖兒……..寶貝……..媽……..媽給你頂……..頂……..死……..了……..我不行了……..我……..丟……..了……..哦……..。」

玉珍說罷,淫水大放,緊跟著嬌軀一陣痙攣,一頭栽倒在文龍的身上,櫻唇大張,連聲嬌喘,閉目小睡過去了。

文龍一看,四美婦都已昏昏沉沉睡去,無法再戰,而自己的大雞巴依然一柱擎天,剛硬如故,想戰嘛,又無對手。只好搖頭苦笑一聲,閉目養神,等待下一個回合了。

經過一陣不算太短時間的休憩後,四美婦才悠悠醒轉過來。淑芬嗲聲嗲氣道:「親兒….你真厲害,我們四人都被你弄得爬不起來的。」

淑妃道:「妳們看!乖兒的雞巴還翹得那麼高,真嚇死人了。」

秀蓮和玉珍一看,心中是又驚又喜,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氣概。

文龍道:「四位親愛的媽媽,妳們真是太自私了!」

「我門什麼太自私了?」四美婦同時問道。

「妳們都滿足了,倒頭就睡,我的雞巴一直硬到現在,還未出火,妳們痛快過後就不顧到我難不難受了!」

「乖兒,對不起嘛!」

「一句對不起就算了不成嗎?」

「那……..乖兒你要怎樣才高興呢?」

「我要妳們輪流給我含舐雞巴。」

「那多髒啊!」

「髒什麼?我不是也給妳們舐過小肥穴嗎?」

「嗯….好嘛!那誰先呢?」

「照剛才的號碼順序來含。」文龍道。

於是從淑芬、淑妃、秀蓮、玉珍,依序用櫻唇及香舌,舐吮著文龍的大雞巴及龜頭馬眼。

文龍被舐吮得舒服透頂,身心大暢,連忙翻身而起,命四美婦,依序靠床邊仰天躺下,每人肥臀下墊一個枕頭,雙腿張開,文龍就站立床口,雙手握著淑芬兩條粉腿,將小腿放在肩上,來個「老漢推車」的姿勢,挺槍就刺。

「滋」的一聲,及「啊!」的一聲慘叫。

文龍也不管大夫人是否疼痛,腰臀用力的狠抽猛插。

「啊….親兒……..小冤家……..乾媽……..好痛……..也好美……..浪穴……..被你肏得……..要上天了……..親丈夫……..用力……..快……..快……..我要……..親哥哥……..會插穴的小祖宗……..我不行了……..。」

大夫人淑芬已被肏得花容失色,淫液一洩如注。

文龍適時抽出大雞巴,走到黃夫人淑妃胯前,也以「老漢推車」之姿勢,如法泡製,只見得淑妃淫聲浪叫:

「親人….姨媽的心肝……..寶貝肉……..你肏得姨媽爽死了……..小穴好舒服……..快……..用力肏……..肏死浪穴……..吧……..。」

文龍此時滿頭、滿身和如雨下,但下面尚有二美婦等著他的抽插,故不敢大意,一個不當心而射精的話,剩下二美婦就沒得戲唱了,一定會恨死他的。

想到此處,深深吸氣,肛門收縮,舌尖抵緊上齒齦牙床處,再咬緊牙關,緊閉雙唇,心想別事,即能穩固精關不洩。

文龍再加快速度,全力衝刺三十餘下。

「啊….親親….姨媽……..要上天了……..我……..又洩……..洩了……..。」黃夫人被肏得欲仙欲死,一洩而出,人也癱瘓了。

文龍將黃夫人雙腿放下,拔出濕淋淋的大雞巴,它還是堅硬如鐵,青筋暴露,雄糾糾、氣昂昂的高翹著。

「姑媽,龍兒來伺候妳了。」

「乖兒,姑媽的穴小,你是知道的,你的又大又厲害,別像肏姨媽那樣太用力,乖肉,要愛惜姑媽,等姑媽適應後,叫你快、叫你用力時,再快再用力,好嗎?」

「好,姑媽,龍兒都聽妳的。」

「真是我的乖兒子,姑媽好愛你,心肝來吧。」

於是文龍抬起杜夫人兩條粉腿,將小腿架在肩上,大雞巴對準豐肥的陰戶口,慢慢往裡面插入,因杜夫人生得體態嬌小苗條,雖已年過四十,其夫年近六十,年老物小,何況只生一子,現已二十於歲,再未生育,陰道自然緊小,當文龍的大龜頭插入後,感覺漲痛異常。

「哎呀….寶貝….好痛……..好漲……..停一下……..再……..。」文龍的大龜頭被杜夫人緊窄的陰道緊緊包住,異常舒暢。

再看她粉臉一陣青、一陣白,緊皺雙眉,知道目前不可再插入,於是放下雙腿,伏在杜夫人豐滿胴體上,親吻櫻唇,撫摸乳房,安撫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