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樂

文龍的龜頭被挾得異樣的快感,也開使加快抽插,抽則到口,插則到底。有時用三淺一深,再改為六淺一深,或九淺一深,到底觸及花心時,再旋轉屁股磨揉一陣。﹝陽具若不超過十五公分….「五寸」,以上的長度,是嘗不到子宮口吸吮龜頭的妙處,因多數女人,從陰戶口至子宮口的深度,都在十五公分以上,讀者諸君不信,試試便知,有的婦女甚至深達十八公分「六寸」﹞

筆者以自身經驗給諸君作一參考,「婦女鼻下到上唇的位置,俗稱人中,如果鼻下到上唇邊的位置長者,則陰道短,反之則陰道較長。」有關女性陰核之大小及敏感度,大小陰唇之厚、薄;眉毛、腋毛、陰毛之濃、稀,可觀其性慾之強、弱,及性慾的敏感度等,恕作者暫時賣一個關子,下次著作他冊書時再敘,事關諸君以後玩女人的借鏡,切勿錯過。

﹝我只是照書keyin,是真是假請自行分辨。….肥狼﹞

淑芬被文龍的大雞巴強有力的抽插,以及大龜頭研磨著花心,那銷魂蝕骨之樂,痛快得她四肢緊緊摟著這可人兒。「天啊,我的寶寶,我的親丈夫,這幾下….使我美得如登仙境….媽..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的乖肉….我….我已快樂至極….插得真夠勁….媽….一個人的親….親丈夫….我的骨頭….都要酥散了….親兒….快….再快….再用力….媽….要….出來….來了….洩….洩給….乖兒了….」

二人真是旗鼓相當,捨命纏戰,雙雙同時達到頂點,陰陽二精同洩,緊擁一團,呼吸急促,性器緊合,同享洩精後那一瞬間之歡悅。近一小時之纏戰使得二人精疲力盡,百骸皆酥,身心舒暢,全身軟癱,昏昏進入睡鄉。

這次開誠享樂,領略到愛的美妙,慾中情趣。三人不分主僕輩份,終日陶醉在慾海中,任情尋歡作樂,反正別墅別無他人,三人之間不分日夜,雙人、三人,房中、房外、亭園、假山,盡情相依,親吻摟摸,站、坐、仰、躺,各展其長,抽插套坐,纏綿不休,任情風流。

不覺轉眼月餘,淑芬、玉珍雙受陽精滋潤得更形嬌媚豔麗,更加迷人。某夜三人歡好後休息中,淑芬對玉珍道:「珍妹,我明天要回城市一趟,對老頭談收龍兒、及工廠過名之事,談妥了馬上搬來定居,最多三、五天就辦好。」

「芬姐,謝謝妳對龍兒設想的真周到。」

「龍兒是妳、我二人愛的泉源,不為他設想,還為誰設想呢?」

「龍兒,快謝謝乾媽!」

「是,謝謝乾媽。」

「不用謝啊!乖兒,乾媽等幾天回來時,一定帶兩塊肥嫩的肉給你吃,好嗎?」

「什麼肥嫩的肉給我吃?」

「現在別問那麼多,到時再說吧!」

數日後,淑芬果返別墅,隨同來者乃二中年美婦,眾人坐定後。

「龍兒,快過來見見禮,這位是乾媽的姐姐黃夫人,你就叫她大姨媽吧!」說著指指身穿天藍色繡紅花祺袍之中年美婦。

「大姨媽,妳好。

「嗯!好,你好。」二人不約而同的,仔細觀望對方。文龍只覺其臉頰面貌和乾媽相似,體態豐滿,雙乳肥挺,膚白似雪,一雙媚眼呈水汪汪態,勾人心魂,看年紀大約四十多,麗姿天生,風姿綽約。

淑芬的胞姐..錢淑妃,也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文龍,劍眉星目,面貌俊美,身高體健,神彩飛揚,風度翩翩。乃一俊美之少年,看的芳心似小鹿兒般,噗噗的跳個不停,自思妹妹言之不虛,如此健壯之俊男,別說抱、摟、玩,就光是看一看都過足癮了!

「嗨!小呆瓜,怎麼了?看傻了眼啦?」文龍被乾媽一叫,才回過神來。「哦!哦!」淑妃也粉頰飛紅。

「寶貝,來見見禮,這位是杜夫人,她是乾媽的小姑,你就叫她姑媽吧!」

「是的,姑媽妳好。」

「好,你好。」

二人四目相接,其小姑梁秀蓮,被文龍之俊美健壯,風度翩翩之神態,牽引得芳心起了陣陣漣漪,暗自思到大嫂之言,果非騙人矣!

文龍觀其小姑,亦四十許麗人,身著淺黃色之洋裝,身材修長苗條,高乳、細腰、肥臀,皮膚雖沒有乾媽兩姐妹那樣潔白似雪,倒也透出健康的粉紅色,明媚大而亮的眼,小巧豔紅的唇,彎月似的眉,微笑時現出粉頰邊的兩個深陷的酒渦,媚眼生春,體態撩人心弦。

三人你看我,我看妳,各人懷著心事。

玉珍叫聲開飯啦!才打斷各人之心事。晚餐後,五人在客廳暢談時,其姐及小姑,時而雙目凝視文龍。淑芬知其二人已無心談天說地,早已欲想與文龍歡好,遂言道:

「龍兒,乾媽上次對你說過,這次回來一定帶兩塊肥嫩鮮美的肉兒給你吃的,你還記得嗎?」

「記得,謝謝乾媽。」

「不用謝了,兩塊肥嫩的肉在這裡,你就慢慢的好好的嘗吧!」說完,拉起玉珍的手:「珍妹,我到妳房裡睡,龍兒,我的大床,就給你好好的嘗鮮去吧!」

「媽、乾媽,那妳們兩人不一起進去哇?」

「不了,今晚你好好侍候她二位,明天我們四人,要你好好的侍候,知道嗎?」

「嗯!好的。」

「姐姐,大妹,祝妳兩今晚愉快!明天見。」

「祝倆位姐姐愉快。」

「珍妹,真謝謝妳了!」

「乖兒,好好侍候大姨媽及姑媽。」

「好的,我知道了,媽。」

「大姨媽,姑媽,請到房間去。」伸出雙手拉起二人,左擁右抱走入臥室。先擁吻淑妃,再吻一吻秀蓮,二女被吻得粉臉嬌紅,因其二人生平第一次背夫偷情,雖然早已春心蕩漾,可是多少有些心理負擔,所以嬌羞滿面,低首坐在床邊,文龍動手先解黃夫人的旗袍、乳罩、三角褲,脫光再脫杜夫人之洋裝、乳罩、三角褲,然後自己也脫的精光,將倆個中年美婦按倒在床上,先來仔細欣賞一番。

黃夫人雖年已四十八歲,其面貌長得和乾媽一樣嬌豔,膚色白皙細緻,眼角稍有幾條皺紋,一對吊鐘式大乳房,豐肥飽滿,伸手一摸軟綿綿,但彈性十足,乳頭大而呈暗紅色,其小腹微微挺凸,皺紋數條,已無養母及乾媽的平坦嫩滑,可能已生數個兒女了,陰毛濃黑茂密,包著整個高突如大饅頭似的,肥脹的陰戶,陰唇呈紫紅色。文龍看罷黃夫人的胴體後,再觀杜夫人,其年若在四十四、五之間,面貌嬌美,肌膚豐滿呈粉紅色,眼角魚尾紋淺淡細長,雙頰酒窩隱現,身材修長而不瘦弱,一對梨型乳房,伸手一握緊繃繃而硬中帶軟,乳頭呈深紅色不大也不小,小腹平坦光滑,點綴著二,三條淺細的皺紋,顯然生育兒女不多,陰毛短短的烏黑濃密,卻又蓬亂的蓋滿小腹及腿胯間,陰戶高突似如出籠肉包,陰唇呈深紅色,肉縫還紅通通像少女的陰戶一般,二人之肉縫中,濕淋淋微有水漬。

文龍雙手不停的摸、揉、扣挖著二美婦之乳房及陰戶,展開挑情手法。嘴則不停的吻、舐、吸、咬著二美婦的紅唇及奶頭,使得四十餘歲,而初嘗少男陽剛之氣的中年成熟之婦人,實難忍受。

「乖兒,大姨媽被你挑逗的受不了啦!我要兒的大雞巴插….插….媽的….小….小穴….」

「寶貝!姑媽也難受死了….我渴死了….快….給我….插….插一陣….」

「嗯,我先和誰來呢?」

「唉!多難的問題啊!」

「紀姐,妳比我大,妳是大姐….妳先來吧!」

「蓮妹,那我先謝了!乖兒來吧….先給大姨媽來一陣狠的….」

「好的,大姨媽!」即挺槍上馬,將巨大的龜頭,對準紫紅的陰道口,先在大陰核上,輕點密揉一陣,往裡用力一送,盡根到底,祇見大陰戶被賬得鼓鼓的,陰唇緊緊包住陽具。文龍摟緊淑妃,急如暴雨,快速異常,猛烈的抽插,次次到底、下下著肉,直抵花心。那股勇猛之勁,實非黃夫人那老弱的丈夫所可比擬的。文龍因在其養母與乾媽二人身上,已領略到中年婦人之成熟的生理,若無粗長陽物、猛攻狠打的幹勁、高超的技巧、持久的耐力,是無法使其死心蹋地的愛你、想你的。

「寶貝….乖兒….姨媽….被你….插上天了….啊….好美….好舒服….親兒….親丈夫….我….洩了….」

「你真厲害….插得真夠味…. 幹得我….心肝….你的雞巴….又熱又硬….又粗….又長….我舒服透….透頂了….我的骨頭….都散了….我又….洩了….」

淑妃緊抱著文龍,肥臀不停扭轉、挺送,配合心愛人兒的抽插。

「哎呀!頂死人的乖兒….狠心的小冤家,你….插死….姨媽….了….小丈夫….姨媽….我要….丟….哼….丟給大雞巴….兒子….了。」黃夫人說完,就一洩如注了。

可是文龍卻仍舊是勇猛非凡,不停的猛抽狠插。

「乖兒!不要再頂了,姨媽吃….吃不消了….給你插死了,姨媽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不要活了….我….」

「姨媽!大雞巴被….被妳的小….小穴咬住了….妳快….把子宮口放….放一放….我也要射….精了….」

「會插穴的乖肉….啊..姨媽被….被你燙死了….」

文龍已將黃夫人帶到性慾的極高點,二人同時洩了。緊緊摟著休息,陽具頂緊花心,享受那射精後的餘味。

一旁觀戰的杜夫人,看的芳心顫抖,嘆為觀止,想不到那個郎生有特異的天賦、持久的戰力,等下若親身經歷,那痛快之情,不知是何滋味?再看二人正在甜睡中,自身慾火高燒,全身奇癢無比,無處發洩,又不能強要他即來替自己解決性慾,因他才剛剛洩精,非休息一段時間是無法再戰的,只有用手指、腳跟先行自慰,強忍慾火,等待著快樂的來臨。

黃夫人睜開迷人的雙眼,長長吁一口氣:「乖兒,你醒了,累不累?」

「姨媽,我不累,舒服嗎?」

「嗯..好舒服….姨媽還是第一次領略到這樣美的滋味,小親親….姨媽好愛你….好愛你。」說完緊摟著文龍像發瘋似猛親猛吻,使得在一旁忍著滿身慾火無法解決的杜夫人,是又氣又恨的道:「妃姐!我難受死了,妳已吃飽喝足了,我還餓著呢!」

 「對不起!蓮妹,我愛他愛得忘形了,寶貝!快去親親你的姑媽去!讓她嘗嘗乖兒的狠勁吧!你們玩吧!我好累,要睡了。」

「姑媽!對不起,冷落妳了!」

「哼!你還記得姑媽……..」杜夫人氣鼓鼓的哼道。

「親媽!別生氣,等下龍兒給妳意想不到的樂趣,算陪罪好嗎?」

「嗯!那才差不多!」

文龍一手撫著杜夫人梨子形乳房揉摸著,口含另一粒乳頭吸吮著,另一手伸入多毛的禁地,撫摸兩腿間高突的陰戶,食、拇二指先揉按,摸揉陰核一陣後,中指輕輕插入陰道裡面不停的扣挖,弄得杜夫人春情撩升,全身顫抖,肉縫裡春水泛濫,濕淋淋、滑膩膩順著手指流出。

杜夫人被逗的眉騷眸蕩,口裡淫聲浪語:「寶貝!姑媽……..被你吻得渾身酥癢……..小穴被你挖……..挖得難受……..死了……..。」

「姑媽!妳出來了。」

「都是你……..小親親……..壞死了……..別再……..摸了……..。」

「唉呀!乖兒……..別挖……..了……..姑……..媽受……..不了……..了……..要兒……..的……..。」

文龍的大陽具早已青筋暴露,高高翹起,充份完成攻擊的架式,一見杜夫人淫水泛濫,騷癢難忍的蕩樣,分開修長豐滿的大腿,挺著大陽具對準杜夫人深紅色、濕淋淋的肉洞,用力插了下去,只聽「滋」的一聲,同時杜夫人也「唉啊!」一聲浪叫,文龍粗長的陽具直抵花心,夫人緊窄的小穴被塞得漲滿,陰壁一陣收縮,一陣鬆開,花心吸吮了大龜頭數下,使得文龍一陣快感佈滿全身。

「姑媽!真看不出妳的身材苗條不胖,想不到妳的小穴裡面的穴肉還真肥,挾得我的龜頭好舒服,大姨媽的小穴就沒有妳這樣緊,好銷魂啊!親姑媽!妳的內功真棒!我好愛妳。」

「乖寶!你知道姑媽的小穴,為什麼這樣緊呢?」

「為什麼?」

「第一是姑媽今年四十三歲,才生一個兒子。第二是我丈夫的東西只有四寸多長,一寸多粗,每次都不能到花心深處,所以小穴才這麼緊,乖兒的陽具又粗又長,一下插到底,頂到子宮口裡面,使姑媽得到從來沒有得到的快感,所以剛才我子宮口大開大合,就是這個原因。」

「那大姨媽幾歲了?生了幾個小孩?」

「她今年四十八歲,已生三個小孩了。」

「難怪她的小穴比較寬鬆,小腹上的花紋也多而深,花心生得較淺,那麼快就洩身了!」文龍又開始抽插,先用三淺一深的插法,抽插五十餘下。

「啊!龍兒!你太會玩了……..姑媽……..的水又出來了……..。」

杜夫人嬌軀痙攣著,雙手雙腳緊緊挾抱住文龍,一陣顫抖,一股淫水隨著陽具的抽插,一湧而出,浸濕了一大片床單。

「姑媽!妳又出來了,妳的水真多啊。」

「寶貝!姑媽從來沒被大雞巴插過,今晚第一次遇上你這大傢伙,才搞出這麼多的水……..出來了……..。」

「姑媽!還早呢!我要把妳的水掏乾、掏盡才罷休。」

「乖兒!看你的本事啦!」

「好!看招。」

於是文龍用枕頭墊在夫人的肥臀下,雙手握緊兩條大腿,推至夫人雙乳間,兩膝跪在床上她的雙腿中間,使得夫人的陰戶更高挺突出,舉起陽具猛力插入,狂抽猛插,次次到底,下下著肉,狂頂花心,杜夫人被搞得小穴痛、漲、酸、癢兼而有之。你看她,一頭秀髮灑滿在枕頭上,粉臉嬌紅、媚眼如絲、嬌喘吁吁、柳腰款擺、肥臀挺聳、淫聲浪哼:

「啊!心肝!親肉……..姑媽……..好舒服……..快……..用力……..肏……..肏死我……..你的大雞巴……..是我一個人的……..小丈夫……..要命的小冤家……..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乖兒……..用力……..插……..插……..我小穴就行了……..唉啊……..唉啊……..你真兇……..姑媽……..又……..又要……..洩了……..啊……..。」

杜夫人說著,肥臀猛搖,挺腹收肌,一陣痙攣,一陣吸氣吐氣,滿臉生輝,媚眼冒大,豔唇發抖,欲仙欲死,小穴裡,又是一股淫水沖擊而出來。

「親姑媽!我也要出來了……..。」

文龍此時也已快到頂峰,大龜頭一陣酥痲暴漲,猛力的一陣衝刺,抵緊子 宮口,滾熱的精液,射進子宮裡,射得杜夫人秀蓮女士,渾身顫抖,花心的快感傳遍全身,口裡浪叫道:「親丈夫……..燙死我了……..姑媽……..給你生個兒子……..吧!」一口咬住文龍肩肉不放,雙手雙腳緊緊抱住文龍,媚眼一閉,文龍洩完精後也感覺疲倦,壓在杜夫人胴體上,雙雙閉目昏昏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床上三條肉蟲,悠悠醒轉過來,二位中年美婦的兩雙美目注視文龍良久,黃夫人道:「寶貝!大姨媽活了四十多歲,今天第一次才領略到人生的樂趣,我好愛你……..。」

「寶寶!姑媽活了四十多歲,也是第一次被你領到了快樂的巔峰。乖兒……..我真愛死你了,假若不遇著你,我這四十多年真是白活了!」二美婦說畢,抱緊文龍狂親狂吻不休。

養母玉珍及大夫人淑芬二人推門而入,一看地毯上散亂地放著男女三人的衣褲,再看床上的三條肉蟲,雖已轉醒,但仍貼胸疊股,全身一絲不掛,緊緊摟抱著,卿卿我我,糾纏得愛不釋手。

「恭喜二位姐姐啦!」玉珍逗著二美婦道。

「怎麼啦!玩了一夜還不夠嗎?到現在還捨不得放手。」

「啊!珍妹,不要看嘛!真羞死人了……..。」 黃夫人嬌羞的用被單蓋在身上。

「還怕羞呢!昨晚一夜又哼又叫的到天亮,就不怕羞嗎?」淑芬也繼續調笑著。

「不來了……..大嫂好壞……..。」秀蓮粉臉羞紅的鑽入文龍懷中。

「媽!乾媽!二位要不要躺下來,大家親熱一下。」

「不用啦!以後有的是時間親熱,快起來吃飯吧。」

飯後,玉珍道:「三位姐姐,龍兒昨晚連戰兩位姐姐,一定很累了,今晚我們都不要打擾他,讓他好好休息吧!」

「媽!我不累,我還要伺候妳和乾媽呢?」

大夫人也說道:「乖兒!昨晚你同大姨媽及姑媽玩了一整夜,消耗了很多的精力,非要休息一天一夜才能恢復體力,到時玩起來才夠勁,大家才能盡興,知道嗎?乖!聽乾媽的話去休息吧!」

「嗯!好吧!」於是文龍回房安寢。

四美婦無所事事,而埋首於方城之戰中。

次晚,一男四女赤裸於大夫人之床上,實行四位一體的遊戲。文龍細觀四美婦,尤其婦人到了中年,由於生活富裕又善於保養,其成熟之風韻,非少女所能比擬。細觀其各人之外貌及胴體各有不同。

養母,生得高貴大方,嬌媚之態不現於形,風姿萬千,皮膚雪白嬌嫩,光滑柔細,乳房豐滿,屬球型。乳頭大而呈豔紅色,乳暈呈粉紅色,平坦的小腹上並無花紋,因其未生過小孩,陰阜似小饅頭高高凸起,陰毛烏黑密生,玉腿修長,臀部豐肥。

乾媽..大夫人,面如滿月,雍容華麗,爽朗熱情,嬌媚之態,現於眉目,皮膚比養母更為白皙,嬌軀豐滿,嫩滑揉潤,乳房圓大飽滿,屬籃球型,乳頭大而呈深紫色,乳暈呈豔紅色,小腹稍現凸出,小腹花紋數條比其母稍明顯而深。陰阜高突似大饅頭,陰毛烏黑濃密,玉腿修長,臀肥肉厚。

大姨媽..黃夫人,面型、身型與其妹大夫人相差無幾,嬌媚風騷,現之於形,皮膚白皙,嬌軀豐滿肥胖,乳房豐滿肥大稍有下垂,屬吊鐘型,乳頭大而呈暗紅色,乳暈大而呈紫紅色,腰圍較粗,小腹凸出,花紋深而多,條條清晰可見,其陰阜高突似大饅頭,陰毛烏黑濃密又長又多,長滿小腹及兩胯間,玉腿肥長,臀部肥大肉厚。

姑媽..杜夫人,姿容秀麗,天生一付美人胚子,嬌豔嫵媚,杏眼桃腮,一笑兩個酒渦,熱情似火,皮膚雖無三美婦白皙,但光滑細嫩,乳房雖不肥大,但屬於梨型,彈性十足,乳頭呈褐紅色,乳暈呈豔紅色,其身材苗條,小腹平坦,花紋數條呈淺色,陰阜與其母一樣呈小饅頭形,陰毛烏黑而短短的,但卻濃密的包著整個高突的陰戶及陰唇兩邊,玉腿修長,臀部肥圓、高翹。

「寶貝!看夠了沒有?媽媽們等得都不耐煩了,乖兒還慢吞吞的,快點來吧!」玉珍道。

「媽!等一下嘛!讓我先和妳們調一調情,等妳們的浪水流出來後,我再開始給妳們一頓痛快的美食。」

「寶貝!我們都聽從你的,可是你只有一條寶貝,我們有四個人,是怎樣玩呢?」黃夫人亦問道:「誰先,誰中、誰三、誰又最後呢?」

「大姨媽!妳放心吧!我自然有辦法,使妳們四人同時痛快,絕對公平,一視同人,同嘗甜頭。」

「好!好!我們聽你安排。」杜夫人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