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樂

其實她也不知道叫喊什麼,有效無效,只覺得舒服和快感,衝激著她的每一條神經,使她全身都崩潰了,她抽慉著、痙攣著,然後張開小口,一口咬在文龍的肩頭上,文龍經夫人一咬,一陣疼痛滲上心頭,「啊!親媽媽!我要射了!」說完背脊一麻,屁股連連數挺,一股火熱陽精,飛射而出,文龍感到這一剎那之間,全身似乎爆炸一樣,粉身碎骨,不知飄向何方。

夫人被滾熱陽精一燙,全身一陣顫抖,大叫一聲:「美死我了!」氣若游絲,魂魄飄渺。

兩人都達到慾的高潮,身心舒暢,緊緊摟抱在一起閉目沉睡過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夫人先醒了過來,睜開媚眼一看,發覺自己和文龍一絲不掛,雙雙擁抱在床上,文龍還睡得正甜,一股羞恥和一股莫明的甜蜜,湧上心田。

剛才兩次纏綿繾睠的肉搏戰,是那樣的舒服,又是那麼令人流戀難忘,若非碰著文龍,她這一生豈能嘗到如此暢美和滿足的性生活!

再看一看文龍那英俊的面貌,壯碩的身體,還有那胯下的大陽具,現在雖軟了下來,恐怕也有五寸多長,比自己丈夫的硬起來才四寸多長,還長了一寸多,想想剛才是如何能容納得下的,再想想文龍才近二十歲,比自己的女兒還小二、三歲,自己做他的媽媽都有餘,竟然跟他發生了性關係,想著想著,粉臉煞紅,可是自己也真是愛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條駭人心弦的大陽具,又能如此堅強而持久,她活到四十三、四歲,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滿足的性生活,不由長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不管它那麼多了,以後的事情發展如何,實難預料,眼前痛快、滿足要緊。」自思自嘆一陣後,情不自禁,一手撫摸文龍英俊的面頰,一手握著文龍的大陽具又揉、又套,文龍被揉弄醒來,大陽具也生氣發怒了,漲得青筋暴現。

「啊!龍兒,你的雞巴又翹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以後你的太太一定幸福了!」

「乾媽,我現在還不想娶太太,我要把它多孝順妳和媽媽,讓妳二人多享幾年滿足的性生活。」

「乖兒,你真好!算我和你媽媽沒有白疼你。」

「親乾媽,告訴我剛才妳舒服嗎?」

「嗯,好舒服!」

「滿不滿足?」

「滿足!滿足!太滿足了!」

「乾爹他怎樣?」

「什麼怎樣?」

「我是說….乾爹能給妳滿足嗎?」

「哼!他要是有這個能耐就好了!」

「那他的雞巴有多長多大?硬不硬?」

「他只有四寸多長、一寸粗、不太硬,我的性趣剛剛開始,他就洩了,真使我痛苦。」

「乾媽,這麼多年,妳都是這樣痛苦下去的嗎?」

「是的。」

「那妳的小穴癢了怎麼辦?妳有沒有去另外找其它的男人,替妳止癢、解飢解渴?」

「小鬼頭!胡說八道!乾媽又不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何況也有點身份地位,差不多的男人,我還看不上眼,要讓我動心的男人,少之又少!」

「那麼乾媽為什麼對我動了凡心呢?尤其剛才表現得真淫蕩!是不是我的大雞巴插得妳太爽了,才會….勾….引我?」

「死文龍,不來了嘛….你怎麼又來欺負乾媽了!我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剎那時,我的整個人,一顆心全被你吸引住了,尤其….尤….」

「尤其什麼?乾媽快講啊!」

「尤其..羞死人了….我….我講不出口….」

「講嘛!乾媽!我的親肉乾媽….親太太….」

文龍邊說邊雙手齊發,上摸揉乳房,下挖她的陰戶。

摸得夫人奶頭硬挺,淫水直流,嬌聲討饒:「寶貝!別再逗媽了,媽講….講….快….停手….」

「好,那妳就快講。」文龍停下雙手,催促道。

「尤其當時看見你的那一剎那,底下的小穴不知不覺就癢起來了….連….連….淫水都….流出來了….嗯….要死了….壞兒子….非要我說….」

「親媽,妳剛才真浪,水又多,真是別有一番滋味,我好愛妳….。」雙手又摸又揉。

「嗯!再浪、水再多也受不了你的大傢伙,你啊!唉,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乾媽,幹嘛好好的嘆什麼氣!什麼我是妳命中魔星,數月前媽媽也是這樣說過一句話,真奇怪,為什麼妳們二人都這樣講?」

「乖兒,你的養母已近四十,我已是四十多的人了,又有丈夫,我的二個女兒都比你大了好幾歲,我都可以生得出你來了,但是我和你媽,都同你有了姦情,可是我被你肏過了後,真是不能一天沒有你,小冤家,你不是我倆二人的魔星,是什麼?」

「那就別想得太多了,歡樂要緊!來,乾媽,換個姿式,妳在上面玩,比較自由些。」

夫人此時也不再害羞了,於是翻身坐在文龍的小腹上,玉手握著大雞巴,對準自己的小穴,就套壓下去。

「啊!」她嬌叫一聲,大龜頭已被套進小肥穴裡。

夫人的嬌軀一陣抽慉著、顫抖著,不敢再往下套動,伏下嬌軀,使兩顆豐滿的大乳房摩擦著文龍健壯的胸膛,兩片火辣辣的香唇,吻上文龍的嘴唇,把丁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兩人緊緊纏抱著,飢餓而又貪婪地,猛吮猛吸著。

「乖兒..親丈夫….我的心肝….」

夫人邊嬌哼,邊用肥臀磨動、旋轉起來,大雞巴也被一分一寸的吃進小穴裡面去了三寸多。

文龍這時也發動了攻勢,猛的往上一挺,雙手再扶住夫人的肥臀往下一按,只聽夫人一聲嬌叫:

「啊!輕點!乖肉….你….你….頂死媽了….」

「親肉媽!快動….快套….」

夫人粉臀又磨又套,嬌軀顫抖,嬌眼煞紅,媚眼欲醉,她感覺全身像要融化在火燄中,舒服得使她差點暈迷過去。

「親媽!小肥穴親肉媽!快….快動….用力….套….。」文龍邊叫著,邊往上猛挺著臀部,雙手握住兩顆搖擺不停,晃來晃去的大肥奶,揉弄著、捏揉著。

「寶貝….你的….大雞巴頭….又碰到小穴的花心了….哎啊….好舒服….好美….好爽….」

她越套越快,越磨越猛,肥臀坐下時跟著柳腰一搖一扭,陰戶深處子宮口,抵緊大龜頭一旋磨,使得二人得到終身難忘的陰陽兩性器交合最高之樂趣。

文龍被夫人坐下時,子宮口之花心,一磨一旋,一吮一吸,舒服透頂,使得他野性大發,慾火更熾,於是抬起上身,靠坐床頭,抱緊夫人,改為坐姿。低頭含住夫人褐紅色大奶頭,吮著、舐著、吸咬著。

「肉媽….妳的小肥穴….裡的花心….吮….得我的龜頭好舒服….快….加油….多吮….吮幾下….」

夫人此時肥臀一上一下套動,急如星光,全身香汗如雨,呼吸急促、粉臉含春、媚眼如絲,那樣子真是勾魂攝魄、冶蕩撩人。

「心肝….小丈夫….你咬….咬媽的奶頭….咬重….重點….媽要….洩….洩….給親丈夫了….」

文龍只感又一股熱熱的淫精,衝向龜頭,使得他也舒服的大叫一聲:「親媽….別洩….我還沒有….夠….」

夫人已經嬌弱無力地伏在文龍身上,暈迷過去了。

文龍一看,沒得戲唱了,做了一下無可奈何的表情,慢慢將夫人扶躺在床上,自己也躺下,抱著夫人,閉起雙眼,暫作片刻之休憩。

夫人經休憩一陣後,悠悠的轉醒過來,長長的吁了一口氣,眼看文龍嗲聲嬌語:「心肝!你真厲害,乾媽剛才差點沒死在你的手裡。」

「肉乾媽,累不累?」

「還問呢!骨頭差點都要散了。」

「親媽,妳舒服過了,妳看,兒子的雞巴硬得難受死了!」

「乖兒,真厲害死了,玩得那麼久,還不洩身….」

「那我不管,乾媽舒服過就不管龍兒了,我還要….。」文龍在夫人滿身又揉、又摸、又捏、弄得夫人是酸、痲、癢、走遍全身。忙用玉臂抱緊文龍,笑喘道:「乖兒,媽實在受不了!不能再弄了,我覺得裡面有一點點痛,媽從來沒有被像寶貝那麼粗長陽具插過,第一次偷情,就遇到乖兒這麼粗大、又這麼厲害的雞巴,玩到現在,還沒射精,你看天都快亮了,快睡一覺,明晚我和你媽媽二人陪你玩到天亮好嗎?乖!聽話。」

「好吧!」

早上十時後,玉珍推開房門進去一看,夫人正緊緊抱著養子呼呼大睡,一腿直伸,一腿橫放在龍兒腰腹上,粉白的小腹下,烏黑的陰毛一大片,既濃且密,陰阜高凸似座小山,陰唇呈豔紅色,小陰唇呈鮮紅色,淫水流滿一床,再看龍兒的陽具軟軟垂在胯間,尚有五寸多長,大龜頭赤紅發亮,上面淫水已乾,沾貼滿整條陽具,看得玉珍春心蕩漾,小穴裡淫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於是用手推推夫人的身體,夫人睜開一雙媚眼,和玉珍的眼光一接觸:「啊!珍妹….」

「芬姐!恭喜妳啦!」

夫人一聽,羞得粉臉通紅,一頭鑽在文龍的懷裡:「珍妹,不要看嘛!羞死人了呀!」

「還怕羞呢!昨晚龍兒侍候得妳痛不痛快….」

「好痛快啊!龍兒也真厲害,我差點就死在他的手裡。」

「芬姐,我不是對妳說他很厲害嗎?我有時給他弄到一半,我就吃不消,就不許他再玩了。」

「我昨晚被他弄了三次,弄的我筋疲力盡,到現在下面還有一點兒痛,玩了一夜,龍兒才射了一次精,真厲害我真吃不消。」

「芬姐,那今晚我們二人陪他玩,怎樣?」

「好呀!」於是再喚醒文龍,侍候梳洗進餐,無微不至。夜幕低垂,寂靜無聲,別墅燈火全滅,獨有夫人臥室中的燈火明亮。玉珍母子及夫人三人,赤條條一絲不掛,文龍居中而臥,雙手左擁右抱著兩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之中年美婦,感覺二美之風味各異。

養母生得高貴大方,嬌媚不現於形,身才苗條,肥乳、細腰、豐臀、烏黑陰毛叢生,小穴生得正、緊、小,花心緊合,陰唇豐肥、陰道肉壁,伸、縮收放自如,玩的時候,可任形開合,妙不可言,內媚之術超人。

大夫人雖已四十三、四之齡,然生得雍容豔麗、嬌媚熱情、胴體豐滿、肌膚白嫩、豐若無骨,高挺肥大乳房,不現下垂,乳頭硬大,柳腰,小腹略略凸出,花紋數條,陰阜突出,陰毛自臍下三寸處,佈滿腿間,烏黑亮麗,將整個陰戶蓋住,穴兒生得肥厚、緊、熱、深,陰壁肉厚、花心敏感、淫水不竭,熱情似火,嬌媚浪態,現於眉目,陽具插入穴中,花心收放自如,吸、吮自形開合,內媚更勝其母。今得享此雙美婦之異味,真是人生一大樂事矣!

文龍雙手,左摸右揉,使得二美婦慾火高熾,淫水直流,玉珍抱著俊面吻個不停,夫人手握陽具,捏揉套弄,小嘴不停親吻其小腹及陰毛。文龍被二美婦上下其手撫弄,慾火上昇,陽物粗長暴漲,全身熱血沸騰。

「寶貝!媽….好難受….要兒….兒的大雞巴….」

「乖兒!乾媽也好難受….我也要….要兒的大雞巴….」

「兩位親媽,龍兒只有一條雞巴,那我跟誰先玩呢?」

「是啊!跟誰先呢?」二美婦同聲道。

「珍妹,昨晚妳忍了一夜,還是妳先吧!」

「芬姐..這….這怎麼好意思呢?」

「沒關係,誰先誰後都一樣,龍兒有的是狠勁,一定能夠滿足妳我的需要的!」

「那麼芬姐,恕我佔先了!」

「自己姐妹,還客氣什麼!」

「龍兒!乖寶貝,先解決媽媽的飢渴吧!」

「好的,媽。」於是翻身上馬,玉珍亦緊抱其背,雙腿高舉,挾其雄腰,兩腳環勾。另一手握住文龍的陽物,對準陰戶口,先以大龜頭輕磨一陣,使龜頭沾滿淫液。嬌聲說道:「乖兒,可以插進去了,但是要輕一點,別太用力,不然媽會痛得受不了的!乖寶貝,聽話,媽會更愛你的。」

「是,媽我知道。」文龍沉腰一頂,「滋」的一聲,大龜頭整個進入。

「啊!乖兒,輕….輕點….漲死….媽了….」

「媽,妳還痛呀?」

「還是有點漲….漲….痛….」

「媽,玩過那麼多次了,怎麼還會痛呢?真奇怪。」

「什麼真奇怪!你可知你的龜頭又大、陽具又粗長,媽每次被你肏得要死要活,那個罪真不是人受的,乖肉!你知道嗎?」

「我..我….」

「別我….我的了,慢慢的、輕輕的往裡頂….乖….先揉媽的奶….頭。」

慢磨、慢頂,粗長陽物一寸一寸的深入,直到深處。

「哎呀!好漲….好酸….好癢….兒啊….你先稍停一下….媽….媽實在受不了你再….再頂….了」

文龍伏在養母豐滿胴體上,手揉肥奶,粗長大雞巴緊緊插在陰戶裡,龜頭抵住花心暫停抽插,片刻後….

「媽,我要動了!」

「嗯!」暫停的人兒又開使擺動了。

玉珍蘊藏在體內的慾火,在休息片刻後,已開始激蕩了,文龍急快猛烈的抽插,次次到底、下下至心,將全身的力量,聚集於陽具上,勇猛抽插、旋轉,抵揉著花心,養母亦騷浪的搖擺著肥臀,全力配合,媚眼如絲、嬌喘吁吁。文龍則是勇猛如虎,埋頭苦幹,養母在被愛子狠抽猛插之下,痛快得要發了瘋似的,全身筋骨肌肉酸軟,肥緊的小穴,淫水流個不停,口中淫聲浪語哼道:

「寶貝、心肝、親兒、乖肉、丈夫….」等,什麼都叫出來了。

文龍被養母之淫聲浪態,刺激到極點,快慰的陽具暴漲,龜頭連抖,一股熱精猛洩而出,全部射入花心深處,衝擊得玉珍也舒服透頂,陰戶緊縮,張開銀牙緊緊咬住文龍的肩頭,緊摟愛兒,神魂飛馳,快樂異常,雙雙領略射精後無上的樂趣,陰陽交合,快樂的昏迷過去。

淑芬在旁觀戰近一小時,芳心動蕩、慾火高漲,意亂神迷見他母子二人,緊緊摟抱顫抖不停,知道二人已享受到至高的樂趣。這時二人已漸漸停止顫抖,軟癱一團,二人全身汗水,如雨打的一般,忙拿起毛巾,替他二人擦著,好等文龍休息過後,再給自己享受快樂的時刻。於是抱緊文龍,側躺一旁,享受觸覺之快感的等待著。

文龍年輕力壯、身體結實,況且從小在鄉郊山野長大,雖然剛才經過一陣劇戰,但年輕人精力容易恢復。不久,即醒轉過來,回首望著夫人,見其一對水汪汪的媚眼,充滿淫態,凝視著自己。秀眉含春、豔紅櫻唇、欲語還休、臉頰嬌紅,嬌豔迷人。四目相交,百媚橫生,真恨不得將她一口活吞下去。

「乾媽,對不起,累妳久等了。」

「還說呢!剛才看的我難受死了!」淑芬邊說,邊套弄著文龍的陽具,文龍亦手握豐滿肥大乳房,摸、揉、捏,另手插入多毛肥厚陰戶中,挖、插,並捏搓那敏感的陰核,使得淑芬慾火高漲,柳腰肥臀不安的扭動,嬌喘吁吁!

「寶貝!我愛,媽的小穴酸癢得….全身難受死了….乖兒….別再逗媽了….快把你….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媽實在….忍不住了….」夫人呻吟的浪哼著,文龍被其嬌媚淫浪所激,血脈奔騰,陽具硬熱如燒紅的鐵條,不洩不快。翻身壓上夫人的嬌軀,挺鎗直刺,「滋」的一聲插入四寸有餘。

夫人被刺得「唉呀!」一聲,嬌軀直抖:「乖兒!好痛….好漲….輕點….停一下….再….」

文龍聞聽,祇得停住不動,低頭含著褐紅色的大吸吮舐咬,手摸著陰核揉搓。

稍停夫人長噓口氣道:「寶貝!媽現在….小穴裡面又酸….又癢….要乖兒的大雞巴再動….媽的水出來了….」陣陣淫水源源而出,文龍頓感一陣熱流源源而來,知其已能承受得了,於是稍一用力,整條大陽具全根到底。龜頭緊抵花心,子宮口一開一合,吸吮著大龜頭,使得文龍舒暢傳遍滿身。

「寶貝….親丈夫….你快用力….媽….好癢….好漲….也好舒服….親兒….小冤家….快….快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