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樂

數年前來別墅小住時,文龍當時乃十餘歲之頑童,未曾特別注意到,今觀文龍已長大成人,身高體壯,虎背雄腰,眉似劍刃,目如星辰,鼻若懸膽,唇紅齒白,面貌英俊,神彩飛揚,風度翩翩,真乃一俊俏美少年,使其芳心激起一陣陣思春的漣漪,若能將此妙人兒收為己有,長伴身傍、摟摟抱抱、吻吻撫撫、長夜歡娛,豈非樂事,也不虛此行了。但必需一良謀,只要依母引子,必能成功,主意既定,等待良機了。

入夜後夫人喚玉珍至臥室,言及別墅地大、空曠無人,一人獨睡巨大臥室,心中害怕,希同伴而眠,玉珍思同為女人,慨然應允,夫人與玉珍二人雖為主僕,皆為中年婦人而同病相憐,細談傾訴心聲。一個有名無實,有夫等於無,長夜孤枕獨眠,性的飢渴無人慰藉,空自嘆息,言到傷心處,低聲哭泣,一個是本已久未享魚水之歡的中年孀婦,近數月來重享歡樂後,深知夫人現時正陷入性的飢渴中,於是對夫人說道:

「夫人!我很同情妳的苦處,我是過來人當然瞭解得最清楚,尤其是我們中年的女人,性慾在最強烈需要時,而突然失去它,真是比要妳的命還難受。」

「說的是嘛!但是有什麼辦法呢?真難受死人了!」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男人多的是,要看是否知心合意的人兒,否則寧願不要。」

「對,我的想法跟妳一樣,寧缺勿濫。」

「夫人!妳說得對,寧缺勿濫,若其貌不揚,毫無情趣,我決不犧牲苦守的貞節。」

「嗯!我也是,如果被我發現如意郎君,一定不顧一切困難、身份、關係,拼命也要爭取到手。」

「夫人!那麼妳在都市裡沒有找到知心適意的人兒嗎?」

「目前還沒有找到,再說住在都市的人太浮華了,以我的身份,若交到個不良歹徒,豈不身敗名裂,妳說是嗎?」

「夫人說的也對,但是妳想不想找呢?」

「當然想啊!但是目前我心中有一人選,我不好意思說出來。」

「夫人!妳說給我聽一聽,也好幫妳拿個主意呀!」

「也好,但是說出來妳別生氣啊?」

「好!我一定不生氣。」

「是….是….」

「是誰啊?」

「是….是….妳的養子文龍。」

玉珍一聽心頭大震,暗想夫人原來動著文龍的念頭,想起龍兒那條大雞巴,好似鐵金鋼駭人心弦,被它肏起來,真是快樂淋漓,夫人真有眼光,但是想想不能白白的讓她痛快,一定要談條件。於是:

「夫人,原則上我答應,但是….」夫人一聽心大喜:

「玉珍,妳放心,我會先送一大筆錢給妳,再收文龍做乾兒子,他不是讀機械工程系嗎?畢業後我叫老頭子,把他的機械廠過名給文龍,廠房土地及機器設備全部都歸文龍所有,妳看如何?」

「那老爺答應嗎?」

「老頭子一定答應的,何況他又不是祇有這一家工廠,妳也是知道的?」

「好!我都應允妳!夫人!」

「謝謝!……」

「對了,以後不要叫我夫人,就叫我芬姐,我比妳大四、五歲。」

「我也叫妳珍妹。」

「好,芬姐!明晚讓龍兒好好侍候妳。但是妳要當心啊!龍兒可厲害得很啊!」淑芬一聽心頭一震:

「珍妹,聽妳的口氣,是否妳和龍兒已經….。」

「是的,我在數月前,實在是忍無可忍下,才跟他發生….。」

「你們是在什麼樣情況下發生的?」於是玉珍將當時情形,細細訴說一番,淑芬越聽越興奮,聽的陰戶內的淫水流得床單上一大片。

「珍妹,那妳流了幾次?」

「我流了四次,已經受不了呢!龍兒他那粗長的大肉柱,越插越猛,每次頂得我的穴心亂轉,真肏得我靈魂出竅,我洩第五次身時,他才把那濃精射出,芬姐!那種滋味真是美死了,也舒服死我了。」

「別再說了,我的小穴實在難受死了。」

「芬姐,睡吧!明晚叫龍兒來。」

「珍妹,那麼妳呢?」

「哦!….讓妳倆先玩一夜,隔晚我們三人再一起玩,怎樣?」

「好,就這麼決定了。」於是二人相臥而眠,一宿無話。

次日晚餐後三人在客廳閒談,玉珍坐在文龍身旁,淑芬坐在對面沙發上,尤其在盛夏之夜,夫人沐浴後身披薄紗睡袍,嬌軀飄出一股女人幽香,迎面撲鼻,令文龍如癡如狂,神魂飄蕩,夫人穿著粉紅色半透明睡袍,未戴乳罩,那兩個肥大飽滿的乳房,緊貼在那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析的顯露出來了,尤其是那兩粒像葡萄一樣大的奶頭,更是勾魂蕩魄,再向下看,夫人兩腿微張,睡袍兩邊掀開,絲質半透明的三角褲頂端,烏黑一片,美豔性感極了,看得文龍全身汗毛根根豎起,胯下的大雞巴也暴漲起來,正在此時,耳聽養母嬌聲道:「龍兒!夫人她很喜歡你,要收你做乾兒子,以後你要多多孝順乾媽,知道嗎?快向乾媽叩頭!」

文龍一聽大喜過望:「是!媽,我知道。」

說完飛身下地跪在夫人腳下,連連叩了三個響頭。

夫人連忙用雙手扶抱文龍在自己酥胸前:「乖兒!不要叩了,讓乾媽親親。」深情的吻著文龍的俊臉及唇,盡情的給予他舌覺上的快感。

文龍邊吻,隻手毫不考慮,把她腰帶解開,並且掀開了她的睡袍,呀!兩顆雪白肥大豐滿的乳房,呈現在文龍眼前,褐紅色像葡萄一樣大的奶頭,浮島式豔紅色的乳暈,好美!好性感,於是一伸手抓住一顆大乳房,又揉,又搓又摸奶頭,低頭用嘴含住另一奶頭,又吸、又吮、又咬,又用舌頭去舐她的乳暈,弄得夫人全身像有萬蟻穿身似的,又麻、又癢、又酸,雖然極為難受,但是也好受極了。夫人忍不住的,雙手緊緊抱著文龍,挺起陰戶貼著他的大雞巴,扭著細腰肥臀磨擦著,口中叫道:

「乖兒..嗯..親兒..我受不了….了了….抱….抱..乾媽..到..到床上….上….去….。」於是雙手抱起夫人,回頭對玉珍說道:「媽!我先侍候乾媽去!現在妳先忍耐一下,等下兒子再好好補償妳。」

「好!乖乖侍候夫人,媽不急,去吧!」

於是把夫人放躺在床上,自己先把衣褲脫光,再將夫人的睡袍及三角褲脫掉,啊!眼前的美人兒,真是耀眼生輝,賽似霜雪細嫩的肌膚、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紅色的大奶頭、豔紅色的乳暈、平坦微帶細條皺紋的小腹、深陷的肚臍眼、大饅頭似的陰阜,尤其那一大片陰毛,又黑又濃的蓋住整個陰戶,文龍用雙手撥開修長的粉腿,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風光,大陰唇呈豔紅色,小陰唇呈鮮紅色,大陰唇兩邊長滿短短的陰毛,一粒陰核像花生米一樣大,呈粉紅色比媽媽的還要漂亮,粉臀是又肥又大,看得文龍慾燄高張,一條雞巴暴漲得有七寸多長。

夫人的一雙媚眼,也死盯著文龍的大陽具看個不停,啊!好長、好粗的大雞巴,估計大概有七寸半長、二寸粗,尤其那個龜頭像小孩的拳頭那麼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個不停,陰戶裡的淫水不由自主的又流出來。

這邊文龍也想不到,夫人脫光衣服的胴體,是那麼樣的美豔,都四十三、四歲的人了,但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身材保養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豔福不淺。蹲在床邊,再低下頭去,用嘴唇含住那粒粉紅色的大陰核,又舐,又咬,兩雙手伸上抓住兩顆大乳房又摸、又揉,感覺兩個大奶,比養母的還肥大,軟綿綿的、滑溜溜的,還帶有彈性,好受極了。文龍是越摸越有趣,慾火不斷的上升。

夫人的一雙大奶頭,被摸揉得硬如石頭,小穴被舐得肥臀左搖右擺,麻癢欲死,淫水直流,口裡淫聲浪調嬌喘叫道:「乖兒!乾媽實在….受..受不了….了啦….別再舐….了….媽要..要….你的….大….大雞….雞巴..插..媽….的….小….。」

文龍一看夫人的神情,知道是時候了。於是站了起來,也不上床,順手拿了個大枕頭墊在夫人的屁股下面,將兩條粉腿分開抬高,立在床口用老漢推車的姿式,用手拿著陽具將龜頭抵著陰核一上一下的研磨,夫人被磨得粉臉羞紅、氣喘吁吁、春情洋溢、媚眼如絲、渾身奇癢,嬌聲浪道:

「寶貝….親兒..媽的小穴癢死了….全身好難受….別再磨了….別再挑逗我了….媽實在任不住了….快….插..進….來..吧….」

文龍被夫人的嬌媚淫態所激,血脈奔騰的陽具暴漲,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聲,大龜頭應聲而入。

「啊!..媽啊..痛….痛死我了。」

文龍感覺大龜頭被一層厚厚的嫩肉緊挾著,內熱如火,想不到年屆四十三、四的夫人,陰戶依然是那樣的緊小,真是豔福不淺,能肏到這樣美麗嬌豔的尤物。於是暫停不動:

「乾媽….很痛嗎?」

「嗯!寶貝,剛剛你那一下是真痛,現在不動就沒有那麼痛了,等一會要輕一點來,媽的小穴從未受過大雞巴肏過,你要愛惜媽,知道嗎?乖兒。」

「乾媽,我會愛惜妳的,待會玩的時候,妳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重,我就重,叫我輕,我就輕,龍兒都聽妳的,好吧!說罷伏下頭去深深吻著夫人的櫻唇。

「這才是媽的乖兒子….寶貝開始吧!」

「好!」文龍於是把屁股一挺,大雞巴又進了三寸多。」

「寶貝….停..痛….媽的穴好….好漲….」

文龍一聽馬上停止不動,望著夫人緊皺的眉頭:

「乾媽,妳生了幾個小孩?」

「生了兩個女兒,你問這個幹嘛?」

「聽說女人生過小孩,陰道就寬鬆了,那乾媽已生了兩個女兒,為什麼妳的小穴還那麼緊小呢?」

「心肝兒,這你就不知了,男女的生理構造因人而異,比方你們男人的陽具,有粗、有細、有長、有短,有的龜頭大、有的龜頭小,女人有陰阜高、陰阜低、陰唇厚、陰唇薄、陰壁鬆、陰壁緊,陰道深、陰道淺等等不同類型。」

「那麼乾媽,妳是屬於那種類型呢?」

「乾媽是屬於陰唇厚、陰壁緊、陰道深的類型。」

「那我的雞巴適不適合妳的陰戶呢?」

「乖肉,你的雞巴,是女人夢寐以求的珍品,又粗、又長、龜頭又大,太好不過了。」

「真的?」

「乾媽怎麼會騙你呢?媽的小穴就是要有你這樣的雞巴才肏得痛快,粗大插進去才有脹滿的感覺,長,才可以抵到底,龜頭大,一抽一插時,龜頭的稜角再磨擦著陰壁,才會產生快感,女人若遇到像你這樣的陽具一定會愛得你發狂,懂嗎?來,寶貝,別儘顧說話,媽,小穴裡面好癢,快插吧!」

「好!」於是雙手將其粉腿推向雙乳間,使夫人的陰戶更形突出,再一用力,又入三寸。

「啊!好漲!乖兒….乾媽..好痛….好癢….好舒服。」夫人嬌哼不停「乾媽!我還有一寸多沒進去哩!等會….全進去了….妳才更舒服….更痛快呢!」

夫人聽說還有一寸多未進去,心裡更高興極了,於是挺起肥臀,口中叫道:「寶貝!快……用力整條插進來,快….。」文龍於是一插到底。「啊….真美死了….。」大龜頭抵住花心,夫人全身一陣顫抖,陰道緊縮,一股熱呼呼淫水直沖而出。

「乖肉..快..用力….肏….」

文龍此時感到龜頭舒暢極了,大起大落的抽插,次次著肉,抽插二百多下時,突然又有一股熱流沖向龜頭而來,「哎呀….寶貝….心肝,我真舒服….我頭一次嘗到這….這樣….的..好滋味….乖兒..放下媽….媽..的腿….,壓到我的身上來,媽….要抱你….親你….快….」

於是文龍放下雙腿,再將夫人一抱,推進床中央,一躍而壓上夫人的嬌軀,夫人也雙手緊緊抱住他,雙腳緊纏著文龍的雄腰,扭著細腰肥臀。

「寶貝….動..吧….媽..媽的小穴好癢….快….用力插….我的親兒..乖肉….」

文龍被夫人摟抱得緊緊的,胸膛壓著肥大豐滿的乳房,漲噗噗、軟綿綿、熱呼呼,下面的大雞巴插在緊緊的陰戶裡,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時而碰著花心。

「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雞巴又碰到….媽..的子宮裡….了!「心肝….寶貝….我一個人的乖肉….你的大雞巴….插得媽….要上天了、親肉、小丈夫、親….再快….快..我要洩….洩….」

夫人被文龍的大雞巴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臉嫣紅,她已經是欲仙欲死,小穴裡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亂顫,口裡還在頻頻呼叫:「我的兒啊,你真是媽的心肝肉….我被你插上天了….可愛的寶貝….媽痛快得要瘋了….親丈夫….插死我吧….我樂死了….」

夫人舒服得魂兒飄飄,魄兒渺渺,雙手雙腳摟抱更緊,肥臀拼命搖擺,挺高,配合文龍的抽插。

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著、擺著、挺著、使陰戶和陽具更密合,刺激的文龍性發如狂,真像野馬奔騰,摟緊了夫人,用足氣力,拼命急抽狠插,大龜頭像雨點似,打擊在夫人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聲,不絕於耳,好聽極了。

含著大雞巴的陰戶,隨著抽插的向外一翻一縮,淫水一陣陣地泛濫著向外直流,順著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文龍卯足氣力的一陣猛烈抽插,已使得夫人舒服得魂飛魄散,不住的打著哆嗦,嬌喘吁吁。

「乖兒..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洩了….」

夫人說完後,猛地把雙手雙腿挾的更緊,陰戶挺高、再挺高,「啊….你要了我的命了。」一陣抽慉一洩如注,雙手雙腿一鬆,垂落在床上,全身都癱瘓了。夫人此時已精疲力盡,像她那樣養尊處優的玉體,那裡經過如此的狂風暴雨,盤腸大戰呢?

文龍一看,夫人的模樣,媚眼緊閉,嬌喘吁吁,粉臉嫣紅,香汗淋漓,肥滿乳房隨著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雞巴還插在夫人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的感覺真舒服。

夫人經過一陣休息後,睜開一雙媚眼,滿含春情的看著文龍道:

「寶貝,你怎麼這樣厲害,乾媽差點死在你的手裡!」

「不要叫寶貝,要叫親丈夫。」

「親丈夫?」

「對!妳剛才不是叫我親丈夫,還說妳要痛快地上天了嗎?」

夫人一聽,粉臉羞紅:「你好壞!你欺負乾媽,還佔人家的便宜!」

「我沒有欺負乾媽,也沒佔乾媽的便宜,妳看,我的大雞巴還插在妳的小穴裡面,這不像夫妻嗎?」

「好了!寶貝,別再笑乾媽了,我做你的媽媽都有餘了,還來調笑我….」

「說真的,乾媽,妳剛才好騷蕩,尤其妳那甜美的小肥穴,緊緊的包著我的大雞巴,美死我了。」聽得夫人嬌臉羞紅:「文龍!你剛才的表現真使我吃不消,乾媽連洩了三次,你還沒有射精,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如果我是未婚的小姐,非給你肏死不可,你媽跟你玩是否吃得消?」

「她也吃不消,有時弄到一半,她都不要我再弄,害得我的大雞巴硬到天亮,真難受死了。」

「哦!你真是天生的戰將,被你肏過的女人,會終身不忘的。」

「乾媽,我覺得好奇怪?」

「你覺得奇怪什麼?」

「我覺得媽媽和妳,長得如此豐滿成熟,在我尚未出生前,已經有了二十多年性經驗的中年婦人,為什麼還怕我這後生小伙子呢?」

「傻兒子!你這問題問得真棒,乾媽告訴你詳細的原因吧!男怕短小,女怕寬鬆,這意思是說:『男人的雞巴短小、女人陰戶寬鬆,插到陰戶裡面,四面碰不著陰壁,龜頭達不到花心,男女雙方都達不到高潮,不管夫妻多年,早晚都是會分手的,若男人的陽具粗、長,再加上時間持久,妻子就算是跟著他討飯,也會死心塌地的跟定他一輩子,你媽媽的陰戶可能生得和我差不多,我的陰戶肉壁豐厚、陰道緊小、子宮口較深,你剛才已試過了,每次抽插,磨得我的陰壁嫩肉又酸又麻,大龜頭每次都頂到我的花心,使我痛快得淫水直流,我當然吃不消了。」

「對,媽媽的陰肉也是很厚,子 宮口好像淺一點,所以我每次插下去時,都叫我輕一點,稍微重一點,她就叫痛。」

「你現在明白男女的生理構造不同之處,以後要愛惜你的養母和乾媽,知道嗎?」

「知道!乾媽!親乾媽!但是妳倆吃不消,沒人陪我玩,那我怎麼辦呢?」

「乖兒!乾媽日後再找兩位中年美太太給你玩,怎樣?」

「真的?今後我要多玩幾個女人,多多了解女人的妙處,好乾媽,我好愛妳!」於是又吻唇,又摸奶。大雞巴漲滿小穴,夫人被摸吻得陰戶騷癢難擋,慾火高熾,氣急心跳,不知不覺間,扭擺細腰,挺聳肥臀相迎。

文龍被夫人扭得陽具暴漲,不動不快,於是猛抽狠插,夫人的兩片陰唇隨著大雞巴的抽插,一張一合,淫水之聲「滋….滋….」不停。

大夫人雖是中年婦人,且生過兩胎,但丈夫年老體弱,陽具短小,雖然交歡次數不勝枚舉,但是遇到文龍年輕力壯,陽具粗長,又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的勇夫,加上少年剛陽之氣,大雞巴像似燒紅的鐵棒一樣,插滿小肥穴,因此夫人就處於挨打的局面,滿頭秀髮凌亂地灑滿在枕頭上,粉臉嬌紅左搖右擺,雙手緊抱文龍背部,肥臀上挺,雙腿亂蹬,口中嗲聲嗲氣叫著:

「啊..乖兒..我一個人的親肉….親丈夫….我不行了….你的大雞巴….真厲害….乾媽的..小穴會….被你肏破了….求….求你….我實在受不了….我又….又洩….洩了….」

大夫人被文龍肏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頂,花心咬著大龜頭一吸一吮,白皙的一雙粉腿亂踢亂蹬,一大股淫水像撒尿一樣,流了一床,美得雙眼翻白。

文龍也感到夫人的小肥穴,像張小嘴似的,含著他的大雞巴,舐著、吮著、吸著,說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親乾媽!肉乾媽….哦….妳的小肥穴….吸….吮….得我的雞巴….真是….真是美透了….。」更用雙手抬高夫人的肥臀,拼命的抽插、扭動、旋轉。

「寶貝!乾媽….不行了….求你….快射你那寶貴的濃精….滋….滋..潤..乾媽….的小穴….吧….再肏不得了….乖兒….我的命會被你肏….肏..死了….哎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