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娘樂

在某地郊區,空氣清新,景緻幽美,比都市吵噪之音,往往要令人舒暢得多。富商大賈均愛在此處購地建屋,作為休閒避暑之聖地。

主人梁大偉,因其長袖善舞、經商得法,富可敵國。以該區地幽雅寧靜,出資購買數百坪土地,仿照故宮而自建一別墅,命名為『逸養園』。夏天就來此避暑,故以『逸養園』為名,待其退休後來此逸養天年。

梁君雖年已五十有餘,但風流成性、色中餓鬼,家中雖娶有妻、妾三人,仍嫌不足,每天除了生意上的接洽外,終日流連在歌舞酒肆中,專喜歡以金錢購買那些初入風塵的少女來開彩,因其喜愛少女被開苞時,小穴的緊夾感及哀叫呼痛聲。

對家中一妻二妾,早已不感興趣,頂多每月在家住宿三天,各人陪宿一夜,其餘的時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都在外面花天酒地,極盡風流之能事。

梁公之妻妾,俱是中年婦人,性的需求正是巔峰的時刻,能耐得了這深閨寂寞的生活嗎﹖尤其大夫人錢淑芬女士,更不滿其夫的所作所為。

別墅本僱用一胡姓管理工人,和其妻朱玉珍,二人同管內外一切事務,夫妻結婚十餘載,尚無子女,故在孤兒院去收養一子回來撫養,以便傳宗接代。一年前胡某因病去世,主人因胡某在世時,忠厚老實,又工作了多年,故並未因其逝世而另僱他人,慰留其妻及養子接管。

胡某遺孀朱玉珍女士現年三十八歲,養子文龍現在已近二十歲之青年,白天在別墅整理園圃及一切雜務,晚上就讀大專夜間部,母子生活,倒也安逸快樂。

但是每在夜深人靜,獨處空房,孤枕難眠,性慾亢奮的玉珍女士,想起了亡夫在世時,二人恩愛纏綿,魚水之歡。陰戶裡真是騷癢難熬,淫水直流,每在午夜夢迴,月夜良宵,就流不盡的相思淚,不知咬碎了幾許銀牙,在這一年多空虛寂寞的歲月裡,那種痛苦是非外人所能了解的,因其非水性楊花之女人,更何況其養子文龍現已近二十歲又在大專夜校讀書,若為了自己之歡樂,去外面尋找男子交歡,一則怕交到歹人就身敗名裂,二則若被文龍知曉那做母親的形象就完了。但是自己的性飢渴要怎麼辦呢﹖

她此時將全身衣服脫光,用左手揉著奶頭,右手拿著一支大茄子在抽插陰戶,一直到陰穴被挖得淫水流出,丟了精、降了火,方才罷休。她也祇好用這種方法來求臨時的片刻之刺激,藉此解除一下內心的性苦悶。

玉珍在今夜手淫後,睡了一覺,醒來時一看時鐘已一點多了,猛然想到文龍放學回來要煮宵夜給他吃,因手淫後太睏倦,而一覺睡到現在,立即穿上絲質睡袍,打開房門到文龍房門口看文龍是否已睡,而文龍的房間還亮著燈光心想大概養子還在寫作業,於是用手輕輕把門推開,往房內一看,祇見文龍並未在做功課,赤條條一絲不掛,躺在床上左手拿著一張照片在看,右手依著自己的陽具在一上一下套動,祇見兒子的陽具大,粗,長,龜頭像小孩的拳頭一樣,青筋暴露,看得玉珍是又怕又愛,再看文龍似已達到高潮,龜頭射出一陣精液,直射得有二、三尺高,文龍在射精後雙眼張開,見母親站在床前呆看著自己,大吃一驚,急忙用雙手蓋住陽具,叫了一聲「媽」,「我我……」已說不下去了。

玉珍此時如夢初醒,粉臉通紅、心跳加速,言道:「文龍把照片給媽看」,於是文龍將右手放開拿照片時,陽具又露出,玉珍看了看兒子的大陽具雖然軟了下來,但還有五寸多長,心想:「要是文龍的大雞巴若插入自己的穴裡面,一定美死了」。想到此處,芳心更是噗噗的跳個不停。

於是用手接過照片一看,原來是春宮照片。玉珍溫和的說「龍兒,年輕人不要看這種照片,看了後一定會學壞的,你看你看了照片後在手淫,以後不許再看,知道嗎,乖!聽媽的話」。說完後用一雙媚眼又看著兒子的大雞巴及高大健壯的身體。

文龍一見母親沒有生氣和責罵,一顆心才慢慢定下來,再看母親一雙媚眼看著自己的大雞巴,於是把左手也放開,口中說道:「媽,我今年已二十歲了,剛好是成年人,需要異性的慰藉,可是我白天要做事,晚上要上學,至今也未交一個女朋友,每天晚上就想女人可是又不敢去嫖妓怕得性病,所以只有自慰來解決生理上的需要,請媽媽暸解」。

玉珍聽養子如此說,內心也知道男女生理上的需要,自己何曾不需要呢?於是柔聲說道:「文龍,媽知道,但是手淫會傷身體,自你爸爸去世已一年多,媽守寡把你撫養大,唯一的希望都在你一人身上,你若把身體搞壞,若有個不測,媽將來依靠何人」,說完後低聲哭泣起來。

文龍一見,即刻起身下床,不顧身無寸褸,一把緊摟著養母,一邊替養母擦淚,一邊說道:「媽,您別哭,兒子聽您的,要打、要罵都可以,祇要媽別哭,來,笑一個」

他的左手伸過媽媽的腋下,手掌壓在媽媽的乳房上,因玉珍手淫後未穿帶乳罩,雖隔了一層絲睡袍,文龍感覺摸在手上既柔軟又有彈性,而養母的嬌軀有一半貼在他的身上,他的大雞巴偏偏貼在養母的肥臀邊,硬翹的頂著,再看養母一動不動被自己抱住,粉臉飛紅,文龍膽子也大了起來,想起剛才養母的一雙媚眼看著自己大雞巴時的神情,一定是守寡一年多,而春心蕩漾需要男人的大雞巴慰藉,於是左手指改捏大奶頭,玉珍的大奶頭被捏得硬挺起來,鐵一樣硬的大雞巴一翹一翹的在養母的肥臀後一頂一頂,再用嘴去吻養母臉頰,使得玉珍嬌喘連連,而文龍並不以此而滿足,右手飛快掀起睡袍下部,再插入三角褲內,摸到濃密的陰毛,手再往下一摸摸到了如小饅頭似的陰阜,中指插進穴縫,呀!好暖好緊的桃源洞,洞裡已漲滿淫水,順著手指流了出來。

玉珍此時被養子突如其來之舉動,使得她又驚又羞,她顫抖著,抽慉著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她掙扎地搖動著嬌軀,用雙手無力的推拒,口中叫道:「龍兒!不能這樣,我是你媽媽,不可以,不可以,快……快……快放手」

文龍此時慾火高漲,大雞巴硬得漲痛,非要一洩為快,再也顧不的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養母了,一隻手將媽媽睡袍的腰帶拉開,再將睡袍脫掉,養母的兩個大乳房顫抖著,呈現在文龍的眼前,「呀」!文龍做夢也想不到媽媽的乳房如此肥大,白如霜雪,奶頭像大葡萄一樣,又大又挺而呈現豔紅色,乳暈乃是粉紅色,看得文龍雙眼發直,情不自禁伸手握著右邊乳房,又摸又撫又揉又搓,手上感覺媽媽的乳房又柔軟而又有彈性。….接著,低頭用口含住左邊的大乳頭,吮著、吸著、舔著、咬著,弄得玉珍嬌軀東擺西搖,口中嬌喘吁吁的呻吟著。

文龍一看,知道養母慾念已熾,雙手托起養母的嬌軀,直往養母臥房中去,將媽媽放在大床上仰天躺下,伸手去脫她的三角褲,養母此時突然坐起來按住文龍雙手,溫柔的說,龍兒,快放手!我是你的媽媽,被你抱、摸、看,我不責怪你,但是要適可而止不能發生性關係,雖然你是我收養的,總有母子之名份,若被別人知道了,你我母子將來怎樣做人,乖!聽媽的話。」文龍已經慾火燒身,哀求養母道:「媽!我現在難受死了,妳不是說手淫傷身嗎?我又不嫖妓,聽媽的話不再手淫,目前又無第二個女人在此替我解決慾火,媽媽,我倆又無血緣關係,怕什麼呢?我們不說出去,外人又怎麼知道呢!說著說著將大雞巴對著養母的面前。

玉珍一看養子的大雞巴,又粗又長,龜頭如小孩拳頭般大,又愛又怕粉頰泛紅,全身顫抖,低首垂目、不言不語,耳邊又聽文龍言道:「媽!妳守寡多年,撫養我長大,我知道妳受了幾百個夜的苦悶,生理及心理的煎熬,我現在長大了,每晚陪著媽媽,給媽性的安慰,祇要不給別人知道,使媽媽再度享受人生的樂趣。好嗎?媽……」玉珍聽後身心大震,緊抱著文龍狂吻,文龍雙手將養母按倒在床上,順手拉下養母的三角褲,使養母的陰戶一覽無遺,祇見小饅頭似的陰阜,陰毛叢生了一大片,烏黑亮麗,誘惑迷人極了,用手摸著沙沙的響,再抓一把拉起來,若有三寸長短,放下時蓋住整個陰戶。美麗極了。文龍再用雙手撥開陰毛,那朱紅色的陰唇,鮮紅色的肉縫,使文龍這個從未真正見過成熟女人陰戶的小伙子,性如發狂,手指挖著肉穴,口裡含著大乳頭吸吮!

玉珍被挖、吮得靈魂出竅,芳心噗噗跳個不停,一雙媚眼更是盯著文龍的大雞巴看個不停,心中真想不到從小收養的文龍,長大後竟有這樣的大雞巴怕不有七、八寸長,比她死鬼丈夫長出三寸,粗出1/2倍,真像天降神兵一樣,勇不可擋,情不自禁,也顧不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養子,全身的慾火,已在體內熱烈的燃燒著,用手抓住了文龍的大肉柱,入手又燙、又硬,口中叫道:「親兒子!媽受不了啦,媽要你的大雞巴插……插媽的……小穴,乖!不要再挖了,快!快!媽……等……等……不及了!」

文龍初次接觸女人,尤其是如此豐滿成熟地,嬌豔而又有韻味的養母,再聽她的浪聲及大雞巴被玉手抓住的感受,一聽此話,馬上翻身上馬壓住養母陽具猛刺。玉珍用手握住大雞巴對準自己的穴口,蕩聲的說:「是這裡,用點力插下去。」

文龍一聽此言,即刻用力往下一插,「呀!停!好痛呀」,養母粉臉變白,嬌軀痙攣,很痛苦的喊叫!

文龍則感到好受極了,他活到近二十歲,才第一次把大雞巴插進女人的小肉穴裡,那種又暖又緊的感覺,使他舒服的一生難忘。再看養母那痛苦的樣子,於心不忍的說:「媽!妳很痛,是嗎?」

玉珍嬌吁吁的說:「親兒子,你的龜頭太大了,漲得我受不了!」

文龍說:「媽,妳受不了,我抽出來好嗎?」

「不要抽……乖兒……不要動……讓它泡一會……等……媽的淫水多一點時再……再玩……乖兒子……大雞巴兒子……來先吻媽的嘴唇,再……摸媽的奶頭……快……快。」

說完後她雙手像蛇般的抱緊文龍的雄腰,屁股慢慢的扭動起來。

文龍手一邊摸揉奶頭,一邊吻著櫻唇,吸著香舌,插在養母小穴裡的大龜頭,被扭動得感覺淫水越來越多,於是再將陽具用力地抽插一下,又插進去三、四寸,使得玉珍嬌軀一顫:「啊!乖兒子……痛……輕點。」

文龍說:「媽,我感覺妳的淫水多了一點,我才插進去的」。

「乖兒子……你的太大了……」

「媽,妳說我的什麼太大了?」

「乖兒子……羞死人了,媽怎麼說得出口呢?」

「媽,妳不說,我不要玩了,我要抽出來了。」

「啊!親兒子……乖……不要抽出來。」

「說啊!」

「嗯……你……你……」

「不說!是嗎?我真的抽出來了。」

「別抽……我說……你……你的雞巴真大,羞死媽了。」

說完,馬上嬌羞的閉上那雙勾魂的美目。看得文龍又愛又憐,此時養母的小穴,淫水更加氾濫,泊泊的流出,使龜頭漸漸鬆動了些,文龍猛的用力一挺,祇聽,滋,的一聲,大雞巴整根插到底,緊緊被陰戶包套住。龜頭頂住一物,一吸一吮,玉珍痛得咬緊牙根,嘴裡叫了聲:「狠心的龍兒」。祇感覺大龜頭碰到了子宮花心,一陣從未有過的舒暢和快感,由陰戶傳遍全身,好像似飄在雲中,痛、麻、漲、癢、酸、甜,真是百味雜呈。那種滋味實難形容於筆墨中。文龍把養母領入從未有過的妙境裡,就是文龍那死去的養父玉珍的亡夫在世時也不曾有過,因他的陽具沒有龍兒的粗、長,龜頭也比龍兒小 1/2 倍所以….她此時感到養子的大雞巴,像一根燒紅的鐵棒一樣插在小穴裡,火熱堅硬,龜頭稜角,塞得陰戶漲滿。於是….雙手雙腳緊挾纏著文龍,肥臀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臉含春,媚眼半開半閉,嬌聲喘喘,浪聲叫道:「親兒子….大雞巴兒子….好美….好舒服….媽要你快動….快….」

文龍一生,今夜是第一次插穴,眼見養母此時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蕩魄,使得文龍心搖神馳,再加上大雞巴被緊小陰戶包住,緊、暖得不動不快,於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每次抽到頭而插到底,到底時再扭動屁股使龜頭在子宮口旋轉、摩擦,祇肏得玉珍浪聲大叫:「啊,親兒子….我小穴生出來的大….大雞巴兒子….媽….媽美死了,你的大龜頭碰到媽媽的花心了….啊….。」

她夢囈般的呻吟不已,文龍則越肏越猛,淫水聲「叭滋、叭滋」的響,次次著肉。玉珍被肏得欲仙欲死「….呀….親兒子….我的小親親啊….媽可讓你肏得上天了….啊….乖兒….媽….痛快死了。」文龍已抽插三百多下,只感覺龜頭一熱,一股熱液襲向龜頭,玉珍嬌喘連連,「寶貝心肝……大雞巴的兒子….媽不行了….媽洩了….。」

說完放開雙手雙腳成「大」字形躺在床上,連喘幾口大氣,緊閉雙目休息。文龍一見養母的樣子,起了憐惜之心,忙將陽具抽出,祇見養母的陰戶不似未插時一條紅縫,於今變成一紅圓洞,淫水不停往外流,順著肥臀流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文龍躺在一旁,用手輕揉乳房與奶頭,玉珍休息片刻睜開美目,用嬌媚含春的眼光,注視著文龍。

「龍兒,你怎麼這樣厲害,媽媽剛才差點被你肏死了。」

「媽,並非我厲害,是妳一年多沒有性交過,今晚第一次,當然容易洩身了。」

「哼!還說呢!你不是說讓媽享受人生的樂趣嗎?你這不孝之子,這樣的整媽,看媽不把你那害人的東西扭斷才怪呢!」

說完用手去抓文龍的大陽具,抓在手上的陽具是又硬又翹。

「啊!寶貝,你還沒有射精。」

「媽,我看妳剛才痛快的洩精後,昏迷在床上,我祇好拔出來,我根本還沒玩痛快,也沒射精嘛!」

「乖兒,真難為你了。」

「媽,妳已舒服過一次了,我還要….。」說著用手猛搓奶頭,搓得玉珍嬌軀直扭,小肉穴的淫水似自來水泊泊的流了出來,文龍一見,也不管養母要是不要,猛地翻身伏壓上去,將那粗長的大雞巴用手拿著對準濃密陰毛下的小穴,用力一插到底。

「啊!呀!停……痛死了。」

文龍覺得比上一次插入她的小肉穴時鬆一點,知道不太礙事,表示養母一定吃得消了,於是猛抽猛插,一陣興奮的衝刺,大龜頭碰到陰戶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顫,不由得玉珍兩條粉臂像兩條蛇般的,緊緊纏在文龍的背上兩條粉腿也緊緊纏在文龍的腰部,夢囈般的呻吟著,拼命抬高臀部,使陰戶與大雞巴貼得更緊密。

「呀….親兒子….心肝….寶貝….大雞巴的兒子….媽….媽….痛快死了….你….你….要了我的命了..媽….好舒服….美死了….。」

文龍耳聽養母的浪叫聲,眼見她那姣美的臉上有一種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自己也心花怒放,慾火更熾、頓覺雞巴更形暴漲,抽插得更猛了。

每一抽出至洞口,插入時全根到底,再接連旋轉臀部三、五次,使龜頭摩擦子宮口,而小穴內也一吸一吮著大龜頭。

「媽….我的親媽..妳的小穴吸….吮得我好舒服….我的….龜頭又麻….又癢….媽..我要飛了,我要上天了….我….」。文龍一邊猛插,一邊狂叫。

「龍兒….媽..媽..也要飛了….也被你肏得….上….天..天..了….啊….親兒子你….肏死我了……..我好痛快….我要….洩….洩….了….啊..。」氣喘吁吁,浪叫著。玉珍叫完後,一股陰精直洩而出,文龍的龜頭,被養母的淫水一燙,緊跟著陽具暴漲,腰脊一酸,一股滾熱的精液猛射而出,玉珍的花心受到陽精的衝擊,全身一陣顫抖,銀牙緊緊咬住文龍的肩頭。

「親兒子….媽….被你射死了….也….燙死了。」說完雙手一放,雙腳一鬆,雙眼一閉,迷迷糊糊的昏睡了。文龍洩精了,慾火也消了,雙眼一閉,壓著養母的胴體,也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玉珍悠悠清醒過來,發覺養子緊緊壓在自己的身上,兩人全身赤裸,文龍的大雞巴還插在自己的小穴裡面,雖然軟了下去,還是塞得陰戶滿滿的。

一股羞恥和滿足之情,一起湧上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