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輪姦的空姐

曉曼倒在紅色的沙發上喘氣,嘴角和陰戶上都是黑人剛射出的腥臭精液,潮紅的皮膚上因為汗濕而泛著些微的光澤,形成了一幅美麗又淫靡的景象。這些都被H手上的攝影機記錄了下來。

[The bitch is so hot she made me cum so fast!] (這婊子騷的令我一下子就射了!)

G握著剛剛剛射精的雞巴,滿足的說著。

此時J則是望著自己剛剛射精的雞巴,神奇的是那粗大的雞巴並沒有軟掉,依然又硬又飢渴的挺立著。

[Looks like my cock wants a second go!] (看來我的老二還要再幹第二輪!)

J興奮的說著,原本只想靠著強姦來發洩自己的性慾,可是這個亞洲來的空姐卻意外的燃起他無止盡的慾望。他扶起曉曼,學G一樣的讓她坐在自己的雞巴上,[噗滋] 的一聲,曉曼的嫩穴吞下了今天第二個黑色雞巴。

[嗚啊啊…] 陰道再次被毫無空隙的充滿,隨著像打樁一樣的抽插,曉曼的意識再次被痛苦和快感同時衝擊。

而H此時似乎也忍不了,掏出自己的雞巴開始套弄起來,並且把它放在曉曼的臉頰上磨蹭,H跨下的黑色雞巴不同於G和J來的粗大,可是卻長的嚇人,也硬的像一根鐵棒一樣。他的馬眼上泛出了一滴透明的前列腺液,他便將透明的液體塗在美女空姐溫熱的臉頰上,留下了一到濕漉的痕跡,這樣做也讓曉曼幾乎窒息,不過被侵犯的恐懼已讓她放棄抵抗,她慢慢閉上眼睛等著。

過了許久,她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掰開。

[???]

她張開眼睛,發現H繞道了自己的背後,雙手緊緊捉著她的臀部,充滿血絲的眼睛直瞪著股溝的深處,而自己肛門的肉被拉開的感覺和空氣的接觸, 使曉曼產生無法忍受的羞恥感。

[Just to let ya know, our homie H is a sicko who loves ta fuck chicks in da ass.] (讓你知道一下,我的同掛H是一個喜歡幹女人屁眼的變態)

拿著攝影機的G說道,這番話讓曉曼害怕的打了個冷顫。

在H的眼前,是曉曼粉紅色的肛門,帶著放射狀的皺紋像極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菊花,此時正隨著曉曼的呼吸一張一合的,他伸出手指撫摸撫摸著菊花上的皺紋時,曉曼的身體像是觸電般的抖了一下。

[This chick’s ass never got fucked before, it’s so tight!] (好緊啊,這小妞的肛門還沒被幹過耶!) H語帶興奮的說道。

曉曼感到黑人粗大的手指不斷的在她的肛門四周遊走,然後手指開始輕按著肛門,而按的力道也逐漸加大,平常在擦屁股時連自己碰到都會有羞恥感的肛門,現在卻被一群噁心的黑人玩弄。

H的手指持續的按著美女空姐的肛門,而像菊花一樣的肛門大概是緊張而收縮的緊緊的,雖然是女人的排洩器官,可是現在看起來卻是如此的可愛,讓他想探索美女空姐這個從未被侵犯過的地帶,一股強烈的佔有感出現在他的心中,他將臉湊進曉曼顫抖的股溝間,不顧從肛門散發出來的異味,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嗚…好噁心…] 黑人濕漉漉的舌頭不停的繞著菊花上的皺紋打轉,而身體也因為肛門受到刺激而起了一陣雞皮疙瘩。肛門被變態的黑人舔讓曉曼不知所措,一方面感到噁心和反感,另一方面則是同時感受到從陰道和敏感的肛門傳來的快感,讓她不自覺的放鬆了括約肌,慢慢的去迎接黑人的舌頭。

H發現曉曼的肛門漸漸開始放鬆了,便將臉移開了曉曼的股溝,開始讓自己的長肉棒在美女空姐的股溝上磨蹭,而曉曼大概是仍然沉浸在肛門被舔的快感裡,發出了些微的吟呻。

H看到了曉曼的反應後,對依然在曉曼的嫩穴裡抽插的J使了個眼色,J便停下了下體的活塞動作。H握著那挺的難受的長肉棍,將龜頭頂在美女空姐的肛門上,而曉曼則是慌忙的轉過頭想看他到底想做什麼,不過太遲了,H用力將龜頭的向前一頂…

[哇啊啊啊啊啊啊…] 從身後傳來的劇烈疼痛讓曉曼猛然的抬起頭,自己的肛門這輩子第一次被異物侵入,而如此大的異物讓她感覺自己的腸道要被撐破了,不過這感覺馬上被排山倒海的疼痛淹沒。

[Oh…damn…her asshole…is so warm and tight!] (啊…她的屁眼…真是她媽的又緊又溫暖啊)

H硬長的肉棍挺到了直腸的深處,而直腸的高溫讓他覺得自己的肉棒快融化了,美女空姐的肛門也被他的肉棒撐的老大,原本粉紅色的肛門變成了黑色肉棒周圍一圈紅腫的肉。

[Now let’s make a cabin crew sandwich!] (我們來做個空姐三明治吧!)

H伸出雙手抱住美女空姐的腰,將那長的嚇人的黑色肉棍完全插入曉曼的直腸裡,自己的肚皮則是緊緊的貼著曉曼顫抖的屁股,而此時的曉曼就像是被兩片巧克力餅乾夾著的一團白色奶油,嬌小的潔白峒體跟兩個黑色的粗壯男體緊緊貼在一起。而兩個黑人也一起開始同時抽插著曉曼前後的洞。

[停! 啊~ 太痛太痛了啊啊啊] 曉曼狂叫著,下體前後同時被黑人的巨大雞巴插入,同時從下體疼痛和快感將她的理智推上了極限,為了不讓她繼續叫,原本在一旁休息的G將自己軟掉的雞巴頂入了曉曼的嘴裡。

嘴裡被塞入慢慢勃起的黑色雞巴,曉曼的尖叫變成了苦悶的 [嗚~嗚~] 聲,三個黑人的意識似乎都被獸性占領,毫不憐香惜玉的瘋狂抽插著曉曼身上的三個洞。美女空姐因為疼痛而仰著頭,五官也因痛苦而扭曲著,些微的糞液從被撐大的肛門四周溢出來,並順著H抽出時的雞巴滴到地上。

不過就在曉曼強忍著肛門痛苦的時候,一種奇特的快感從下體傳入了曉曼的意識,此時沒有人意識到不光是在美女空姐的陰道裡抽插的雞巴,在直腸裡抽插的雞巴也正隔著一層肉刺激著在陰道深處的花心,像潮水的快感再次在曉曼的體內快速的累積。

[天啊…痛…嗚…好棒…啊] 肛門上痛楚和快感讓曉曼的意識混亂起來,自己明明是被輪姦,可是自己被噁心的黑人插入的陰道和肛門卻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充實感,而三個黑人甚至讓自己的肉體在短短的時間內產生的如此的快感,難道自己喜歡被輪姦嗎? 不過就在曉曼的頭腦胡思亂想時,不斷的被兩個肉棒前後刺激的花心似乎到了極限。

[嗚嗚~] 曉曼仍含著肉棒的嘴發出了低沉的叫聲,陰道和肛門同時收緊,刺激著J和H的龜頭,而從子宮深處湧出的愛液也將J推上了極限。

J發現自己快到達了高潮,將臉埋入了曉曼被擠成兩個圓球一樣的胸部間,呼吸變的越來越沉重,抽插也加快了速度,過了不久…

[Oh…oh…oh]

J 發出了一陣低沉的吼聲,肥胖的腰用力一頂,讓粗大的肉棒伸入曉曼的子宮深處,一股股溫熱的精液從張開的馬眼裡暴發出來。

[不要! 饒了我吧! 不要射在裡面啊! ] 大概是怕懷孕,曉曼慌忙的想抬起腰,掙扎著想分開兩人下體的結合,不過J則是不肯放過她,緊緊抱著曉曼的屁股,讓自己所有的精液都射進了曉曼的子宮裡面,才慢慢的將軟掉的雞巴拔出曉曼一直抽蓄的嫩穴。

[That was da best asian pussy I ever had!] (剛那真是我幹過最好的亞洲騷穴了) J意猶未盡的說著,從G手中接過了攝影機。

此時H因為受到剛才曉曼高潮的刺激,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讓肉棒整根插入溫暖的直腸裡,過了不久,H也發出一聲狂吼,雙手緊抓著曉曼搖晃的乳房,讓自已的身體和美女空姐緊緊貼在一起,跨下不斷收縮的陰囊顯示一股股灼熱的黑人精液正快速的氾濫美女空姐的排洩器官,此時的曉曼仰著頭睜大兩眼,似乎是想尖叫,無奈在她嘴中巨大的黑人肉棒不讓她那麼做。

[Man, I can fuck this tight ass all day!] (老兄,這樣緊的後庭我可以整天幹都不覺得膩! ) H興奮的說著,將稍微軟掉的長雞巴抽出曉曼的肛門,上面沾滿了精液與糞液的混合液,被幹鬆的肛門也不斷的湧出精液,順著曉曼雪白的美臀滴在沙發上,J拿起攝影機將這個景象完整的紀錄了下來。

看到J和H先後射精,G似乎也忍不住了,他抱著美女空姐的頭,腰快速的前後擺動,讓巨大的肉棒不斷的在溫熱的口腔裡滑動,而在G的下體在一陣抖動後,夾雜著腥味和尿騷味的精液也灌入了曉曼的口腔裡,而G為了享受性愛後的餘溫,緊緊的抱住曉曼的頭,逼得曉曼只好含著淚吞進帶著許多黑人子孫的精液到胃裡,現在,G和J的精液正在曉曼胃裡的某處融合在一起。

G喘著氣,拔出了剛射精的肉棒。

[All these fucking tonite should get us da best asian chick porn. ] (今天晚上這幾炮能應該讓我們做出最好的亞洲妞A片。) G從房間的冰箱裡拿出了幾罐啤酒,打開其中一罐大口喝起來,J和H也各自拿了一罐喝了起來。

[We should call it “ Horny cabin crew: Ms. Su’s First Anal Sex”. ] (我們應該把片子取名為 “淫蕩空姐:蘇小姐的第一次肛交”)

J打趣的說著,而G和H則是附和似的大笑起來,不斷的狂喝著啤酒,過了不久,H長的嚇人的雞巴又再次勃起。

[Man, I’m not leaving until I give her a cum bath, you down for it? ] (老兄,我在射的她滿臉精液前不想走,你要參一腳嗎?)

H將勃起的長雞巴插入了曉曼的嘴裡,而G則是將他巨大的肉棒再次插入了紅腫的嫩穴裡,而J則是將雞巴挺進了曉曼的肛門裡,意識已恍惚的曉曼在此時完全沒有力氣反抗,任憑三個變態的黑人輪流蹂殮自己身上的那三個肉穴,下體不斷傳來的快感讓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後來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後,曉曼的意識陷入了一片黑暗,而高潮過的黑人輪流將溫熱黏稠的精液射在她的身上和臉上,之後三個黑人則後互換位置,繼續輪姦著曉曼…

過了三個小時後…

[OH~MY~GOD!]

G一聲低吼,讓雞巴在曉曼的子宮裡暴發了自己今晚的第五炮,他緊緊抱著已昏過去的曉曼,讓兩人的下體緊密的接合,自己的生命精華正全部注入這個亞洲空姐的子宮深處。在兩人旁邊,幾分鐘前已經射在曉曼身上的H和J則滿足的躺在沙發上抽著菸。

[It’s time ta go, G, we better leave before da room service get here!] (該是走的時候了,G,我們最好在客房服務來之前離開!)

看著已經泛白的天空,J緩緩的說道。

而G似乎依然捨不得亞洲空姐姣好的峒體,依然緊抱著享受著射精後的餘溫。

[G, we really need ta go!] (G,我們真的該走了!)

H不耐煩的說著,穿起了自己的褲子。

[Hang on, lemme do this before I let her off!] (等等,讓我做了這件事再放了她!)

G抱著曉曼面對著攝影機鏡頭,他的表情似乎是刻意的讓身體放鬆,過了一會兒,依然緊緊插入美女空姐嫩穴裡的雞巴抖動了幾下,一些透明的金黃色液體從雞巴的周圍流出,這噁心的黑人居然在曉曼的陰道裡撒了 一泡尿,在發洩完了自己的尿意後才將自己軟掉的雞巴拔出,而J似乎對此舉動很感興趣,也將自己的雞巴對著曉曼,讓尿液澆灌再曉曼的臉和胸上。

現在的曉曼則是身體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的癱在沙發上,小巧的嘴微張著,呼吸淺而急速,大概是被灌入了過多精液和尿液,雪白的小腹微微的隆起,金黃色的黑人尿液則不斷的從紅腫的嫩穴裡流出,也許是受了過大的刺激,睜大的眼睛變的空洞而且恍惚。

J拿起了一支馬克筆,在曉曼沾滿精液而泛著光澤的小腹上寫著:”GHJ’s Bitch” (GHJ的婊子)

然後又在曉曼的屁股上寫了:”GHJ’s stinky ass”(GHJ的臭屁股) ,寫好後還在旁邊畫了一個指向股溝深處的箭頭。

三個黑人收拾了一下殘局,將所有帶著自己指紋和精液的物品裝進了帶來的袋子,曉曼撕破的制服, 絲襪 , 內褲和胸罩當成戰利品一樣的也裝進了袋子,G也拿走了曉曼的護照和皮包。

[Now you are our bitch, we’ll be back for you soon!] (現在妳是我們的婊子了,我們很快就會再來!) G在全身被沾滿精液,不省人事的曉曼耳邊說著,之後便穿起衣服,跟著H和J一起愉快的走出了房間…

這個晚上過了不久後,國內所有航空公司的國際航班在一夜間改變了規定,為了空姐的安全考量,變成男組員和空姐一起住同一個飯店。

當然,這似乎又是另一串不幸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