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輪姦的空姐

作者:tylerdurden

某架飛往美國西岸的班機上

[各位旅客,本機即將抵達美國XXX國際機場,請您收起餐桌,豎直椅背並扣好安全帶,再次感謝您搭乘XX航空,助您旅途愉快,謝謝。]

蘇曉曼放下了手上的對講機,用手扶平了制服,端莊的坐在空服員專屬的位置上,她將安全帶拉過肩膀扣在自己的腰側。27歲的她雖然已經當了五年空姐,不過每次降落前仍然免不了會緊張。

由於空服員專屬的位置是面對著第一排的乘客,曉曼即使緊張也必須保持微笑,她注意到許多面對她的男性乘客,包括許多透過椅背間縫隙鑽出的目光不時的停在她穿著黑色絲襪的兩腿縫隙間。近年來由於空姐的制服裙都改成短到不及膝,再加上曉曼是天生的美人胚子,168公分的纖細身材加上C罩杯,尤其是她那雙纖細修長的腿,常常在飛機起降發生這種裙底風光被看光的尷尬情況。依照曉曼的個性,在平常的狀況下她會生氣的回瞪那些色狼,不過礙於現在她是空姐,她只能保持自己臉上的微笑,優雅的把併攏的腿側到一邊,這樣停止了不少淫穢的目光,不過依然有些將目光的焦點從兩腿間的縫隙轉到她隨著呼吸而起伏的胸部,面對這樣的情況曉曼只好祈禱飛機快點降落。

[咚~] 隨著機輪著地後發出的響聲和著地後的強烈震動,曉曼心中的緊張才慢慢消失,當飛機停在停機坪並和空橋連上後,曉曼便和其他空姐一起站在機艙門口,對著每一個走出去的乘客說謝謝,當然,這些乘客也包括剛才盯著她兩腿間的男性乘客,不過曉曼依然必須裝做什麼是也沒發生過的對他們點頭微笑。

直到所有乘客都離開時,曉曼才拖著行李隨著機長和其他空姐一起入了海關,並分別坐上了男組員和空姐個別的專車。由於公司為了避免員工在工作期間的可能造成的感情糾紛,機師和空姐的住處一律是分開。

經歷了長時間的飛行,終於能在車上放鬆下來,大家就開始的聊了起來。

[欸,剛剛降落時又被一群色老頭盯著看。] 曉曼嘆著氣的跟同事抱怨。

[哪是在降落時,曉曼根本就是全程被盯著看啊。] 另一個高挑的空姐也加入話題。

[你是說這次坐在42排那些旅行團的阿伯嗎? 他們有一個人在我幫他們倒飲料時還故意摸了我的手一下。]

[有幾個無聊的大學生還跟我要手機號碼,討厭死了!]

[我說啊,我們忙著服務幾百個人就夠煩了,還要面對這些怪叔叔,現在的空姐真是不好當啊! ]

曉曼和同事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抱怨起來,話題似乎都繞著乘客的性騷擾打轉。

過了不久,專車便到達了航空公司指定的飯店,由於牽扯到航空公司的顏面,【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空服員住的飯店都不會太差。 由於她們到達的時間很晚了,接上大部分的餐廳都已經關門,曉曼和其他空姐只好買了一些外賣速食當晚餐,飯店的櫃台只有兩個服務員,大家只好邊聊天邊排隊等辦住宿手續。

因為長途飛行的勞累,許多空姐都不想提行李,於是曉曼便和其他幾個空姐請一個飯店的服務員來幫忙搬運她們的行李,這個服務員是個高大壯碩的黑人,只見他毫不費力的將空姐們的行李一個個的放到手推車上,並帶著她們坐電梯到她們房間所在的樓層。

曉曼和其他空姐在拿到自己房間的鑰匙後,便拿著鑰匙打開各自的房間,幫她們搬行李的黑人服務生則盡責的將行李搬入每個空姐的房間,黑人服務生進了曉曼的房間,依照曉曼的指示將行李放在床旁。

[Thank you for your help, here…] (謝謝你的幫忙,這裡…)

曉曼從皮包裡掏出了三塊美金鈔票,轉身遞給了黑人服務生,此時她注意到黑人服務生的目光正停留在她的下半身,那目光就跟在飛機上的那些色老頭猥褻的目光一樣,都給人一種不安的感覺。

[Miss, you have very beautiful legs! ] (小姐,妳有一雙十分漂亮的腿!) 黑人服務生說著,接過了鈔票,粗大的手指也輕握了一下曉曼纖細滑膩的手指末端,雖然這明顯是故意借機摸她,但面對比她高出一個頭的黑人卻讓曉曼頓時變得不知所措,白皙的臉頰也泛紅了一下。

[Good night, please enjoy your stay. ] (晚安,祝妳有個愉快的夜晚) 在曉曼還沒來的及反應之前,占了便宜的黑人服務生便道了晚安,同時露齒笑了一下,便離開了房間。

[可惡,這是那門子的高級旅館啊,有這種服務生。] 曉曼在心裡罵著,進到浴室正準備想洗澡時,她聽到有人在敲門。

[這時候會是誰啊?] 曉曼狐疑的打開門,站在門外的是一個矮小卻粗壯的黑人服務生。

[Miss Su, I want to inform you that our hotel is doing a customer reward program, and you are the lucky quest tonight to be upgraded to our presidential suite. ] (蘇小姐,我想通知妳我們的飯店正在舉行一項籌賓計畫,而妳是今晚能免費升級總統套房的幸運兒。) 矮小的黑人服務生說道。

[Really? ] (真的嗎?) 曉曼有點不相信自己有如此好的運氣,不過語氣仍然掩飾不住自己興奮的心情。

[Yes it is true, now please let me take you to your new room.] (是的,現在請讓我帶妳到新的房間去。) 黑人服務生禮貌的說著,提起曉曼在床邊的行李,而曉曼不疑有他,快步跟著黑人服務生走進電梯,服務生按了通往頂層的按鈕,過了不久,電梯的指示燈顯示她們已經到了飯店的最頂層。

[叮~] 電梯的門打開了,整個走廊上只有一個門,黑人服務員拿出了一張磁卡,刷了一下牆上的感應器,門便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極度豪華的房間,寬敞的房間比曉曼原先的套房大了三倍,透過寬大的窗戶可以看到整個城市的夜景,房裡有許多名牌的歐式家具,包括一張紅色的L型沙發。帶領她來的黑人服務生打開了桌上的香檳,將兩個高腳杯斟滿後,便禮貌的告退了,留下曉曼一個人在廣大的總統套房裡。

曉曼像個小女孩一樣興奮的到處走動,能住進總統套房還是生平第一次,她拿起了一杯香檳,同時注意到了桌上還放著魚子醬,她踢掉了穿在腳上的高跟鞋,鬆開了自己制服最上面的兩顆鈕釦,舒服的躺在紅色的L型沙發上,一口香檳配上一口魚子醬,這也算是人世間頂級的享受了吧。

不同於原先的套房,總統套房裡的電視是一個五十吋的液晶電視,打開可以免費觀看各種付費節目,曉曼拿著遙控器轉著台,也將順口的香檳一杯一杯的接著喝下去…

時間不知過了不久,她似乎感覺到到有些異樣,她感覺到整個身體變得輕飄飄的,她試著想舉起拿著遙控器的手,發現自己的手只稍微抬起了一下,之後便無力的垂下。

[咦?] 她試著抬起另一支偕著高腳杯的手,結果發現只有自己的手指稍微動了一下,而高腳杯也隨著無力的手指滑落 [匡噹~] 的一聲掉在地上,裡面的香檳染濕了地毯。

她以為這是酒醉,可是她發現自己的意識十分清楚,此時的她就像是四支的力氣被抽掉一樣,清醒的躺在沙發上,她想大叫,不過自己的喉嚨發出了一絲微弱的 [啊…]聲之後就發不出音了,她開始感到害怕。

[滴答…滴答] 曉曼睜著眼睛看著牆上的時鐘,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每過一分鐘她內心的恐懼就多增加一分…她現在只祈禱著同事們會注意到她不在自己的房內而來找她。 終於,兩個小時過去之後,她聽到了房間的大門傳來了聲響,她高興的往大門的方向望去,不過接下來的景象讓她倒抽了一口冷氣。

房門的確是打開了,不過進來的並不是曉曼的同事,而是三個黑人,三人的共同點是都帶著東西遮住上半張臉,但是從露出的寬厚嘴唇和下巴可以看出他們都是黑人,一個是綁著頭巾帶著墨鏡的高大黑人,另一個是肥仔,最後一個則是留著爆炸頭帶著上半臉面具的高瘦黑人。

三個黑人全部都露出淫邪的笑容,圍著曉曼躺在沙發上的身體旁。

[See homie J? Told ya she’s one hot Asian chick] (看吧J,我就說她是一個夠惹火的亞洲小妞!) 綁著頭巾戴墨鏡的黑人說著。

[Hot damn G! She got some really nice bootie!] (妳說的對極了G! 她的屁股還真夠辣的!)

帶著眼罩的光頭黑人說著,看來他叫J,而綁著頭巾戴墨鏡的黑人叫做G。

[G my man, can’t wait to give’er a cum bath!] (G 我的同掛,我等不及要射的她滿臉都是精液!) 最後一個黑人用著顫抖的語氣說著,帶著飢渴的眼神瞪著曉曼誘人的峒體。

雖然曉曼無法完全聽懂他們的黑腔英文,不過她也大概猜到眼前這些黑人的意圖,而三個很明顯的是不想讓她知道真名,彼此都用一個字母稱呼。 她慌張的想縮到沙發的一角,不過她的雙腿只是不爭氣的動了一下,此時那個叫G的黑人在她身旁坐下,並將臉湊到曉曼的面前。

[We slipped some high class roofie into your champagne, don’t bother tryin’ ta resist.] (我們在妳的香檳裡放了一些高級的迷姦藥,妳別嘗試逃避了。)

G慢慢的說著,曉曼悉依的可以聞到他呼吸裡的煙臭味, 此時,叫J的黑人則捉起了她的兩個腳踝,將臉埋進了她被黑色絲襪包裹的腳掌裡。

[woooo…her feet stinks, and I like this kinda smell!] (噢…她的腳真臭…而我最愛這種臭味了!) 只見 J用力的吸著曉曼的腳臭味,臉不停的在帶著汗濕和體溫的腳上磨蹭,這讓曉曼的臉頰泛紅,一方面是羞恥,一方面是反感,自己的腳經過長途飛行,又在飛機上來回不停的走動,被絲襪包裹的雙腳必定累積了不少汗臭,這個臭味連她自己都忍受不了,而眼前著個變態的黑人卻毫不在乎的吸著。

[This chicks’ a cabin crew, she probably haven’t had a shower for a day, bet her cunt stinks even more!] (這小妞是個空姐,她大概超過一天沒洗澡了,我打賭她的騷穴一定比她的腳還臭。) G看著曉曼的護照說道。

[Stinky cunt is exactly what I want, let’s get the party started!] (臭臭的騷穴正是我想要的,我們趕快讓派對開始吧!) J說著,臉仍然沒有離開曉曼的腳,另外兩個黑人也附和的點點頭。

[I found this Aisan Cabin Crew chick first, so I get the first fuck, get the camera rollin’, H. ] (這個亞洲空姐妞是我先找到的,所以第一炮就歸我,H,把攝影機架好。) G說完便跨坐到曉曼的身上,粗大的雙手開始隔著衣服撫摸曉曼的胸部。

[Got it, G!] (知道了,G!) 看來留著爆炸頭帶著面具的黑人 叫做H,他拿出了一台數位攝影機,將電源打開,並且把鏡頭對準了在沙發上的曉曼和G。

[please…stop…this…let me…go] (拜託…不要…這樣…請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