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女友小芹

第二天,我打電話給阿剛,讓他星期六帶阿芬來我家。理由是我家比較寬敞,當然我真正的意圖是可以留點錄像作紀念。於是,我又買了兩台SONY高性能攝像機,在星期六之前全部調試好,就等著阿剛他們來了。

星期六阿剛準時到我家,卻又滿臉歉意說,阿芬今天來了例假,下面兩個洞自然是不能碰的。我心想,這個死阿剛,又算計我。小芹領著阿剛到浴室洗澡去了。阿芬脫掉外衣與長裙以後,跪在我跟前幫我口交。今天阿芬穿了一套傳統的綿質胸罩與內褲,下面顯然還塞了棉條。不過她腿上穿了一雙白色蕾絲鏤空網格吊帶襪,腳上蹬一雙大紅4寸高跟鞋。看上去仍很性感。

阿芬跟約法三章,說今天我既不能碰她的下身也不能摸她的乳房,不然她一興奮就麻煩了。我只能一邊讓她口交,一邊輕撫著她的嫩背與秀髮。不久,阿剛摟著小芹從浴室走了出來,可能他們在浴室已經戰過一回合了,小芹臉上潮紅一片。小芹偷偷地朝我們這邊瞄過來,看見我也在看她,立刻又撇過臉去。

他們在我們斜對面的沙發上擺開陣勢,小芹靠在沙發上,阿剛扛起她的一條大腿,毫不客氣地將肉棒猛插進去,然後不停地抽插。昨天我剛為小芹刮過陰毛,現在我可以清楚地看見阿剛的肉棍在她的小穴內進出,小芹陰道的管狀包皮隨著他的抽插不停地被拽出推入。這是小芹第一次在老公面前被別的男人插干,所以她不敢大聲呻吟,不過從她臉上表情可以看出,她正獲得比平常大得多的快感。

我這邊也由於看著別人正幹著我的老婆,下面又被阿芬賣力的吸吮。很快我就支持不住了,我把阿芬的頭猛地壓下去,同時讓肉棒深深地插到她的喉嚨裡射精,阿芬也乖巧地任我所為,只是一邊不停地呻吟,一邊大口嚥著我的精液。那邊小芹也在這種雙重刺激下達到了高潮,全身顫抖不已,下面的小穴猛力吸著阿剛的肉棒,阿剛也在這時交出了存貨。

接著,我們進行第二回合,由於阿芬只有一個洞可以使用,而且剛才才喝了一肚子的精液,自然我們就把重點放在小芹的身上。我躺在地上,小芹將我的肉棒吞入小穴,她的小穴裡面還滿是阿剛的精液,所以奇滑無比。這時小芹稍微俯下上身,讓阿剛把肉棒插入肛門。我們就這樣前後夾攻小芹,阿芬也在這時調皮的吮著小芹的乳頭,小芹終於忍不住高聲淫叫起來。我剛想揉搓小芹的另一邊乳房,才發現已經被阿剛實實地抓在手裡。我一把握住阿芬乳房,阿芬先是渾身一顫,然後立刻逃開了。於是我就專心插弄小芹,不久小芹在我們的前後夾攻下再次攀上高峰。

這天白天,我和阿剛又用各種體位各種組合抽插小芹身上的每一個銷魂洞。

晚飯後,送走阿剛他們,我和小芹早早洗好上床。小芹俏皮地打了我一下,說:「我們真壞!今天這樣弄我,現在我的下面兩個洞都隱隱作痛。你真把我當成充氣娃娃了!」

我用手輕撫著她的穴口與肛門,說:「那你願不願意做我的充氣娃娃呢?」

小芹調皮地「哼」了一聲,說:「我才不願意呢!」同時手已不安分地搓著我的肉棒,接下去免不了又是一番盤腸大戰。

在接下去的幾個星期裡,我們又進行了幾次四人大戰。我與阿剛有時夾攻小芹,有時夾攻阿芬,玩得不亦樂乎。我與小芹都喜歡上這種刺激的遊戲了。

第四章 節外生枝

這年秋天,我任職的公司與阿剛任職的公司正聯合為另一家跨國公司做一個項目,我是這個項目的主管,阿剛在這個項目裡負責協調工作。

由於那家跨國公司的項目負責人張先生百般刁難,眼看無法按期完成。

有一天,阿剛來找我,問我是否知道箇中原由,我當然是一無所知啦。於是阿剛說,這個項目對我們倆的前途都很重要,如果這個項目失敗,作為項目負責人的我首當其衝要受損失。而他也傾注了巨大的精力。其實排除張先生這個障礙並不難,在接觸當中,阿剛得知,張先生也喜歡搞群交。於是他和阿芬已經私下跟張先生他們搞過幾次,本來張先生已經鬆口。但最後一次在阿剛家群交時,張先生無意中看到了那些被阿剛偷走的小芹的裸照。

所以現在張先生死活要我與小芹跟他們一起搞一次,說只要能實現這個願望,不但這個項目不會再有問題,而且大家還可以交個朋友。而且阿剛鼓動說,雖然張先生已經年近五十,不過的新任太太阿梅才26歲,長得也非常可人,還是一個小淫娃。

她做愛時叫聲極其淫蕩,還有一個名器的小穴,收縮力驚人,還是個白虎。

說得我心裡面癢癢的。不過總得先跟小芹商量一下才行。

這天晚上與小芹談了這事,由於這段時間與阿剛的交換性交,我與小芹在這方面已經比較放得開了。認為大家只是為尋求新鮮的快感與刺激而做的肉體遊戲罷了。於是我與小芹很快達成一致。

再次與阿剛見面時我就把這一情況告訴了他,但同時我也對張先生的健康問題提出擔憂,希望他也能開出健康證明。阿剛說,張先生是客戶,我們有求於他,這個要求很難開口,而且這段時間與張先生接觸,他認為張先生除了對伴侶交換有特別的興趣,還是個非常正派的人,不應該有性病的。這樣我也無話可說!最後我們與張先生說好在我家舉行這個公關儀式,應張先生的要求,阿剛與阿芬也來湊熱鬧。

這天傍晚,我們在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宴請張先生,張先生的太太阿梅長相果然不同凡響,雖然不及我的小芹性感,但卻多幾分可愛,而她今天穿也是非常惹火,藍色的洋裝配上極短的一步裙,黑色的連褲襪和白色的五寸高跟鞋。

小芹今天穿得是一套低胸晚禮服,大腿兩邊是高開叉,看上去既高貴又性感,而且裡面已是全副武裝了,極小的胸罩與內褲再加上黑色吊帶襪。由於這個包廂裡只有我們六人,而且大家心知肚明飯後會有什麽節目。張先生席間手就不安分了,一直在小芹的大腿上摸來摸去。由於我事先已經跟小芹打過招呼,無論怎樣都不能得罪張先生。所以小芹除了用身體做了有限的周旋,其它也無法可施,這樣反而更激起張先生的興趣。而阿梅則一會兒與阿剛眉來眼去,一會兒向我頻送秋波。

不久,小芹起身去洗手間,張先生也藉故離席。過了相當長的時間他們倆也一起回來,而且小芹臉上有點不快的表情。酒足飯飽以後,我們分乘兩輛出租車回我家。

小芹被張先生叫去與他同車,我則與阿剛、阿芬同車。兩輛車幾乎同時達到,我看見小芹下車時用紙巾搽著嘴角。將張先生引進客廳以後,乘我去拿葡萄酒的時候,小芹偷偷跟我說。剛才在酒店裡小芹解完手在洗手時,張先生突然闖進來,從後面抱住她,掀起她的晚禮服撥開內褲就把陰莖在她的小穴裡抽插起來,最後射得她一屁股的精液。

後來在出租車上,張先生還叫小芹為他口交並射得她一嘴的精液。講這話的同時,就有一股淡淡地精液其味從小芹的嘴裡飄過來,不過這種淫靡的氣息讓我產生幾分興奮。

我安慰小芹不要放在心上,不過是玩玩而已,反正過一會兒還是要玩的。

回到客廳,電視機裡正在播放張先生帶來的以前他們交換性伴侶的錄像帶。

畫面上張先生的太太阿梅正被三個陌生男人輪姦著,一個長髮男子從下面插入她的小穴,一個光頭男子挺著肉棒在她嘴裡抽插,另外那位從後面奸弄她的直腸。

我轉頭看看阿梅,她發現我在看她,於是淫蕩地伸出舌頭舔舔嘴唇,並立刻將阿剛的褲子拉鏈拉下,一口含住他的肉棒,同時向我頻送秋波。

我的女友小芹坐在張先生的腿上,乳房與陰戶已被他捏在手裡。阿芬過來要我幫她舔弄陰戶。我把她的裙子、內褲和絲襪一起褪下,然後用舌頭時而橫掃她的陰唇,時而往裡鑽探,時而集中攻擊她的陰蒂,搞得大呼過癮,淫聲不斷。

這時再看張先生那邊,小芹的上身已全裸,禮服被褪到腰間。張先生讓她掀起長裙,撥開內褲,然後將他已硬挺的肉棒慢慢吞入穴裡。接著,小芹緊緊摟在張先生的頭並不停上下運動著腰部。張先生則一邊享受著小芹的套弄,一邊吸她的乳頭,並發生「嘖嘖」的聲音。

我看阿芬的小穴已經濕得不得了了,於是把她的腰放在沙發的扶手上,扛起她的雙腿,就將肉棒在她的小穴九淺一深的抽送。一會兒張先生向我打了個手勢,意思叫我讓他。我從阿芬的小穴裡拔出肉棒,站到旁邊。他讓小芹反著趴在阿芬身上成69姿勢,然後叫阿芬去舔小芹的陰戶。他來到我剛才的位置,先將肉棒在小芹嘴裡濕潤一下,然後插入阿芬的後洞,抽插幾下後再在小芹的嘴深插一下,這樣小芹不但成了為他潤滑肉棒的工具,而且還要吃他肉棒上從阿芬肛門裡帶出的渣滓。

正在我不是滋味的時候,我看見張先生的太太阿梅一邊還在幫阿剛口交,一邊用一隻手捋起她的一步裙,直起腰同時向我搖搖她豐滿地臀部。我正想找地方發洩,看見這一幕後,一個箭步上前,這時我才發現阿梅的褲襪裡什麽也沒有,我也不褪掉她的褲襪,直接在她小穴的位置撕了一個開口,就將肉棒插了進去。

果然是如阿剛所形容的名器,陰道裡有許多突起,不但我的龜頭被刮得很爽,她自己同時也獲得異常高的快感。另外她陰道不深,每次頂到花心,花心就會在我的龜頭上用力的吸一下。同時我還看見阿梅的陰蒂上串著一個金環,我就一邊抽插她的小穴一邊輕輕拉扯那個環。

我和阿剛一邊繼續著動作,一邊轉頭看另外一組。這時小芹已經從阿芬身上下來,靠在沙發上喘息,張先生則專心幹著阿芬,阿芬還在不停地呻吟著。突然,張先生猛抽了幾下,然後將恥部緊緊抵著阿芬,接著一陣陣抽搐。看到這一幕,阿剛再也忍不住而在阿梅嘴裡射精,阿梅一口一口嚥著。我也猛抽幾下後在她的小穴射出精液。阿梅被我的精液一燙,也達到高潮,她仰起頭「啊啊」的尖叫著,還沒來得及嚥下去的精液順著嘴角流了下去。

我們先後到浴室去清理了一下身體,出來時大家都已一絲不掛了。我看見阿梅不但陰蒂上有一個環,而且兩個乳頭上還各鑲了一個環。這時張先生向大家宣布要來點更特別更刺激的。他讓我坐在沙發上,然後讓阿梅背對著我坐在我懷裡,她下面自然含著我的肉棒。接著張先生從帶來的一個大包裡拿出一隻皮鞭交給阿剛,讓阿剛抽打阿梅的乳房。於是阿剛用皮鞭輕輕地抽著阿梅的乳房,阿剛每抽一下,阿梅的小穴就收縮一下。阿梅顯然很熱衷於這種性虐待遊戲,很快就達到高潮,高潮時她的小穴猛烈地收縮著,其力道之強讓我都難以置信,要不是剛剛才射過一次,現在非讓她吸出來不可。

接下來,張先生用繩子將阿芬吊起來,再用兩根超大功率的按摩棒插到她的小穴與肛門裡,就在阿芬高潮來臨前的那一剎那。張先生一針刺穿她的陰蒂並給她帶上一個金環,阿芬的尖叫長達一分鐘,同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而且這使她小便失禁,尿液混著淫水呈拋物線地射了出來。

正在我思考張先生會怎樣對待小芹的時候,張先生拿出一件連身皮裝,我們幫小芹穿上以後,小芹全身上下就只有口、乳房、陰戶與肛門還露在外面。然後張先生帶上一個加長帶刺型的陰莖套,自己躺在地上,並示意讓小芹坐上去。我和阿剛扶著小芹對張先生陰莖慢慢坐下去,當那個陰莖套一插入小芹的小穴,她立即發出痛苦的呻吟。我和小芹以前從沒用過這玩意兒,這就像一把硬毛刷在小穴裡刷著,她那受得了。

所以小芹在小穴被撐得大大的同時很快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張先生繼續姦淫著小芹的小穴,我和阿剛在各就各位,我來到小芹的前面,將肉棒插入她的口裡,阿剛則享用她的後門。這時阿梅仍然沒有被虐的失神狀態中恢復,阿芬則拚命揉著自己的陰蒂,還有絲絲血絲滲出來。我和阿剛先後在小芹的嘴裡和直腸裡射了精,然後張先生乾脆將她壓在身下抽插,在小芹又一次高潮來臨時,張先生又拿起他的細針同時刺穿了小芹的兩個乳頭,並給她也帶上了小環。小芹由於眼睛被蒙住,這突如其來地刺痛使她也進入高潮的癲狂,下面的穴口一下一下地向外噴著愛液。張先生看到這個景象,立刻拽掉陰莖套並將肉棒插入小芹的小穴,享受她陰道的吸吮,同時猛插幾下,也將他的子子孫孫射在了女友小芹的陰道深處。

他們走了以後,我和小芹依然相擁著靠在沙發上,我輕輕地撫摸著她那已經被我們蹂躪了一個晚上、仍然門戶大開的小穴。小芹靠在我的肩上有些虛弱地說,她今天真得變成充氣娃娃了。我帶著歉意對她說,為了生意上的事害她受苦了。

小芹休息了一會兒後,起身走到穿衣鏡前開著自己的樣子,同時似乎又來了精神。

她轉身問我,她的胸前帶著那兩個環是否更漂亮,同時還用手輕輕拉扯右邊乳房上小環。我覺得那漂亮歸漂亮,但小芹如果長期帶著這些環,怕以後失去哺乳能力。於是又為她拍了些性感寫真後就讓她把那兩個環拿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