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女友小芹

這是那男子放下小芹的雙腿,用力搓弄她的乳房,像在搓麵粉那樣,搓得小芹的乳房都變了形,小芹也配合地很劇烈扭腰擺臀,一個大白屁股,猛往上湊,發出了一陣陣「噗滋……噗滋……」的聲響,男子的大雞巴每一下都插到底,直頂花心,把小芹幹得浪聲不絕。誰都想不到平時端莊的小芹會在別的男人面前浪成這樣。

「來,把我的奶子……也捏破吧……」

「春華……你……那樣干我……太厲害……讓我死吧……快……干死我吧……」小芹再次淫叫起來,小穴的淫水不斷流出來,她的屁股本來給男子放在床邊,而淫水就滴流到地上。

男子進入最後的衝刺,對準小芹的小穴狠抽猛插二三十下,一邊對她說:「好哇……臭婊子……你這麼喜歡給男人干……我就叫幾個工友來輪姦你……奸得你叫爹叫娘……」

他說完自己已經刺激得不能再發出聲音,屁股一下子定住,下體一震,大股大股的精液射進小芹的小穴裡,把小芹也燙得全身發抖,雙腿緊夾著男子的屁股,兩人一起到達高潮,然後靜了下來。

我想這時去捉姦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還是從長計議的好,反正不知他們已搞過多少次,再多一兩次也不在乎。於是,我趁這個時候趕緊溜出家門。

晚上在進入小芹的身體時,白天的那一幕令人血脈噴漲的景象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於是,我帶著報復的心理抗起小芹的一條腿對著她的小穴狂抽猛插,小芹卻特別受用。

「哦……好美……哼……嗯……親哥哥……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漲……好充實……唔……哼……」

「啊……你今天怎麼這麼勁啊……啊……好深……受不了……我要丟……丟了,喔……愛液洩出來了……」

緊接著,小芹的小穴噴出大量愛液,同時小穴一張一合。吸吮得我的肉棒好不舒服,我在猛插十數下後,馬眼一酸,將滾熱的精液噴在小芹的小穴裡。

第二天上班前,我將電腦連上攝像頭,並將攝像頭藏在臥室的角落裡,正對著大床。大容量的硬盤可以保證它把一整天的情況都攝下來。

晚上吃過飯以後,我把自己關在工作室裡察看白天的情況,居然那姦夫沒有出現。好!我不急,我會等到你再來為止。結果一連幾天都沒有再上演春宮圖。兩個星期以後的一天晚上,我在瀏覽白天所錄的像,突然一副熟悉地畫面映入眼簾。

「呼……美死我了……已經頂……頂到了……呵……呵……呼!哎呀……我……美死了……插死了……哎呀」

「哦……好美……嗯……春華……親哥哥……你的大肉棒……太棒了……插得……小穴好漲……好充實……喔……」

我津津有味地看完這段激情戲,然後來到臥室,小芹正在看電視。

我深吸一口氣,對著她說道:「小芹!你過來!」

小芹感覺到我的怒氣,乖乖地跟我來到工作室,我把那段重新播放。小芹看到這些畫面,「哇」一聲就哭了。我等哭的差不多的時候,對她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是不是走到頭了?我給你一個解釋機會,你把事實給我講清楚?」

小芹一邊抽泣,一邊述說著事情的經過。

那男子叫王春華,與小芹在同一所學校教書。他們是在三個月前的一次青年教師聯歡會上認識的。他們在會談很投機,王春華又向小芹頻頻勸酒,小芹本來就不會喝酒,一瓶啤酒下肚就已經醉得不成樣子。王春華借口送小芹回家,但卻把小芹帶到他家,在小芹不是清醒的情況下,與小芹發生關係。事後小芹非常後悔,不想再與他來往,但他總是以要將此事告訴我為由來要挾小芹。小芹說她非常愛我,不想因此破壞我們的關係。所以讓王春華頻頻得逞。另一方面,小芹與王春華偷情,雖然有很大地罪惡感,但是偷情和與男友以外的男子作愛給她帶來的刺激,又讓小芹欲罷不能。

小芹隨後又懇求我給她一次機會,她決定辭去現在的工作並不再與王春華來往,並且以後她會什麼事都聽我的。其實我也深愛小芹,最令我氣憤的到不是小芹與其他男人有過合體之歡,而是小芹並沒有把當成最親密的性愛夥伴。當我問小芹,為什麼她不肯幫吹,但卻幫那男人口交時。小芹的解釋是,由於她在作愛時反應已經很激烈了,如果和我嘗試其他方式的性愛的話,會讓我認為她是個淫蕩的女人,從而影響我們關係。我告訴,我就想要一個在別人面前端莊秀麗,在作愛時極其淫蕩的老婆。

小芹這時顯得特別後悔,並懇求我給一次機會。我這時氣也消得差不多,想想小芹插都讓別人插入,現在如果不要她,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幸災樂禍呢!以後我與小芹的性愛生活應該會有很大的深入。而且阿剛那邊還要等著小芹去擺平呢,同時還可以嘗到阿芬那小淫婦的肉體,其實阿芬還是挺讓我心動的。男人嘛!都有老婆是別人的好的這種想法!嘿嘿!嘿嘿!

最後,我對小芹說,我可以給她一次機會,不過以後在性愛方面她要全聽我的才行。小芹聽了以後想都沒想就連忙點頭,破泣為笑。

我從櫃子拿了一瓶白蘭地,給自己和小芹各到了一杯。在品嚐白蘭地時,我一直盯著小芹,小芹顯得有點不好意思,又像回到了我們第一次作愛的那天晚上。確實,我與小芹有要重新開始了。嗯,

一杯白蘭地下肚,小芹的臉頰開始泛紅,煞是好看。我忍不住抱住她親吻,小芹主動將舌頭伸入我的口中,與我舌頭盡情的纏繞。在羅曼蒂克般的熱吻之後,我雙手從背後伸到小芹前胸,一把握住兩顆豐滿的乳房,又摸又揉,手指也捏著那兩粒奶頭,再將頭伸過去,再次緊緊地吻住她的櫻唇,吸吮著她丁香小舌。小芹被我摸得渾身不住的顫抖。我一手從她的襯衫下面插入她的胸罩內,握著她那對脹卜卜的乳房,一手去解她襯衫的鈕扣,再把乳罩的鈕扣解開,把襯衫和乳罩全部脫掉,她的上身變得赤裸裸了。

接著,我又使出一套連環快攻的手法,一手摸揉著乳房,一手插入她三角褲內,摸揉她的陰毛及大陰唇,用嘴含著一顆乳頭猛吮猛咬。小芹被撫弄地一下軟在我懷裡,我讓她坐地板上。然後脫掉自己的衣褲,把那條硬梆梆的肉棒直挺挺地翹在小芹的面前。

小芹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跪在我跟前毫不遲疑地將我的肉棒含入嘴裡,慢慢地吮弄,並且不斷地看著我的表情,似乎是想要知道,她這樣是不是令我高興!小芹先用舌尖在龜頭的馬眼舔弄,然後在龜頭上不斷地畫圈,接著又沿著龜頭的下沿來回刮著。小芹吹的我好不舒服!小芹吐出我的龜頭,然後用嘴在陰莖的根部和龜頭之間橫著來回移動,好像吃雪糕一樣,同時用她的纖纖玉手不停揉搓著龜頭。最後,小芹開始試圖將我的7寸肉棒整個吃進去,她不斷地變化角度,很快就將我的肉棒全部含了進去,並同時做著往復運動。

這是小芹第一次給我口交,看著我的肉棒在小芹的嘴裡進進出出,帶給我莫大地視覺刺激。而且小芹的口腔和舌頭形成一個管狀,緊緊地貼著我的龜頭,同時舌頭不住的顫動,好像自慰用具的振蕩器一樣。很快我就受不了了,我剛想抽出肉棒,可是我的肉棒已經不受控制在小芹的嘴裡射了精。完全射完之後,我從小芹的嘴裡抽出肉棒,小芹立即將嘴閉上,可還是有一些精液順著她嘴角流了下去。小芹顯然還不習慣精液的味道,有點想吐的樣子,我輕輕地撫著她的背脊對她說,去把它吐掉吧!小芹看著我的眼睛露出微笑,「咕嚕」兩聲將我的精液全部嚥了下去,接著她又把流到下巴和乳房上的精液也刮起來吃乾淨,又將我的肉棒舔得乾乾淨淨。然後她告訴我,她還是第一次吃男人的精液,但是她很樂意吃我的精液,因為她非常愛我,而且精液也不難吃。我感激地擁著她吻了又吻。

面對這個一絲不掛的性感尤物,我的肉棒很快又硬了起來。我摸了摸小芹的穴口,已經濕得不得了了。我讓小芹躺在床沿,抗起的她雙腿,用肉棒在小芹的小穴裡九淺一深的抽插著,這種姿勢可以讓我清楚的看見她的小穴,視覺的刺激非常大。由於已經射過一次,所以現在特別持久,直插得小芹淫液浪汁橫流,四肢冰涼。

在連續抽插了40分鐘以後,我又一次將精液一古腦洩在小芹的小穴深處。小芹這時已經不知經歷了幾次高潮了,我就這樣擁著小芹沈沈地睡去。

第二天我打電話給阿剛,告訴他我同意讓小芹給他插一次,不過由於期限還早。在那之前,他必須幫我做一件事。我將王春華與小芹的事大概跟阿剛講了一下,讓他找人幫你教訓一下那個王春華,讓他以後不可能再來糾纏小芹。具體事宜由阿剛去辦。阿剛滿口答應。看來除了以後要讓阿剛插幾回小芹,我和阿剛的死黨關係還是沒有動搖。心想在剩下的一個半月的期限內,我要好好地開發一下小芹的肉體,然後再讓小芹去給阿剛插,以後還有機會上阿芬。真是未來一片光明啊!呵呵!

首先我要讓小芹嘗試肛交,為此我去情趣店買了所有需要的物品,就等著夜幕的降臨。

晚上九點左右,這時候小芹體內的食物應該已經消化的差不多了。我將所有的東西攤在小芹面前,然後給小芹一一講解這些東西的作用,同時告訴小芹,我會溫柔地對待她的。從她的眼睛我可以看出,她是又期待又有點害怕。

我先三兩下扒光小芹的衣服,自己也脫個精光。我讓小芹趴在餐桌上並翹起臀部,然後我對小芹的小穴吸了又吸舔了又舔,接著我將一根電動陽具插入小芹的小穴,並動力調到最大,小芹立刻發出扣人心弦地叫聲。我趁小芹將注意力集中在小穴裡的電動陽具同時,我先擠了一些潤滑液在小芹的肛門周圍,用手替它按摩。然後我又手沾著潤滑液摳弄她的括約肌,等到括約肌有點放鬆的時候,我一隻大號針筒吸了三管潤滑液注入到小芹的肛門裡。這時我問小芹,有什麼感覺,她說除了直腸裡有點漲以外沒有什麼特別感覺。我讓小芹穿上一件特製的皮製內褲,這條皮製內褲在對應女性陰道和肛門的位置各有一大一小兩個棒狀的突起。我先讓大的棒子插入小芹的小穴,讓小的棒子輕輕插入她的肛門,然後束緊內褲,並用一把銅製小鎖將內褲鎖住。這樣這條內褲就緊緊地固定在小芹的三角部位,而且由於小芹後面的那根皮棒緊緊地塞住她的肛門,潤滑液就不會流出來。

接著,我將小芹帶到起居室,一邊歐美A片,一邊讓小芹給我口交。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小芹說她實在難受,我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然後我讓她站在浴缸外面,將屁股對著浴缸,彎下腰。我解開那條內褲,頓時,大量的潤滑液夾雜著少量糞便傾斜而出,小芹一副非常舒服的樣子。由於皮棒和潤滑液半個小時的充塞和浸泡,小芹的肛門已經充分鬆弛了,肛門形成一個小小圓洞,我拿起特製的小刷,輕輕地在小芹的肛門和直腸壁刷著並用水沖洗,小芹這時嬌聲連連。這裡也是她的一個性感帶,看來以後我們少不了要經常肛交了。

幫小芹清洗完以後,她已經爽得兩腿發軟了。我扶著她上床趴著並蹶起屁股。我先拿一個跳蛋塞入小芹的肛門,然後打開電源,小芹不住的顫抖,嘴裡同時發出模糊不清的呻吟。緊接著我用肉棒插入她的小穴猛烈地抽插起來,大約抽送了50下後,我將跳蛋拔了出來,那上面已經滿是黏糊糊地液體,看來小芹的直腸也會分泌愛液,真是難得的極品。

我讓肉棒一寸一寸的沒入小芹的肛門,小芹同時發出類似抽泣的呻吟。當我覺得已經插到底了的時候,我就開始輕抽慢插。小芹淫蕩地叫床聲也起來了。

「哎唷……哎唷……撐得難受啊……哎唷……淫水快被你刮干了……你的大龜頭頂得我酥麻得很吶……哎唷……爽死了……死了……死了……快要洩了……」

不久我就感到小芹的大腿濕得不得了,原來小芹的小穴已經洩了,淫水流得到處都是。

小芹的肛門還是太緊,不久我就她的直腸裡一洩如注。小芹放下臀部,我壓在她身上,陰莖還插在小芹的肛門裡,同時伸手到她的胸前揉捏著她的玉乳。我在她耳邊說道:「為了我的快樂讓你受苦了。現在那裡痛不痛啊?」

「其實你插我的後面,我一樣也很有快感,原來肛交這麼好玩,以後你可要讓它和我的小穴均分雨露呀!」小芹俏皮地說著。

我在她的小鼻尖上輕輕一點,「你呀!真是淫蕩!可別忘你有三洞,我都要平均分配哦!」

「好嘛!以後我多喝你幾次豆漿不就行了!」小芹說道。

我不回答,只是在她的粉頸上猛舔,弄得她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