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第一次

混合的香氣刺激著我的神經,雖然隔著雙重的輕紗羅衣,我還是看清了小燕金蓮腳掌略縮,玉腿微舒、柳腰輕折、嬌顏含春的香豔景象,再也無法抑制欲火中燒,只想撲上繡榻,將絕色美處女狠狠摟在懷中,恣意寵憐。

我小心脫下鞋襪,爬上床去,近距離的貪婪的注視著心中魂牽夢繞的絕色美處女:好一朵夢中綻放的空谷幽蘭。

「哥哥,你溫柔一點,讓我在第一次中享受到快樂。」我不敢回答,小燕薄薄的內衣根本無法擋住我銳利如電的神目,俏小燕那白淨的皮膚,像晶瑩白潔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楊柳枝條一樣柔軟的纖腰,修長勻稱的玉腿,足以使人心蕩魂飛。

隨著絕色美處女均勻而略帶些許急促的呼吸,酥胸前那一雙凝霜堆雪的玉峰,在空中刻畫出優雅的、極富動感的曲線,更充滿了煽動聖人柳下慧的誘惑魔力。

而緊身的薄薄的內衣,更將玉峰突出無可比擬的挺立,直有裂衣而出之勢。

纖腰盈盈不堪一握,小燕微微露出的雪白玉肌下麵朦朧的內裙裡那神秘又美妙無比的幽谷,更因其隱約可見而動人心魄,顯示著它無可抵抗的魅力和女人最最貞潔的驕傲。

而抱在懷中的小燕,那柔軟的嬌軀傳來陣陣的幽香和美妙的觸感,加上美處女情動時無意識扭動的嬌軀豐臀不時地摩擦著我男性的欲望。

我更加看得十分真切,懷中的小燕的確是個無以倫比的絕色美女,冰肌玉骨,俏臉上的肌膚晶瑩剔透,既有豔麗嬌羞的粉紅,又有聖潔高華的純真,還有掩飾不住的出塵仙氣,萬種風情居然在伊人身上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天界仙子下凡,九天玄女臨塵,實在是男人眼中至寶之恩物。我一雙摟緊小燕嬌軟纖腰的手漸漸放肆起來,在小燕全身玉體上游走……貌若天仙、美麗清純的絕色少女還是聖潔的處女之身,不由得嬌羞無限,任其在自己的玉體上淫戲輕薄。

「哥哥,你好壞。」我俯下身軀,用雙手撐住美女秀頸下睡枕兩頭,一低頭,雙唇吻上了小燕嬌豔的櫻唇,不愧是絕色美女,雙唇形狀優美且不說,單就那清涼潤滑、凝脂蘭香的感覺,就足以讓我留連忘返。迫不及待地,我將自己的嘴唇壓在俏小燕兩片柔軟的香唇上,用力地親吻、吮吸、舔弄、輕咬著。同時,騰出一隻手摸上俏小燕的秀髮,輕佻撫弄,讓美處女的青絲流瀑飛垂,襯著天仙般的玉容,更添出塵仙姿。

「唔!」俏小燕聖潔不染塵俗的面容已經滿是羞紅,被情欲焚身,無力自拔,當然也就任由得我任意妄為。我有力的嘴唇吸住俏小燕象花一般柔軟的香唇,靈活的舌頭無處不到的遊遍了美處女的小嘴,這種巧妙的挑逗輕薄手法別說是,孤傲聖潔、未經人事的小燕,就是熟悉床第之能事的婦人恐怕也無法抗拒,更何況挑逗自己的又是美處女芳心暗許的情郎呢。

此時小燕好似有所回應,櫻唇微張,我自然不肯錯過如此良機,舌頭輕輕一頂,就將舌尖順勢伸入了美女的櫻桃小嘴裡,更霸道地要將美女亮如編貝微微暗咬的銀牙頂開,囈咿唔唔中,絕色美處女的香齒果不其然開啟。

我趕緊把握機會,進一步將伊人的丁香小舌吸入嘴裡,並用舌尖不住地添弄,小燕也開始有了下意識地反應,細小香醇的粉紅舌尖試探性地微微迎上,兩條舌頭一接觸,就開始纏繞吸吮起來。

香軟溫滑的丁香小舌入口,立即將我的情欲引發了。美處女口中特有的香澤,絲絲地沁入我的肺腑,流向我的四肢,使我感到了一種原始的需要。

小燕也覺得奇怪,我的接吻技術進步神速,我吸著美女的丁香,拚命地吮吸著,舔弄著,吞噬著俏小燕舌尖中散發異香的玉露瓊漿,並用雙唇使勁摩擦美女嬌嫩的櫻唇。

終於小燕的櫻唇紅潤欲滴,玉顏燒熱,一雙秋水星哞輕眨兩下。美哞中盡是如海的深情及滿眼的嬌羞。

我側身壓住俏小燕因輕微抗議而稍稍扭動的嬌軀,更感受那份驚心動魄的肌膚彈跳力,和因兩人軀體摩擦而帶來的銷魂蝕骨的感覺。

我已一把摟住絕色美處女的秀頸,伸出左手撫摩著她流瀑輕揚的絲質潤滑的青絲,右手卻探入伊人酥胸處低開的緊身薄薄的內衣內,尋上美女的櫻唇,痛吻起來。

熱烈的唇舌交纏終於告一段落,我火熱的嘴唇在小燕吹彈得破的粉頰,晶瑩的小耳,粉嫩的玉頸上一一印下痕跡。而欲焰焚身的小燕終於微微緩過神來,俏小燕勉力按住我仍在自己腰腹間作惡的壞手。

看到美女這樣的表情,我更覺得興奮,把她從床上抱起,將她放在自己的懷中,一雙帶著熱力的魔手在美女腰腹間四處肆虐,嘴唇更是逐漸下移,從她秀美的下巴,瑩潤的玉頸,雪白的胸肌,一路爬上了絕色美女的雪山玉峰,輕輕用牙齒咬住玉峰上鮮美的櫻桃,雖然隔著一襲春衫,仍惹來小燕若有若無的嬌聲低呤,這無疑助長了我的氣焰。

「哥哥,我愛你。」我的手不再滿足於外面的活動,靈活的五指大軍輕分小燕的羅衣,從領襟處滑了進去,開始了新的一輪攻擊。同時再次用力吻上小燕的香唇,展開更加熱烈的情挑。

而已經佔據雪山玉峰的五指大軍,則輕柔地搓揉著柔嫩豐潤的玉乳,更不時地用溫熱的掌心摩挲著美處女聖潔玉峰,未曾緣客採摘的雪山仙桃。讓那玉峰在指間跳躍,櫻桃在掌心成熟,櫻紅突起。

我心滿意足地肆意遊覽著俏小燕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嫩乳,慢慢將其身上的羅衣褪去。迷失在激情之中的小燕除了聲聲的嬌吟外,全身酥軟,再無別的力氣阻撓,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膚,聖潔玉體慢慢出現在我的眼中。

我雙手繞到小燕身後,迅速解開了內衣的節扣,小燕一對半球形的玉峰便立刻像賽馬開閘般脫圍而出,我並不等內衣落下,已轉身從背後摟住心中的美處女,手摸上了她溫潤如玉的酥胸。

小燕的氣質固然是風華絕代,此時讓我心動的卻是她的肌膚,真個是溫潤膩滑,滑不留手。一身少見的健美肌膚,纖細的腰枝,光滑平坦的小腹,顫動不休的高聳挺拔的乳峰上面,兩顆嬌紅色的乳頭在涼風中驕傲地挺立著。

我此刻全副心神都集中在那雙近在眼前、不斷跌宕起伏的抖顫嬌乳上,只見雙峰雪白豐膩,凝脂如膏,十分碩大,緊湊飽滿,看來尖挺挺的彈性十足,使人忍不住想摸上一把;乳肉潔白異常,恍是凝脂洗玉一般,而酡紅的乳尖上,淡紅化開的乳暈想兩朵襯在雪峰上的紅梅,美極豔極,兩粒嬌小的乳頭呈現粉紅色,僅有綠豆般大小,襯著銅錢大小的乳暈,煞是惹人憐愛。

小燕的整個嬌軀在我的懷中輕輕顫抖著,潔白無瑕晶瑩如玉的胴體更是因為嬌羞不已而染上了一層美麗的粉紅,那種絕色少女的含羞待放,欲拒還迎醉人風情,更讓我興奮莫名,蠢蠢欲動。

「哥哥,我的乳房美嗎?」我玩過無數美女,這種半球形的玉峰很少見,尤其是如此平均和完整的半球形,更是女人萬中無一的寶物呢!小燕的玉乳看上去感覺非常的幼滑,形狀便剛好如切開一半的蜜瓜般呈完整的半球形,而兩個頂點上各有一顆櫻色的奶尖,玉峰整體有著絕美的曲線和形態,帶給我的視覺神經絕大的刺激!

我望著那晶瑩雪白的滑嫩玉膚上兩朵嬌羞初綻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低下頭,張嘴含住小燕一顆飽滿柔軟、嬌嫩堅挺的玉乳,伸出舌頭在那粒從末有異性碰觸過的稚嫩而嬌傲的少女乳尖上輕輕地舔、擦一個冰清玉潔的神聖處女最敏感的「花蕾」乳頭;一隻手也握住了小燕另一隻飽滿堅挺、充滿彈性的嬌軟椒乳,並用大拇指輕撥著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紅嬌嫩、楚楚含羞的少女乳頭。

小燕給玩弄得本體酸軟,全身胴體嬌酥麻癢,一顆嬌柔清純的處女芳心嬌羞無限,一張美豔無倫的絕色麗靨羞得通紅。

我低頭看著小燕玉臉通紅,薄薄的紅唇大張,吐出火熱的氣息。嬌軀更是滾燙,嬌嫩的櫻唇除了無意識地呻呤外已無暇顧及其我。我滿意極了。口中更是不停逗弄已情思迷亂的絕色美女。

「嗯……」小燕從鼻子裡發出誘人的嬌哼。混亂的腦中早已沒有了平日的矜持,而眼前又是自己芳心暗許、託付終生的男子,傳統的禮教被強烈的欲火燒到了十萬八千里之外。

當那一波又一波從玉乳的乳頭尖上傳來的如電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從上身傳向下體,直透進下身深處,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澀「花宮」深處的「花蕊」,處女陰核一陣陣痙攣,美豔嬌羞、清純秀麗的小美女小燕不由自主地嬌吟聲聲:「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唔……唔……嗯……哎……」隨著一聲聲嬌柔婉轉,時而短促,時而清晰的嬌呻柔啼,一股溫熱淫滑的羞人的淫液穢物又從處女聖潔深遽的子宮深處流出小燕的下身,純潔美麗的處女的下身內褲又濕濡一片。

我含住小燕的玉乳蓓蕾挑逗不久,就感覺到了身下這嬌美如花、秀麗清純的絕色處女,那柔若無骨的玉體傳來的痙攣般的輕顫,我被這強烈的刺激弄得欲焰高熾,再加上這千柔百順的絕色美女,那張因欲火和嬌羞而脹得暈紅無倫的麗靨和如蘭似麝的嬌喘氣息,我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隻手摸向小燕的下身。

我戀戀不捨地離開于小燕誘人的玉峰,我的雙手開始向下面進軍。輕柔地將小燕身上的最後一件內褲脫掉了,露出了美女完美無瑕的驕人玉體,白晰的肌膚還是那麼的嬌嫩柔滑,吹彈得破的冰肌玉膚下面,隱隱約約有似有光澤在流動,觸手又是如此的富有彈性,煥發出一股嫵媚誘人的風韻。

更讓人神往的是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在絕色美女玉腿無意識的不時開合下:若隱若現的桃園漸漸有淳淳春水溢出。

沉醉在肉欲淫海中的小燕忽然覺得下體一涼,最後一件衣裙飄落在地,小燕渾身玉體竟已一絲不掛了,羞得一張俏美的粉臉更紅了,芳心嬌羞萬般,不知所措。一具晶瑩雪白、粉雕玉琢、完美無瑕的處女玉體,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的猶如一隻待人「宰割」的小羊羔一般橫陣在「合歡床」上,那潔白的小腹下端,一團淡黑而纖柔捲曲的少女陰毛是那樣嬌柔可愛地掩蓋著處女那條聖潔神密、嫣紅粉嫩的「玉溝」。

我禁不住歡呼一聲,再次感歎上天造化神奇:眼前的小燕裸體已經不是一個美字可以形容,就算是傾盡世間所有丹青之妙筆,也無法勾勒出美處女下凡的出塵仙姿。小燕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

美處女裸體丰姿綽約,妙本天成!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啊!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豔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還有那圓潤剔透的玉臍、那修長柔美的玉腿、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那在絕色美女玉腿無意識的開合下若隱若現的桃園玉溪。

「哥哥,我不行了。」我雙手開始在美女嬌軀上大肆活動起來。賊眼自然也不肯閑著,乘機飽覽絕色美女身軀無限勝景:飽滿的椒乳不堪一手可握,頂上嫣紅的一點如豆,正在閃閃抖抖。

下麵的玉腹平坦細窄,香臍渾圓淺顯,纖腰更是不堪一握,有若刀削。而修長潤澤的玉腿袒露在陽光下隱隱有光澤流動。因跨坐在我身上而無法合攏的玉腿再也無法完成其護衛聖潔的神秘幽徑的重任,任我一覽桃園玉溪的美好風光。

我把手伸進小燕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手指輕捏著小燕那纖柔捲曲的處女陰毛一陣揉搓,小燕被我玩弄得粉靨羞紅,櫻桃小嘴嬌喘吁吁:「唔……嗯……唔……唔……唔……嗯……嗯……唔……」一股亮晶晶、粘稠滑膩的處女愛液也流出小燕的下身,濕了我一手。

我雙手不停地撫弄絕色美女的玲瓏玉體,眼睛卻賊兮兮地盯著伊人那神秘柔嫩的粉紅細縫,感覺它早已濕滑不堪,不自禁地探出手指輕柔地撫摩觸碰那處女聖潔私處。

從未接受甘露滋潤,也未經外客到訪的處女聖地傳來一波一波強烈的刺骨酸癢,小燕不自禁的抬起頭來,大口喘氣,秀眉微蹙,媚眼迷離,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呻吟,然後嬌軟無力的癱軟在我懷裡,任憑擺佈。

我一雙賊眼放肆地飽覽美處女最最貞潔神聖地秘境。

「曲徑未曾緣客至,蓬門今始為君開」,無愧於名校校花啊!在那一片並不太稠密的萋萋芳草中,兩片粉紅瑩潤的花瓣微微向外張開著,含苞欲放的嬌花細蕾正向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有緣者驕傲地展示著它的美麗與聖潔!

而晶瑩滋潤,豔光四射的嬌嫩陰核已悄悄探出幽谷並漸漸充血膨脹,紅潤欲滴!就像一顆粉紅的珍珠般誘人,偏又晶瑩剔透。蘭香雨露般的蜜液不斷地從桃源玉溪內渤渤溢出,星星點點地飛濺散步到花瓣草叢中,如清新的朝花雨露。同時散發出惹人迷醉,煽情誘人的靡靡氣息!

突然小燕說道:「哥哥,讓我看看你。」,我沒有回答,將小燕按倒在床上。

我猛撲上去抱住她的纖腰把她緊緊抱在懷裡。兩手從後面把她按在床上,用手撫摩著她的兩半雪白豐臀,軟綿綿的好滑好刺激。

小燕使勁搖晃著裸露的圓潤雙肩,她掙扎著臀部左右扭動,這讓我感到更加過癮。我壓在小燕柔弱無骨的玉體上,只見小燕嬌靨暈紅、麗色無倫,鼻中聞到一陣陣冰清玉潔的處子特有的體香,不由得欲焰高燃。我一雙手在小燕的玉體上游走,先輕撫著小燕的玉頰桃腮,只覺觸手的玉肌雪膚柔嫩滑膩。雙手漸漸下移,經過小燕挺直白皙的優美玉頸、渾圓玉潤的細削香肩,握住了小燕那飽滿翹挺、嬌軟柔潤,盈盈不堪一握的處女椒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