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琳琳背靠著床躺著,志強分開她的雙腿正在用力的運動著。琳琳的屁股翹的高高的,離開了床墊,床墊上濕濕的一片。這是我見過的最讓人衝動的畫面,兩個人都是絕好的身材,拍成照片一定很不錯。

志強雙手托起琳琳的屁股,好能夠插的更深一些。我看到琳琳全身的肌肉緊縮,叫床聲淫蕩的從她紅紅的唇裡飛出。志強一下插到底,一動不動的享受著琳琳的高潮帶給他龜頭的快感。當琳琳恢復了一些時,志強才把琳琳放回床上,把他那長長的家伙抽出來。

琳琳抬頭看著志強說:「你真利害,我都要死過去了,可是你….還沒有射呢….」

「我知道,」志強說,「我們可是有一整個晚上呀。」

德華總算說話了,冷冷的,「琳琳,你覺得一晚上夠嗎?」

琳琳和志強總算意識到房間裡還有別人,都回頭看著德華。

「德華,你在幹什麼!!」琳琳衝著德華咆哮道,「你們怎麼進來的?」

「你忘記關門了,親愛的。」德華冷笑著回答。

更讓德華生氣,也讓我吃驚的是,琳琳居然撩起被單,裹住自己赤裸的身子。她不可能是怕我看到,可是她和德華是夫妻呀!這當然逃不過德華的眼睛。「看樣子你找到自己的白馬王子了。」

琳琳站起來,依然用被單裹著自己,「你說什麼呢?」

德華說:「整個星期你和志強都在尋找對方,就像熱戀的情人一樣,更不用說每次你都想和他在一起做愛了。」

琳琳也毫不客氣的還擊了,「德華,你別忘了,是你讓我穿的少一些,性感一些,然後和你的朋友們做愛的。我只是在做你想讓我做的事情。」她轉向志強,笑了笑,「志強對和非常好,至少我得到了一些我從你那裡得不到的東西。」

德華瞪著志強,臉都有些扭曲了。志強傻笑了一下,聳聳肩。德華好像緩和了一些,「琳琳,我只是想給我們的生活加些樂趣,但是我沒有想到要你纏著某個人,像離開了他你活不了一樣。」

但是琳琳的火氣卻越來越大,「德華,你給我聽著,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很享受。這是我們的假期,更何況我也沒有什麼秘密隱瞞著你。」

「還說沒有秘密?你還記得第一天你就和志強在沙灘上悄悄的說些什麼嗎?」

「你怎麼還和孩子一樣?!」,琳琳火上加油,「我自己是清白的就可以了,特別是你知道我和志強做愛,而且還是你允許的。志強告訴我我很性感,想和我做愛。我可以告訴你,和

德華的眼睛都噴出了火,琳琳也毫不示弱的盯著她的丈夫,志強顯得很不安。德華扭頭,從我身邊風一樣的衝了出去。我也緊緊的跟著,這個房間是我最不願意待的地方。琳琳緊跟著我,我一出去,她馬上就把門摔上,我聽到琳琳鎖門的聲音。我看著德華,德華整楞楞的盯著那到門。

那種沉默實在是太難受了,我不得不開口,「你還好嗎,德華?」

他苦笑著,「能好嗎?」

我走過去,抱住他,頭靠在他的胸前,什麼也不說。他開始什麼反應都沒有,後來總算伸手抱住了我。「別這樣,德華。」我輕聲的安慰他。

德華苦苦的嘆了一口氣,「我想是自己罪有應得吧。看上去好像別人都很適應這種換妻的生活,我以為我也可以,但是我想我是錯了吧。」

「大概需要多一些時間呢?琳琳很快就會回到你身邊的。」

「你也看到了那一幕,我一點信心都沒有。她會回來嗎?」

德華看上去真的是被深深的傷害了。我知道當時並不是最好的時候去吸引他,但是我不想再讓他想到琳琳。我翹起腳,輕輕吻了他一下,「讓我來讓你好受些。」

這時琳琳那邊又傳出兩人的喘息聲。德華豎起耳朵想聽到些什麼,臉上也露出一些堅定的表情。他突然推開我,拿出鑰匙,打開他房間的門,然後轉回來,像志強抓著琳琳一樣的把我抱到房間裡,把我扔在床上。

他狂風暴雨一樣的親吻我,琳琳那邊傳來的聲音好像給了德華無限的動力和熱情。很快我就忘記了剛才那不愉快的一幕,德華的熱情挑起了我全身的情欲。

熱吻完之後,德華開始脫衣服,我也伸手,脫掉上衣,又把短裙拉到腰上。德華脫完衣服,我已經一手揉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搓著自己濕濕的陰唇,迎接德華。

德華也根本不顧什麼前奏了,不過對我來說關係不大。只一下,他就深深的插了進來,兩個球也猛猛的撞擊著我的大門。我也不在乎他的熱情是因為他自己的老婆和別人在一起造成的,因為我自己的感覺好極了,至少比我想像的要好多了。他的狀態極好。

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用目光交流著感情,快感慢慢的堆積,堆積….直到最後爆發出來……

我是手腳無力,德華也軟軟的倒在我身邊。我們就這樣相互摟著,一直到天亮。

第十一章 德華的故事 二

不可思議的假期。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假期會是這樣。看著躺在我身邊的我的朋友學友的老婆美薇,心裡真是很復雜。她真是一個體貼的,善解人意的女人,如果不是她在我身邊,昨晚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昨晚的那一幕刺得我好痛。

「猛男,醒了。」美薇睡眼惺忪的。

「妳總算醒了。睡夠了嗎?」

「我也很奇怪,經過昨晚那樣的瘋狂,我今天居然沒有睡一整天。」

「那,真是對不起了。」我挑逗她。

美薇抬起頭,看著我說,「你又有什麼好道歉的。昨晚是我經歷過最美妙的晚上。你搞了我兩個小時,休息了一下,又弄了我一個多小時。我下面還是酸酸痛痛的呢。我想她會記住你的。」

這就是我說的體貼和善解人意。我知道我不夠粗大,不夠強壯,但是美薇讓我覺得我是世界上一號猛男。「我是受寵若驚,可是……」

「不要說什麼可是了好嗎?我是認真的,昨晚真是很不錯。」

我眉頭一皺:「美薇,不要想歪了,可是我想弄明白,一個女人可以在有了好幾年幸福的婚姻生活之後,還可以有那種讓她感覺更好的性愛嗎?」

「你還在想著琳琳昨晚說的那些話嗎?」美薇問我。

我點了點頭。美薇接著說,「德華,我不知道琳琳到底怎麼想的,但是我覺得我可以愛我的丈夫,和他享受性愛,也可以和別的男人做愛,去享受性愛的樂趣。和不同的男人做愛是有不同的樂趣的。大概琳琳真的覺得和志強做愛很興奮,很刺激,但是有可能祇是感覺不同而已。」

「我不知道到底該怎樣看這件事。琳琳看上去好像被志強迷住了。可怕的不是她喜歡和他做愛,而是,我怕琳琳喜歡上志強。」

美薇想了一下,「的確有不少女人把性和愛聯繫在一起,但是我不是。我喜歡和別的男人有身體上的接觸,然後在回到自己的丈夫身邊。我不知道琳琳是不是這樣的人。我希望她是,如果她不回頭可真是一個大錯。給她一些時間吧,她畢竟還需要更多時間來適應這種生活方式。」

美薇的話有道理,讓我感覺好了很多。「謝謝,小美人。」

美薇笑了笑:「不客氣,不知道現在可不可以把你的小弟弟再介紹一下?」

「當然,」我挺起肉棍就插到她濕濕的洞裡。這次我們節奏很慢,大概半小時後我才射到美薇體內。就連我自己都有些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也許我和美薇也不一樣,我也把性和愛結合在一起了。有時,我也對美薇有種很強烈的感覺,想和她在一起。

我和美薇沖了個涼就下去吃早餐,走廊上踫到嘉玲。她還是穿著那種讓人垂涎三尺的短衣短裙。

美薇問她:「我老公呢?」

嘉玲說:「他先去買份報紙。我們到餐廳等他吧。」然後又對美薇耳語:「妳老公真是利害,弄得我現在還難受呢。」

美薇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我一聳肩,「祇是不同的感覺,對嗎?」

一進電梯,嘉玲就問美薇:「妳們說什麼呢?」

美薇小聲告訴嘉玲:「其實也沒什麼。德華祇是有些奇怪,我們怎麼可以一邊喜歡和別的男人做愛,一邊又愛自己的丈夫。」

嘉玲看著我說:「我明白你和琳琳不習慣這種交換的生活,但對我來說這也是新的。我想你們也應該沒有問題才對。」

「我就是這麼告訴他的。我知道琳琳會回到他身邊。他太敏感了。」美薇又加了一句。

我居然臉有些紅了。嘉玲把我上下打量一番:「德華,我們還沒有好好接觸過呢。不如,吃完飯,我們也試試?」

我真的臉紅了。嘉玲走到我旁邊,用豐乳頂著我,雙手插到我的皮帶裡頭。這種邀請還有人會拒絕嗎?「那我真是三生有幸了。」我接受了這不可抗拒的邀請。

學友已經在餐廳門口等我們了。美薇看到學友,馬上就衝過去小鳥依人一番。大概美薇是對的。很明顯,她深愛著學友,不管她昨晚是否和我做愛,是否說我讓她感覺特別好。

學友握住我的手,「美薇看上去很迷人,你昨晚肯定很賣力呀。」美薇在旁邊誇張的上下點著頭。我又有些臉紅,但感覺特別好。一個同事迷人的老婆告訴她老公我很不錯,另一個同事的老婆也邀請我到床上來幾回合。她們都愛自己的丈夫,希望琳琳也是一樣吧。心裡突然覺得輕鬆了好多。

學友看到他妻子的表情,笑著告訴我:「哦,好像我有對手了。」

我趕緊搖頭:「不,不。美薇全都是你的。你真幸運。」

學友驕傲的看著美薇,「我知道我是走運。」然後又說:「建華也是個幸運的家伙。」

嘉玲在旁邊聽出了言外之意,笑了笑。

學友又補充:「很難相信結婚己年之後,嘉玲還是那麼的純真可愛。」

嘉玲把頭埋在我懷裡,真是很羞澀的樣子,然後抬起頭對我說:「我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天真吧。」「我現在真急著想找個地方,知道答案。」我狡猾的回答她。

在我們坐定之後,學友問:「其它人呢?」

沒有人回答。今天早上,我沒有聽到志強房間裡傳出任何聲音,所以,他們不是在睡覺就是出去了吧。建華和曼玉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吃完飯後,我又當著學友的面好好謝謝了美薇一番。學友也又把嘉玲贊賞了一下,然後我們就分開了。

嘉玲和我直奔她的房間。那時我想到的就是又一番的做愛。嘉玲臉上的表情明白的告訴我,雖然她和學友搞了一晚上,她還是想和我做愛。嘉玲打開她和建華達房門,扭著屁股走了進去。房間裡真是亂七八糟的,看樣子建華和曼玉昨晚玩的很瘋,被單上還留著明顯的斑斑點點。

「哇!」嘉玲祇是出了一聲。

「很瘋狂的樣子呀。」我說。

嘉玲回頭看了我一眼。我絲毫看不出她有一絲的醋意。她移到我跟前,一把抓住我的陰莖,「我們為什麼不把床單弄得更好看些呢?」

我一把抓過嘉玲,狠狠的吻著她。讓我吃緊的是,她雙手掉著我的脖子,同時把舌頭伸到我嘴裡。她的下體也扭動著,摩擦我的肉棍。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平時看上去那麼文雅羞澀的女人現在居然如此的放蕩。

最後嘉玲停止吻我,抖動著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德華,我要你的大雞巴插進來,我不管你插在哪裡,祇要插進來就好了。」

我的內褲還在膝蓋的地方,嘉玲就衝了過來,把我推倒在床上。她粗暴的把我的內褲拉到腳踝,人就蹦到我身上。

「好好的操我,知道嗎?」她又加道:「老天,我喜歡做愛,你知道嗎?」

她在我身上亂蹦了幾分鐘,鬆開我的肉棍翻身倒在床上。她用命令的口氣說:「嘿,你知道狗是怎麼做愛的嗎?」

我脫內褲的時候,她就臉貼著床,把屁股噘的高高的在等著我。她還嫌我動作慢:「快點,德華,我需要你的雞巴,趕快插進來。」

我趴到嘉玲身後,挺起肉棍就往她那又濕又緊的洞裡插進去。「噢,」嘉玲呻吟著,「插快些。」

我挺槍猛刺,每一次嘉玲都被我重重的刺倒在床上,又隨著床墊的彈性彈起,深深的套住我的肉棍。每一次,嘉玲都大聲的放蕩的叫著,直到最後我感到她陰道不停的在抽搐,知道我讓她有了高潮。白色的分泌物順著我的肉棍流到床上。嘉玲說的對,她真的在床上又加了些斑斑點點。我該做些什麼貢獻呢?

嘉玲休息了一會兒,已經恢復了過來。她懇求著對我說:「德華,我想嘗嘗你的精液。」我還能說什麼,沒有人會拒絕這樣的要求。我從她體內抽出陰莖,仰面倒在床上,嘉玲爬起身,用手套動我的陰莖,用舌頭輕點我的龜頭,我一下子就噴射而出。嘉玲吞下所有的精液,然後從嘴角漏出一滴在床上,說:「這是你的。」

我想我們都沒有想著馬上再來一次,因為我們都累的差不多了。休息了一下,我們決定到海灘走一趟。很長一段時間後我們才踫到曼玉和建華。反正閑著沒事,我們又萬起了騎馬游戲。這次曼玉騎在建華頭上,嘉玲在我脖子上。不已會兒,兩個女人上身的泳衣都被撤走掉了,但是她們都不忙著遮住自己的乳房。看樣子,這幾天的經歷讓『保守』兩個字顯得很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