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學友那管那麼多,臀部向前一推,整個肉棒就插進琳琳濕濕的小穴裡。學友邊插邊對我說:「下個就是妳。」

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映,但是我只知道我的確需要他。

學友用手指把琳琳的小洞動分的開開的,每次拔出來,我可以看到他的定部,每次插進去,他的兩個球都好像要跟進去一樣。琳琳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能用顫抖的身體告訴我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學友的手居然可以伸到我這邊來,用他那粗粗的手指頭扣我的小洞洞。我幾乎馬上就有高潮了。琳琳已經再也支持不了了,懇求學友夫婦放開她。

美薇終於離開了琳琳的乳房,卻向我衝來。上面有美薇的嘴,下面有學友的指頭,我實在是受不了。

琳琳又顫抖了一次,這次學友不再攻擊她,而是深深的插在琳琳的體內,讓她好好的享受一下。

我看到學友把濕漉漉的陽具從琳琳的小洞裡拔出來,然後躺到我身體。就在美薇用手指甲玩弄我的手乳頭時,學友就插了進來。喔,他那東西上還有琳琳的液體呢。

我被這對夫婦夾在中間。這時我才明白琳琳的感覺。我在這兩個人的夾攻下不斷的獻上自己的高潮。

我不知道建華到底會怎麼想,但是我明白,這就是我新生活的開始。

我一次又一次的死去……

第九章 學友的故事

再好的事情都要有個結尾,這個假期也是一樣。再過兩天美薇和我就回家了。但至少在我們回去前,還有機會享受一下這個讓人興奮的旅程吧。

今天在沙灘上見到志強和曼玉,我相信任何人都很難把目光從曼玉身上移開。我不是注意她的雙峰,就是盯著她的美臀。當我看不到曼玉時,我就欣賞自己的夫人。美薇穿著極其暴露的比基尼,和曼玉交相輝映,只是曼玉看上去雙乳稍占上風。

午飯後,我們還是直衝到海灘,躺在沙灘上晒太陽。我發現美薇和曼玉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目光,當然還有女人羡慕和嫉妒的眼光。這不怪他們。

美薇對曼玉說:「我現在就想和老公上床了。等不及了。」

曼玉回道:「正是我要說的。」

她們本來就很熟,看樣子她們在一起時也沒有少談論男人吧。

志強和我決定去試試滑翔機,曼玉調逗我們:「你們最好快些回來,要不然我和美薇就要找別人來代替你們了。」

美薇火上加油:「當心沒有空位置了。」

「好。」志強邊回答,邊和我衝著水上滑翔機跑去。

我相信別的男人看到只有兩個漂亮女人孤零零的在沙灘上一定會抓住機會的。果然,兩個小時左右,我和學友回來時,發現兩位夫人正和兩個英俊的老外聊的起勁。我也注意到她們的目光時不時掃過那兩個家伙褲子前的勃起。他媽的,老外的確是有優勢。不管能不能持久,至少中看。

「你們總算回來了。」我老婆見到我們,叫了一聲。

曼玉也抬起頭用中文告訴我們:「嘿,這兩個家伙在調逗我們。一個說有25公分長,另一個有20公分喲。」

志強和我對望了一眼。這兩天的生活對我們有很大的影響。我們相視一笑,我用英語對麥克和本說,「我朋友的老婆說你們夠長喲。」

沒有想到他們居然臉紅了。

我告訴美薇和曼玉:「他們只能是補充,不能代替。所以,就要看妳們是不是可以同時服侍四個人了。」

美薇和曼玉二話不說,收拾東西就走。

我聳聳肩,對麥克說:「你有沒有被女人搞得精疲力竭過?」

麥克傻傻的,本也蠢蠢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只好又說一遍:「你們是不是想上我們的老婆?如果你再不明白,我也沒有辦法了。」

這下麥克和本笑的嘴都和不攏了,興沖沖的隨著我們的手勢追上美薇和沒有。

我和志強在後面慢慢的走著。

「應該沒有問題吧?」

「不知道。」

「應該有些意思吧。」

「大概是吧。」

當我們走進房間,曼玉和本在衛生間裡,我太太和麥克一起扎在一張床上。大概是我們離開時兩個女人好好的研究了一下別的男人,現在已經欲火中燒了。

我在一邊靜靜欣賞著我太太用乳房和私處死命的磨蹭著她身下無助的男人。

這時曼玉也和本擠到了另外一張床上。她一隻手撫摸著麥克的頭髮,一隻手狠命的隔著褲子揉著他的肉棍。

志強和我在沙發上坐下,好好的看著這場活春宮。

大概十分鐘左右,曼玉從本身上爬下來,站到了床前,脫掉辛辛苦苦托著她的乳房,阻礙她的私處的比基尼。我老婆和麥克仍然在床上糾纏著。

曼玉用手指揉著自己的下體,還搖擺著臀部,「你喜歡我的身體嗎?」

本用力的點點頭,說不出話來。

曼玉又問:「你看到我有多濕了嗎?」

本又點點頭。

「我想要有人好好的搞我,你明白嗎?」

本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張大張嘴,傻傻的看著曼玉在面前挑逗他。曼玉笑了笑,又爬到本身上和他接吻。

我太太也從麥克身上下來,像曼玉一樣脫掉比基尼,在麥克面前跳著性感的舞蹈,把可怜的麥克的陽具弄的不時抖動幾下。

美薇雙手捧起乳房,用舌頭舔著乳頭,把乳頭弄得更加大突起。我明顯的看到麥克的肉棍滲出了幾滴液體。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過我老婆就扔到了床上,毫不客氣的馬上就騎到我老婆身上,肉棍一下子就插了進去。

他的陰莖雖然不算特別的長,大概有二十公分左右,可是很粗。他的肉棍每進去一點,美薇就雙手在床上亂抓一氣,好承受這個粗大的東西。我老婆在麥克的進入過程中至少有一次高潮。

如果說美薇很風騷,那曼玉就更是得用淫蕩來形容了。她正把屁股掘的高高的讓本從後面插入。本只插進去了二十公分,曼玉就已經全身顫抖,高潮不斷了。本還在努力的把剩下的五公分插進去。

我和志強對望了一眼,就開始脫衣服。剎那間,我的生殖器已經插在了志強老婆的嘴裡,他也毫不客氣,按部就班,在我老婆的嘴裡抽插起來。哇,一根陽具含在嘴裡,一支陰莖插在陰道中,我老婆看上去真是非常的性感。

曼玉努力的把我的肉棒吞進去,我覺得自己插到了她的喉嚨裡。感覺真爽,我想插她下面。我問本是不是可以交換一下位置,他欣然答應了。不用說,本的長度超過了我的,但是他卻沒有我粗。我的插入讓曼玉的陰道更寬了。

我真不敢相信曼玉的陰道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妙。陰道緊縮,像只柔軟的小手輕輕的套動我。我深深的插進去,仔細體會著那美妙的感覺。她又濕又熱,幹這樣的女人真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從本的表情我知道曼玉的口技讓他吃不消了。我搞了曼玉大概十分鐘,就讓她趴到床上,我還是保持著從後面進攻的位置。我讓本去搞我老婆的第三個洞,他明白我想自己享受曼玉,有些不情願的離開了。

我和曼玉這時進行的是進行的是緩慢的抽送,大家都慢慢的體會著肉體交接的感覺。

我這時才有機會好好研究一下曼玉的乳房。她的乳房的重量讓我吃驚,我真的不明白她平時怎麼可以深藏不露。

時不時曼玉也回頭看看我,和我接吻。她的熱情讓我迷失在她厚厚的嘴唇中。不過,我總要起身透透氣,借機看看我老婆那邊的進展。不用說,她被三個男人好好的伺候著呢。

美薇面對著志強趴在他身上,志強插在她的陰道中。我沒有看到過程,只看到本把他二十五公分的肉棍埋在我太太的後庭中。麥克粗粗的家伙搞的我老婆的喉嚨一鼓一鼓的。他們四個已經進入了一中和諧的節奏中,搞的我老婆的三個洞同時發出不同的聲音。

曼玉和我一起看著,也和著我慢慢的抽插著。我已經感到了發射前的緊張。我想大概我們都知道下一個高潮會是破紀錄吧。

我們只是慢慢的扭動著,延續著爆發前的平靜。突然我聽到我老婆發出的叫聲,她又丟了一次。我從沒有見過她有如此的興奮,當然,因為不曾有過三個那種尺寸的家伙同時插在她體內。

麥克頂不住了,在我太太口裡狂射一番,精液順著美薇的嘴角流下來。本也從我老婆的後門拔出來,精液涌到了美薇的後背和臀部。

『洶湧』是我當時馬上想到的詞來形容,本射出的精液真的是很多,大概是一般人的三四倍。美薇的後背覆蓋著厚厚的精液,液體開始順著她的身體向下滑。

曼玉叫道:「學友,看看本的精液,好多呀。」

她又衝著志強叫到:「志強,小心,本的精液要流到你身上了。」

我問:「妳見過一下子射出那麼多精液嗎?」

曼玉呻吟著:「沒有,我也想要,我也想感覺一下全身都是精液的感覺。」

我笑著對那邊的兩個老外說:「聽到了嗎,你們可以再勃起來滿足這個女人嗎?」

麥克和本看著曼玉,馬上他們的肉棒又開始膨脹了。

「年輕就是好。」我默默想到。

「曼玉,看看,妳真是迷人呀。他們一射完,只是看著妳就可以看上勃起了。」

曼玉只是呻吟著不說話。馬上麥克和本就加入了戰團。用對待我老婆同樣的姿勢攻擊著曼玉。志強匆匆從美薇身下爬起來,稍稍休息一番。

大概整整十五分鐘,我們夾擊曼玉,她大概也有了兩三次高潮。有時她也會吐出本的陰莖,說些:「麥克,好好的搞我的肛門。」之類的話。後來我才知道,志強和曼玉經常想像著有陌生人同時和他們一起做愛。

最後,我們都知道是時間了,我開始倒數:「十,九,八,七….」。到「一」時,我拔出來,射出一生中最長的一炮。

麥克和本也紛紛開始發射,從頭到要厚厚的精液又一次把曼玉送上高潮,她還不是把要從臉上流下去的精液用手指送入嘴裡。我們粗粗的喘著氣,大家都精疲力竭了。

休息了一下,本和麥克謝過我們和我們的太太就離開了。我提醒大家我們七點鐘還要和建華德華夫婦一起吃晚飯呢。

美薇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洗,換了衣服,休息一下就出發了。

大家都很準時。美薇和曼玉繼續著她們誘人的服飾,想把對方比下去。琳琳和嘉玲也不是差得很遠。

已經是連續第二個晚上美薇和曼玉不穿內衣就到餐廳來進餐了。

密碼很容易就可以破解:「我們想要男人。」

我們餐桌上討論的話題也是她們的衣服。她們對其他男人的吸引對琳琳和嘉玲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能看上去更性感好像是不可抗拒的誘惑。

嘉玲和琳琳一起去了一下休息室,回來時,很明顯,乳罩已經都沒有了。

開始吃飯時我就明白晚上又會有好戲上場。

晚飯後我們到附近的一家舞廳跳舞。志強好不猶豫的把琳琳從德華身邊拉走。我可以感覺到德華還是不太習慣和別人分享她的老婆,特別是志強。

我不得不承認自己也對其中一位同事的老婆很感興趣,就是嘉玲。我也不浪費時間,請她跳舞。跳舞時,我看到建華和我老婆聊的很起勁,德華也和曼玉在一邊眉飛色舞。我猜我們都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對象了吧。

我們整晚不停的交換舞伴,但是我很走運的發現,自己和嘉玲在一起的時間更多些。她和我太太美薇有很大的不同,開放中帶著羞澀。這大概就是她吸引我的原因吧。不過不要弄錯了,我愛我的妻子,我永遠也不會因為別的女人離開她。我碰到過無數的女人,美薇是最適合我的。當然,偶然換換口味一點壞處都沒有。美薇和我都同意這點,這大概是我們放的比較開的原因吧。

大概剛過午夜,我和嘉玲正聊的起勁時,建華走過來,把他的妻子拉到一邊。聊了一會兒,建華離開了,嘉玲又坐到我身邊。

「沒什麼事情吧?」我問道。

她笑了笑,說一切都好。她告訴我,建華好像已經和美薇說好了,要回去休息了。志強和琳琳一個半小時前就已經回去做同樣的事情了。

我正要建議我們也休息休息時,曼玉湊到我耳朵旁邊告訴我德華要把她帶回他的房間。我笑著祝她玩得高興。我現在總算定下心來,這個晚上和明天早上就是我和嘉玲的了,如果她願意的話。

我還沒有開口,嘉玲抓住我的手,「我要你。」

老天,我感覺輕飄飄的,你用一根羽毛就可以把我摔倒。

十分鐘之後,我打開自己的房門,帶著漂亮的臉龐中透著羞澀的嘉玲走進了房間。

第十章 美薇的故事 二

德華挑逗了一整個晚上,我不得不承認我喜歡別的男人的注意。我們也都知道時間剩下的不多了,假期就要結束了。回到香港,還會不會再像現在這樣放縱,誰也不知道。

學友和嘉玲談得很投機,建華和曼玉也一樣。剩下我和德華,志強和琳琳。我和德華一起跳了不少舞,直到凌晨,沒有什麼人了,德華又拉著我下舞池。

樂隊在演奏一首慢曲,我就依偎在德華的臂灣裡。我的乳頭因為沒有乳罩的襯托,被上衣磨得整晚都在勃起,現在就直直的對著德華的胸膛。德華的手輕輕的圍在我的腰上,我不由自主的輕輕呻吟著,陶醉在那美妙的氣氛裡。他的手越來越往下,越過我的臀部,直達我的桃源洞口。即使是在這幾天瘋狂的假期後,我還是馬上就濕了。我往桌上偷看了一眼,發現志強和琳琳正盯著我們。我看到志強衝著琳琳笑了笑,伸出手,琳琳毫不考慮就接收了他的要求,和他一起走向舞池。

志強用他結實的肩膀摟住琳琳,纖弱的琳琳真的是顯得小鳥依人。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知道志強很大,就是不知道琳琳是不是能完全的容納他。現在我的心思全都不在跳舞上了。我隨著德華擺動,卻盯著琳琳和志強。志強已經開始吻琳琳了,琳琳也熱情的回應著。

德華的舌頭舔到了我的喉嚨,我全身發軟,倒在他懷裡。令人「性」奮的場面和酒精發揮了作用,我一把拉過德華,「我要你。」他笑了笑,不再跳了,領我坐會桌邊,繼續喝著酒。我又找機會偷看了琳琳一眼,他們已經完全停止跳舞了,志強像摟著個小孩一樣摟著琳琳親吻著。最後他們分開時,琳琳看到我們在看她,臉都紅了。

志強帶著琳琳到我們的桌前,看著德華問:「今晚我和琳琳能不能在一起?」

我突然覺得氣氛有些緊張,然後我看到琳琳和德華在用眼光交流意見。最後德華說:「沒有問題,只要琳琳喜歡……」

「那….我們現在就走了,你們呢?」志強問。德華看著我問我是否準備好了。

我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會怎樣,就說:「我要告訴學友我在什麼地方,不如你們先走吧。」

德華和我看著志強摟著琳琳走了出去。德華看上去很不高興。我很快喝完了酒,全身暖洋洋的。在德華還盯著志強和琳琳走出去的時候,我站起來,走到他的椅子後面,從後面摟住他。他總算反映過來,站起來,抱緊我。

「再跳一曲,你說呢?」我建議。

「好哇。」他笑著。

看到德華又笑了,我也感到輕鬆了很多。他結實的勃起頂的我好難受。總算一曲完了,他說我們該回去了。我過去告訴學友我要和德華回去了,他還祝我們玩的高興些。十分鐘之後,我們就到了酒店的大廳。等電梯時,發現志強和琳琳才回來。他們大概在沙灘上走了一圈才回來的。

我們四個一起進了電梯。琳琳走到德華什麼,和他耳語了幾句。我什麼都聽不到。但我注意到德華的表情。一定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們的房間都在十層,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有一種讓人尷尬的氣氛。到了我們的樓層,我想起來那兩個房間中間是有兩道門聯起來的,當你想用一個大房間時,中間的門一打開就可以了,大概是賓館的經營策略的一種吧。

我和德華進了一間,琳琳和志強進了另一個房間。我看到德華很不高興的樣子。「怎麼了?」當我看到志強和琳琳關上了門,我問德華。

「都是我的錯,」他說,「是我想要玩交換伴侶的遊戲,想看到她和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但現在我怕我會失去她。」

「你說什麼呢?」我問,「她在電梯裡和你都說了些什麼呀?」

德華接著解釋,「她說謝謝我給她機會接觸別的男性,還說她喜歡和志強做愛,要和他好好享受這個晚上。」當德華和我解釋的時候,喘息聲已經開始從志強那邊傳過來了。不一會兒,聲音越來越大,連說什麼我們都聽的清清楚楚。

「天哪,我愛你,志強。」琳琳,「你真好,又大,我就喜歡這樣!!….深一些….」接著是琳琳的叫床聲和志強粗粗的喘氣。

我看到德華全身發抖,我知道他是憤怒到極點了,但我什麼也做不了,只有在一邊默不出聲。德華衝到門口,扭了一下把手。我們都嚇了一跳,門居然開了。大概是他們急著上床,忘記鎖門了,或者是他們根本就不在乎。

德華楞了一下,馬上就衝了進去,我也跟了過去,真怕發生什麼事情。大大的床上志強和琳琳糾纏在一起。我本來還想把德華拉回來和我在一起,享受一下這個晚上,也希望能讓德華冷靜下來,但是當我看到床上的情景,我什麼都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