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她用嘴讓志強硬起來。馬上他就用後交式有操起我老婆。

「想不想讓我插到妳的肛門裡面?」志強邊插邊問。

嘉玲剛剛從又一次的高潮中醒來。「我想。但是你要輕一點。我怕會痛。」

志強拔出來,擦了一些潤滑油到嘉玲的肛門和自己的陽具。他的陰莖慢慢的進入我老婆的肛門,然後用高速抽插著。

嘉玲的叫聲中透露的是歡娛和痛楚。

大概是太緊了,志強沒支持多久就射了第三次,射在我老婆的第三個洞中。然後兩個人就癱在床上,好一會兒才算恢復過來。

嘉玲起身到衛生間洗個澡。我聽到水籠頭的聲音,就推開衣櫥門走出來。志強看到我哈哈大笑。

我示意他小小聲些,幹我老婆也不要這麼高興吧。

他指了指我的下體。我可臉紅了。剛才一邊看,一邊自己磨擦,沒想到射了都不知道。而且就這樣露著下體出來的。我匆匆拉上褲子回到自己的房間。

半個小時過去了,嘉玲還是沒有回來。我打電話到志強的房間,他告訴我嘉玲二十分鐘前就走了。

我謝謝他,他也謝謝我給他這麼個機會。

在我掛電話前,志強告訴我:「嘉玲很愛你。她離開時我看她很不開心,好像有些罪惡感。你最好趕快讓她輕鬆一下。」

「謝謝。我馬上去找她。」

我不知道到哪裡去找,所以我從頭開始,也就是從泳池開始。

她穿著泳衣,披著浴巾,又能走到哪裡去呢。她果然在那裡。她看到我,向我衝過來,摟住我痛哭起來。

「怎麼了,寶貝?」我問。

「我做了件很可怕的事,建華。」她哭著對我說。

我不由對自己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感到厭惡。

我拉著他坐下來。「沒關係,先告訴我是什麼事。」

嘉玲望著我,「建華,我欺騙了你。我剛才和志強做愛了。」

我緊緊的抱住她,告訴她我也有事要坦白。我告訴她我和琳琳美薇的事,她先是非常的震驚,慢慢的淚水化成了笑容。

我們緊緊的抱在一起笑成一團。我們都認可有時和其他人做愛並不會影響到對伴侶的愛意。我們回到房間,像熱戀的情人一樣做愛到天亮。

我們沒有用避孕套。嘉玲這次換用子宮帽了。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呀。

第八章 嘉玲的故事

「天哪,我到底做了些什麼?」

我坐在泳池邊,異常的苦惱。結婚後我再也沒有和別的人睡過。可今天,我卻和我丈夫的朋友做愛。我怎麼面對建華?他會知道嗎?

有聲音接近,我抬頭,看見建華衝我走來,我一下就慌了。我跳了起來,衝進他的懷裡痛哭。

他的雙手繞著我,「怎麼了,嘉玲?」

我的經歷湧了出來,池邊的按摩,到志強的房間,按摩油,做愛–所有的事情。真是太難受了。建華只是緊緊的摟住我,一言不發。

最後,當我平靜了一些後,我聽到建華的聲音﹕「嘉玲,我也有事要告訴你。」

他告訴了他和琳琳,美薇的那些夜晚。

「這是我認識的建華嗎?」我不禁自問。

我盯著他的眼睛,居然發現一絲的微笑。

「嘉玲,」他說:「對妳不忠,我也很內疚,但我想讓妳和我一樣能享受到那種美妙興奮的感覺。我還要告訴妳,我早就知道志強會做些什麼,是我幫著設計的。」

老天,我想,我該惱怒嗎?或該高興?兩者都有吧?

建華的唇輕輕的踫著我,「寶貝,對於我們所做的,我並不覺得有什麼錯誤,但還是要你做決定。這可以是一種新生活的開始,我們也可以把它通通忘掉,回到原來的生活方式。」

我不得不承認和志強一起的感覺的確是非常的讓我興奮。我非常的愛建華,但我們太熟悉對方,和他做愛可以讓我有高潮,但卻沒有象剛才和志強那樣的強烈。我想,大概是這個讓我下了決心吧。

「你指交換性伴侶嗎?」我輕撇著嘴角問到:「想到我和別的男人做愛,你受得了嗎?」

「我已經看到了。」建華說。

「什麼?!」我叫到,「你偷看我們??」

「嗯,」建華看著我,「我看到我可愛的老婆和我的朋友很享受對方,有什麼錯嗎?」

我大腦裡一片混亂。我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映才好。但是我的確很喜歡和志強做愛。我想現在是時間做決定,然後再看事情是如何發展吧。

我退後一步,「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我才可以感到好受些。」

「什麼情況?」

「下次我要看你和別的女人做愛。」

建華的表情真的很好笑,然後我們同時笑出來,我們的新生活開始了。

我們回到房間,迫不及待的脫光對方的衣服,狂插一氣。猜猜看,發生了什麼?剛和男人做愛時的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又回來了。

這是婚後建華第一次不用避孕套就和我做愛,真是又想回到了從前。他抱著我,用濕濕的嘴唇貼著我,然後他就直接進入了我。

第一次並沒有持續太久,但我在他軟下去之後還是不讓他出來,我用腿繞著他的腰,手抱緊他的臀部,使勁向我壓,不一會兒,他又硬了起來,不久又把濃濃的精液射在我體內。我們就這麼一直做愛到天亮。

我慢慢醒來,覺得周圍的一切都很陌生,然後才慢慢緩過來。志強,建華,還有交換性伴侶的建議。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我翻身伸了個懶腰,看到床上的斑斑點點,我明白,至少和建華的這部分是真實的。

衛生間的門開了,建華走出來。

「起來了,小懶貓。」我微微笑著。

「我要休息一下,昨天真是很漫長的一天。」

「我當然知道。」建華奸笑著:「哦,我今天要去打高兒夫,早就約好的,可不能改期。」

「沒問題,」我說,「我就好好休息一下,再好好泡個熱水澡。這樣的假期太美了。」

「哦不,不要留在房間裡。我叫了琳琳,她說她和美薇會去游泳池,希望妳也去。」

說到美薇和琳琳,我想起了昨晚。想想她們都和我老公睡過,真是很讓人尷尬。

她們知道我知道嗎?看到疑雲出現在我臉上,建華說﹕「別這樣,嘉玲。我們昨晚已經談過這些事了。我們不可以回頭了。再說你們三個是朋友。友情又能改變多少呢?」

很大的改變!我想。

我洗澡,建華在外面等著。我只選了一條短褲和短外套,裡面穿著泳衣。『秀色可餐』是建華對我的評價。

吻別之後,我到了泳池邊。琳琳和美薇已經在那裡了,學友也在。我和她們打了個招呼,就找了把椅子躺下和她們一起曬太陽。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著,直到學友問我們渴不渴。

「你去買飲料。」我們三個同時對學友說。

學友得令直奔酒吧間。

學友一離開,我發現美薇直盯著我看。

「怎麼了?」我問,「有什麼好看的?」

美薇哈哈笑著,「沒什麼。我只是想知道妳昨晚過得好嗎?」我的臉一下就紅了。

美薇看著琳琳,然後兩個人都大笑起來。

「我說的對吧。」美薇對琳琳說,「我看到志強帶她進房間了。」

我覺得有些生氣–難道她們兩個和我老公睡過就以為別人都和她們一樣嗎?

雖然我的確是那麼做了。我起身想走,美薇忙叫到﹕「別走呀。我們為妳高興呢。我們都和志強一起睡過,他真的很棒!」

琳琳也不再笑了,然後告訴我她的第一次:「兩個晚上之前我才第一次和別的男人做愛,而且是四個男人。當然有建華。我很享受。現在德華和我都正奇怪為什麼到現在我們才發現這種生活方式。」

我看著她倆,「他真的是好利害。」然後我們三個笑作一團。

學友回來,我不由的上下打量起他,真是不錯呢。我想入非非。

看著美薇,她正把手慢慢分開,大概有一分鐘才停下來。她在告訴我學友的尺寸!!!噢!我又望了望琳琳,她點點頭。

「我們去游泳吧。」

他邁開步就向泳池衝去,停在跳板上,回頭對我們說﹕「快點,你們這些膽小的女人。」然後兩步衝向跳板的盡頭,沒有一絲水化的扎了下去。

美薇看看琳琳:「我們是不是應該給他一些教訓?」

「當然,就衝著他前天晚上對我做的事情,我一定要去。嘉玲,妳呢」

「去幹嗎?」我傻傻的問道。

「享受自由!怎麼樣?」

我想了一會兒,「當然要算我一份。」

我正需要這個。我就象是脫胎換骨了一樣,況且想像和學友在一起就已經讓我濕漉漉的了。

我們三人站起來,走進泳池的淺水區,學友在那裡等我們。我注意到他的眼睛在不停的打量我們的身體。

美薇直接游到學友身邊。我看到她的手向下,然後聽到學友喘氣。琳琳游到他身後,用雙手撫摸著他的胸膛。

學友笑著說﹕「你們又有什麼打算?」

我覺得自己就象一個偷窺者一樣。我正看著兩個女人戲弄著一個男人。她們倆個一起上嗎?

我對自己的想法都感到吃驚。

美薇叫到﹕「嘉玲,快來,還有一個人的位置。」

必須做決定了。怎麼辦?

我移到她們身邊,美薇游到一旁,學友就拉這我的雙手,把我拉向他。

「妳也想幫著她們攻擊我嗎?」

「當她們告訴我一些你的事我,我的確是想!」我笑著。

我靠向他,我們的嘴唇踫在一起,在對方的嘴唇中互相探索著。我的乳頭馬上勃起,我也感到他兩腿間的凸起貼著我。

我不再管是否有人在注視,我已經欲火焚身。我需要他。

我聽到美薇的聲音,「我想還是到房間完成任務比較好。」

我很不情願的離開學友。

「妳真是很可愛,」學友對我說:「我總是很羨慕建華。」

「我倒覺得美薇才讓人羨慕呢。」

「那我們今天就來證實一下吧。」

我的雙腿有些顫抖:「好啊。」

到房間的路上,我看了看美薇,她難道不介意我和她老公做愛嗎?她會在一邊看嗎?天,一晚就改變了我的生活。

美薇知道我在看她,就說﹕「我沒問題。你隨便。」

我從來沒有被女人吸引過,但是在欲火中燒的感覺下,我盯著美薇和琳琳看了好久。

美薇是最大的一個。大概是 38-D 的胸脯從泳衣中呼之欲出,其它的部分也很迷人。

琳琳看上去就嬌小的多了,但是全身的比例非常的勻稱。我本來非常自信,但是現在我有些動搖。

美薇,作為學友的老婆,是第一個貼到學友身上的。她慢慢揉著學友的勃起﹕「你準備好了嗎?我們可有三個女人,你頂得住嗎?」然後就一把撤下學友的泳褲,讓他赤裸的呈現在我們面前。

「隨時奉陪。」他邊說邊解開美薇的泳衣,用手指調逗美薇的乳頭。手又向下,脫掉她的泳褲,用手指繼續調逗她的陰蒂。美薇嬌喘著,雙手上下套動著學友的陽具。

要不是琳琳說話,我已經忘了她的存在。

「看她們,他那晚表現很好,我可要報復一下。」

然後她就衝進美薇和學友當中。

我在一旁傻傻的看著學友的手慢慢的從美薇身上游到琳琳的身上,輕輕的脫掉她的泳衣。美薇的手也找到了琳琳的乳頭,在上面用指甲輕輕彈奏,琳琳也微喘著和著。不知不覺,美薇和琳琳把學友擠到了床上,學友粗大的陽物直挺挺的朝天長嘯。

琳琳跪到他的腿中間,有手搓著學友的陰囊,然後開始套動他的肉棍。

我看到她低下頭,對學友說:「這是為了那天晚上。」

然後頭慢慢的低了下去……學友忍不住叫了出來,頭也不由自主的往後仰著。

我站著,呆呆的看著琳琳。這真的是我認識的琳琳嗎?美薇也不閑著,雙腿叉開,就蹲在了她老公的臉上。我看到學友伸出紅紅的舌頭纏繞在美薇的洞口。

突然我發現自己的手已經伸到了內褲裡頭,還死命的揉著,用手指頭插著。天..哪……

雖然下面有自己老公的舌頭在服務,美薇的雙手也不閑著,擠著自己的乳房,還用舌頭舔自己的乳頭。她居然可以舔到她的乳頭,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我還看到她的液體把學友的臉都給弄濕了。

然後我聽到她大叫「我不行了」,就順著學友的身子倒下去。正好碰到學友的陽具。

琳琳還在那裡努力的工作著,學友看上去完全由琳琳擺布著。又加上了美薇,美薇雖然剛剛高潮來臨,但是還是可以用口工作。

她們倆同時舔著學友的生殖器,有時還碰到對方的舌頭。這不是和兩個女人接吻一樣嗎?

我楞楞的站在那裡,突然覺得有人碰我。我趕快把手從褲子裡抽出來。原來是美薇不知什麼時候起來走到我背後。

「他們是不是很舒服?我喜歡看到學友和別的女人作愛。」

她脫掉我的泳衣,用手指繞著我的乳頭。我已經被眼前的香艷鏡頭搞的欲火焚身,加上美薇,我好象都站不住了。

學友用手示意琳琳停下來,把她拉到自己的身上。多麼誘人的鏡頭。

琳琳躺在學友的身上,學友的陽具從琳琳的兩腿中間突出來。在琳琳纖細的腿中顯得更加粗大。學友和琳琳接吻起來。我看到琳琳的身子有節奏的擺動。

「琳琳不該離開他的那個東西。」美薇在我身體解說:「他馬上就會取得主動。」

我的乳頭隨著美薇的手越來越往下而越來越硬。在自己頭暈目眩時,聽到床上傳來的聲音。

我定神一看,原來學友已經把琳琳放到了床中間,在為琳琳口交。現在已經換成是琳琳的在學友嘴下無助的呻吟著。我羨慕的看著琳琳在那裡那麼享受,真希望我才是在學友嘴下的女人。

美薇已經把我的小泳褲也脫掉了。我感到她的手指頭在我的私除探索。

「喔,」我想,「從沒有女人碰過我,但是,的確很好受。」

叫床聲又從床上傳來。學友把琳琳的雙腿抬過他的肩膀,雙手托著琳琳的小屁股,正在替琳琳口交呢。很明顯琳琳正處在高潮中,雙手不斷的拉扯著床單讓她有個依靠。和我高潮時差不多。

就算是美薇把我推到床上,學友還是沒有停下來。

美薇也就把我扔在床上,就開始向琳琳的乳房進攻了。琳琳被學友夫婦夾在中間,哪裡還有抵抗的餘地,不一會兒就大叫道:「停….停….」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分不清到底是誰給她更多多快感。學友還是美薇?我不知道,只知道琳琳高潮不斷。

學友把琳琳放下來,把她移到床邊。然後把他那粗大的陽具在琳琳的門口顛來倒去。琳琳有些躲閃,叫到:「不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