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嘉琳一進房間就走到窗口去欣賞那迷人的風景。但那風景哪裡比得上這屋內的春光。

「我去把按摩膏放在水裡熱一下。」志強說。

一會兒他從衛生間裡走出來,到我太太的身後停下來。

「風景不錯。」志強說,「可是卻比不上妳的美麗。」

嘉琳臉真的是紅了,「你真是太會說話了。真希望接下來的假期都能像今天一樣的快樂。」

「我可以保証,絕不會讓妳失望。」

志強繼續著扮演自己的角色,「把妳的浴巾給我好嗎?」

嘉玲解開浴巾,繼續欣賞著窗外的風景。志強接過浴巾放在椅子上,就到衛生間拿出加熱過的按摩膏和幾條小毛巾。志強用雙手把按摩膏化開,然後輕輕的按摩嘉玲的脖子。

「哦……真的是不錯。」嘉玲微喘著氣說。

志強不說話,只是用雙手來回答。脖子,然後是雙肩,然後就慢慢的把嘉玲推倒在床上。嘉玲在床上伸展了一下迷人的軀體,一翻身,臉朝下躺著了。

志強摳出一些按摩膏均勻的抹在嘉玲的背上。不知是痛楚還是快感,嘉玲小聲的呻吟起來。志強繼續輕柔的按摩著我老婆緊張的肌肉。

很走運,嘉玲的臉朝著衣櫥。當志強按摩她疲憊但依然迷人的身體時,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表情。

她的眼睛是合著的,但是她的嘴是張開的,好像志強的每一下動作都給她帶來無比的快感,只是忍著不出聲。我不禁子問到底還要不要這樣的事情接著發生呢。

我可愛的老婆躺在別的男人的床上,我不清楚自己是否還願意和別的男人分享她。但我又想到和琳琳、美薇的事。最後我還是決定繼續躲在這黑暗的角落裡看著事態的發展。

志強開始按摩嘉玲的腿了。他把按摩膏塗在嘉玲的大腿上,然後是小腿。志強還把嘉玲的涼鞋脫掉按摩她的腳。然後有回到她的大腿處,按摩著每一寸皮膚。

讓我吃驚的是當志強按摩她的臀部時,嘉玲一點都不抗拒,還稍稍撅起屁股迎合著志強的手勢。志強還是靜靜的按摩著我太太油光滑亮的後背。完成整個後背,他叫嘉玲翻個身。

嘉玲迫不及待的轉過身子,笑著對志強說:「真是太好了。我從不知道按摩可以是這樣的舒服。」

大概是因為給妳按摩的是妳老公的朋友吧,我暗想。

這時候,志強有些猶豫的問:「嘉玲,要不要一個全身按摩呢?」

嘉玲有些迷惑,「嗯,當然。這不就是你為什麼讓我轉過來的原因嗎?」

「妳說的對。但我問的是妳是不是可以把泳衣脫掉。」這才是最關鍵的時刻!

「噢,難道你不能隔著泳衣或繞過它嗎?」

「那樣就不叫全身按摩了。」

嘉玲抬頭看看志強,又低頭,好像在考慮到底是否能接收這個條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半。

是阻止,還是繼續看?我真的無所適從。

「好吧。我相信你,但是絕對不可以告訴建華。」

志強點頭。

我有些犯傻。我想嘉玲還不明白這全身按摩到底是什麼吧?!

嘉玲坐起身,解開身後的結,把圓滑而富有彈性的乳房暴露在第二個男人面前。

她的醫生是個女的。她也毫不猶豫的抬起屁股,脫掉那小的可憐的泳褲。我很吃驚志強居然這麼容易就讓我老婆在他面前脫光衣服。

當然嘉玲也不可能天真到認為志強只是想給她做單純的全身按摩。我看的血脈膨脹,陰莖頂著褲子好難受。我輕輕的脫低短褲,讓自己舒服些。

志強有弄了些按摩膏在手裡溶化了之後,把溶化了的按摩膏滴在嘉玲的腹部和胸部。當按摩膏滴在嘉玲的乳頭上時,她忍不住咯咯的笑起來。我想她正在猜測志強是否會按摩她的乳房吧。我也正在想嘉玲會如何反應。

嘉玲和我都知道她的乳房是那麼的敏感。有時候我甚至只要搓她的乳頭和舔她的乳頭就可以把她帶向高潮。

志強先按摩她的腹部和腹部的兩側。嘉玲左右扭動著身體,咯咯的笑出來。她很怕癢。很快志強就移到了她的胸部。

當志強用按摩膏塗著嘉玲的乳房時,嘉玲盯著志強。但志強只注意自己的手和他按摩的部分。

當志強按摩著嘉玲的胸部,甚至捏她的乳頭時,嘉玲一點都不反抗。她的嘴張開,呻吟聲溜了出來。她的眼就沒有離開過志強的眼睛。他的按摩的確是讓她放鬆了很多。

突然志強的手移到了嘉玲的雙肩上。我看得出嘉玲一臉的失望。她以最完美的姿勢一絲不掛的躺在另一個男人的床上。

我實在是想不起來我可愛的老婆有什麼時候是光溜溜的了。甚至在我們做愛時,她也喜歡穿一件透明的睡衣。就算淫水弄濕了睡衣都沒有關係。

志強又倒了些按摩膏在她的腿上,開始按摩她的腿部。嘉玲在油光閃亮的按摩膏中顯得更性感。我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開始上下套動著自己的陰莖了。我也注意到志強的泳褲前有一大團勃起。

志強再一次從嘉玲的腳開始慢慢的向上。當他的雙手向上停在嘉玲的陰部時,我第一次發現嘉玲居然剃了陰毛!只留下一個小小的倒三角。

真是太性感了。我真妒忌,志強可以比我先享用那可愛的小穴。

志強很有耐性。很明顯他正在極力挑起嘉玲的性慾。當然,我相信當志強觸摸嘉玲的乳房時,她應該想到陰部也是目標吧。

志強真是有一手。按摩嘉玲的臀部時,時不時用手指輕撫過嘉玲的陰唇。每次嘉玲都會發出動人的呻吟聲。慢慢的志強加快了碰到陰唇的頻率,到後來乾脆把中心放到了嘉玲的陰部。

他的進展是如此的一步一步,嘉玲甚至沒有反應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她看上去好像處於極度的興奮之種,不會在乎志強對他做些什麼了。

志強一只手挑逗嘉玲的陰蒂,另一只手在嘉玲的門口游動。不一會兒,兩跟手指頭就插到了我老婆的陰道中。

只幾下,嘉玲的高潮就來了。前戲真的是非常重要。

全身按摩結束了,性交就要開始了。自己的陰莖口也流出了一點液體。

我不明白嘉玲是否意識到,但我明白志強就要介紹他的大肉棍給嘉玲了。在一會兒,嘉玲的每一個洞就會清楚的認識那個大陽具了。

嘉玲從高潮中緩過來時,正好看見志強的頭埋在自己的大腿中間。她突然跳了起來大叫到:「志強,我們不能這樣做。我不能對不起建華。」

志強抬起頭,「嘉玲,別緊張。我現在只是在繼續給妳的全身按摩罷了。妳怎麼會想到是對建華不忠呢?」

嘉玲一邊緊按住志強的頭一邊問:「難道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愛不算是不忠嗎?」

「妳愛我嗎?」志強問。

「不,當然不!我愛建華。」嘉玲回答。我心中到是很安慰。

「我今晚有沒有讓妳感到放鬆和快樂呢?」

「你讓我覺得像在天堂度假一樣。」嘉玲答到。

「這不就沒事了嗎。有很多種方法可以給身體做按摩,但沒有一種方法一定需要愛情才可以進行。」

「但你說的是做愛。」嘉玲回應著。

「沒錯。我是在想著性愛。兩個人互相讓對方感到快樂,難道有錯嗎?不就和按摩一樣嗎?」志強解釋著。

嘉玲平靜了一些,「你講的也有道理。」

「我可以保証建華一點都不會介意。事實上,他應該會很樂意和妳一起享受一下,甚至是和我太太曼玉一起。」志強建議道。

「真的嗎?」嘉玲有些疑問。

「當然了。我和曼玉就會時常換一下性伴侶。只是性,只是生理上的放鬆。和妳愛不愛對方一點關係都沒有。」

「曼玉會和別的男人做愛?」

嘉玲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看著志強,她不得不信。她好一會兒沒有說話。然後就把志強的頭往下按。

志強成功了!他成功的說服我老婆嘗試開放的夫妻性生活了。現在他要得到他的獎品了。

嘉玲在床上有時是很瘋狂的。在公共場合的正經讓她在床上才能顯出她的驕人本錢。

志強按摩時嘉玲已經是濕濕的了。再加上志強的舌頭的運作,她就更濕了。志強的舌頭也是一樣的管用。不到兩分鐘,嘉玲又經歷了一次高潮。

「志強,我要看到你的陰莖。」嘉玲下命令。

志強離開床把他的沙灘褲抖掉。嘉玲張大了眼睛看著那個有長有粗的怪物。我注意的到是志強亮亮的臉。嘉玲的愛液鋪滿了他的臉。

「走近一些。」嘉玲有命令道。

志強走到嘉玲的身邊把肉棍湊近嘉玲。嘉玲抓住他那根大陽具,愛撫著說:「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容納它。但我可以試試。」

說完她就一口咬住志強的肉棒。先是咬著頭上一部分,然後我看著志強大陰莖一寸寸消失在我老婆的口中。

很明顯,她用的是喉嚨。我的天!但又有什麼辦法呢?我的只是剛剛能碰到她的喉嚨。

不到無分鐘志強就受不了啦,射精前他從我老婆口中拔了出來,全都射到嘉玲的臉上。

嘉玲用舌頭舔著可以夠到的精液,但大部分還是順著她的臉頰流下去。她就用指頭刮起精液送入嘴裡。

她把志強的陰莖舔乾淨後,總算抽空說話了:「喔,真是全新的感覺。我要你現在插進來。」

「妳喜歡就好。不過我要休息一會兒。」志強笑瞇瞇的說。

「說不定我可以幫你呢。」嘉玲狡黠的笑著。

她走下床,在志強面前扭動身體。她在給志強表演性感的舞蹈。這下我可真是吃醋了。我可從來沒有過這種待遇。

一會兒她挪到志強坐著的床邊,把乳房擠向志強的臉。志強一分鐘也不錯過,馬上開始舔她的乳房,吸她的乳頭。

嘉玲禁不住把頭往後仰著享受著志強的口技。然後把志強推倒在床上,用乳房從陰莖到胸膛摩擦著志強的身體。

這的確管用。志強馬上就又硬的和棒球棍一樣了。嘉玲繼續親吻志強的全身,當然包括陰莖,睾丸,甚至有時是肛門。又是一個第一次!她從來就沒有舔過我的肛門。

「我要你和我用狗的姿勢做愛。」嘉玲邊喘邊說。

她真是顯示出狂野的性格來。

志強走到床下,「那妳先像狗一樣的趴著。」

嘉玲就用手腳撐起身子,撅起屁股等著志強。志強離開了一會兒,回來時一個避孕套已經套在了陰莖上。我很高興他還記得。讓嘉玲改變是一回事,讓她懷孕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志強用他那大陽具在我老婆的陰道外面來回的磨擦。他這樣挑逗了嘉玲一兩分鐘,嘉玲實在是憋不住了,大叫道:「趕快插進來。」

志強把龜頭對準了嘉玲的大門,然後輕輕的插下去。是那麼的慢,我可以看到嘉玲的陰唇慢慢的向兩邊分開,容納著那個粗大的陽具。不一會兒志強的睾丸就撞到了嘉玲的陰唇。他慢慢的拔出來又慢慢的插進去。

他逐漸加快頻率,知道嘉玲突然叫道:「等等」。

「什麼事?疼嗎?」

志強問著,還是慢慢的插進去。嘉玲微微轉了一下身,伸出一隻手摸志強的陽具。她用她長長的手指沿著志強的陰莖,摸到了避孕套的底部。

她把避孕套從志強那裡卷起來,露出油油的肉棍。她把避孕套扔在一邊說:「我們不需要這個東西。」

志強吃緊的問:「我不想有什麼閃失。萬一……?」

嘉玲笑著:「別緊張。我現在想感受一下它赤裸裸的感覺。我也想試一下你的精液射到我裡面是什麼感覺。」

我真不敢相信這是我老婆說出來的話。我呆在衣櫥裡,嘉玲卻毫不猶豫的把志強赤裸的陽具引入陰道口。志強就那樣插了進去,我看到嘉玲全身不停的顫抖。

我努力回憶嘉玲的經期,但就是記不起來。

我也有些怪志強,明知道會懷孕還要繼續。但誰讓我自己的老婆這麼要求呢。她告訴他沒事,我還是相信她好了。

現在這種情況下志強再也沒有什麼顧慮。嘉玲呻吟著,志強哼哼著。志強不停的衝擊著老婆。他的耐力倒是不錯。他們還換了體位。

「我想在上面。」嘉玲建議。

他躺下,她面對著志強,對準陽具坐了下去。我看到嘉玲保持著快節奏上上下下。

每一下,志強的東西總是能到達原來沒有人到過的地方。嘉玲也對志強插入時自己小腹的凸起感到驚奇。她把手放在小腹,從外面感覺著志強的生殖工具。很快志強又給嘉玲帶來一次高潮。

他們又繼續交換著體位,變換著不同的姿勢。這次志強回到上面,他輕易的攻入城門,開始最後的攻擊。

嘉玲喘道:「快..快一點,志強。深一點。我要你射在裡面。」

志強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攻擊我老婆。嘉玲大概是感到了接連不斷的高潮。志強也瘋狂的插了幾十下後,將陽具插在嘉玲體內不動了。

我知道他正不斷的把精液射到我老婆的子宮中。我只希望不要看到我老婆在這裡懷上第一個孩子。

他們都平靜後,嘉玲說:「這是我最好的按摩。我從未想過結婚後好會合別的男人發生性關係。」

志強笑著從嘉玲身上爬下來。

嘉玲坐起來說:「我知道太快了,但是,什麼時候可以再幫我按摩嗎?」

志強高興的看著嘉玲,「難道妳不擔心建華現在想知道妳在那裡嗎?」

「他在看球賽。他那裡有空想起我。」

「妳就這樣走進去,我保証他馬上關掉電視。」

「志強,你是不是要我離開了?!」嘉玲不高興了。

「當然不是了。只是妳讓我射了兩次,而且我也不像那些大學的虎頭虎腦的學生了那樣體力充沛了。我真的想整個晚上都在幹妳,但妳知道建華會擔心妳在哪裡。」

志強是對的。我正等著她離開,我才可以好好的幹她一個晚上。

「我知道。我想在和你來一次。」嘉玲請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