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門開了,凱文站在門口。真帥。一身運動裝,緊身的恤衫襯出他寬厚的胸脯。我想大家就是那時我做出了決定–今晚,他是我的。

「妳看上去真性感。」他打量著我。

我想我一定是臉紅了。

「謝謝,你也是。」

我坐下穿上高跟鞋,盡量抬高腿,讓他能夠看到裙子下面,甚至更深處。

晚餐很豐盛,香檳也很上口。越來越心癢。大概是對性的需要和酒精的作用,感覺太好了。

吃完飯後,我們到大廳的一角坐下。叫了一杯酒,聽著樂隊表演的,我的手爬到了凱文的手上。我注意到,不止一次,他偷看我的乳房。正中下懷,我也衝著他笑。

一曲我熟悉的慢拍子開始了。

「跳舞好嗎?」

「當然。」凱文托著我的手,把我拉到舞池。

他一只手放在我背後,另一只摟著我。跳著跳著,我慢慢靠近他,乳房碰到他的寬闊的胸膛。他抬起我的雙手,我兩只手就圍著他的脖子了。他的雙手緊摟著我的腰,玩弄著我的臀部。抬起頭,我看到他直直的盯著我。他低下頭,我抬起頭,唇接到了一起。

我在他嘴裡喘息著,貼的更緊了。我們停在舞池中,互相感覺著對方。我的手滑到他的下體,輕輕揉著他的勃起。

「你的房間還是我的?」

凱文傻笑著:「我的。」

等電梯的時候他的手已經不老實了,在我的屁股摸來摸去。我憋不住了,踮起腳尖吻著這個老外。手大力摸著他突出的部分。一聲呻吟就是我得到的回報。

我咬著他的耳朵,「你準備好了嗎?你想幹我嗎?」

回答是他喉嚨發出的喘息。他吻的我更深了,我也不有自主的抬起大腿繞住他的腰。喔..他的陽具隔著布料按摩我的下體,趕快到房間吧。

鈴一響,電梯門開了,我趕快推開他。還好沒有人等電梯。高升的慾火被打斷了,更讓我全身騷癢無比。凱文拿著鑰匙在開門,仗著四處無人,我從背後繞住了他,輕輕的摸著他那高高的勃起。他呻吟著,一把推開門,轉身把門踢上,像老鷹抓小雞似的拎起我,將我放在床上。

我的手插到他的外套裡,把它剝到肩膀處,然後開始解他衣服的扣子。一邊解,我的手一邊伸到裡頭,感覺他那結實胸膛。

他的上身光了,我用指甲鉤著他的乳頭,聽著他發出陣陣呻吟。我又往下滑到了他光滑的腹部,手指頭在他的鬆緊帶下游盪。

找到了打結的地方,我馬上就給他鬆了綁。盯著他只剩下內褲的下體,我暗想:「還算不錯。」

他很強壯結實,這毫無疑問。他的胸部光滑無毛,身體呈迷人的倒三角,比基尼內褲前的高高勃起告訴我它不可小瞧。

我笑著問他:「你還要把它藏多久呀?」

凱文就像得了聖旨一般拉下他的內褲。哦….不錯。他的陰莖一脫出褲子的束縛,就昂首挺立著。雖然不及志強的,但也差不多了。

我用手輕輕握住它,上下移動,感覺著它在我手中跳動。

「嗯….啊….」他在我手裡喘息。

我把凱文推到床上。該輪到我脫衣服了。我扭動著身體,自己撫摸著全身上下。手慢慢移到扣子的地方,解開第一個..第二個..再一個,我的文胸已經露出來了。我貼近凱文,親吻他,然後又退後,再一個扣子,我的外套落在了地上。

我捧起雙乳,「你喜歡嗎?」

凱文點了點頭。我伸手到背後解開胸圍的扣子,胸圍也掉在地上。我的手又回到了自己的乳房上,摩擦著已經硬了的乳頭。喔….真是騷癢難當。

我有解掉短裙的扣子,裙子也掉在地上。我盯著凱文,他的肉棍在顫抖。正當我要脫絲襪時,凱文叫到:「不,不要脫,穿著它們。」

原來他喜歡看穿著絲襪的女人。

我站起身轉了一個圈給他看,「感覺如何?喜歡嗎?」我問他。

「妳真是迷死我了。」他用充滿磁性的聲音回答我。

我滿意的伸出雙手按摩他的肉棍,又低一些,抓住他的兩個球搓起來。看著他因興奮而扭曲的臉,我把他推倒在床上,雙手揉著他的胸膛,嘴卻向下移動。

我用舌頭舔他的肚臍眼,弄的他怪叫連聲。我繼續用舌頭伸進去,伸出來,挑逗他,然後向下……

在他的陽具前我喘息著,我伸出舌頭輕輕點著他的龜頭,濕潤了它;我的嘴也包住了它,繞著龜頭上上下下。

他喘息著….呻吟著….我有多含入一節,手也不停著想練太極球一樣玩著他的睾丸……我又用牙齒上下輕叩他的陰莖……

「哦….喔….」他急促的邊喘邊說,「我要出了。」然後就用手緊緊按住我的頭,我又咬深了一段,然後他就在我口裡抽搐著,一團團的精液射到我嘴裡。

我的頭一邊隨著他的出入而擺動,一邊把精液吞下去。

凱文一用力把我翻轉到床上,來了個『野獸派』。一只手抓住我的乳房擠來擠去,一只手撫摸著我的腹部,還一口咬住我另一邊乳房。

「妳很喜歡挑逗別人,是嗎?」他問我。

我推著他的肩膀讓他向下,「不是。」我懇求著,「快點,我需要你。」

凱文笑著,用手指頭在我的臀縫間游走。我的腿不由自主的分的開開的,盼望有什麼東西趕快插進來。

可他真可惡!手指頭到了我的小穴門口,輕輕碰一下就離開了,又回到我的臀部。

真是慾火焚身,他不插進來,我不得不自己用手安慰一下。但他擋住了我的手。他低頭到我的雙腿中間,舌頭開始代替了手指頭。他的舌頭碰到了我的唇,繞著我的陰唇轉了一圈,我丟了……

他的舌頭卻不停,伸進來,推開陰唇,舔著我的陰蒂。我……又丟了….他又輕輕的用牙齒點我的陰蒂,還伸了一個手指頭..哦..總算有東西插進來了..我的身子跟著高潮在床上擺動……

突然一陣空虛感,他的舌頭離開了我。然後又是一陣充實的感覺,他插了進來。低頭,我看到他健壯的寶貝已經開始在我的體內耕耘了。

他的第一刺就盡根而入。我抬起雙腿夾著他的腰,感到他插的更深了。他卻換了一個花樣,推開我的腿,蜷起我的雙腿,整個人壓壓在我的腿上,讓我的腿分的更開了,然後毫不留情的攻擊我。

「Oh,老天,太美妙了。」

突然又一陣空虛感,他離開了我!!

「不」我叫道。

凱文把我抬起來,讓我的雙手雙腿撐在床上。我全身酥麻,手支持不住,我的頭靠在了床上。屁股正好抬的高高的等著人來幹。

他又用手插我,揉我的陰蒂,我真是受不了。我再也顧不上什麼面子問題,大叫著:「插我,趕快插進來。」

他不再為難我,又一次進入我的體內。

我的身子隨著他每一次的抽插在床上移動,乳頭摩擦著床單;他深深的插入,拔出;他的手指頭還不停的在我的肛門處游動……我浪叫著,抖動身體,迎接又一次的高潮….

我繼續和凱文做愛。這麼說不對,我和他是享受性愛。晚上又兩次,第二天上午離開賓館前又一次。當然我還是渴望見到志強。但基於很明顯的理由,我已不在慾火焚身了。

第七章 建華的故事 二

志強,嘉玲和我離開餐廳後不久就到了賓館。我提議晚上在泳池裡放鬆一下,嘉玲高興的點頭同意。

我告訴志強十五分鐘後在泳池見,然後就分開了。我看得出志強的攻勢果然有效。她一點都沒有長途旅行後的疲倦,反而是興奮不已。她也不諱言志強是個好伙伴。

計劃進行的很順利,但是否有一些過頭了呢?我不得不又考慮了一下。我想到了德華和琳琳。很明顯德華對琳琳被志強給吸引不很舒服。我現在明白為什麼了。

我搖搖頭,堅持自己的決定。我和嘉玲都深愛著對方。如果只是因為一個強壯的男人,長長的雞巴就能讓她離開我,那真是太悲慘了。

我先換好了泳裝。嘉玲說他還要一會兒,讓我先下去等她,不要讓志強等太久。我在泳池和志強就先碰頭了。

十分鐘之後嘉玲來了。我們看不清楚她穿什麼樣的泳衣,因為她外面包著一條大浴巾,但著可擋不住她修長大腿。

嘉玲是一個高瘦的女人,一雙長腿是她最迷人的地方。她的三圍大概是 33–21–34,身高一米七五,在近十公分的高跟鞋的襯托下腿就顯得更加迷人了。什麼,她到泳池時穿著高跟鞋?我從來沒有見過,但是,實在是很性感。

驚喜還沒有結束。她衝我們笑了一下,就走到一張躺椅前面。她把毛巾解開,鋪在椅子上。

喔!我第一次見她穿比基尼式的泳衣。泳衣是白色的,非常簡單的設計。或者換句話說–非常少的布料。上半截,量塊小三角脫住她的乳房,一根細線繫在背後,另一跟繞過她的脖子。

我很驚訝,她的乳房雖然沒有琳琳和美薇的大,但在這泳衣中卻顯得很突出。下半截也很簡單–布料少,一根線吊在腰上,另一根『線』遮住她的私處。當她轉身時,我們所能看到的只是她的長髮和在他兩屁股中若隱若現的那根線。我從未見過她穿成這樣,更何況是在公共場合!但現在她像要把自己展示給所有人看一樣。已經有老外在旁邊虎視眈眈了。

嘉玲走過來坐在水池邊,用她那修長的腿在我們面前踢著水。她不願意下水,只喜歡用腳尖點水玩。我和志強只好也離開泳池。我們躺在泳池旁的長椅上。要不看嘉玲是很困難的,我也相信她明白志強和我都在不停的盯著她,只是嘉玲不揭穿罷了。

現在是實施計劃的時候了,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

我告訴嘉玲:「嘉玲,我要上去看球賽。妳自己留在這裡玩水吧。」

她有些意外:「你不和我待在一起嗎?」

志強恰到好處的插了一句:「我會在這裡陪妳。」

我指著志強對嘉玲說:「沒問題了,志強在這裡陪妳。」

嘉玲看看我,又看看志強,然後說:「那好吧。如果志強願意的話。」

志強又開始誘惑我老婆,說:「有美女相伴乃人生一大樂事。」

嘉玲臉紅了一下,對我說:「我再待一會兒就上去。」

「沒問題。」然後我就離開了。

早些時候,我已經查過附近的環境了,而且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我可以坐著看到志強和嘉玲。我走進賓館,進了另一扇門,坐在離他們不到十米的地方。

「這裡的夜景真美。」嘉玲陶醉著說。

「是啊。」

「忙了幾天之後我總算可以享受一下平靜休閑的生活了。」

「哦,什麼事那麼忙?」志強問。

「你知道,工作的壓力。我們公司前幾天接待一位重要的客戶,我負責讓一切順利。這也是我晚來的原因。」

「希望一切都順利吧。」

「還好,都順利,但是我整個星期都如坐針氈。這個休假正好讓我好好放鬆一下。」

「想不想來個肩部按摩?」志強問道。

「聽起來不錯,但是我不想麻煩你。」

「太客氣了吧。」志強邊說邊坐了起來。

嘉玲也坐起來,背朝著志強。慢慢的,志強的手伸到我老婆的肩頭,輕輕的按摩起來。

「你真有一手。你在那裡學的按摩?」嘉玲問到。

「我學按摩是為了曼玉。她對一些小事都很敏感,最好的方法就是給她按摩。有一段時間她都要去按摩完才回家。為了省一點錢,我乾脆自己學著給她按摩了。」

「哇,曼玉是個幸運的女人。」

「但是,從我的角度來看,建華才是個幸運的家伙。妳真的是非常出眾,妳知道嗎?」

「哦,是嗎?」嘉玲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認真的,嘉玲。特別是妳穿這件比基尼更是如此。」

「謝謝。謝謝你替我按摩。」嘉玲一邊享受著按摩,一邊回答。

「能為妳服務是我的容幸。」志強接著說,「要不要按摩後背?」

「可以嗎?」

「當然。妳只要臉朝下躺下就可以了。」

嘉玲慢慢的躺下。志強的眼睛沒有離開過嘉玲的雙乳,但是雙手還是規規矩矩的在給嘉玲按摩。

「真可惜我沒有帶按摩油來。」志強告訴嘉玲。

「沒有關係,這樣已經很好了。」嘉玲回答。

「如果有按摩油,效果會好的多。」

「你是專家,我想應該是吧。」

「我房間裡有。如果妳喜歡,我們可以到我的房間,把按摩油加熱,然後我會給妳一個一流的按摩服務。」志強建議道。

「聽上去真是不錯。但我不能這樣做。你是來度假的,我怎麼能讓你勞累呢。」嘉玲說。

妳不去,我們的計劃怎麼進行呀。我暗自念叨著,還以為沒有希望了。可是嘉玲居然答應了。

我也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反映。是應該高興計劃成功,還是擔心自己的老婆會有什麼舉動。但我知道再不到志強的房間去就會錯過下面的情節。

在他們進入房間前一會兒,我像做賊一樣的躲進了志強的衣櫃。黑暗裡我只能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跳。

我居然想得出如此瘋狂的計劃–躲在衣櫥裡偷看我老婆和別的男人在一起,而且有可能他們會在我面前做愛。我這是怎麼了?好在衣櫥有百葉窗似的設計,加上裡面黑,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動靜,外面的人卻看不到裡面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