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我依稀記得我和琳琳的床上運動。當我的眼光能夠集中後,我看到了志強!他正用手抬著琳琳的屁股。

琳琳只有頭和肩膀靠在床上。她的大腿正繞著志強的腰。志強用胳膊夾著琳琳的大腿,用手托著琳琳的屁股,一只大陰莖插在琳琳的陰道裡。

他的陰莖!老天!我見過不少男人的家伙,從來沒有這麼大的,和老黑不分上下啦。

也有人在摟著我!沒反應過來,一種被插入的快感襲來。

我抬頭,德華衝著我笑。我扭頭,正好看到志強在琳琳體內的快速的一刺。

他的睾丸碰到琳琳的肛門,琳琳尖叫著。志強慢慢的拔出來,然後又是狠狠的一刺。

德華有些心痛了,「別搞的她難受。」

「不,」琳琳邊喘邊說,「志強,不要停。」她移動著身體配合志強的抽插。

我從來沒有見過別人做愛,是的,我和別的男人,學友和別的女人,但我們從沒有一起搞過。我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兩個男女在我面前性交。

志強又快又深的插著琳琳,琳琳的下體隨著高潮的來臨一張一縮,她張著嘴想說話,卻什麼聲音也發不出。

這麼香艷的表演在眼前,德華的肉棍很快就讓我有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琳琳的眼睛也掃過我,但是我明白她什麼也看不到。她正享受著志強的巨無霸。志強急喘著,然後又一刺,插在琳琳體內不動了。他射在琳琳的陰道裡面!

我的下體也是一熱,德華也射了。

第五章 建華的故事

第一天真是美死了。從見到德華的老婆開始。多麼誘人的女人呀。只是在那時我怎麼也想不到一天之內竟然可以見到自己的陰莖插在她的陰道中。這次旅行的第一個晚上真是夢幻之夜呀。

我不得不承認第二天我感到內疚,我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嘉玲。我想像的到她知道我們五個人幹了些什麼後震驚的表情。她發現我不忠一定會殺了我。我真的很頭痛,不知道她今晚來要和她說些什麼。

高爾夫很棒,但我發揮的不好。我想是因為我一陣牽掛著嘉玲吧。我希望有辦法讓她也加入,這麼她就不會怪我了。雖然自己的老婆給別人玩不太是滋味,但我已經操了德華的老婆,又有什麼好辦法呢?

打完球,我回到房間洗了一下,就躺在床上睡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電話響。是美薇打來的。

「到我房間來一下好嗎?」多麼性感的聲音。

對老婆的思念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學友迷人的老婆。

「一分鐘。」三十秒之內我已經到她房間門口了。我敲了敲門,美薇開門了。我張大嘴什麼也說不出來–她什麼都沒有穿!在我有所反應之前,她把我一把拉進房間,用她那迷人的身體貼著我的身體,用熾熱的嘴唇貼著我的嘴唇。她的舌頭推開我的嘴唇,在我嘴裡探索起來。我馬上就硬了。

我們接吻時,我抓緊了她的屁股,她也伸手向下摸我的子孫根。一會兒,美薇的嘴唇離開了我,對我說:「寶貝,我要你。」

她彎下身子,很快就把我脫光了。她溫暖的小嘴馬上就包住了我的陰莖,用比我想像的還要熱情的口技為我服務。突然她站起來,一句話不說就把我拉到她床上,然後繼續她的『口頭工作』,還時不時用舌頭舔我的睾丸和肛門!

嘉玲從來就沒有舔過我的肛門,就連口交都不多。我在天上了。和琳琳昨晚一樣,美薇也是熱情無比。

「建華,我要你插進來。」

也不等我回話,她把我的陰莖吐出來,一下就坐到上面。

她的陰道很多肉的感覺,如果說琳琳和我老婆都還算緊的話,美薇多肉的陰道好像更舒服。

在我身上上上下下,她說:「你的肉棍好棒喲。插的好深喲。」

真的嗎?昨天看到幾個朋友結實的身體,我有的後悔沒有好好鍛煉。至於插的深,如果美薇知道志強有多大大概就不會這麼說了吧。誰知道呢。

「美薇,我喜歡妳的大乳房。」

我用手捏她的乳頭一下,她的陰道就收縮一下,緊緊的包住我,美死了!

「啊……啊..快..摸它..」美薇邊說邊加快了上上下下的速度。

我明白在這種情況下,我和她都堅持不了多久。我挺起腰,配合她的上下運動,好更深的插進她體內,然後在肛門的收縮和陰莖的跳動中射了出去。大概精液『射』進去很有讓人興奮的感覺吧,美薇也馬上就尖叫著用她的愛液把我的下體弄的濕濕的。

最後,就算是她倒在我身上,還是不斷的擠壓我迅速萎縮的陰莖。太美妙了!

突然,我發現房間裡有其他人。我嚇壞了,推開美薇,站了起來。雙手捂這陰部,我原來是學友和志強。

「我….我..不..不是故意..的..,對….對不起..」

琳琳是自願的,可美薇卻沒有告訴大家可以上她呀,雖然是她勾引我。他們肯定是剛才我感覺美妙的時候進來的。

他們沒有反應,卻有動作–馬上脫衣服。

我心一鬆,「你們又要和我一起戰鬥了嗎?」

美薇抬起頭,總是明白房間裡還有其他人,她也一點不緊張,還笑著說:「太好了。我要井井有條。」

我楞了一下,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這成語用的到是不錯。她示意志強和學友走到床前,一手抓住志強的巨無霸,一手抓住她老公的陽物搖來搖去。

「想不想要一個更好的地方呀?」

志強聽了,馬上就躺在床上,把美薇抱到自己的身上,一下就盡根而入。

昨天琳琳還費了好些力氣才容的下志強,看樣子美薇是比較寬。但是她的陰道真的很舒服。

學友拿過一瓶潤滑液,在他老婆的肛門上和自己的陰莖上都塗了些,然後就插到美薇的肛門中。

學友問:「妳現在滿足了嗎?」

美薇好像說話都有些困難,「好……好….好..美….」

她的身體在兩個男人中間顫抖。

我盯著這淫蕩的情景,「如果換了是嘉玲….」

我只決定下體一熱,我又硬啦!美薇也叫著:「快,快,像幹蕩婦一樣幹我。」

我哪裡還會遲疑,把陰莖送到她的嘴裡。她的口技實在是一流,如果不是剛剛射過,我馬上就會射在她嘴裡。

如此狂風暴雨般的搞了美薇十幾分鐘,美薇似乎也不疲倦,但我知道學友已經累了,我也是。志強倒好,躺在床上當然沒事。我又想到了嘉玲。

琳琳昨晚也是不知疲倦的讓我們幹。難道女人瘋狂起來都是這樣嗎?換了嘉玲呢?想到這裡我再也受不了啦,抽出陰莖,像平時手淫一樣飛快的摩擦著自己。

美薇看到了,叫到:「射在我臉上!」

再幾下套動,美薇的臉已經是精液滿面了。我很驚奇,自己居然又可以射那麼多。

我把軟下去的陽具塞到美薇嘴裡,她用舌頭繞著我,舔得我肛門收縮,貢獻了所有的精液。

學友是下一個。突然他插在他老婆的肛門中不動了,我只能聽到他粗粗的喘著氣。

當他拔出來時,只有一點點白色的液體跟出來–他的精液全都留在美薇的肛門裡頭啦。

志強那裡又是另外一番情景。當他射精後,他的精液和我第一次的精液一起順著他的陰莖流出來。美薇用嘴把志強的陰莖,睾丸和肛門舔的乾乾淨淨。

美薇完工後還衝著我和志強笑,表示謝意。

志強說:「真想在搞妳一下,不過我和建華得走了。老婆大人一個鐘頭就該到了。」

我點了點頭。美薇看上去有些失望,「不要那麼快就走嘛。」

「不好意思,寶貝。」

志強說,「我相信學友還可以支持一會兒。別急。我們還有一個星期呢。我保証還會有另外一次機會。」

美薇眼睛一亮:「你說的噢。學友,你要給我盯著,要不然我就到街上去找老外。我相信他們對中國女人很感興趣。」

「放心。妳想要多少條到井裡都可以。」學友笑著答到。

我和志強穿好衣服準備離開。

我問:「美薇,晚上有什麼安排嗎?」

美薇說:「我和琳琳約好了去藝術中心看演出。德華會去,我老公也去。」

我告訴她:「那好吧,到時候再說吧。」

學友夫婦一邊熱情的吻著,一邊看也不看我們和我們揮手再見。離開房間時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就是:「插進來,親愛的。」

我和志強約好換好衣服到大堂等。我用幾乎所有的時間沖洗身子。我可不想讓嘉玲看出來有什麼不妥。

在大堂碰到志強,志強說:「我剛剛收到曼玉的電話,她又誤飛機了,得下一才能來。」

「沒關係,我自己去機場好了。」

志強說:「我和你一起去,反正沒事情幹。」

「好哇,我正好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說。」

坐在車裡,志強問我:「什麼事?」

我告訴志強我決定對嘉玲不忠,也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怎麼告訴她。

我知道對於學友這一對那麼開放的自然沒有問題,可是我和嘉玲不是這樣的呀。坦白的說,我真希望嘉玲和我也能像學友和德華夫婦一樣。

志強問我覺得嘉玲有沒有可能接受其他人加入夫妻的性生活,我只好說,根據她那種被傳統教育教出來的人肯定不會接受。志強說受傳統教育沒關係,主要是她是否熱情。

我也坦白的告訴志強,雖然嘉玲在公共場合舉止打扮都很正統,在床上如果她性起,也會接受些新鮮花樣。

志強建議我找另外一個男人,挑逗她到興奮,然後和她上床。跟著,有可能她會主動要求開放的夫妻性生活。

「好主意,」我說,「我已經有人選了。」我指著志強。

「我?」他驚喜的問。

「當然是你,」我又解釋給志強聽,「你是我的朋友,我信任你;嘉玲也認識你,有時也會說你好話;更重要的是你夠大。」

我又加了一句,「只是不要讓她迷戀上你的雞巴。」

志強很高興有這個機會。

廢話!我把老婆送到你面前你會不要?!

他也坦白的告訴我他也很欣賞嘉玲的年輕貌美,還說引誘一個保守的女人應該很過癮很有挑戰性。

在機場停下車,我告訴志強要溫柔些,不要把我老婆弄痛了。他答應會小心。我提議接到嘉玲後先吃晚飯,然後花一些時間在泳池裡。然後我借故離開讓他們兩個單獨在一起。志強說建議不錯。

我又問:「如果我在旁邊看,你沒有意見吧?」

「當然不。更刺激。」

志強回答著給了我他房間的鑰匙。

我最後一個要求是要志強用避孕套。嘉玲不願意吃藥,避孕套是我們唯一的避孕方法。

他也答應了。

「不答應行嗎?」

我心裡嘀咕著,然後告訴他我會放一盒安全套在他房間裡。

只等了十分鐘左右,飛機就到了。大概是因為和志強已經計劃好了,我心情不再想之前那麼的焦慮。

現在,我最盼望的是看到我可愛的老婆,把她摟在懷裡。不一會兒,嘉玲就出來了。我衝上前緊緊的抱住她,深深的吻著她。

最後當我放開她時,她害羞的說:「才兩天,就想成這樣?」

心裡亂亂的,不知道說什麼。

「志強也來了。曼玉還沒有到嗎?」

「她要晚一些。妳看上去真漂亮。」

志強開始動作了。我看到嘉玲臉紅了。

「去吃晚飯吧。」我建議。

「我餓壞了。飛機上的太難吃了。不好意思,我先到洗手間去一下。」

望著她的背影,志強感嘆道:「她真漂亮,建華。你真有福氣。」我點了點頭。

在車上志強就開始不斷的上下打量我老婆。我們在路上找了一家海鮮餐廳解決了晚飯問題。志強開始施展他的泡女密技,很快,他和嘉玲就聊的很投機了。

第六章 曼玉的故事

「總算到了。」

聽到飛機落地的聲音,我又可以見到我老公了。

那該死的會議,讓我錯過第一班飛機。然後又是在因為機械故障在上海的停留。

唯一幸運的是我的隔壁坐著凱文。

他是個美國人,很高大,大概一米九左右。登機前他就主動找我聊天了。老外有時很可愛,很容易接觸。上飛機前我們就已經很熟了。

我們都結婚了,我嫁給志強,他娶了一個金髮女郎。他還把她和他才幾個星期大的兒子的照片給我看。很明顯他很愛他們。

我不時的偷看他寬闊的肩膀和豐滿的臀部。

老天,我慾火中燒。兩天了,兩天沒有看到老公了。看著凱文,我想到了志強,想到了他強壯的陽具。太難受了。志強也算是身懷天賜之物,雖然不像老外般高大健壯,但那根陽具卻很少有人能比得上,就算和那些拍成人電影的老外都不相上下。

突然擴音器響了,「女士們,先生們,我是機長。很抱歉告訴大家,因為機械故障我們得迫降上海。飛行絕對沒有問題,但暫時沒有其它飛機接送大家。我們會安排大家入住航空賓館,明天早上有新的飛機接替。對給各位早成的不便表示歉意。」

不便!!又一個晚上見不到志強,或具體一點,他的生殖器官。在乘客的嘈雜聲中,我聽到凱文說:「嘉玲?」

「不好意思,什麼事?」我從沉思中醒過來。

「我想..既然被延誤了,不如我們一起吃晚飯吧。」

「當然好了。」

專車送我們到離機場不遠的航空賓館。路上我和凱文都沒有說話。我很想知道他腦子裡在想些什麼。我看到他在飛機上偷偷的看我的大腿。難道他在想和我….?在我的床上過一個晚上?

只是這麼想了一下,我的乳頭就硬了,下面也濕了。

到了賓館,我們約好一個鐘頭以後在餐廳見面。他想馬上就去,可我告訴他我想沖洗一下。他答應等我。

進了房間,我開始脫衣服。外套,然後是乳罩。接著是裙子和內褲。我摸著乳頭,感到它越來越硬。

我輕輕打拉我的乳頭,邊望著鏡子裡的我。披肩的長髮在飛行中已經凌亂不堪了。還好,九十五公分的乳房依然挺立。對中國人來說很不錯了。

「凱文會感興趣嗎?」我自己尋思著。

「當然。」我自己又回答。

我還從未見過一個不想上我的男人。我的手向下滑,肚臍,然後是黑森林。九十公分的屁股隨著手指頭在陰唇上的觸摸而扭動。

「啊….」

我忍不住了,躺到床上,手指頭插了進去。身體越來越熱,有手指甲輕輕刺著陰蒂,我的陰道不斷的收縮,吸著我的手指頭。

「志強,我要你。」

電話鈴聲讓我清醒過來。看了一下表,都快過了一個鐘頭了。「喂?」我拿起話筒。

「Hi,」凱文的電話,「準備好了嗎?」

「對不起,」我說,「再十分鐘好嗎?」

我跳進衛生間,快快的沖了一下。溫水流過我的身體,我真不想離開。用肥皂擦身子時,我又一次興奮起來。我想做的事只是留在這裡自己安慰一番,但凱文在等我。我只好匆匆的洗完了。

我選了一條黑色的 T-Back,黑色透明的乳罩,一條包著臀部的短裙,然後是一件白色的外套。敲門聲。是凱文。

「進來,門沒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