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琳琳這時不再用手撐著自己,而是整個倒在德華的身上。學友總算反映過來,毫不遲疑的插了進去。他很快就和德華建立起一種節奏,在琳琳的兩個洞裡進進出出。

過了一會兒,我走近看個清楚。琳琳的陰唇已經通紅,粘滿了潤滑液,她的分泌物和學友,德華的先頭部隊。

琳琳在這個過程中沒有說話。但是從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有不斷的高潮。我的兩個同事也不說話,專心的插著這個尤物。直到學友從琳琳的陰道中拔了出來。他的精液射在了琳琳的臉上和肚子上。這家伙射的還真多耶。我從來沒有見過,自己也從未一次射過這麼多。

學友的精液觸動了德華的興奮點,他也急忙拔出來,把精液貢獻在他老婆的乳房上。然後就急忙離開了他被精液覆蓋的妻子。

他們大概是怕琳琳又昏過去,所以沒有什麼更多的動作。

琳琳倒是很快就恢復過來。她用手指把身上的每一滴精液粘起送到嘴裡。我和其它三個同事就在一旁看著她如此齷齪的行為。

「如果你們覺得這就是今晚的結束,你們恐怕忘了我的話。」

稍稍休息了一下,喝了幾杯酒,我們又開始戰鬥了。

琳琳就跟個花痴一樣。恐怕德華得重新考慮讓他老婆和其他男人做愛的決定了。琳琳總是不斷的要我們。

有一次,我們四個人要一起上,我插在她肛門裡,建華插在她陰道當中,德華和學友都被她含在嘴裡。我們甚至試著當我插他肛門時用兩個陽具同時插在她陰道中。可事實証明這種姿勢不會讓你覺得舒服。如果我們不同時上她,至少都有兩個同時伺候她。

太陽慢慢升起時,其餘三個都已經筋疲力盡了,只剩下我和琳琳。德華真是個幸運的家伙,居然娶到這麼一個不知足的老婆。

大概六點,學友、建華和德華離開了,當時琳琳正在讓我狠插她喉嚨。

德華告訴他老婆他很累了,先回去休息,讓琳琳留下來直到滿足為止。

我們約好了十二點半一起吃午飯,然後兩點半去打高爾夫。又半個鐘頭,我實在是不行了,只好投降認輸。琳琳居然也不離開,還問我是否可以留下來和我一起躺在床上。我當然欣然答應。

「如果你想摟著一個人,琳琳絕對是你的不二之選,又軟又暖。」

大概只有在一場瘋狂的雲雨之後你才可以睡的和嬰兒一樣的香。

我醒來時,琳琳已經離開了。我沖洗了一番,第一個到樓下等他們。然後是建華。最後是兩對夫婦。

兩個女人看上去都非常的迷人。我禁不住衝著琳琳微笑,她也用充滿淫慾的目光告訴我昨天只是一個開始。美薇倒是看上去非常活潑。我禁不住想,她是不是已經知道早我房間發生的事情呢?如果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映呢?

兩個女人對打球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們只好讓她們自由活動。兩個穿著短裙,露著大腿,扭著屁股的女人在你面前,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大飽眼福的機會。我的好同事們也都一樣。

第四章 美薇的故事

這個假期開始太不順利啦。在舞廳裡喝了一點酒就覺得不舒服。老公送我回賓館,幫我換好衣服,又說要留下來陪我。「不要,要是因為我讓你玩的不痛快,我更不好受了。你去和他們一起,我很快就好了。」於是我老公親了親我,離開了。我很快就睡著了。

大概是凌晨兩點左右我醒了,發現學友還沒有回來。我太累了,沒有想太多就又睡了。

不知何時有人躡手躡腳的爬上床,摟著我。學友回來了。十一點半,鬧鐘響了,肯定是學友搞的。我還沒有睡夠,恨不得把鬧鐘扔出去。

我輕輕吹著學友的頭髮,「喂,你搞的鬧鐘喲,有什麼安排?」

「十二點半吃飯,然後去打高爾夫。妳還好嗎?」他迷糊的回答我。

當我的手碰到他,我馬上發現他的陰毛黏乎乎的貼著肚子。

「昨晚你幹什麼了?」我大叫道。

學友臉紅了。老公啊老公。

我也不再摸他,一翻身爬到他身上,用乳房緊貼著他的胸脯。他的乳頭馬上就硬了。

我慢慢在他腰部扭動。

「發生什麼事了?」我不斷的重覆,不斷的用指頭輕彈他的乳頭。

他邊喘著氣邊告訴我個大概。老天,居然是琳琳!那個看上去總是很正經很傳統的女人?

學友和我很開放,都有交換性伴侶的經驗,我們也商量過要和德華夫婦交換一下,但是他們看上去是極其的正統。

這個假期一定會很有意見。時間不多了,我們一起去沖涼,給對方抹肥皂,幫對方洗重要部位。我當然不會放過挑起老公性慾的機會,但要有時間!現在沒有時間了。

我問學友今天我應該穿什麼,他說:「我不明白妳的感覺如何,但看上去是一個有艷遇的假期。不是妳想要的嗎?」

我想了一會兒,反問他:「你是不是想問我想不想幹你的同事?是!」

只是想一想我就覺得全身發癢。我就選了一條短裙。

到大廳的時候我們碰到了德華夫婦。我仔細打量了琳琳一下。啊,她真的變了。

她穿著一條緊身超短裙,貼身的上衣讓人很容易就明白她沒有戴乳罩。我真的有一下醋意,她的小乳房看上去很結實,沒有一點下垂的痕跡,乳頭凸起,直頂著她那件用透視布料做的衣服。我從沒有見過她穿成這個樣子。唯一讓我好受一些的是她的乳房沒有我的大,而且我的也很結實。

我們在大廳和志強還有建華碰頭,志強和琳琳充滿情慾的眼光交流逃不過我的眼睛。

「那是什麼意思?」

學友笑著告訴我:「妳應該看一看他們昨天的表演,很精彩。」

寒暄一番,我們坐下來享用了豐盛的午餐。兩件事很明顯,一是德華不太高興,二是琳琳的目光總是離不開志強。

我暗暗告訴自己一定要知道昨天到底是什麼情形。男人們的高爾夫時間要到了,我問琳琳:「這些家伙去打球,我們幹什麼呢?要不要去買東西?」

琳琳說:「我想去泳池裡面泡著,如果妳也願意的話。」

我不得不承認在溫泉裡泡一個下午的確是個好主意。當然,這也更容易讓我刺探消息。

我的手爬上學友的大腿根,「你可不要累壞了,我還有用呢。」

他直直的坐著,盡力顯得很平靜。

「現在還讓我怎麼專心打球?」

我可不管,拉這琳琳扭頭就走。我們倆都加大了臀部扭動的幅度,因為那些飢渴的男人真正盯著我們,好刺激。

我和琳琳在大堂分開,說好盡快換好衣服在泳池見面。

看著她的背影,我不禁奇怪:「到底是什麼讓她變成這樣呢?」

通常穿的很正經的女人作風也應該是很保守的。可是她現在的穿著吸引著所有路過的男人的目光。有些老外看上去真是色迷迷的。

滿腦子都是學友告訴我有關昨晚的事。琳琳怎麼在四個男人面前跳脫衣舞,怎樣讓他們發洩,而且還是很多次!

進了房間,我直直的站在鏡子前面,慢慢的脫掉外衣。手伸到背後解開乳罩的扣子,把乳罩扔在地上。自由的感覺真好。我用雙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用指頭輕輕搓著乳頭。一陣暖流衝向全身。我不禁呻吟起來。

手往下,脫掉短裙和絲襪,我全身赤裸的站在鏡子前面。雖然沒有自慰,但是我感到已經濕了。天哪,我真希望學友就在身邊。

拿起一件藍色的泳衣,我匆匆向泳池走去。琳琳已經在那裡了。她看上去真是很迷人。她穿著一件白色的,比較保守的兩件頭泳衣,但是很能突出她嬌小的身段,白色的泳衣和她健康的膚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拉過她身邊的椅子,躺下來享受著夏威夷的陽光。泳池裡沒有什麼人,而且我發現旁邊的溫泉池裡頭一個人都沒有,就站起身對琳琳說:「琳琳,去泡溫泉。」

「好哇。」琳琳說著,拉著我的手站起來。

當我們的手碰到一起時,我有一種微微的麻麻的感覺。

「嗯..,好舒服….」

在溫泉裡的感覺真是不錯。琳琳靠在一邊,「我真要趕快泡泡,全身酸痛的。」

我的機會來啦!

「為什麼會酸痛呢?」

我明白琳琳雖然是閉著眼睛在享受溫泉,但是她在偷偷的看著我。

最後她總是冒出一句:「漫漫長夜。」

是時候了!

「我知道,」我說,「學友都告訴我了。」

她的臉一下就紅了,眼睛睜的大大的盯著我,好像我是天外來客。

「他告訴妳什麼了?」

我笑她:「我估計他都告訴我了。聽起來昨晚真是不錯喲。真希望我也在那裡。」

在我慢慢的套她的話下,琳琳把發生的一切詳細的告訴了我。

「我真的不知道可以有這麼多此高潮。」琳琳說。

「他們射在我裡面,臉上,身上,嘴裡,太奇妙了!」

溫泉沖刷著我濕潤的陰部。她接著解釋是因為德華經常在做愛的時候提議她想像有別的男人在場看或操她時他在一邊看,直到最後成為事實–他不僅在一旁觀看,還和他的同事一起幹自己的老婆。作為交換,我也告訴她我和學友的事情。

她邊聽邊搖頭,「我真不敢想像原來有這種生活。」

時間在交談中飛快的溜走了。我建議在那些男人回來之前去桑拿一番。她欣然答應了。

在更衣室裡頭換衣服時,我禁不住盯著琳琳。她的身材非常的勻稱,嬌小,但絕不是皮包骨頭。我伸展了一下身子,發現她也盯著我。

「看什麼呢?」

她臉一紅,「我真希望自己的乳房能有妳的那麼大就好了。」

我臉紅了,「別傻了,妳現在這樣已經可以殺死任何男人了。」

她頭低低的說:「謝謝。妳也一樣。」

我們進桑拿房時裡面只有另外一個皮膚鬆弛的白種女人,大概是和我們一比無地自容吧,不一會兒就灰溜溜的離開了,只剩下我和琳琳。

「我把毛巾脫掉沒關係吧?」

我問琳琳。

「當然沒有。」琳琳回答。

我脫掉毛巾,把它掛在旁邊的鉤子上。琳琳在一邊盯著我赤裸著身體走來走去。

「該妳了。」我突然對她說。呼吸都停止了。猶豫之後,她還是像我一樣脫光了躺在椅子上。

我們的目光接觸時,她顯得猶豫和害羞,但她還是和我一樣,抓緊機會偷看對方的下體。我明白為什麼學友說和她做愛很美。從美國大學畢業後我就再也沒有和女人在一起過。但是琳琳這小妖精就在眼前,我有想起了和同學在宿舍瞎混的情形。

「要不要我幫妳按摩?」我問琳琳。

「當然好嘍。」琳琳說著坐了起來。

我走過去分開雙腿夾著她的臀部坐在她身後。我大腿內側碰著她的臀部,我的手在她的雙肩上輕輕按摩她的肌肉,幫她鬆鬆脖子。

「……嗯..嗯..,好舒服。」她呻吟著向我靠過來。

她溫暖光滑的皮膚擦著我的乳頭,一下就硬了。我的手也順勢沿著她身體的兩側往下滑,我的手在她的腹部匯合,慢慢的,慢慢的向上。終於,我碰到了她的乳房。哦……好久沒有摸過別的女人的乳房了。我用雙手罩住她的乳房,用手指頭捻她的乳頭。

琳琳全身緊張,我想『壞了,我太急了』。但她卻沒有拒絕的意思,還隨著我的手指頭扭動著上身,摩擦著我的乳頭。她身子後仰,把頭靠在了我的肩上。我輕輕的吻著她。

「我..從來….沒..沒….」她結結巴巴的說。

我把手指頭貼在她嘴唇上,「噓….,我明白。我們到房間去吧。」

我們甚至沒有沖洗就回到房間。到了琳琳的房間,我慢慢的替她脫掉衣服,帶她到衛生間。我也把自己脫光。琳琳好像傻了一樣,我明白她現在是很混亂。

調節好水溫,我開始從頭到腳替她清洗。我用滿是肥皂的手先是輕輕撫摸她的乳房,然後是她的屁股。繞過她的陰部,我替她沖洗腿部。然後慢慢繞回來,清洗她最重要的部位。

我的手指在琳琳的陰唇滑動,她呻吟著靠向我,屁股跟著我的手收縮著。然後,我們接吻了!老天,這個小妖精,她的舌頭是那麼的柔軟濕潤。她接過我手中的噴頭替我沖起來。我的全身跟著她的手指頭顫抖。

我們匆匆的擦乾身子,並排躺在床上用手上下探索著對方的身體。

當我翻身爬到琳琳的身上,我們的唇又碰到了一起。我們的乳頭也頂著對方的乳頭,輕輕的摩擦著。我伸出舌頭滋潤了她的臉,她的耳朵,她的脖子。

往下一點,我的手推著她的乳房,舌頭繞著兩個肉球打轉,牙齒輕叩她的乳頭。她在我身下呻吟。我的舌頭繼續向下游走,伸到她的肚臍眼。我舔到了坐在她身上時自己流下的液體。

再往下一點,我的舌頭在她陰唇的外部轉來轉去,就是不碰到裡頭。琳琳把腿分的開開的,我順著往下舔她的大腿內側,大概是我的呼吸吹到了她的陰唇,她發抖了……我不再遲疑,舌頭舔到了她的陰唇中。她喘息著……舔她的陰唇,吸她的陰蒂,和她的陰唇接吻….高潮來了!

她的腰抬起來,停在半空中……然後重重的落在床上。她的身子在我的舌頭下顫抖。

「我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她不斷的重覆。

我依然輕輕慢慢的舔著她,她也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我不知道,」她說,「我不知道。」

我抬起身,下體在琳琳的身上慢慢的摩擦,享受著被她皮膚輕撫的快感。琳琳把我推倒在床上,翻身背對著我跨到我身上。

她的屁股慢慢移向我的臉….突然,一個濕濕熱熱的東西伸到我的下體–是她的舌頭!

我把她的臀部拉向自己,我在她的大腿中喘息著….我死了!..一次….又一次……..

突然,琳琳不在身邊了。

「怎麼回事?」我想。